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事实与反思]
郑恩宠
·阻止孩子出国就读属没有自信心政府
·王宇律师夫妇继续发声
·大搞电视认罪中宣部高管也会落马?
·上海三官员共同犯罪获重刑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事实与反思

事实与反思(三)∕郑恩宠
    (博讯2011年12月17日发表)
   
   
   

    2011年7月1日,胡锦涛刚发表“七一”建党90年讲话,7月23日行驶在温州的两列动车组相撞,震动国人。是天灾还是人祸?是偶然事故还是必然的结果?其背后是否隐藏着巨大的体制腐败?我认为,这是中共“理论”和“模式”的失败,这个理论就是所谓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这个模式就是政府主导的“中国模式”。 (博讯 boxun.com)
   
    事故第六天,总理温家宝才到现场并称已病了11天,在网民2600万条微博的质疑声中,遇难者的补偿款才从50万元提高到91.5万元。8月10日,温家宝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重组事故调查组,决定高铁减速并派12个工作组进行安全大检查,对已批准尚未开工的项目重作安全评估、暂停审批新的高铁项目。中国铁路北车集团公司决定召回54列“敏感”动车组,承认近70%问题属供应商提供的零部件质量,30%属自己售后服务问题。气象部门专家否认是天灾所导致事故的发生,7•23能否给执政者一股清醒剂?倒逼政治、社会诸方面的改革?
   
    神话和谎言的破产
    7•23前,中共宣传机器鼓吹铁路实现大跨越,在三十年间赶上并超越西方国家几百年所走过的路。可如今,在逝去的生命前,“全球领先”的豪情壮语到哪里去了?中共政治局负责宣传的常委李长春和中宣部长刘云山有否引咎辞职的表示?中共的那些笔杆子、大嘴巴何以自责?
    铁道部官员称:“设备瘫痪”了,因其中的一些小部件出了问题,还要从欧洲进口,如此的自主创新并高谈“世界第一”,恐怕比一个在大街上的性工作者都不如。人们有理由质疑中国的个别院士们,听任政治使命的“工程院”还不如当今满街都是的“洗脚房”、“按摩院”,那里不会鼓吹“世界第一”。为何诺贝尔奖往往对三四十年前的科技成果奖励,因这些成果在三四十年间用于实践,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中共所鼓吹的“理论”、“道路”、“模式”是为何?表面上是“政绩观”至上,往领导人脸上贴金;科技人员可用以鼓舞人心,提升士气;媒体可突出其社会地位,但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中共以此证明其执政地位的合法性。其实,无论什么年代,是否“世界第一”并非重要,经得起市场、历史的检验和是否得人心才是真谛。
   
    “理论治国”的代价
    付出如此惨重代价的高铁之梦,缘于1978年邓小平的日本之行。日方安排邓搭乘新干线是世界首条营运的高铁,邓感慨:“像风一样快,推着人们跑,我们现在很需要跑”。彼时,中国大陆铁路仅有5.2万公里,面对中日两国政治、经济体制如此大的差距,中共领袖们又一次头脑发热起来。
    12年后,铁道部完成《京沪高速铁路线路方案构想报告》并正式提出兴建高铁。邓离世次年的1998年5月,广州—深圳的铁路电气化改造,最高时速升至200公里。2004年国务院两次召开会议通过《中长期铁路网规划》和《研究铁路机车车辆有关问题的会议纲要》。2008年,有“中国一号司机”之称的李东晓手握操枞杆,将速度记录推到394.3公里∕时。7年时间,中国大陆建成所谓的全球最大高铁网络,从90公里∕时飙升到394公里∕时,实现所谓的三级跳,西方国家花掉的时间是40年,但中共的“高速度”换来的2011年7月23日,注定要以灾难、鲜血和死亡的日子被人铭记。
    从1978年邓访日至今,中共经历了邓理论、三个代表和科学发展观三个“理论治国”时期。事故为何发生在浙江?浙江的高铁不仅与铁道部有关,也与张德江、习近平长期在浙江主政有关。为迎接明年习近平登上中共总书记宝座,浙江是近年来高铁投资最大省份,总投资占全国近十分之一,仅2009-2012的三年就投入1800亿,属史无前例。中共“一快遮百丑”的思维,往往需“空麻袋背米” ,仅今年1-6月浙江在建铁路只有32%的资金到位,尚缺108.5亿元。7•23前,杭州-南京高铁已部分停工,杭州-宁波高铁不得不延长工期6个月。
   
