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陈子明: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
陈泱潮文集
·奇怪,刚才输入bzh,本欲打出斑竹,却跳出来霸主!
·请教思童兄:如何解释这一现象——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一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二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三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四(2张图)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五
·回应小溪《陈泱潮私意解经大错特错的铁证》之六
·陈泱潮回应小溪的诬蔑
·小溪先生,请朝前看
·7月6日~10日余帖目录
·陈泱潮问宗坛斑竹:为何删除我的这篇跟贴文章及其跟贴
·请问小溪先生:删除【尊神为大】的文章,是什么性质的事情?
·您们两位是真正的认识问题,而不是本质问题
·我的立场,不是否定“三位一体”,而是一如《圣灵福音》所说
·蛙老弟请看《圣灵福音》第60、61两章
·弥勒另一名号:【无能胜】与今日中国所当必有的精神领袖
·希望你能够有所进步,不要失却宗教论坛结缘的机会!(外二篇)
●揭穿宗教极端分子黑恶势力
·真理使恶人畏惧,但是,真理绝对不会被恶人扼杀得了!
·昨日被删的:恳请先生和诸位网友赐教,也欢迎小溪先生批评指正。谢谢!
·《圣灵福音》与震惊全球的SARS瘟疫事件之间的逻辑关系
·“本体、本原、本质”——真空妙有,注定三位于一个肉体的荒谬
·陈泱潮复贾风:在中国人中传播基督教真谛所面临的严重拦阻
·事实上到底是谁挑起事端、“掉转枪口,对准弟兄”?
·难道只许你们把别人打成“异端”,不允许别人申辩?
·回复思童代表小溪心虚理亏色厉内荏的警告
·奉劝小溪思童,休要把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你们横行霸道的天下
·证据何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请你们对你们自己和你们的手下一帮人也照此办理!
·你打着基督徒的旗号,使我主蒙羞!
·正告以化名躲在暗处放暗箭的所谓“中华正国皇帝”胡德斌
·你这叫什么证据?难道动辄把弟兄姊妹诬蔑为“异端”、处于火刑致死的宗教偏执狂极端分子批评不得?
·历史会记住你们今天所犯的罪!
·请问:宗教论坛该不该删除重要的宗教论文《告全球基督徒书》?
·强烈抗议删除贾风先生的《敬告宗坛各位网友》一文!
·再告胡德斌:鲜明的对照
·骄傲而又富有心计的人哪,你当听劝诫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一:耶稣死于极端教派专制主义之手
·你一边极其残暴地坚持删除我回应你的文章,一边大谈和我商榷!并且居然如此毫不脸红!
·极端教派专制主义批判之二:在历史和现实中罪恶累累
·以“污染环境的词语”为名,来败坏老夫文章的声誉!这是在做梦!
·关于宗教论坛绝对不能由教派极端分子做版主的建议
·《陈泱潮论宗教发展的历史趋向》
·【假冒为善者】丑恶嘴脸真像的大暴露!
·是中共的宗教论坛,还是自由网络博讯的宗教论坛?
·太多?请找出第二人!!!
·这是验证《圣经》,还是篡改《圣经》?建议你必须考虑你疯狂逼迫在下的后果!
·打着基督徒旗号,脸不变色心不跳作伪证的又来了!
·赞赏和希望/你不能闭目不看事实!事实!!!
·金星是党代表的另外一个笔名!
·“小溪”(“金星”)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兰剑”的化名!
·你小溪不敢上美国法庭和老夫对簿公堂,就证明你是诱捕清水君的凶手!
·正告诱捕清水君的凶手:你为什么回避上美国法庭的事?
·对中共专制独裁暴政刻意封杀陈泱潮先生声音和文章的有力回击!
●宗教论坛争战结论
·上帝无形无像的本体是无所不在……的【真空妙有】
·请看转世轮回是客观事实的铁证----《海南省惊现“二世奇人”(1张图s)》
·一本认识生命真谛的好书 ----推介《轮回转世纪实故事》
·小溪的自供状
·把本来可以大有为的博讯宗教论坛搞成一言堂的假冒为善痞棍请照一照你的丑恶嘴脸
·你无理删贴又封杀学者笔名,不是痞棍是什么?
·〈你必要为你的一切罪恶负责〉和〈小溪身为斑竹,大发短帖,证明已经六神无主...〉两帖
·质问现代版法利赛人----JW00
·陈泱潮关于宗教论坛争战的总结和声明——兼谈我为什么要回击小溪对我的攻击?
·保卫博讯!警惕并清除匪党别动队!!!
·匪党别动队围剿和搞臭陈泱潮的两个手法
·匪党别动队战略伙伴10月17日发布的所谓《中華正國皇室歐洲行宮佈告》!
·赠博讯论坛版主铁夫先生
·螺杆先生对小溪所把持的宗教论坛现状的看法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祝贺博讯用人得当坚持人民性
·质问骗子伙:陈泱潮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自称为 上帝”?
●与屠杀耶稣的法利赛人假冒为善者再争战
·欢迎小溪先生坦白,指正小溪先生掩盖的事实真相
·陈泱潮作为幸存者是名利之徒,还是公义之士?
·小溪!你这不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公然造谣吗?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1)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2)
·小溪的“等于”都是胡说!
●铁杖辖管宗坛恶霸小溪
·质问宗坛恶霸小溪为何故意颠倒黑白放毒造谣?
·铁杖辖管新法利赛人序列2
·扒下宗坛恶霸小溪所谓“理性讨论”的画皮
●纪念小溪
·祝福小溪先生安息(外一篇2006文:小溪难保不归海)
·ZT小溪先生:数学的美映出上帝的爱
·陈泱潮在天易网再用铁杖辖制和教训假耶稣张国堂
·违背《圣经》唯一真神原则的伪基督徒快悔改罢!
·我对小溪先生的过早辞世是真诚惋惜的!
▲专著:与文化特务假耶稣张国堂的争战
·恰恰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对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作出结论性的最后一击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子明: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25日 转载)
   
