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藏人主张
·藏中大辩论
·西藏著名作家遭中共逮捕
“中国人”
·中国人解读西藏问题
·中国大众论“藏青会”
·谈中共设立“西藏百万农奴解放纪念日”
·中国八十后一代谈西藏未来
·胡锦涛不可能解决西藏问题
·西藏文化的命運列入中國文化國際研討會
·读唯色新著《鼠年雪狮吼》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流亡社区”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越南政府不该过度屈从中国
   
   2013年06月08日《纽约时报》
   
   越南胡志明市——上月,越南法庭将两名爱国学生判以重刑。这两名青年二十出头,罪名是“恶毒言语攻击中国”。这些罪名触及越南国民神经的最敏感之处——我们的爱国主义及民族主义精神——并将越南政府与外国侵略者的阴谋勾结昭著于世。


   
   越南最大的悲剧在于,政府以共产主义共同信仰的假象为掩护,允许中国扩张主义肆虐泛滥,并遏制民主,审查、压制信息,在心理上恐吓自己的国民。本周早些时候,河内警察制止了一场反华游行,并将组织者投入监狱。
   数千年来,尽管越南处境艰难,而且强邻中国从未放弃吞并越南的扩张野心,但我们越南人一直在建设并捍卫自己的国家,我们有充分理由为之自豪。我们忍受了1000年的中国占领。在那漫长痛苦的黑夜里,中国不断试图同化越南人,但他们失败了。
   
   越南在13世纪打退了入侵的蒙古人,并在15世纪、18世纪及20世纪击败了其他外国入侵者。这些英勇抗争塑造了我们的民族性格。然而,如今中国藐视国际法,践踏原则及道德,将领土主张延伸到南海,像一头蛮牛伸出舌头,要吞噬这片海底深处储藏大量石油的水域,以支撑亟需能源的中国经济,实现中国获取超级大国地位的野心。这片海域也是中国实现野心所需的重要海上通道。
   
   作为对中国所作所为的回应,知识分子及城市青年愤怒的脚步声回响在越南街头。他们团结起来,进行抗议。农民也加入了抗议,因为政府打着全民所有制的旗号,没收了农民的土地,却并不提供足够的补偿,使得农民陷入贫困。同时,互联网上的交流网络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表现了无视一切压迫的爱国主义精神。
   
   就在民众的怒火日益炙烈之时,越南领导人却表现得怯懦软弱。反华阵营与更加恪守教条的保守势力之间的内部派系斗争一直很激烈,而且日趋白热化。
   
   越南领导人现在所说的“以社会主义为导向的市场经济”模糊不清。他们正试图紧紧抓住一种已经过时的政治制度。如果不是上世纪80年代的市场改革,中央计划经济可能已经让越南走向了经济崩溃的边缘。然而,那些经济改革陷入了停滞,因为没有相应的政治改革。我们的领导人从来没有建设一个拥有真正的公民社会的法制国家。
   
   上世纪70年代,在打败美国后,越南赢得了全世界热爱和平的人民的同情、尊重和称赞。但因为我们的领导人坚持要保留僵化的政治制度和教条主义的意识形态,越南的经济状况逐渐恶化,我们的政府也因镇压民主和侵犯人权而成了国际社会批评的对象。
   
   越南领导人变得过于屈从中国,脱离了民主轨道,远远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如今,越南极度需要融入这个世界,这样它才能发展壮大。
   
   中国领导人在很久以前就放弃了社会主义,转而采用了无节制的右派资本主义制度,这一制度滋养了该国祖辈从未放弃过的扩张主义梦想。而越南领导人却正在用两国共有的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这一烟幕弹来保护自己对权力的控制。他们那些虚伪的友好邻邦言论只是一场闹剧。
   
   为了保护一个小型政治精英团体和既得利益集团,我们的领导人已经背离了人民。为了确保宪法保护人权,并让它成为真正的民主宪法,包括我在内的一些知识分子已经发出了一系列请愿书。然而,在政府控制的报纸上,我们的提议迎来的只有侮辱和诽谤。
   
   我们的领导人必须意识到,爱国者对外国侵略的反对和对民主与人权的呼声已经汇聚在一起,而这将引发无法预测的变化。越南政府越是动用暴力、进行镇压,它就越多地显露了自己不人道的一面。
   
   一位切实了解这种新局势、能对人民的意志快速做出反应并把国家利益放在最高位置上的领导人,将会受到广泛的支持,同时也会得到越南的外国朋友的同情。
   
   然而,如果我们的领导人为了紧紧抓住日渐瓦解的权力宝座而背离人民,如果他们藏匿于一种落后的意识形态信条之后,固守一种过时的反民主治理模式,并把我们的国家引向一条死胡同,他们将不可避免地走向灭亡。
   
   
   
   社会学家将来(Tuong Lai),又名阮福祥(Nguyen Phuoc Tuong)。1991年到2006年,他曾为两位越南总理担任顾问。本文由《纽约时报》从越南语翻译成英语。
(2013/06/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