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破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陈破空文集]->[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陈破空文集
·中国:是大市场,还是大赌场?
·中俄联合军演,激起千层浪
·胡上江下与两岸变局
·《反分裂法》:透视各方心态
·過氣政客登陸,說盡外行話
·胡锦涛外交:联欧或联俄抗美?
·谁是真正的改革家?-- 写在紫阳仙逝日
·胡耀邦,与八六、八九
·“中国崛起” 下的“疯狂收购”
·“中国威胁”应为“中共威胁”
·穿透当代中国人的霉暗心态——读胡平新书《犬儒病》
·阉割历史:中共之能事
·揭开中国“经济繁荣”的面纱
·由胡访美解析中美关系
·胡锦涛的厚黑学
·越过媒体看台湾
·中國政治犯:現狀與內幕
·剖析共产党文化
·共产党是两岸统一的最大障碍
·两岸统一的条件正加速丧失
·中共唱“民主建设”,仿如晚清喊“君主立宪”
·共产党是“中国崛起”的最大阻力
·中共重金援助柬埔寨,用心良苦
·台灣驸馬VS中共太子
·平壤跳高,北京撑腰
·新闻界风波不断,何时洪水滔天?
·两本书煽起“江泽民热”?
·新一波镇压狂潮的背后
·揭毛:打開未來中國的鑰匙
·金正日的单相思
·胡温应该读张戎《毛传》
·看透毛泽东
·腐败大国的贪官心态
·二十年间话“开放”
·摧毁卫星,北京挑战世界
·邓小平渐遭否定
·《窃听风暴》袭击中国
·文盲,民权,与现代化
·中国文化,不在中国本土
·三峡大坝,再起争端
·叶利钦:二十世纪最后的巨人
·谈“民主”,中共争夺话语权
·关于中国的常识(九)
·美国校园枪击案:若干备忘
·澳门枪声何从来?
·假货,另类“中国威胁”
·吴仪“魅力”何在?
·从创新力排名看中国实力
·中共争夺“民主”话语权
·药监局长死给谁看?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
·中国能否与八国集团平起平坐?
·当今中国,依然是奴隶社会
·胡锦涛告别“政改”
·学习香港好榜样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一)
·国家形态的黑社会
·我只是抛砖引玉--新书发布会致词
·“中国制造”成为“中国之耻”
·仅次于文革:中华文物古迹的又一场浩劫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二)
·中国人满意政府?
·担心奥运:政府陋习远甚民众陋习
·物价狂涨,政府隐瞒猪瘟
·中德关系:胡江内斗下的阴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三)
·胡温为林彪含蓄正名
·签署公约,北京的缓兵之计
·中国,怎样才能当上“龙头老大”?
·中共党校,有人曲线表达民主政治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四)
·耐人寻味的“道歉”
·中缅关系:肮脏的交易
·台湾入联大戏,谁是赢家?
·金正日讹诈得手
·“十七大” 休拿民生来遮掩
·“十七大”:江泽民堵死政改
·谁是真汉奸?
·“嫦娥一号”:展示进步还是落后?
·“诺奖”授戈尔,浪费!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五)
·中共“第五代”高学历是真是假?
·温家宝招惹利益集团,日子难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六)
·大批启用“太子党”:中共的集体焦虑
·北京删改文件,中日关系生波
·当今中国:笑话新闻的发源地
·物价飞涨,中国会不会重演缅甸事件?
·改革开放,有没有改掉“社会主义”?
·面对“台独”,中共心态微妙
·中国是否赶上了时代潮流?
·温家宝感动了谁?
·民进党输,台湾民主没有输
·中国民主,再等32年?
·“两会”:“皇亲国戚”的大舞台
·谁策动了西藏暴乱?
·关于中国的常识(十九)
·中共失去了变革能力
·谁是西藏暴乱的幕后黑手?
·奥火受阻:硬实力遭遇软实力
·关于中国的常识(二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闹钱荒,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钱荒,这是2013年中国经济中的一个新名词。钱荒,指的是,企业现金短缺,流动资金吃紧。2013年6月下旬,中国短期利率一度飙升到25%,创下历史记录。长期不振的中国股市,再次重挫。钱荒,只是中国经济危机加剧的表面现象。
   