    胡德华点评时政的讲话上周在网上被公布后,立即引发激烈争论。而把胡德华在《炎黄春秋》的讲话用长微博公之于众的陈子明认为,当前的宪政之争,正是中国新的思想解放运动的兴起,是宪政政治联盟的未雨绸缪。
   
    笔者在两篇旧文《从九一三到四五:回顾与展望》、《清明时节话“四五”:运动、联盟、共识》中曾指出,内外呼应的新“四五运动”将是一种最理想的社会变革方式,但也不能排除其他的社会变革方式。而出现这种理想社会变革方式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体制内出现与体制外相呼应的革新政治家集团。



30年后重新回到改革的源头

   
    中国改革的源头是四五运动及其后的思想解放运动。中国的改革共识也可以称为“四五共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成为一种全民性的共识。不破不立,改革共识得以形成的历史前提,是统治集团在四五运动中的分裂(毛派与邓派的分裂),是中共理论界在思想解放运动中的分裂(实践派与凡是派、毛泽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派的分裂)。
   
    在“改革已死,宪政当立”的新的社会形势下,形成全民宪政共识的必要条件,同样是统治集团的分裂与体制内理论界的分裂。这种分裂的征兆早就出现了,由于现行体制的不透明与官场文化的虚伪性,官员们在会议上与饭桌上说的完全是两种话,所以有不少人还误以为统治集团是铁板一块、固若金汤的。

胡德华的讲话竖起改革的高牙大纛

   
    中共十八大以后,红二代(中共第一代领导人的子女)成为统治集团的核心。红二代是不是抱团抱得很紧?其内部有没有思想与政治的分野?这是国人乃至外国新闻媒体都非常关心的。现在好了,网络上披露的《胡德华在〈炎黄春秋〉新春联谊会上的发言》,提供了一个绝佳的解剖标本。
   
