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
藏人主张
·阿嘉仁波切谈西藏五十年
·拉加寺告急寺主出面呼吁
·达赖失马焉知非福
·藏人也敢说“不”字
·山雨欲来风满楼
·为何中国不高兴就玩枪?
“对比口水战”
·境内藏人回答《七问达赖喇嘛》
·达萨和北京斗智斗口
“国际视野”
·西藏倍受国际媒体关注
·BBC中文网西藏大事记
·華盛頓郵報评西藏反抗50
·没硝烟有热血的京藏战场
·西藏的战略地位
·中国涉藏宣传效果不彰
·西藏通桑德斯在香港演講
·美众院授权驻华使馆设西藏事务处
·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涉藏条文法案
“总结与展望”
·秋后算账考验国际援藏界
·谈中共的“西藏农奴解放纪念日”
·我们比西方对西藏更了解吗?
·西藏问题有解吗?
·达赖特使在欧盟外事委员会发表演说
·駁中共媒體達賴圖謀大起義
·歷史上的中藏關系
·写在第一个“农奴解放日”
·中国会取消少数民族区域自治?
东土耳其斯坦问题
·一个古老文化被推走了
·《搏龙斗士》与热比娅
·东土耳其斯坦囚徒的曙光
·维吾尔人的前途和大国的考量
·透露维吾尔人"没听说过基地组织"
·东土耳其斯坦局势紧张
·东土耳其斯坦危机的背后
·谁在逼迫东土耳其人绝路?
·学者探讨乌鲁木齐示威游行原因
·维吾尔群众抗议大揭密
·達賴喇嘛對
·维汉民族矛盾源自于专制主义
·北京非調整疆藏政策不可
·为何刮起“取消民族自治“风?
·中国人论东土耳其斯坦危机
·为什么会造成东土流血事件?
·达赖华人事务处前处长谈“七.五”(上)
·达赖华人事务处处长谈“七.五”(下)
·东土戒严与真相大白
·图伯特给博讯记者王宁
·热比娅女士谈民族自决
·热比娅在锥心术前的风度和警示
·专访热比娅解析真相
·夺权是否引发维中冲突的背景?
·中国政府挑起新疆民族冲突?
·北京抗议中达赖喇嘛会晤热比娅
·熱比婭旋風在台灣
·世维会抗议判7维人死刑
·19省市瓜分新疆加速汉化
·新疆乌鲁木齐气氛紧张
·新疆记者被打脑死亡引起关注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经济学人》眼中的新疆:种族隔离上建立的警察国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嘉央諾布:《口稱中道,心儀讓贊?》
   
   
   RANGZEN IN YOUR HEART?
   


   原文發表于:2013年6月6日 (@johnlee1021)的譯文博客。
   
   更桑東智译
   
   在最近訪問美國期間,尊者達賴喇嘛在威斯康辛州麥迪遜會見了一群圖伯特學生。其中一位學生提出的一個問題——說的婉轉一些——讓尊者非常不愉快。這位學生磕磕巴巴地提出了自己的問題,而且總體上相當笨拙,在我看來他似乎是在某人的唆使之下(或許是某位更年長的人,但肯定是一位政治人物)提出這個意味深長的問題。但或許我是錯的。這個問題有關一位流亡議會的議員,提問者不願意說出他的名字。
   
   這位學生——看上去確實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麽——問尊者,那位圖伯特議員爲什麽說達賴喇嘛即倡導“中間道路”,也主張徹底獨立?爲什麽會允許如此嚴重的錯誤(或許應該是“矛盾”?)發生?
   
   尊者用他一貫坦率的方式開門見山地回答了這個問題。尊者說,沒有必要隱瞞這位議員的名字,並且說他的名字是噶瑪群培(Karma Chophel)。尊者還糾正了這位同學的錯誤。尊者說,噶瑪群培曾經宣稱,儘管達賴喇嘛嘴裡說的是自治,但是心裡是主張獨立。
   
   噶瑪群培啦其實從未說過如此沒有遮攔的話,他是以一種非常謙卑和尊敬的方式表達自己看法的。他聲明,他對達賴喇嘛作為精神領袖有絕對的信仰。他說,他不再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政策,是因為這一政策已經失去作用。然而他堅定地相信,達賴喇嘛採取這一政策是迫於圖伯特當前的嚴峻局勢,但是在尊者內心,達賴喇嘛瞭解圖伯特民眾希望實現獨立。這只是我的概述。附有英文翻譯的講話視頻可以在Rangzen.net找到。
   
