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匣子说话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GT:毛泽东奚啻“最大的汉奸”?
· GT:唐荆陵的遭遇证明了什么?
·GT:忍看被告审原告,怒问天理究何在?!
· GT:究竟是“谁”的耻辱?
·GT:斥无赖子习近平的“国家安全法”
· GT:艾未未被整服了!
·究竟何谓“民粹主义”?
·GT:并非“官僚资产阶级”
·GT:斯大林乃是挑起“二战”的罪魁祸首
·GT:毛共暴殄天物害虐烝民又一罪案
·GT:索尔仁尼琴的悲哀
· GT:这里本来也就是法西斯矣!
·GT:“爱国主义”是不需要的!
·GT:只因这里是监狱
·GT:解决北非、中东难民问题的根本之策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竟然公开挑战联合国国际刑事法庭的权威
· GT:瞧!——无赖子习近平的无赖劲
·GT:应该欢迎日本《新安保法》诞生
·GT:给高智盛进一言
·GT:必须重建联合国重订国际法而且刻不容缓也!
·GT:朱镕基——好一个自干五!
·GT:习仲勋与“开明善良”无缘
·GT:何来什么“科学社会主义”?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到联合国自讨没趣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妻子彭丽媛到联合国“秀英文”
·GT:联合国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GT:从创建TPP窥见重建联合国的曙光
·GT:“毛共”≠“中共”≠“中国”
·GT:究竟路在何方?
·GT:瞧!——无赖子习近平试图组建“第五国际”
· GT:请瞧瞎子摸象
·GT:瞧!——无赖子习近平吹回哨过坟场
·GT:与袁腾飞商榷
·GT:这里是魔权专制主义
·GT:赞!——毕竟还有清醒着的
· GT:试看毛式共产魔教主义逞最后疯狂
·GT:余杰永远也跑不到终点
·GT:借问何清涟
·GT:该是毛共匪帮伪政权覆亡的时候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新广角 发表于 6/4/2013 23:52 马德普:基督教民主主义
   一、 基督教民主主义的起源  
     基督教民主主义主要是20世纪的事情,但其根源则要回到19世纪甚至更早 ...
   
