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台湾律师退律师进从政]
郑恩宠
·我支持朱瑞峰
·祝莫少平律师获金鸽子奖
·十余名基督徒律师在叶县为信仰而辩
·全国十多位律师在叶城为信仰而辩!
·大批干部策划弃船而逃
·共产党这回输给一个瞎子
·支持中国家庭教会声明!
·孙宝强是我好友
·财税体制造成官逼民反
·兴于征地,亡与征地
·兴于征地,亡于征地(二)
·上海九二七地铁事故
·北京律师肖国珍带女儿顺利到美国
·上海民众的进步,关注政治良心犯
·鲍彤﹕缺乏不同意见可导致中国社会死亡
·请关注渤海污染灾难
·上海艺术家原弓工作室遭强拆
·评地王频出
·1960年代四川饿死1000万人
·李嘉诚撤资
·科恩教授谈到访我家
·中国政府破产有几多?
·我加入了108位中国律师组成的郭飞雄法律后援团
·律师会见郭飞雄被拒将有自由飞雄运动
·祝贺廖亦武获法国政府“文学和艺术骑士军官勋章”
·上海试点人民币自由兑换接受记者采访
·鲍彤﹕论中共的群众路线
·城市化是人和企业的自由化
·我加入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复旦大学教授韦森警告当局
·《环球时报》评六百多人声援王功权
·六十多律师加入中国律师“保障人权”法律服务团
·陈建芳出境受阻,返回上海被扣押
·香港支联会2013年9月18日声明
·我加入115人郭飞雄法律团
·我加入828人声援王功权先生联署
·鲍彤批评中共“一言之梦”
·律师会见王功权拒认罪,多律师被骚扰
·我是中共上海“反对派一号”?
·贺卫方教授不因官方压制而噤声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
·胡佳中秋节前快递送我月饼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审计出巨额抚养费被挪用,14女律师功不可没
·我、高智晟、谭作人等收到胡佳月饼快递
·王学光申请成立“上访人员自治委员会”遭关押
·有地就抢 上海再现“面粉贵过面包”
·独立中文笔会悼念张显杨先生逝世讣告
·中秋节遭受上海闸北警方野蛮打压
·三人获“杰出民主人士奖”
·记王炳章遭单独关押十一年/盛雪
·2013上半年139政治犯被扣押
·许志永与新公民运动/许行
·薄得分,但比不上张春桥/裴毅然
·中国地方政府破产有几多?
·美国之音﹕北京月饼慰良心犯
·奇怪!警察鼓励我告国保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逼拆
·湖北中医药大学20多位老教授遭遇逼拆
·审薄的感想/叶永烈(上海)
·三十年污染超西方二百年
·朱镕基其书其人/张坚
·关注监狱中良心犯/自由亚洲
·见证改革见证真正的改革时代/王丹
·中共干部老龄化严重
·山东苍山三村民遭强拆
·今下午我家被搜查(涉诽谤、谣言)
·黄琪被成都警方带走
·中纪委每天收举报760多件
·25名律师抗议夏俊峰死刑案的声明
·联合国人权委对我等律师关注
·香港占领中环运动升温
·专访浦志强律师
·关注香港占领中环运动的新进展
·台湾人士支持香港占领中环运动
·陈光福被断网,18 天恢复?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江泽民与我被软禁7年以上
·中国进入网络严打时代?/牟传珩
·前浙江教授苏元真被传唤
·香港占领中环/美国之音
·孙文广教授不怕打压
·律师见当事人要花500元“买号”
·广东公安局副局长何靖被判无期
·14名基督徒律师为公义而战
·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2013年9月27日声明
·顾义民“煽动颠覆政权案”在常熟法院开庭
·法广﹕评中国近年的司法冤案
·中国地方政府债务20万亿面临社会危机
·郭飞雄的现状,访隋牧青律师
·浦志强律师赴沈阳看望夏俊峰家人
·14名律师控告法官违法
·我加入了1125人声援王功权的联署
·关注又一法律人曹顺利被刑拘
·各地访民祝“中国保障人权律师团”成立
·评中共的「清网」「灭谣」/陈理
·中共建政64年与饿死近四千万人
·国人要放弃仇恨,反思夏俊峰案
·容不下不同意见是绝望制度/鲍彤
·中国明星、富商40%信教
·美国100多教授声援北大夏业良教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湾律师退律师进从政

