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高洪明
[主页]->[百家争鸣]->[高洪明]->[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高洪明
·查建国:大年初一思念还在狱中的难友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行政起诉状
·被扼杀的呐喊者----记为祭奠六四而入狱的高洪明先生
·高洪明先生再次被抓的兩個真正原因
·我与胡石根、徐永海在一起学习圣经
·北京市民高洪明给奥巴马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将坐满8年牢的政治犯何德普不应再多坐三个月牢
·耶稣基督来到中国引领我们
·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1)
·我和胡石根、贾建英一起学《圣经》
·家庭教会上的胡石根
· 中国自由不难,民主不难,转型不难!
·给中国海内外法轮功学员拜年啦!
·就安乐死问题致今年全国人大提案书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 质疑:创造条件让人民批评监督政府
·要求北京市党政领导人为我主持公道
·胡石根:致香港特区政府和警方的公开信
·要求罢免鄂省李鸿忠的党政民职务书
·《国保重点监控人高洪明监控方案》大曝光
· 大家都去上海世博会,看世界好热闹!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警方禁止高洪明弟兄出席聚会
· 复活节 有感 诗二首
· 反对世博会,它限制了我人身自由
·我只能为六.四事件平反昭雪鼓与呼!
·京警告诫:不要让高洪明去上海世博会
·中国互联网状况:有无言论自由之解读
·足球颂:献给第十九届世界杯足球赛
·罢工浪潮迭起,中央应检讨劳资立场
·维权律师是中国正义底线的捍卫者
·支持新疆自治,维护祖国统一
·关于四川当局逮捕刘贤斌先生的声明
·中国网民万岁!万岁!!万万岁!!!
·取消义务兵役制,建设职业化军队
·向上海维权人士冯正虎先生致敬!
·美韩黄海军演-公海自由-中美关系
·《宗教蓝皮书》瞒报宗教信仰不自由
·中国何时能够哀悼死于人祸的人们?
·全人类的北极不能属于任何国家所有
·深圳特区香港化才是中国政改的春天
·中国捍卫并行使钓鱼岛主权,是时候啦!
·五星红旗遮不住的另册真实的中国
·就修改中国国籍法问题致信吴邦国
·儿歌谎言: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中美:愿景互不为敌,竞赛直到永远
·圆梦中国-为了我们和我们的下一代
·人权高于主权从来是伪命题
·中国要积极主动地行使我钓鱼岛主权!
·爱国,理性与血性哪个更重要?
·关于中国民间保钓反日活动之我见
·中日两国和平友好的前提条件是什么?
·中国保卫钓鱼岛主权非诉诸武力不可
· 保卫钓鱼岛主权PK保卫十八大安全
·实录:中国最牛的导游之导游词
·藏人为何自焚?中央应检讨藏区政策
·美国是个什么东西?
·中国反腐问计专家不如实行民主宪政
·批判《人民日报》的中国第一人
·"让“字改变中国,信不信由你!
·中国访民状况见闻报告
·老毛拉登谁厉害?谁厉害我他妈纹谁!
·中国政治反动派—我的原则立场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提几个要求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自序
·中国民主党河北党部副主席刘金辞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二
·也把中共及其特权关进宪法的笼子
· 要求中国最高法院公审薄熙来案并旁听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三
·给十二届全国人大全体代表拍拍砖灌灌水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四
·中国不可对朝鲜核试验采取绥靖政策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五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六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党国体制反对者高洪明答博讯记者李方问实录
·中央七常委敢于面对胡星斗的文章吗?
·中国最没文化的博物馆:青海省博物馆
·合法不存,非法不在:为公民街头自由辩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七
·提醒法国总统:访华不要见利忘义!
