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教授裴毅然新作(2013年6月)]
郑恩宠
·我与美外交官会见
·许行新作(2013年6月)
·傅国涌论六四二十四年
·习近平:人心向背中共存亡!
·中共年年整风年年腐
·中共常委会入狱?
·刘晓波获奖我们被关押近四天
·蒋美丽2010年11月29日被传唤
·事实与反思(一)
·事实与反思(二)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四)
·事实与反思(五)
·事实与反思(六)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七)
·刘晓原律师为杜导斌辩护
·美评中国的人口贩卖
·全球55名记者流亡
·艾未未作品在加展出
·朱久虎律师为两基督徒辩护
·广西村民抗议工厂排污
·隋牧青、吴魁明律师为光明而呼吁
·外交部人权处的电话
·事实与反思(八)
·事实与反思(九)
·事实与反思(十)
·事实与反思(十一)
·事实与反思(十二)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事实与反思(十三)
·中国至少应有六十五个省
·美外交官来访我夫妇被刑事传唤
·郑恩宠被宣布为上海“反对派一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底特律警示政府破产的中国
·声援上海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张雪忠
·中国改革的经费问题
·中国梦与托克维尔热
·习近平摆不平
·钓鱼岛与日本的宪政
·北有张千帆南有张雪忠宪政两教授
·中国转型的缺陷何在?
·公安阻扰废除劳教恶法
·关注张雪忠!声援张雪忠!
·我在动态网开设了推特
·我加入了郭飞雄的法律后援团
·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
·十八大干部结构与难题(二)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教授裴毅然新作(2013年6月)

    来源:2013年6月号香港《开放杂志》
    從恐懼走向研究赤潮
    作者: 裴毅然
   
   


   
   2013-06-08
    本人出生一九五四年,上小學前,母親就再三嚴肅叮囑:「家裡大人說的話,絕對不能到外面說!」文革前,母親叮囑升級:「你在外面說話,直直要小心,多少人禍從口出!」最有說服力的是幼稚園密友之父,孤兒出身的新四軍,杭州一家保密大廠二把手,從頭紅到腳的十三級幹部,竟劃「極右」。那會兒,我弄不明白何為右派,只知道都是說話惹的話,後果很嚴重。
   
   
   
    ●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裴毅然教授,經歷
    毛澤東時代迄今的紅色中國的巨大變遷。
    童年開始生活在恐怖之中
    「禍從口出」成為童年最濃重的心理陰影,「千萬不要忘記」、「不要亂說亂動」⋯⋯我的「言論自由」從那時起就被剝奪了,開始生活在恐怖之中。反右威力,我從那位「開襠褲朋友」的父親臉上第一次讀到。他被開除黨籍、直降六級,一下子成了不能「亂說亂動」的階級敵人。那副悲哀容貌,至今鮮然在目。
   
    本人少年時代好說好問,話務員的母親十分擔心我惹禍,要我「沉默是金」。憋屈的童年,空氣中飄著不祥。反右對妻子一家也影響深巨。岳丈出身浙東「三五支隊」,接收《東南日報》軍管幹部,曾任浙江省委宣傳部長陳冰(文革後天津市委書記)秘書。鳴放時,講了幾句有關農村窘狀的話,全賴陳冰力保,才劃「中右」,留黨察看兩年,保住黨籍。剛生妻的丈母娘驚嚇之下,縮回奶水。文革時,岳丈被誣「漏網右派」、「假黨員」,以酒澆愁,喝壞身體,不到五十就去世。十六歲參加革命的丈母娘一生未得提拔,退休仍是個「副處」。多虧反右使她家成分不佳,妻才多少理解一點「黑五類」,共產黨的女兒才肯嫁給國民黨的兒子。
   