    高铁狂人“刘疯子”
    长期主导“跨越式”发展的铁道部前部长刘志军在业内被称为“刘疯子”,主政期间共修建了1.8万公里铁路,其中已投入运营的高铁8358公里。在建和规划中的铁路3万公里,其中高铁1.3万公里。“十一五”期间(2006—2010年)铁路投资高达1.98万亿是“十五”(2001—2005年)的6.31倍,2011年为8500亿。刘志军多次公开宣称,中国已成为世界上高铁系统技术最高、集成能力最强、运营里程最长、运行速度最高,在建规模最大的国家,高铁发展的总体水平处于世界领先地位。惊呼高铁试运时,六分钟内就升至302公里∕时,在北京生活多年的日本人协会顾问加藤嘉一惊叹:“日本从200公里到300公里∕时,用了50年,这里只需要5年。”
    中共领导人多数迷恋数字,在无数光鲜数字背后铺就了一个个惨痛的悲剧。1990年《京沪高速铁路线路构想报告》发布,中共各利益集团间的争议便一路伴随。最初存在“轮轨技术”派与“电气化”改造派的争论,其背后有着各自巨大的利益。之后,存在北京的“轮轨技术”派与上海“磁悬浮”派的相互博奕,这种争斗僵持了十年之久。2002年12月31日,上海十公里磁悬示范线通车,极有可能成为未来高铁上马的技术工程。以民主党派身份任科技部长的万刚上任才五天,就宣称要坐着磁悬浮铁路参观上海世博会,后因遭到上海市民的抗议才下马。
    2003年,刘志军出任铁道部长,这位胡锦涛、温家宝主政时的新掌柜立即提出铁路跨越式发展的思路。在刘的一系例有关“铁路装备制造业现代化”的思路下,高层又引发另一场内斗—是独立研究开发还是引进技术?
    2006年,时任国家科委科技干部局局长、科技部研究中心研究员金履忠等人以“绝密“信举报了刘志军,信长达7400余字,题为《端正我国高速铁路装备的发展》。2011年春节期间,刘志军因涉嫌违法被查,紧随其后铁道部副总工程师、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入狱。张曾是高铁副总设计师,铁路专业技术带头人,被冠以“中国高铁技术的奠基人”。张还是院士候选人,以一票之差落选。为申请中国科学院院士,张曾专门召集了铁道科学院、西南交通大学、北京交通大学等二十多位学者,在北京的高级酒店闭门多日为其撰写高铁相关书籍。
    中国大陆院士的造假之丑何止张曙光一人。中共十六大前的2002年初,时任铁道部长傅志寰并不看好刘志军,在铁道部三次提名新部长人选都不合格时,仍不提名刘志军,但刘出任部长后憎恨傅,只要老部长主导过的科研项目一律否定。
    中国高铁建设的每一步,争议始终存在,本是幸事,但邓铁定“不争论”,只需按他的话走下去的改革,一向远离公众的关注与声音。7•23前,铁道部新闻发言人王勇平在接受新华网访谈时称:“中国高铁运行三年多来之所以还没有发生安全事故,是铁路部门始终把确保高铁安全作为最关键、最核心、最重要的工作来抓。中国高铁舒适度、安全性、旅行速度等方面世界领先”。经中共高层审议的中长期铁路规划方案看出,到2020年中国的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铁将达5万公里。从北京出发8小时就能到除海口、拉萨和乌鲁木齐以外的任何一个省会城市。
    这个超越过去半个世纪几乎所有国家修建的高铁计划总数,让铁道部所有官员压力重重,但刘志军按上峰的意图几次信誓旦旦“目前中国高铁运营状况总体很好”。据民生银行近日发布的《2010年中国交通运输业发展报告》显示,快速增长的债务融资规模使铁道部2009年支付利息已高达400亿以上,未来将超过1000亿以上,2012年铁道部的资产负债率将超过70%。7•23前,铁道部的财务报表,负债为2万亿元人民币。
    2008年,面对世界金融海啸中国政府的4万亿投资中有1.9万亿投向铁路,当年10月21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核准了一揽子基础建设项目中,高铁项目的投入被视为“拉动经济增长的重点”。政府垄断和政企不分是7•23事故的必然原因,铁道部不仅自办公安、检察、法院而保险也“自办 ”,这种“自己查自己,自己审自己”的体制,人们不难发现12年来168亿铁路客运保险费去向何方?按相关保险精算师的厘算,此次事故仅亡者的商业化保险赔付应为88万元,此种保费“自收自保”即未单独核算,也没有监督的畸形产物。
    2008年至2011年第一季度,铁道部的资产负债率从46.81%增至58.24% 。2011年1-5月,仅中铁集团公司被拖欠的工程款达230亿。7•23前高铁事故已经不断,例如5月8日南昌火车站、7月10日滕州东站、7月13日G114次动车组、7月19日广深铁路等,铁道部仅是事故的替罪羊。
   
    《宪法》成摆设
    7•23后,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等一批律师发出呼吁,事故调查铁道部应回避,全国人大应入场。《宪法》第71条规定,全国人大和常委会认为必要的时候,可以组织关于特定的调查委员会,并且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作出相应决议。但30年来从未启动过这类程序,若中共十八大后仍选出一个像吴邦国那样非法学院毕业的人出任人大委员长,这不仅是中共的悲剧……
    刘志军上台后,提出了牺牲一代铁路工人利益来建设高铁的口号,但在铁路超高速的发展,受益方是中央和地方政府、相关的上市公司、各大银行财团、铁道系统的决策的官僚、各科学研究所等,但那些基层的铁路工人,并没有因此改善自己的生活,在基层的铁路技术人员平均工资不超过2000元,即使调度员、司机这些技术性极高的岗位都在3000元左右。
    京沪高铁的工期,从原定5年缩为两年七个月,工人付出一倍以上劳动,工薪仍维系原来水准。7•23后,长沙火车站发生了火车司机集体罢工,要求改善待遇。近十年来,位于上海天目路、宝山路口的上海铁路局,不断有来自江苏、浙江、安徽、福建等地的铁路职工、离退休干部、服员转业军人,教师、学生以及铁路沿线的被征地、拆迁等民众在上访,其规模及声势并不亚于本地人在人民广场市政府前的上访,只是还未有媒体关注。
    据2011年10月24日《南方都市报》报道:“近日,吉林省白山市的靖宇县和抚松县境内一段总价值23亿元的铁路工程被指违规发包给一家“冒牌”公司和几个“完全不懂建桥”的包工头,被媒体称为“骗子承包,厨子施工”。记者调查发现,本应浇筑混凝土的桥墩,竟在监理的眼皮底下,被偷工减料投入大量石块,形成巨大的安全隐患。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