·五一随想:民生总是政治正确的关切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九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八
·抗议逮铺要求官员公布财产的3公民!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一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二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危险!无文字的少数民族语言濒临消亡
·中国新疆状况之我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四
·一张壹圆人民币纸币:法轮功宣传品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五
·从许志永案看宪法虚设自由实为禁区
·莫管日本修宪,只管光复中国钓鱼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洪明和您聊点儿监狱里的事儿之十三


    高洪明
    我把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告上了法庭
     冬天已经悄悄地走进了死囚牢,阴冷的空气在死囚牢里长期驻扎了。
     尽管下午我刚刚吃完两个馒头、喝完一碗卞萝卜菜汤,还多吃了自己买的两根火腿肠,身上当时不感觉太冷;但因为死囚牢里从来没有一丝温暖的太阳光片刻地照射进来,所以阴冷的空气又很快地围绕着牢房里的每一个人。

     我慢条斯理地把自己的棉大衣披在身上,坐在自己的被褥上,自己心里在算计着:我写的不服劳动教养申诉复议书交上去有一个多月了,到现在也没有回音,总觉心里不踏实。
     “老高,琢磨什么那”Q陪号坐在自己的被褥上打听着问道。
     “嗨,我琢磨我写的不服劳动教养申诉复议书,差不多该打回来了。”我顺口回答着。
     “老高,你不用盼着复议书打回来!打回来也是维持原决定,百里挑一可能改判,这没有你的份!”Q陪号口气肯定地帮我分析着。
     “我知道我申诉复议一定是维持原判,只是我想看看听听他们的理由是为什么。”
     “外边来人了!一准儿是找你的,说曹操曹操就到。”C陪号的耳朵很尖很灵,他听到了牢房外边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他机灵地提醒着我和Q陪号。牢房刹那间鸦雀无声了。
     随着牢房外面的开锁声、拉动铁门栓声响过,一个熟悉的呵斥声透过牢门打饭窗口传了进来。
     “听见没有?快开门!等打雷那!”这是筒道值班警察H某的粗哑嗓音。
     Q陪号没有顾上穿鞋,就直接迈下了地床,用右手用力地推开死囚牢牢门。
     胖乎乎的预审员站在牢房面前,值班警察H某陪着他站在他右边。
     “高洪明,你出来!”随着预审员的叫声,我赶紧穿上棉大衣,穿好鞋走出牢房。
     “高洪明,这是你的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你仔细看看吧!如果你仍然不服,依照法律你可以起诉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你听明白了吧!给你。”胖乎乎的预审员郑重其事地一股脑地把话说完,并随手把他手里拿的那份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递过来,我赶紧伸手接了过来。
     “如果你要起诉劳动教养委员会,就在接到申诉复议决定书的十五日内,把你写的行政起诉状交上来,否则过期后,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生效。你听清楚了吧?”
     “我听清楚了。那我写起诉状找谁要纸笔要行政诉讼法呢?”我追问着。
     “你找你们W管教好了。”胖乎乎的预审员告诉我。我点了点头。
     “没事儿啦,你回去吧!”预审员命令我。我转身一步迈回了牢房。
     “把牢门关上!麻利点。”这是值班警察H某在发号施令。
     我又转回身来,用右手把死囚牢牢门向里拉了拉,又赶紧把手放下,免得H某关上牢门时挤了我的手。随着关牢门声、拉动铁门栓声、上锁声,牢门关好了,外面也没了动静。
     “老高,你的申诉复议决定书呢?赶紧给我看看!”Q陪号不等我坐下,就迫不及待地把我手里的申诉复议决定书拿了过去。他眼睛不太好,有点儿近视,他把申诉复议决定书两只手举高点凑近昏黄的灯光,站在那里看着。
     “我说什么来的,维持原劳动教养决定了吧!老高,你两年劳动教养是跑不了的。”Q陪号一边看着,一边自夸着自己的先见之明。
     “喂!老Q你歇会儿吧,快把复议决定书给人家老高吧,人家自己还没有看那!”不爱管闲事的C陪号坐在他的被褥上数落着Q陪号。
     “给你,老高!你慢儿慢儿看吧。”Q陪号很扫兴地把复议决定书给了我。
     “老C,你看不看?你要看你先看吧!”我侧了一下身子,客气地问了问老C。
     “你自个先看吧!我看不看都是那么回事儿。”C陪号知趣地回答我,其实他怕Q陪号反唇相讥他。
     我于是也站了起来,脱了棉大衣,拿着复议决定书也凑到昏黄的灯光下,把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的复议决定书细细地看了一遍,随手我把它递给了C陪号。
     这个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与先前给我的那个劳动教养决定书大体一模一样,只是名称不同罢了,只是做出决定书的时间不同罢了。
     这个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也是说:高洪明于1994年3月21日,携带其书写并复印的煽动性文字材料“进言书”数十份,在建外外交公寓会见外国记者,准备到天安门广场散发,煽动闹事,扰乱社会治安,被查获。经教育,高仍不悔改,又于同年5月25日至31日,制作书有煽动性口号的纸钱300余枚,并与外国记者联系,告之于5月31日19点38分在天安门广场国旗杆处抛撒,邀记者现场采访,31日晚,其携带纸钱赴天安门广场途中被查获。这个说法和那个劳动教养决定书的说法如出一辙,甚至连一个字也没有改动。
     这个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又说:本会认为:申诉人高洪明煽动闹事,扰乱社会治安,依法应予制裁。本会根据《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第十条第四项及第十三条之规定,对申诉人高洪明作出劳动教养贰年的决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程序合法,现决定予以维持。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这个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的落款和那个劳动教养决定书的落款都是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都是盖着公章。这个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的落款日期是1994年11月24日,而那个劳动教养决定书的落款日期是1994年9月9日。
     我坐下思索片刻,马上决定起诉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我知道这样做只是一场诉讼游戏,但我一定要跟那些把我给劳动教养的机关和人员把这场游戏进行到底。
     我立马蹲在牢门打饭窗口边上,朝外大声喊着“报告,我要求见W管教!”
     我喊了几声没有值班警察过来,Q陪号自告奋勇地对我说:“你喊的声音太小,他们听不见,我来替你喊几声。”说着,Q陪号代替我朝外大声喊着“报告,高洪明求见W管教”。
     很凑巧,W管教正好路过正好听见,他走了过来。
     “你们喊我有什么事儿?”