    文革爆發,加入紅衛兵要填成分。回家問父,父親尷尬至極,轉著彎告知其家庭出身血血紅——城市貧民,本人成分則墨墨黑,上了《公安六條》的國軍少校,標準黑五類——「歷史反革命」。我一下子明白了母親何以再三再四嚴誡,原來底兒在這裡!我與十分嚮往革命的姐姐(杭女中初三生),那個絕望、那個驚恐⋯⋯只要巷口響起抄家鑼鼓,姐弟倆便瑟縮發抖,生怕鑼聲停在自家門口。淪為菜場會計的父親很識相,自踏三輪車請來造反派抄家,那晚破天荒囑我晚點回家。我瘋玩至八點多才回家,一進門,滿地狼藉,母親最珍愛的照片散落一地⋯⋯我頓時明白了「無產階級專政」。鄰居葉阿婆站上洗衣石板,掛牌「逃亡地主婆」。很要好的小學同學也論起階級,「富農」「資本家」「貧農」「革命幹部」⋯⋯
   
    六四的體驗:反右還在延續!
    文革結束,上山下鄉八年的我考入黑龍江大學。五十五號文件下達後,去那位「開襠褲朋友」家,其父從箱底翻出陳年稿紙——「極右」發言記錄,省級直屬機關處級以上幹部座談會上的「鳴放」。關鍵性幾句:工農產品價格剪刀差、中央領導也可能犯錯誤。他一口濃重蘇北腔:「你現在是大學生,能懂了,我什麼地方反黨?中央領導有可能犯錯誤,錯了嗎?」他那一臉悲憤,深澱我心,不禁想到反右很值得研究,但立即自我槍斃——怎麼可以研究黨的錯誤?不敢再向前多想。
   
    一九八○年代,「五○後」競相一江春水向西流,奔歐赴美。上海相聲說有的滬青死也要死在西寶興路(上海殯儀館之一),因為帶個「西」字。
   
    真正覺得必須研究赤潮,源自六四。六四槍響,為中國「徹底」送走馬列主義。研究形成六四開槍的紅式邏輯,我已意識到其間價值。九一年,我入杭州大學攻讀文學碩士,懾於左威,尚不敢正面研赤,但選擇了尚為禁區的人性研究。
   
    六四後,老左派來打隔代新右派。本人執教的浙廣高專,新任黨委書記即反右積極分子,五七年復旦新聞系學生黨員。六四期間,本人在杭州中心廣場發表演講,並在廣場為學生廣播站審稿數日,公安局備案的「露頭分子」。這位書記偷偷摸摸聽我的課(隱坐高個學生身後),下令停我的課,要我「深刻檢查」。我當時就意識到:反右還在延續!從五七至六四,邏輯一脈相承,上一代「右派」遭受的紅色恐怖這次輪到我們這一代品嘗了。
   
    ○五年初,本人首次訪學香港,得閱港報港刊,接觸「不同聲音」,才感覺「德不孤」,正式以知識份子為切入點研究赤潮,陸續在港刊發表「不同聲音」,包括對反右派運動的研究與評論。
   
    研究赤潮過程中,我很快發現自己全身浸淫紅色,已難徹洗,不僅詞語一片紅,連思維邏輯都血血紅。每走一步、每深入一寸,都會自警「這不符合黨的要求」、「那是不是太反動」、「阿拉會捉進去?」⋯⋯反右滲入的深深恐怖、自幼輸入的紅色說教,成為走向獨立自由必須首先掙脫的縛繩。
   
    當今大陸知識界仍籠罩在「反右後」的暴力陰影中,雖然寬鬆一些,但性質同一:必須為中共守諱,必須回避敏感話題,必須握守言論尺度。維護一黨專政的「相對合理性」,必須替中共各種「失誤」尋找客觀原因。
   
    深遠的影響,艱難的醒悟
    反右是中共暴力直接鎮壓士林的起點,英俊沉下僚,老粗管老細,開啟通往文革的意識形態甬道,直接影響我們「五○後」一代。耽誤我們這一代,自然就是耽誤國家的整體發展。紅衛兵一代淪為二十世紀文化程度最低的一代,承受國家大方向嚴重出偏的後果。
   
    最近讀到北師大女附中紅衛兵頭頭劉進、宋彬彬的「檢討書」。這些六旬紅老太的檢討,表面真誠,內容空洞,對文革仍「憶往昔崢嶸歲月稠」,無限懷念,拖著一個個意味深長的「但是」。他們至今仍未建立基礎人文理念,對人性人權等普世價值十分隔膜,尤其對「生命第一」十分淡漠。卞仲耘校長死訊公佈時,北師大女附中一個班級的中學生全體鼓掌歡呼!不徹底肅清毛澤東思想、不追究赤色邏輯,「反右」就還未結束,也無法結束。
   