    胡德华是前总书记胡耀邦的儿子,是正宗的红二代。他在发言中批评了领导人为苏共垮台惋惜的言论,批评了“不能拿改革开放的后三十年来否认前三十年”的“六十年一致论”。胡德华说:“什么叫不能否定前三十年了,我们是不是文革不能否定,是不是反彭德怀也不能否定”?言外之意:习仲勋是彭德怀在西北局的亲密战友,“反彭德怀”不能否定,“反习仲勋”自然也不能否定了。“习仲勋反党集团”可是毛泽东当年钦定的。他明确地指出,红二代里面存在着两派:“一派是普世价值,一派就叫正统派吧。”我们也可以给这两派起另外的名字:一派是宪政派,一派是维稳保江山派。

掌控江山的“红二代”以毛分野

   
    胡德华发言中提到的秦孔之争,更加有意思,更能说明问题。秦晓与孔丹本是同根生,并蒂长。秦晓的父亲秦力生与孔丹的父亲孔原都是中共老党员、老干部。秦力生离休前是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孔原曾任中共中央调查部(国安部前身)部长、总参二部政委。秦晓与孔丹文革前是北京四中的老同学,文革中分别担任红卫兵西城纠察队宣传部长与司令,文革后先是共同担任中央领导人秘书(秦是宋任穷秘书,孔是张劲夫秘书),后来先后成为三个正部级国企中信集团、光大集团、招商局集团的一把手。胡德华将秦晓指认为普世派的代表,将孔丹指认为正统派的代表。
   
    笔者再举一个例子,林彪手下四大将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的子女,现在也分为两派。一派主张清算毛泽东的罪恶,另一派为了保红色江山,宁可自己的亲人受天大的委屈,也要原谅毛泽东,维护毛泽东的旗帜。同一个家族的兄弟姐妹,也无法在公共场合坐在一起讨论问题,写父亲的回忆录,都得分着写。
   
    秦孔之争的内容,鲜明地揭示了两派分歧的实质。孔:“你个普世价值,别来给我们添乱来了!”秦:“哎呀,同学呀,你连我的话都听不进去,其他社会上的话你还能听的进去吗?”孔:“你他妈还是共产党不是了?你还有信仰没有了?”秦:“你有信仰没有哇?你把你的老婆孩子全放到美国去,你有信仰没有哇?”胡德华绘声绘色叙述:“然后这伙计就挂不住了,戳了他肺管子了,就爆粗口:‘我操你妈!’”正统派的理屈词穷、破口大骂正说明,两派之争的实质,是公义与利益之争,是进步与保守之争。

宪政之争是场新的思想解放运动

   
    有人说,在统治集团、既得利益集团中,能有摆脱狭隘利益束缚、为公义说话的人吗?说没有,是庸俗的、机械的“阶级论”。说有,是有大量历史事实作为依据的。写《共产党宣言》的恩格斯,本人是资本家。当年搞土地革命的人,许多是地主家庭出身。在美国、南非为消除种族歧视而奋斗的人,不光是黑人,还有难以数计的白人。公理战胜强权!正义必胜!没有这样的信念,统治集团就会永远“东方不败”,社会进步也就不可能成为现实。
   
    最近在理论界开展的“宪政”之争,具有与35年前胡耀邦领导和发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相同的意义。体制外的宪政民主论,已经存在许多年了,就像体制外的改革论,早在1957年北京大学“五一九运动”时就已经涌现一样。“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讨论的意义,是实现了党内改革派理论家与民主墙理论家的联合阵线,瓦解了占据中国理论界宝座几十年的毛泽东主义,确立了改革的思想霸权。最近“宪政”之争的意义,是建立了体制内宪政派与体制外宪政派的联盟,压下了反宪政派的气焰。宪政理论联盟的形成,是建立宪政政治联盟的前提条件。
   
    我们喜见“邓三科”步“毛主义”的后辙,在爆粗口中暴露本质并趋于动摇。欢迎有正义感的红二代脱离正统派,加入宪政派的全民阵线。有了全民宪政共识,实现中国宪政就不会太遥远了。
   
    胡德华向来有“胡家自由化最严重“的名声,他的精彩放言,政治思想的锋芒也正在于此。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2013/06/2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