   郑恩宠点评:
    中国大陆的社会将如何转型?大陆与台湾几乎是同文同种,1980年起台湾一批28岁-32岁的律师站出来维权,20年后成为台湾的政要。曼德拉、甘地、戈尔巴乔夫、李光耀、普京、梅德梅杰夫、奥巴马夫妇等都是律师和法律人,都在本国、本地区的和平转型中起到关键作用。陈光诚在美国的待遇超过其他来自中国大陆的政治流亡者,超过爱因斯坦,究其原因是什么?还有上帝加律师,这种文化在中国有多少人研究过?
    来源:2013年3月号香港《开放杂志》
    退而律師,進而從政
    作者: 傅國湧


   
   
   
   2013-04-06
    一個法治社會,做官和做律師的職業準則,有依法的一致性,而且,做律師是有尊嚴有體面的,至少在四九年以前,他們還能守住自己的職業倫理。
   
   
   
    ●1980 年2 月台灣美麗島雜誌事
    件,著名的黨外律師團。就是進而
    從政退而當律師的典型。這些律師
    不少是台灣三十年來的風雲人物。
    律師百年,我們可以梳理出很多條線索,從退而做律師到進而從政,可以看做其中的一條線索。
   
    我其實更願意把律師稱為辯護師,中華民國和律師基本上是同一個時間點產生的。當年浙江省在《浙江公報》上就刊登過浙江提法司核准的辯護師名單,上面有一百幾十個辯護師,就是我們今天說的律師。在《暫行律師章程》出台之前的中國,至少在浙江省有過《辯護師法》這樣的法規,所以我更喜歡用辯護師這個說法,律師是人民的辯護師。
   
    在民國三十八年之前,也就是一九四九年以前的中國,從官位下來退而做律師是一個很普遍的現象。曾在十五年中三次出任司法總長的張耀曾律師,曾經做過司法總長和教育總長的章士釗律師,曾經做過大理院院長的董康,曾經做過眾議院議員的劉崇佑,曾經做過眾議院議員的沈鈞儒,曾經做過浙江省議員的阮性存⋯⋯⋯這個名單我們還可以繼續排下去。
   
    民國時代很多辭官者做律師
   隨著歷史的演變,在民國六十八年即一九七九年之後的台灣出現了另外一個現象,就是進而從政。可以隨便舉幾個律師為證,這幾個律師都是「美麗島」一案的辯護律師,蘇貞昌、謝長廷、陳水扁、尤清、江鵬堅、張俊雄,還有其他人,因為當時出來辯護的有二十一個律師,他們從政的比例非常高,而且這些人有多位後來都做了中華民國的總統或者總統候選人、副總統候選人、行政院長之類的。 民國百年,中國律師的百年興衰,這條脈絡是很清晰的。前三十八年我們有一個什麼樣的傳統?有一個退而做律師的傳統,為什麼能夠退而做律師,因為在一個法治社會,做官和做律師的職業準則,有高度的法學與法制的一致性,而且,做律師是有尊嚴的,有體面的,至少在那一個時代,無論是北洋政府時代,還是南京國民政府時代, 他們還能守住自己的職業倫理(包括職業規則,職業尊嚴、職業榮譽)。
   
    民國六十八年以後的台灣,從一九八一年開始,「美麗島」一案的辯護律師們開始踏上從政之路,紛紛當選為台北市議員、台灣省議員。謝長廷是一九四六年生,蘇貞昌一九四七年生,陳水扁一九五一年生。「美麗島」一案發生時,一九七九年,諸位看一下他們的年齡,最年輕的陳水扁竟然只有二十八歲,年紀最大的謝長廷也只有三十三歲,這批年輕的律師從一九八一年開始因為「美麗島」一案辯護的緣故踏上了從政的道路,從議員到總統,這條路就走過來了。
   
