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ZT 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
陈泱潮文集
·谁的声音对党政军观念的转变更有影响力?
·未来中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民间应当理直气壮公开声援和支持温家宝疾呼政改
·反对派不应和五不搞胡说集团异曲同工一致打击温家宝疾呼政改
·人人自我为中心的无神论党文化是中国民主化的大敌
·“要民主最力的普世个体自由主义核心”批判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事情正在起变化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兼谈江僵后对胡锦涛先生看法的相应调整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一文非求胡也——兼与友人言志书
·中共16大已经形成邓规江随军委主席终身制
·江泽民未死而报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表现
·ZT温家宝: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体制人亡政息是必然
·隐性帝制绝对权威难以长期为继
·江泽民坐失开创宪政民主千秋伟业的大好良机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温家宝发难挑战中共一党专制/石涛
·温家宝:国之命,在人心(一图)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关于薄熙来问题复某直线思维网友
·ZT匿名人士: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一图)
·新春寄语∕郭永丰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习共19大後之主要人事最佳布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鲍彤:新领导的选择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ZT頑固抗拒中國實行憲政民主的官僚特權階級陣容
·ZT簡單說一下中共國的現狀
·由明清吏治看今日官場前所未有的贪污腐敗,宁不危呼?
·“文革中的左与右”/孙丰是也
·骆家辉:法治和言论自由是社会进步的动力(图)
·一位北大博士发人深省的新年献词
·索罗斯:中国的事情已经相当不妙/梁京
·新中国60年文场士风怪现状/资中筠
·中国大陆人从小就一直生活在被谎言欺骗之中
·文字狱的危害
·中共国病入膏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 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香港報刊論中國/网文
   
   2013-05-24
   
    马英九在《怀念蒋经国先生》一文中对蒋经国的评价也许最为平正:“我 们可以说经国先生是一位威权时代的开明领袖,他一方面振兴经济、厚植国力,一方面亲手启动终结威权时代的政治工程。我们崇敬他,就因为他能突破家世、出 身、教育、历练乃至意识形态的局限,务实肆应变局,进而开创新局,在这个意义上,他的身影,不仅不曾褪色,反而历久弥新。”


   
    1970年蒋经国上台时,台湾人均产值300美元,1988年蒋经国去世,台湾人均6000美元!!
   
    1979年大陆改革开放人均300美元,到2007年人均才2000美元!!
   
    伟人不是毫无私欲、毫无缺点的完人,不是影响巨大、粉丝众多的强人,不是一人雄起、万众雌伏的独夫,更不是搞得举国若狂、民不聊生的祸害。真正的伟人,必有定国、安民之业,有泽被后世之功。
   
    在蒋经国离世二十几年之后,他却成了海峡两岸为大多数人所公认的“历史伟人”。马英九在蒋经国逝世十五周年的时候写过一篇追思文章,文中说:“蒋经国的不同凡响之处,在于他敢想敢做,有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更有推动社会进步的能力”。
   
    蒋经国则是台湾党权世袭的终结者,是台湾民主政治的奠基人。
   
    1984年,74岁高龄的蒋经国再度当选连任总统。蒋经国在古稀之年,竟勇敢地走上了众人都没想到的一条新路,在他身上有许多优良品质,但最重要的是他有承担历史责任的勇气。1986年3月,蒋经国下令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政治体制改革问题。9月,蒋经国表示将要解除实行38年的戒严令,并开放党禁,开放报禁。此言一出,令岛内民运人士迫不及待地于9月28日集会,民主进步党成立。反对党公然成立这还了得? 情治部门立即呈上反动分子名单,蒋经国未批,他淡淡地说:“使用权力容易,难就难在晓得什么时候不去用它。”
   
    10月7日,蒋经国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Graham女士时,告知台湾“将解除戒严、开放组党”。
   
    10月10日,蒋经国在“双十节”发表要对历史、对10亿同胞、对全体华侨负责的讲话后,指示修订“人民团体组织法”、“选举罢免法”、“国家安全法”,开启台湾民主宪政之门。
   