    今天,面對悖論政局——「反腐敗亡黨,不反腐亡國」,而真反腐又必須結束一黨專政,中共又不願意。這麼不死不活地拖著捱著,國人只能眼睜睜等著「大結局」。對「五○後」、「六○後」來說,更可悲的是尚不自知的傷害。直到今天,中國社科院、中國發改委這樣的高層機構,仍未形成容忍「不同聲音」的氛圍,頻頻打斷不同意見者發言。這些「專政論者」認為捍衛真理就必須讓對立者閉嘴。顧准之子高梁(1948—)至今仍是最堅決的擁毛者:「這個國家是他締造的,締造容易嗎?沒有毛澤東的恩德,有中國的今天嗎?」這位名士之後看來已終身難出「左漩」。
   
    上海作協副主席趙長天(1947—),青年時代的女友乃初中同學,他自滬赴川當兵,女友去了黑龍江生產兵團,通信多年,「但⋯⋯是不敢放任自己的情感的。戀愛是一個恥於出口的字眼,甚至要壓制閃出這方面的念頭⋯⋯我們在戀愛中的信件,都可以公開在壁報上貼出來,說的都是革命的語言。」七三年趙長天攜女友同遊莫干山,滿山翠竹滿谷林濤,鳥鳴泉聲,靜得只有他們兩人,然而,「除了在下山的陡坡援手攙扶,我們沒有更親密的接觸。沒有接吻,沒有擁抱,更不會住在一個房間。」而且,「什麼是性行為,我們根本就不知道。我們對於性的常識,幾乎為零。主流社會的聲音,和『性』是完全絕緣的⋯⋯第二年我們在新婚之夜,還不知上床是怎麼回事,真正是在黑暗中摸索。現在的年輕人只好當笑話聽了,但我相信,這樣的情況,絕不在少數。我們總算自學成才了。聽說有結婚多年始終不孕,去醫院就診,才明白根本就沒有同房。」
   
    八十年代初一次調查,中國婦女百分之六十無性高潮,僅僅視性為傳種接代的例行公事,百分之十有性恐懼,僅百分之三十享受到性高潮。
   
    右派翻身,反右尚未真正平反
    毛澤東剛愎自用,以「愚者暗於成事,知者見於未萌」自居,認為個人獨裁乃「論至德者不和於俗,成大功者不謀於眾」,強硬推行未經實踐證效的公有制、計劃經濟,行「大仁政」,建「不世之功」,最後弄得「童子不歌謠,舂者不相杵」(《史記 商君列傳》)。儘管歷史已將毛釘上恥辱柱——有史以來最大暴君,但整個國家畢竟為世界共運為他毛澤東支付巨大代價,真正應該「千萬不要忘記」,至少必須「年年講」。
   
    尤其毛像尚未下牆、毛屍尚未出堂,赤色邏輯尚在大陸運行,十三億國人尚強迫「被代表」,作為捍衛人類價值標準的人文知識份子,有責任站出來吶喊一聲。我們這一代不能完成,那就移交下一代,世世代代挖山不止,最後移去這座阻擋中國前行的大山。
   
    「反右」成為赤潮由盛轉衰的轉捩點。「東風」「西風」較勁,美國出了比爾·蓋茨、巴菲特這樣裸捐的「共產主義新人」,歐洲也有一批拿得出手的各色當代人物,而「無限優越的社會主義國家」,出了什麼新人?整個紅色士林理解人類近代思想都有難度,層次甚低,倒是出一茬茬貪官(都曾高調自稱公僕),「產品比較」當然是真正的終極檢驗。
   
    「右派分子想翻也翻不了」,歌猶在耳,「右派分子」已然翻身,右言右論早被肯定,倒是毛氏諸說均遭否定。這場公開失信天下的暴政罪案雖然尚未平反,但天下之事並不全由中共一手包辦。恃德者昌,恃力者亡,「反右」在人民心目中已經結案,蓋棺論定。只是大多數「老右」委屈了,未能看到歷史為你們說話的這一天!
   
   (二○一二年九月十一日修改稿。本刊限於篇幅有刪節)
   
   
   
   
   
   
(2013/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