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匪首毛泽东》20.野心恶性膨胀的邪恶致极的毛泽东]
郭国汀律师专栏
·US Constitution revolution for real democracy
·One of the major writer whose legal thought Influence the Americas Founding Fathers
·Beyond the Constitution
·Philosophy Constitutionalism
·USA Constitution is in grave danger
·Constitutional Interpretation
·The Bill of Rights
***(41)民主研究
·美国宪政民主的基本要素
· 政治民主机制的最新发展--监督民主
· 序《民主导论》
·民主的真实含义
·自由宪政民主政治的七项实质要件
·民主的实质
·谁是真正的人类政治民主之父?
·民主就是[山头林立]?!
·共和比民主更为根本
·共和民主宪政要旨
·什么是联邦主义民主宪政?
·我的民主朝圣之旅
·民主的灯塔永放光茫
·古希腊雅典民主政体
·伯拉图亚里士多德论古希腊民主体制
·伯拉图论共产主义
***(39)法治研究
·法治论/郭国汀
·自然法原理
·法律的定义
·法律的本质与精神
·什么是法治?
·法治的基本原则
·法治的目的
·法治与民主的前提与条件
·法治的起源与历史
·开明专制与法治--极权流氓暴政下决无法治生存的余地
·法治的基石和实质
·法治的精神
·法治余论
·一篇值得推介的法治论文杰作/郭国汀
·Judicial Independence and Canadian Judges
***(37)自由研究
***表达自由新闻与出版自由
·当代自由主义的基本特征
·只有新闻自由能治官员腐败之顽症
·郭国汀 唯有思想言论舆论新闻出版结社教育讲学演讲的真正自由才能救中国!
·中国争人权、言论表达自由权的先驱者与英雄名录
·中国政治言论自由的真实现状-我的亲身经历(英文)
·郭国汀论政治言论自由:限制与煽动罪(英文)
·郭国汀论出版自由——声援支持《民间》及主编翟明磊
·郭国汀 美國言論自由发展簡史 [1]
·美国的学述自由:Academic Freedom in the USA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新年祝福
·向中国良知记者致敬!
·丹麥主流社會召開中國言論自由研討會
·中共倒行逆施,严控国际媒体报导中国新闻
·关于思想自由与中律网友的对话 /南郭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
·性、言论自由,自由战士与中律网友们的讨论/南郭
·自由之我见
·不自由勿宁死!
·自由万岁!----我为“新青年学会四君子”及“不锈钢老鼠”辩护
·真正的民主自由政体是中国唯一的选择
·自由万岁!新年好!
·三论思想自由
·为自由而战,为正义事业献身,死得其所无尚光荣
·言论自由受到了严重威胁
·思想自由的哲学基础/郭国汀
·冲破精神思想的牢狱--自由要义/郭国汀
·我们为什么要争言论自由权?/南郭
***(38)思想自由与宗教信仰自由
·郭国汀论宗教信仰
·神学与哲学的异同
·宗教的思索
·爱因斯坦信犹太教和贵格教也信上帝
·信神是愚昧吗?!基督教义反人性吗?!谁在大规模屠杀婴儿?!
·爱因斯坦宗教信仰上帝相关言论选译
·爱因斯坦宗教上帝相关言论第二集
· 爱因斯坦原信的准确译法
·大哲大师大思想家大政治家论宗教上帝
·哲学家的前提与基础
·宗教是统治阶级麻醉人民的鸦片吗?
·为什么说爱才是宇宙的本质?
·宗教起源的根源何在?
·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论的由来
·人民圣殿教真相
·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兼驳良知宇宙本体论
·自然科学与宗教哲学灵魂
·读东海兄批判美国神话有感
·郭国汀为上帝信仰辩护
·驳东海之糊涂上帝观
·四海之内皆兄弟人类本是一家人
·推荐陈尔晋先生之《圣灵福音》
·质疑东海君之《良知大法》
·祝愿祖国早日实现真正的自由!
·关于司法公正的讨论郭国汀律师在北大法律信息网上发表了非常危险的错误观点应该予以驳斥!
·中共当局封杀言论为那般?
·六四的记忆
·谈中华文化与道德重建(四)
·中国百年最伟大的文字!
·郭国汀:为刘荻女英雄辩护吾当仁不让!
·只有思想言论出版新闻舆论的真正自由能够救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匪首毛泽东》20.野心恶性膨胀的邪恶致极的毛泽东

   

   

   20.野心恶性膨胀的邪恶致极的毛泽东

   