   


   
   前些年,中国国有银行集中支持国营企业,而使中小企业、尤其私营企业陷入融资困境。被称为“国进民退”。因应这一局面,被称为“影子银行”的非银行系统,逐渐兴起,包括经纪公司的信贷、典当行和信用担保贷款协议等,也包括传统银行理财业务,都纷纷亮相。2012年,由“影子银行”产生的信贷,高达45%;国有银行的信贷,退为55%,而早几年,国有银行控制的信贷曾高居95%。
   
   
   
   “影子银行”的兴盛,助长中国热钱猛增、信贷无序扩大,进而助长通货膨胀与房地产泡沫。呈现类似欧美国家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症状。但中国的情况尤为吊诡:政府不断出台调控政策、打压房市,但房价却居高不下,甚至逆势暴涨。2012年中至2013年中,100个中国城市的平均住宅价格,连续12个月上涨。
   
   
   
   2013年,中国政府出手打击“影子银行”,压缩“不规范贷款”,则引发另一个后果:钱荒。其实,酿成所有危机的根源,恰恰是中国政府。
   
   
   
   前述“国进民退”,即由中国政府一手造成。2008年爆发全球金融危机后,中国政府的做法,是加印钞票、扩大发放信贷,且继续集中投放国营企业、基础设施和住宅建筑,藉以维持中国经济的高增长和表面繁荣。结果,中国几百个城市里,不仅工业产能严重过剩,而且出现大量空置楼宇;新建公路、桥梁、火车站、机场和购物中心等,基本上都处于空置或闲置状态。论中国经济乱象,“影子银行”只能谈得上助长,中国政府本身,才是源头。
   
   
   
   而犹嫌不足的是,习近平、李克强新班子,又宣布了一个宏大的城市化计划:要在2025年之前,将中国人口的70%、即9亿人变为城市人口,也就是说,在现有基础上,再将2.5亿农民转为城市居民。
   
   
   
   实际上,在过去三十多年间,中国大规模的城市化,一直在进行,如今,中国城市人口已经超过农村人口,53%对47%。中国超级城市的数目,在世界上首屈一指
   
   。过快过猛的城市化,酿成中国一系列社会问题:强行拆迁,赔偿不公,民众汹涌抗议;耕地流失、粮食日益依赖进口、城市失业率猛增。众多新增城市人口,无所事事,终日打麻将度日。
   
   
   
   习近平心思,唯恐中国经济增长失速,而导致政权不稳。李克强誓言:要保持经济增速7%。据说,保持7%,就可以实现中共“十八大”所制定的发展目标:到2020年,中国实现全面小康。与其说是经济目标,不如说是政治目标。出于对经济减速的自我解嘲,习李班子玩弄文字游戏,解释说:“7%的内涵大于8%。”
   
   
   
   既然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创造了高增长的神话,习近平也不甘落后。因而,继续蒙上双眼,追求高增长,罔顾中国经济迫切需求的结构调整与全面转型。而这方面的改革,一直为尾大不掉的红色利益集团所抵制。
   
   
   
   盲目和重复建设,在“城市化”的名义下,恶性循环,还积累出日趋严重的债务危机。据中国国家审计署公布的审计结果(2013年6月):36个地方政府,债务合计近3.85万亿人民币,比2010年增加12.94%,其中,16个地区债务率超100%,债务率最高达219%。债台高筑,地方政府濒临破产边缘。伴生的债务泡沫,正是各国经济危机的成因之一。
   
   
   
   长期的“一胎化”政策,导致中国人口老龄化,社会负担加重;与此同时,青壮劳动力不足、劳动力成本攀升、土地和各类原料、能源价格飙升,导致产品价格升高。连带拖累之下,作为中国经济增长引擎之一的出口贸易,大幅滑坡。2013年,中国贸易进出口呈现大起大落,总体下滑。并且出现另一个新名词:“虚假贸易”,即外贸企业谎报出口业绩、以骗取政府的出口退税。
   
   
   
   大而空的中国经济,积累形成三大泡沫:房市泡沫,债务泡沫,贸易泡沫。前总理温家宝卸任前坦承:中国经济发展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泡沫越吹越大。中国经济,显露败相。
   
   
(2013/06/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