    马英九在听到蒋经国亲口说要开放党禁、报禁时,当即被一股“我们正在创造历史”的电流击中,但国民党要人则纷纷质疑,国策顾问沈昌焕说:“这样可能会使我们的党将来失去政权!”蒋经国却淡淡地回答:“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声音不大,语气轻微,但这一句话,分明如同万钧雷霆,振聋发聩。
   
    这些只是为台湾结束党权世袭提供了法律、理论基础,蒋经国实施的军队非党化、取消学生三民主义的政治考试、剥离政府部门的专职党职人员等措施则是结束党权世袭的实际行动。1986年9月28日,“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成立,结束了国民党长期“一党专政”的局面。
   
    1988年1月13日,因心脏病逝世。而他所开创的历史性变革以巨大的惯性继续向前。
   
    1991年4月,台湾“国民大会临时会”召开,制订“宪法增修条文”,废止“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
   
    1992年5月,“阴谋内乱罪”和“言论内乱罪”被废止。
   
    1994年,台湾“省长”直选,让台湾公民每人一票选举“省长”。
   
    1996年,台湾举行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总统民选。
   
    2008年6月,台湾扫除党禁最后一道障碍,台湾废除共产党党禁,台湾的民众,即日起,可以公开筹组以支持共产主义为目的的政党。

发展经济

   
    蒋经国主政台湾时期,台湾经济发展迅速,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六千美元,并使台湾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1974年,当时行政院长蒋经国为台湾前景提出新的发展方向,行政院秘书长费骅邀请美国无线电公司(RCA)研究室主任潘文渊(费骅在交通大学的同学)及电信总局局长方贤齐(同是交大校友)在台北市怀宁街的豆浆店商讨台湾产业发展的新方向:电子。

推动政治民主化

   
    蒋经国很早就意识到,只有持续发展经济、落实政治民主,建立更开放的社会,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政府才得以继续维持。民国七十年代(1980年代),蒋经国加速民主改革的年代,从解除戒严、开放党禁及报禁、开放民众赴大陆探亲及直到国会改革。蒋经国开始思考解严以及国会改革问题萌芽较早,据称曾交待时任驻美代表的钱复研究“戒严”(martial law)的意义,以及国际社会对台湾长期戒严的观感。1986年10月7日下午,蒋经国在总统府接见美国《华盛顿邮报》发行人葛兰姆(Mrs.Katherine Graham),正式告知对方“中华民国将解除戒严、开放组党”,台湾的民主改革踏出了历史性的一步。此后,《动员勘乱时期国家安全法》、 《动员勘乱时期集会游行法》与《动员勘乱时期人民团体法》的草拟工作,曾遭遇党内质疑大幅度开放自由权利是否合宜的声浪。蒋经国之回应是,“解严后当然应 该更宽,不能更严,否则就是换汤不换哈。”国民党必须持续改革的基调因此确定。1987年7月15日,《国家安全法》开始施行,同日中华民国正式解除在台湾实施了三十八年的戒严(金门与马祖则在1992年11月解除战地政务)。蒋经国“法统在法不在人”的决定,确定了台湾朝向民主改革不可逆转的方向。随后又解除实施了三十多年的报禁。

客观评价

   
    由于蒋经国开明的形象、加上执政时期正逢台湾快速的经济发展、同时台湾社会秩序良好、专业人士不受制肘、最后放手台湾民主化、开放大陆探亲等关系,配合上 当时隐恶扬善的媒体环境,使他获得人民很高的认同,台湾历次调查显示,蒋经国均为台湾人民最怀念及肯定的总统。而由于其所展现的亲民风格,获得相当正面的 评价,部分政坛人物,如宋楚瑜、马英九皆标举蒋经国为从政典范,努力要营造类似的形象。蒋经国于1972年起推行的青年装,曾长期为台湾公务人员的形象装扮,而其简单的夹克穿着,也常被当作政治人物下乡的形象。而尽管民进党创党元老林浊水无法对蒋经国的解严说声感谢,但在其他方面林浊水仍然给予蒋经国高度评价。包括蒋经国在这几任总统当中,算是最能干的一位;另外,蒋经国善于用人,掌握时机,让台湾经济起飞,以及他个人和中央政府都很清廉等等。
   
   
(2013/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