     “是高洪明求见,他要起诉劳动教养委员会。”Q陪号小心翼翼地替自己解释着。
     “高洪明,就你事儿多!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我还有事儿那。”W管教俯身爽快地朝牢房里大声说道。
     “我刚才接到劳动教养申诉复议决定书,我仍然不服,我要把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告上法庭,我要起诉他们。我求您给我几张纸、一支笔和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我好快点把起诉状写好交上去。”Q陪号的脑袋换了我的脑袋,我朝外透过打饭窗口回答着W管教的问话并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
     “好啦!我知道了。明天我给你送过来,连同你要的《行政诉讼法》。没事儿了吧?没事儿我走了。”“没事儿啦。”我回答他,他走了。这一天是1994年11月30日下午5点左右。
     一夜无话,我心里净想着起诉北京市劳动教养委员会的事儿,但想着想着我睡着了,而且睡得很深很香,直到上午快开饭了,我才穿衣起来洗漱。
     上午吃完饭不大一会儿,W管教如约而至,他把8张信纸大小的白报纸、一支竹子笔杆儿做成的圆珠笔和一本《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单行本递给我,我很感谢他。向他说了声谢谢。
     W管教没有走,他问我,他还有一本《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和一本《劳动教养试行办法》要不要,如果需要他也一块给我。我说我正求之不得呢,他就从他的绿色警服棉大衣的口袋里掏出那两本小册子交给了我,我连声说了几声谢谢W管教。他走了。
     我接过了W管教送来的纸笔书,如获至宝一样,兴奋地一步就迈上了地床,一屁股就坐在了自己被褥上,头也不抬地对着昏黄的灯光看起书来。
     下午吃饭之前,W管教送来的3本小册子我都仔细地看了一遍,我写行政起诉状需要引证的有关法律条款我大体也有底了,于是我撂平了躺下了,我累了我想休息会儿。
     Q陪号向我这边靠了靠,低头用不大的声音对我说:“老高,这几天你有事,我俩帮不上忙,你的差事(我分管的牢房公共事务清洗餐具的事儿)我俩干了,你看行不?”
     “我写个东西不费劲,我干点活儿还活动活动身体呢!我谢谢你俩了。”我说了几句感谢他俩的话。我又对他俩说:“你俩该怎么玩就怎么玩,不碍事,我习惯在喧哗的环境里看书思考问题;当年我参加高教自学考试,就是在我们家门口胡同的电线杆的灯光下度过的。”我不无得意的向他俩自夸着。
     “得!就这么着了。”C陪号说着就拿出扑克牌和Q陪号一起玩“拉大车”了。
     我安静地坐在被褥上,盘算着怎么写这份以北京市人民政府劳动教养委员会为被告的行政诉讼状。我比照着《行政诉讼法》对诉讼状格式的具体要求,又根据《国务院关于劳动教养问题的决定》和公安部制定的《劳动教养试行办法》的有关具体条文,结合劳动教养委员会对我的指控,我逐条地对这些指控进行了反驳。反正我要先打一个腹稿,心里就有底了。
     两三天的工夫,我打的腹稿差不多定型了,我反复推敲了起诉状的文字和引用的法律条款,最后我确认腹稿准确无误了,上午吃完饭后我才开始动笔。
     我端正地坐在我的被褥上,双膝并拢,然后把牢房里仅有的那本书《菜根谭》垫在双膝上,再把那8张信纸大小的白报纸平铺在《菜根谭》这本书上,左手扶住《菜根谭》免得它活动,右手握好那支有些滑溜溜的竹子杆儿做成的圆珠笔,我聚精会神地写了起来。
     行政起诉状刚刚写了一页,右手开始出汗了,尽管冬天牢房里很冷,可见我握笔是很卖力气的。我知道握笔不卖力气也不行,因为你不用力,竹子杆儿做成的圆珠笔是拿不稳拿不住的。因此,我放下圆珠笔歇一会,右手五指做了几下伸展运动,然后动笔再写。
     这次动笔写起来就好多了,我又写好两页,我的右手写得有些抽筋儿了,我的左手也有些不太听使唤了,我就又搁笔休息了一会儿。
     C陪号对我说:“老高,我听见送饭车的声音了,你歇会儿,吃完饭再写吧!”我答应着。
     下午饭无非是两个窝头和一碗菜汤,我三下五除二,没用5分钟的工夫就把饭吃完了。我又按照固有的写作姿势和写作程序,坐好姿势,摆好架势,拿着那杆圆珠笔写起来了。
     这次工夫不大,我就把第四页起诉状写好了,我的起诉状一共就写了四页纸。我完成了写作任务,已经有点腰酸腿痛,有点眼睛发花了。我懒得洗漱了,我脱了衣服钻进被窝睡了。
     次日,我又把起诉状仔细看了几遍,发现有几个落字我赶紧补上了。我算计手里还剩4页纸,就又照着起诉状抄写了一遍。这是第一次我在牢房里写东西有的副本,我很惬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