   在本文中,我沒有使用噶瑪群培和其他一些人對博語“sem”的直譯“mind”(頭腦、理智),而是用“heart”(內心、情感)一詞替代。因為英語中某樣東西“in or on your mind”沒有表達出博語短語“sem nang yod pa”所包含的“珍惜”( cherishing)或“珍視”( holding dear)的成份。
   
   尊者接下來相當激動地宣稱,噶瑪群培說達賴喇嘛嘴裡說著自治而內心深處主張獨立,讓尊者成了一個騙子。尊者問到,“把我說成一個騙子目的何在?”尊者還強調說,他在同國際社會打交道時,在這個問題上的態度一直絕對的誠實和明確。
   
   我不認為噶瑪群培啦有必要為自己辯護。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議會議員,在數年前甚至實際上擔任議長職務。他決定公開出面表示撤回先前對“中間道路”政策的支持,是一項令人敬佩的勇敢行為。尤其考慮到當前沉悶的現實——迄今還甚至沒有任何其他圖伯特流亡議會成員出面呼籲對這個緊迫而嚴峻的問題哪怕是進行討論。
   
   但是在達蘭薩拉的那些“宗教權利”暴民湧上街頭對噶瑪啦發出嗜血咆哮之前——他們肯定會這樣,因為噶瑪啦“惹尊者生氣了”( gyalwa rimpoche ghi gongpa trukpa ray)是一個現成的藉口,我想我有義不容辭的責任向尊者指出一個關鍵性的事實:如果說有什麽人讓尊者變成騙子,實際上是所有那些中間道路的擁躉們。這些人經常宣稱,不僅尊者達賴喇嘛“心儀讓贊”,所有“中間道路”的追隨者也都“在內心支持讓贊”。
   
   每次與“中間道路”追隨者的討論或爭辯——我曾經同很多著名的“中間道路”擁護者有過這樣的討論,甚至是公開辯論,其中包括司政洛桑森格、議長邊巴次仁、達賴喇嘛駐紐約代表洛桑年紮等等——無一例外的是,在討論過程中或早或晚這些討論者都必然會宣稱,儘管他或者她絕對支持達賴喇嘛的“中間道路”方針,但是他或者她在“他的或她的內心”同樣絕對支持讓贊,所有圖伯特民眾也同樣如此。 “中間道路”的討論者然後便會繼續解釋,尊者達賴喇嘛實施“中間道路”政策只是由於圖伯特民眾的生存受到了嚴重威脅,並且這是我們僅有的選擇,而達賴喇嘛毫無疑問在內心還是主張讓贊的,正如所有“中間道路”擁護者一樣,只不過他們更加實用和現實,不像那些主張“完全獨立”( Rangzen tsangma)的人感情用事和狂熱。
   
   這種匪夷所思的語義組合的內在矛盾是顯而易見的。不過,無論多麼荒謬,這種論調可以被看做是人們對一個無解的兩難處境所做的合乎情理的反應。人們非常愛戴(或敬畏)達賴喇嘛,並且相信違背尊者是非常嚴重的罪過,儘管同時並不能徹底放棄在幾十年的流亡生涯中為之奮鬥和犧牲的理想和夢想。但是,儘管看上去很怪誕,“心儀讓贊”的論調是一個相當普遍的現象,甚至普遍到了司政洛桑森格先生將其加工移植為他的競選綱領“U-Rang”,表示他既擁護“中間道路”( Umay Lam),也贊成讓贊(Rangzen),這個綱領幫助他贏得了選舉!
   
   尊者拒絕那些明顯荒謬甚至是虛偽的“內心支援讓贊”的說法,從而為自己制定的政策的有效性提供支持。儘管我心懷敬意(但是毫不含糊地)地在整個“中間道路”問題上與尊者持有不同意見,但是我認為尊者這種做法是正確的。我確信尊者明白,這種說法正是中國一直拒絕他的提議的根本原因之一。北京方面一直公開宣稱,達賴喇嘛的“真正自治”的提議掩蓋著一個秘密的“分裂主義”的計劃。但是這並不妨礙達賴喇嘛最年輕的弟弟曾經發表過一份有損於達賴喇嘛“中間道路”政策的更加直接的聲明。王力雄在《西藏,二十一世紀中國的軟肋》一文中曾經引用達賴喇嘛的弟弟丹增曲嘉(Tenzin Chogyal)接受法國記者董尼德(Pierre-Antoine Donnet)採訪時的談話,丹增曲嘉明言“自治是贏得獨立的第一步”。
   