   南郭点评:毛泽东是1956年苏联暴力镇压匈牙利起义的幕后罪魁。因为匈牙利不仅要求独立而且反共产主义。1956年6月波兰率先由“斯大林工厂”工人罢工示威,要求独立自治,摆脱苏联控制,结果55名工人被枪杀;10月19日苏联通知毛,波兰反苏情绪高涨,拟武力镇压。20日下午毛召开政治局会议,随后毛召见俄国驻华大使Yudin要他转告:“如果苏联在波兰使用武力,我们将公开谴责你们”。其实这仅是毛欲与赫鲁晓夫争夺国际共运领导权玩的花招。此时又暴发了匈牙利起义,不仅要求独立而且反共产主义。10月29日赫鲁晓夫决定从匈牙利撤军并通知毛,但次日毛决定要苏军留在匈牙利,并镇压匈牙利起义。因为若苏联撤军,匈牙利起义将终结共产党的统治,那么,东欧若学匈牙利,共产党将在东欧垮台,再争当国际共运领袖意义就不大了。[1] 于是11月1日苏联改变决定不撤军并血腥镇压了匈牙利起义。

   

   1954年9月3日毛开始炮击金门,旨在逼迫苏联转让原子弹技术。10月1日赫鲁晓夫率代表团访北京示友好,在已援建的141年军工厂基础上再援建15个大企业,同时予中共新贷款五亿二千万芦布;毛趁机要赫给原子弹技术。1955年3月美国声明在一定条件下,将考虑使用核武器,爱森豪威尔总统克意告诉媒体此种可能性,这正是毛所希望的。赫鲁晓夫不想卷入核大战,故同意提供中国制造原子弹技术协助。毛欣喜若狂地称,“我们必须控制地球!”[2]

   1956年1月毛制定了一个农业发展计划,届时要生产5000亿公斤粮食,比历年最高产量(1936年)增加三倍,而毛的农业计划是不投资农业,甚至肥料工业;但该计划受到政治局全体一致反对,因为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毛是依据工业化所需的资金,而非根据农业现实制定该计划。毛是数学盲对经济一窍不通,溥一波说毛让部长们向他汇报,“仅是无聊的数字与统计表,没有故事。”有一次听一个部长汇报时,毛说“比蹲监狱还难受”。毛对数字特别头痛,连基本数字也搞不清(毛1936年在其口述自传中承认他在学生时代数学经常考零分;据查证马克思中学时代数学也非常差,但精通拉丁文和德语)。苏联在华首席经济顾问IvanArknipov说“毛不具备理解力,对经济一窍不通”[3]。周恩来砍掉毛要的项目四分之一,1956年4月毛要其亲信们恢复被砍掉的项目,周说良心不允许他服从毛的命令,因无法阻止砍掉项目毛狂怒不已。

   1956年2月24日赫鲁晓夫在苏共20大上,秘密报告批评斯大林大清洗和强制工业化政策,但毛的强制工业化使得斯大林相形见绌。1956年6月波兰“斯大林工厂”工人罢工示威,要求独立自治,摆脱苏联控制,55名工人被枪杀;10月19日苏联通知毛,波兰反苏情绪高涨,拟武力镇压。20日下午毛召开政治局会议,随后毛召见俄国驻华大使Yudin要他转告:“如果苏联在波兰使用武力,我们将公开谴责你们”。其实这仅是毛欲与赫鲁晓夫争夺国际共运领导权玩的花招。此时又暴发了匈牙利起义,不仅要求独立而且反共产主义。10月29日赫鲁晓夫决定从匈牙利撤军并通知毛,但次日毛决定要苏军留在匈牙利,并镇压匈牙利起义。因为若苏联撤军,匈牙利起义将终结共产党的统治,那么,东欧若学匈牙利,共产党将在东欧跨台,再争当国际共运领袖意义就不大了。[4] 于是11月1日苏联改变决定不撤军并血腥镇压了匈牙利起义。迄今西方学者大多不知道苏联镇压匈牙利起义的罪魁祸首乃是毛泽东[5]。

   毛为争当领袖,派周恩来特意前往波兰和南斯拉夫动员他们支持毛。同期发生的以色列袭击埃及事件,毛为与苏竞争,主动提出援助埃及,不但不要利息,而且可以不要还本金,“若要还的话,你们可以100年后再还”。毛赔送给纳赛尔一架战机,并愿意提供25万军队帮助埃及,但纳赛尔婉拒。因为他要的是武器,而不是战斗人员。1956年12月开罗要北京提供武器,但中国仅能制造小型武器,如步枪之类,纳赛尔未要[6]。所有这一切令毛更迫切要加快军事强国的步伐,发展原子弹,不然没有人听你的。