    我感受到這樣一點,無論是「退而」 到專業領域做律師,還是「進而」到公共領域,他們有一個相同的地方就是有一個共同的底線,他們對職業倫理的在意,對職業倫理的堅持,這種職業倫理是超越政治立場的,不分左右的,不分你信仰三民主義或者共產主義的。法國留學回來的法學博士吳凱聲先生,在汪偽政府時期當過外交次長,但是他在一九三○年代曾為多位中國共產黨早期著名人物做過辯護律師,包括陳獨秀的兒子陳延年、廖仲愷的兒子廖承志及陳賡等人。
   
    他並不相信共產主義,但是作為律師,他是盡了本份的,盡了責任的。章士釗為陳獨秀辯護,也不是因為認同陳獨秀的政治觀點。抗戰前夕,二十一個一流的律師,包括張耀曾律師在內,為「七君子」辯護,他們的政治立場並不一致,他們許多人不贊成「七君子」偏左、偏共的立場,但是他們還是站出來為「七君子」做了辯護。 那個時代,作為律師,他們可以守護自己的職業倫理,堂堂正正地為不同政治信仰,不同政治觀點的人做無罪辯護。
   
    事實判斷應該先於價值判斷
    當然,不論「退而」還是「進而」,是民國三十八年之前,還是民國六十八年之後,都是由社會條件決定的。如果這個社會沒有開放選舉,任何律師都沒有機會「進而從政」。所以,更加重要的其實不是退,或是進,而是可進可退。只有建立一個每一個人作為個人受到尊重,而不讓任何人成為偶像的常態社會,每一個人才可以選擇退或是進。 對今天的律師業來說,在暴得大名、萬眾矚目和腳踏實地、得寸進寸之間,更多的人無疑也會選擇前者。但我深信,在這兩者之間,在腳踏實地和暴得大名之間有一條共同的底線,就是職業倫理,就是民國時代的律師們曾經堅守的職業倫理。
   
    我深信一個傳統不僅是由個別明星式的律師塑造的,它更是由默默無聞的律師共同塑造的。後者才是基礎,是底部,是常數,可遇可求;前者帶有更多的偶然性,所以我並不太看重明星式律師的出現。歷史不僅是由那些廣受矚目的事件和法律個案構成的,更是由那些默默的發生並沒有受到廣泛關注的事情構成的,後者比前者更能夠反映一個時代、一個社會真實而普遍的面貌。
   
    上帝會為我們指出公義的通道
    我相信事實判斷先於價值判斷。今天的中國有很多的分歧,相信我們先做事實判斷,然後再去做價值判斷,才有可能形成基本的共識,只有在事實判斷的基礎上,才有可能有真的共識。更多的中國人都在講價值判斷,你是左的,他是右的。如果一直都在糾纏左和右,中國的未來是無法達成共識的,今天沒有共識,將來也不會有共識。
   
    但是,我深信當我們完全絕望的時候,上帝會為中國開出一條意想不到的通道。 人的盡頭就是上帝的起頭,當中國進入了在人看來毫無指望的絕境的時候,當北京的霧霾要把整個城市埋掉的時候,當我們看見任何的道路都已經堵死了,無論是上天還是入地,四面八方都沒有了路,這個時候上帝會親自伸出他大能的手,給我們一條開闢一條意想不到的道路。我願意把中國的未來交在上帝的手裡,當然上帝也要借人來說話,要借我們這些活在地上的人,包括認識他的和不認識他的人也在內,他會借助我們說話,借助我們去做開路的工作。
   
    這條路在哪裡,我還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上帝的手裡掌握著明天的道路。中國的明天不在一個很詭譎的地方,也不在一個很複雜的地方, 只是這條通道我們今天還看不見,但是我相信上帝手裡已經有了,他的手裡有一個藍圖。 昨天我在飛機上看一本書《上帝的藍圖》,邊上的乘客很好奇,說這本書有這麼好看嗎?我笑笑沒有回答。上帝的藍圖,才是真正美麗的藍圖,超越我們人的想像的藍圖,在他的藍圖裡,有公平,有正義,在他那裡公義有如滔滔江河。今天的中國缺什麼?最缺的就是公義。我相信未來只有上帝親自來帶領,而我們只有盡自己的本份去努力,包括中國的律師在內。
   
   二○一三年三月三日
   
   
   
   
   
   
(2013/06/1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