    黑匣子主义认为,但凡宗教,都难免“蒙昧”之意味或成分;并且,搞不好这“蒙昧”又很容易变成蒙昧主义,生发出“野蛮”来。所以,尚未真正脱离蒙昧状态者信仰宗教,乃属于信仰自由,当然无可厚非;但是,业已脱离了蒙昧状态者却信仰宗教,那便是一种明显的堕落,是自欺欺人,甚至有可能如美国启蒙思想家托马斯·潘恩所指出的那样:“一个人已经堕落到了宣扬他所不信奉的东西,那么,他已做好了干一切怀事的准备。”因此,“任何人都不应该依靠宗教为生。这样做不诚实。”
    而正是十四世纪至十六世纪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运动,以及十七世纪至十八世纪的启蒙运动,直至法国大革命,才促使欧洲人特别是西欧人打破了中世纪的黑暗,推翻了建立于神权基础上的政教合一的专制主义统治,砸碎了宗教蒙昧主义的精神枷锁,从而解放了人的个性,激活了人的私性,唤醒了人之为人的意识、思想,复归了人之为人的精神、灵魂,普及了为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尊严、平等、博爱等基本的价值观念,使理性渗透到了人们的一切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及日常生活之中,乃至于人人都有资格有权力以独立法人身份参与各方面的生存竞争,充分有效地最大限度地发挥出几乎每一个人的积极性、创造性与潜质潜能,真正实现了人能尽其才,从此也才出现了真正的“西方文明”。
    而在此之前,即欧洲宗教改革之前的十一世纪到十三世纪前后近二百年内先后八次的“十字军东侵”,其实也就是信仰主义或曰宗教蒙昧主义所蛊惑煽动起来的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亦即宗教战争,给人类造成的灾难与分裂也是显而易见的,至今也都难以抚平与弥合。以至于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则一直耿耿于怀,并进而在穆斯林世界生发出了一种现代恐怖主义。甚至于二十世纪初的那所谓“第一次世界大战”,其中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即宗教战争也还占有相当的成分。
    尤其是,自1848年马克思以其《共产党宣言》的发表,近一百多年来,马列斯毛们在全世界蛊惑煽动和组织实施的有组织阶级仇恨犯罪,其实也就是信仰主义或曰宗教蒙昧主义所蛊惑煽动起来的一种有组织宗教仇恨犯罪,亦即宗教战争,只不过这其中的“宗教”换成了“魔教”而已。那么,这又更进一步地说明了“宗教”与“魔教”之间,其实只有一步之遥:神道设教——宗教也,魔道设教——魔教也;或者说,宗教信仰的乃是人格化的神,魔教信仰的则是神格化的魔。所以,若说宗教是鸦片,那么魔教便是海洛因也。
    只缘但凡“宗教”,归根结底都是建立于专制主义意识形态基础之上的,而这种专制主义,只不过是信仰者将自我命运的主宰权或曰掌控权,虔诚地、自主地、自觉自愿地拱手让渡予某个特定的被人格化了的神去主宰或曰总管,成为了其专制特权而已;如若不然,要是信仰者将自我命运的主宰权或曰掌控权,虔诚地、自主地、自觉自愿地拱手(注:当然实际上大抵都是为暴力及谎言所强制所欺诈的结果)让渡予某个特定的被神格化了的“魔”去主宰或曰总管,成为了其专制特权,那就变成了“魔教”矣。
    所以,任何宗教教义,哪怕它再好,都不应该也不可能提升成为“人类普世价值”,并且也都不应该搞任何形式的“政教合一”,更不用说那万恶的共产魔教教义了!
    这是因为,一般而言,宗教专制主义只不过或主要是信仰专制、心灵专制、精神专制或曰思想专制;政教合一的专制主义,乃是在此基础上再加上政治专制,也就是政治专制与思想专制合二而一;而共产魔教专制主义则是包括政治专制、思想专制及经济专制等三管齐下在内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王八蛋全面专制,亦即共产魔教主义“三专”主义。
    君不见?——马列斯毛之类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王八蛋,他们假“革命”、“共产”之名,用枪杆子推行共产魔教主义,打的是“无神论”及“反对剥削,反对压迫”之类的漂亮幌子,干的则是自我神化,自我魔化,以及反对人性,反对人类,即既悖逆天理又违犯天性的罪恶勾当,贯彻实施共产魔教主义“三专”主义统治,以一己之私,压倒、扭曲、扼杀了天下人之私,是人性所必需的自由、民主、物权、人权与尊严等最基本的人生价值皆被剥夺净尽,以至于杀死、冤死、害死与饿死数以亿计的生灵,最后他们自己一个个反而都成了“大救星”、“红太阳”、“活菩萨”,死后其僵尸还要钻进水晶棺材里,停放在最显要的地方及特制的“神社”里,予以展览,让人参拜。并自诩即使在阴曹地府依然还要当“阎王”。此乃人类有史以来最荒诞、最邪魔的魔教,其对人类文明的危害至大、至深、至烈、至广,且贻患可以无穷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

   
   

   
    基督教民主主义/马德普

    一、 基督教民主主义的起源
     
     基督教民主主义主要是20世纪的事情,但其根源则要回到19世纪甚至更早的时代。
     从发生学的角度来看,基督教民主主义是多种力量综合作用的结果,而且这个结果大大超出任何一方的初衷。
     
     首先,从政治的角度看,基督教民主主义是天主教会及教徒对法国大革命后政教关系发生的急遽变化而做出的反应,是教会为维护其政治影响力而采取相应对策的产物。
     
     自基督教在公元4世纪取得国教地位以来,教会一直是与国家的世俗权力体系相平行的精神权力体系,它不仅独立执掌精神领域的权力,还把持着大量世俗权力。但是,自宗教改革开始,教会的权力日趋衰微,而发生于1789年的法国大革命更是给天主教会的权力以重大打击。
     