   1957年6月日在波兰和匈牙利危机后,莫洛托夫,马兰科夫等试图推翻赫鲁晓夫,赫化解了此危机,但他需要国际共产党的支持,其他国家均立即表态支持,但中国却沉默,于是赫派米高杨至杭州市见毛。毛趁机要赫支持毛发展原子弹和导弹,以及先进的战斗机。1957年11月7日莫斯科将举办共产党峰会,10月15日赫鲁晓夫签署向毛提供制造原子弹技术的协议,向中国提供建造原子弹所需的任何东西,大量俄国专家派到中国,帮助在中国内地建造核试验基地。[7]赫派俄项尖核专家Yevgenii Vorobyov监督中国的原子弹制造,期间中国核专家从60人剧增至6000人。“苏联愿让我们拥有所有的兰图”,周告诉小范围同事,“无论他们已制造的什么,包括原子弹和导弹,都愿意给我们,这是最大的信任,最大的帮助。”赫说“他们从我们这获得了很多”米高杨接着说“我们为中国人建造了核武器工厂”。一家西方权威机构估计中国制造原子弹花费41亿美元(1957年价)很大部分是用农产品支付的。[8]而周恩来却对外谎称:中国制造原子弹很便宜仅花了数亿元人民币!

   1957年10月4日苏联研制成功并发射一颗重量为83.6公斤的人造卫星。毛立即也想要人造卫星。“无论发生什么,我们也要有卫星”。1958年5月毛宣布“不是一公斤两公斤那种,而是好几吨,几千公斤的卫星”。美国1958年1月发射的第一颗卫星仅重8.2公斤。11月2日毛赴莫斯科出席共产党峰会,64个共产党和友党领导人出席,其中12个共产党已撑权。毛故意不予代表演讲稿,且故意坐着演讲,以示与众不同,言及战争与死亡时毛说:“如果战争爆发会有多少人死亡?全世界有27亿人,1/3可能死亡,或更多一点可能达一半,我是说,最极端的情况死一半,但是帝国主义将被从地球上抹掉,全球都将成为社会主义”。[9]全场听众无不震惊和不安。毛给人的印象是他不仅不在乎核大战,他实际上欢迎之。毛还说“人们说贫穷不好,但事实上贫穷很好。人越穷,越革命。当人人均富裕时是很可怕的,那些吸入过量卡路里的人将有两颗脑袋四只脚。”[10]

   尽管这次大会比斯大林生日那次毛更出风头,但没有人把他的话当回事,因后斯大林时代,各共产党国家皆想避免战争,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最后毛在会上说“赫鲁晓夫告诉我们苏联将在15年内超过美国。我也可以告诉各位,我们将在15年内赶上和超过英国”。赫在自传中称毛是个自大狂。[11]

   1954-55年和1958年毛两度炮击金门的真实目的,并非所谓解放台湾,因毛明显无此实力,而是故意挑衅激怒美国,让其威胁使用核武器,以讹诈作为中国的同盟苏联,让苏联帮助中国发展自已的海军,核潜艇。1958年9月4日国务卿杜勒斯宣布美国不仅防护台湾,而且保扩金门,并威胁轰炸大陆。俄国外长格罗米柯次日抵京,将赫拟的致爱森豪威尔的函:“如果美国攻击中国,就是攻击苏联”,让毛评价。毛说“打台湾是将来的事,很可能是核战争”[12]。毛用此手段逼迫赫转让全部核武器技术,由中国单独与美国打核战,不要苏联卷入,但苏联要帮助中国制造核武器。

   随后毛函赫“为了我们的最终胜利,彻底消灭帝国主义,中国人民愿意首先承受美国核武器攻击。大不了是死亡大批人民。”毛1955年对芬兰大使说“美国原子弹不足以消灭中国人。即使美国原子弹扔向中国,在地球上炸出一个坑或炸成碎块,这对太阳系可能是件大事,但就整个宇宙而言,仍然微不足道。”[13]

   1955年2月4日中苏签署一系列高端技术转让协议,包括先进军舰,武器,潜水弹道导弹。1956年赫鲁晓夫秘密报告批评斯大林滥杀无辜后,毛不得不降低大规模逮捕和杀人。1956年2月29日,毛令中共警察头子修改原定计划:“今年逮捕人数须比去年大幅降低,死刑人数尤其应降下来”。但当苏联坦克横扫匈牙利后,毛视之为恢复镇压的良机。11月5日毛说“东欧国家的根本问题是他们未能消灭所有的反革命。现在他们自食苦果。东欧未大规模杀反革命。。。我们必须杀,我们说杀得好。”[14]

   

   [1]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05

   

   [2]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8

   

   [3]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399

   

   [4]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05

   

   [5]Harry G.Gelber, The Dragon and The Foreign Devils: China and the World, 1100 BCto the Present, Bloomsbury 2007, pp.314-320. Jackson J.Spielvogel, WesternCivilization Volume C. Since 1789, 2000, p.863.

   

   [6]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07

   

   [7]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08

   

   [8]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09

   

   [9]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0

   

   [10]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1

   

   [11]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1

   

   [12]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3

   

   [13]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5

   

   [14] JunChang, Mao, The Unknown Story, Alfred A.Knopf, New York. 2005. P.417

(2013/06/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