   中國對“中間道路”政策的懷疑和拒絕自然讓達賴喇嘛感到沮喪失望。但是尊者應該明白,中國的不信任並非是由讓贊活動人士引起的。中國人清楚地知道,讓贊活動人士公開並且完全反對中國在圖伯特的統治。這種立場不會引起信任問題。換句話說,中國人對“中間道路”的懷疑是達賴喇嘛自己的那些“中間道路”的追隨者們引起的。他們一面宣稱已經放棄了實現圖伯特獨立的目標,一面又到處說“內心支持讓贊”,甚至說達賴喇嘛也同樣如此。尊者應該將他的怒气指向他自己的“中間道路”擁護者,這些人在無意之中破壞了他的努力。尊者應該明確指示他們將來在捍衛他的政策時應該說些什麼。
   
   但是很顯然,損失已經造成,修改“中間道路”的口號也不能讓中國相信達賴喇嘛的誠意。作為一個支持讓贊的人,在這個問題上提供建議並非我的本分,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中間道路”的擁躉們,为了向中国显示达赖喇嘛政策的诚意,他们有很多很多实质性和甚至戏剧性的工作要做。
   
   我的建議是首先至少派出1000名“中間道路”追隨者回到圖伯特(如果你願意,或者也可以叫“中華人民共和國”),去那裡和中國當局一同生活和工作,創造一種相互信任和尊重的氣氛,從而確保“中間道路”政策在未來獲得成功。首隻先遣隊應該由一位精通“中間道路”理論奧義的人物率領,這樣才可以像中國當局說明所有重要細節,當時機成熟時,甚至可以向中國民眾闡釋說明。我想沒有人比桑東仁波切教授更加合適擔任這個領導職務,他已經把自己打造成“中間道路”學說的大理論家。這個先遣隊另外一個不可或缺的領導人物當屬曾經求學哈佛法學院的司政洛桑森格博士,他一再聲稱中國憲法有相應條款允許(在圖伯特)實施“中間道路”政策。現在他將有大把大把的機會去發展和證明自己的理論。
   
   當然,身處流亡世界這些都將一籌莫展。亡命他鄉的不爭事實說明了你對中國政府的不信任。這是扇在中國領導人臉上的一記耳光。亡命他鄉本身就是一個聲明,一個反對最初迫使你流亡的政權的聲明。因此,對於讓贊支持者而言,流亡實屬適得其所,直到他們有機會回到圖伯特推翻中國的統治。但是對於“中間道路”追隨者而言,他們希望中國領導人信任和接受“中間道路”,他們可以採取的更加合適的行為只有自願回歸“偉大祖國”——那個他們希望圖伯特成為其一部份的“偉大祖國”。
   
   當然,尊者不能回去。沒錯,“中間道路”是尊者制定的政策,不過高於一切的是,達賴喇嘛是圖伯特自由和獨立的活著的象徵。讓贊支持者們已經付出了非常沉重的生命代價和承受了太多苦難,不會坐視尊者身陷任何可能是中國人的陷阱的地方。最近有關達賴喇嘛計劃訪問香港的通告,是一件所有讓贊支持者切不可掉以輕心的事情。不過此事需要在未來的討論中進行徹底分析。
   
   
   
   回到我們當前的討論,我想我已經清楚地論證了所有“中間道路”的擁護者,尤其那些打算回歸中國統治的人,絕對必須放棄將“心儀讓在”當做一個情感安慰和安樂毯。他們必須學會忍耐和在總體上完全接受“中間道路”,哪怕這樣意味著(在內心)放棄讓贊,甚至是放棄自由和民主,並且要準備好生活在共產黨的政治體制之下。按照司政最近在華盛頓的政策演說中所清楚說明的,這些都是勢在必行之事。在忙於這些事情的同時,“中間道路”擁護者們或許還應該開始練習練習他們的漢語用詞了,正如我們的司政似乎已經開始做的那樣——他在華盛頓的會議上熟練地展示了他的漢語能力。具備一些語言能力無疑可以幫助相關人士平穩轉型,比如用漢語說上一聲“謝謝”!
(2013/06/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