     法国大革命是一次十分激进的政治革命,它强调人民应该有权决定自己的国家和社会的命运,力图建立民主政府,其矛头不仅直指国王、贵族,而且主张推翻教会以及与之相关的种种古老制度。1789年,教会土地被划为国有财产。1790年,隐修院也被取缔。同年制订的教士公民组织法又废除了原先的教区划分、规定神职人员由各地享有选举权的公民选举产生。1801年,法国政府与天主教会签订的政教协定中规定:教会放弃被没收并已不归政府所有的全部地产;主教和大主教由政府提名、教皇任命,下级神职人员则由主教任命,但政府有权否决;神职人员的薪俸由国库开支;未经政府允许,教皇不得发布敕令。
     
     这样一来,教会不仅失去了政治、经济上的权力,而且被置于国家的管理之下。正如凯姆指出的:“在这次大革命中,欧洲最伟大的国家之一试图彻底扫除基督教的影响,这在现代历史上还是头一次。同时,大革命所带来的创伤经验,对整个教会的振动无疑是极其深远的。” 面对世俗化和政治现代化潮流,教会动员其特有的传统资源。在教徒们看来,教会得以存续上千年,正说明教会是上帝意志在人世的代表,所以他们要坚守上帝最后的据点。在天主教会方面,19世纪的历任教皇都对法国大革命以后的政治现代化进程持否定态度。教皇庇护九世更是于1864年发表了他主持编写的《现代错误学说汇编》,谴责了大量为多数基督徒所反对的事物,如政教分离、学校不分宗派、对各种宗教实行宽容。
     
     在意大利国家统一的过程中,罗马也被并入意大利王国。由此,教廷丧失了其领地,失去了罗马的教皇庇护九世自称为“梵蒂冈囚徒”。他拒绝同意大利政府打交道,要求教徒抵制意大利王国的政治活动,在1867年的《无益》通谕中,他还禁止教徒参加选举。
     
     但是,从长远来看,法国大革命为开端的政治发展进程,也开启了基督教的现代化进程。一方面,迈向现代的世俗化和民主化的发展成为不可逆转的潮流,自由主义的种种观念随着启蒙运动的深入传播已为人们广泛接受,教会在进行了顽强抵制而收效甚微之后也开始逐渐转变态度和立场;另一方面,现代化过程中所出现的诸多新问题亟待教会做出反应,为教会在现代社会的重新定位提供了可能。所以,寻求教会和世俗民主政府间的和谐共处就成为其更为灵活现实的选择。
     
     同时,因为教廷在革命前本是与君主政府结盟的,其目的之一就是为自身存在的合法性寻找一个支点,然而,当君主专制政府成为革命矛头的指向时,教廷也难逃一劫。但政府这一支点失去后就需要寻求弥补,教廷在法国大革命后的民主时代,就只能转而求助于民众的信赖和支持。既然基督教的教义赋予民众主体的资格和抉择的能力,那么,接受民主政府和自由代议制度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这种趋势的最早体现是教皇利奥十三世在位期间,努力缓解教廷同法、德等国政府的关系,甚至在1885年的《不朽之神》通谕中指出,“任一政府都不因其自身的形式而受谴责,因为这些政府的形式本身都不包含同天主教教旨对立的内容,而且,如果对之进行明智和公正的管理,所有政府都有能力保证国家的福利安宁。” 这表明教会开始转变态度,接受民主政府。所以,利奥十三号召天主教徒应当团结在共和国的周围。
     
     但其后的几任教皇都没有接受利奥十三世开明的态度,未对世俗政府表现出认可或积极的态度。直到20世纪30—40年代,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政权统治的经历,才真正使教廷认识到民主制度是相对而言最有利于保证个人权利的政治制度。所以,直到1944年,教会才表达其对民主政府原则的积极态度。教皇庇护十二世在圣诞祝辞中提出民主化在很大程度上已成为现代政府逻辑的必然推论, 认可了自由民主政府作为现代国家的基本政治形式,并要求天主教徒参与政治实践,组织协会维护自身的利益。而教会这一态度的变化过程,恰恰也是基督教民主主义作为思潮和政治实践曲折发展的过程。所以说,“基督教民主主义的第一个历史来源是法国大革命。”
     
     其次,从经济和社会的角度来看,基督教民主主义是天主教和基督教会为应对现代化进程中日益繁杂的经济和社会问题而形成的对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