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楚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蔡楚作品选编]->[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蔡楚作品选编
·王德邦:八九之痛与香港占中
·闵良臣:王伟光院长属于什么阶级
·曾伯炎: 没有民主和法治的反腐决无成功的可能
·一周新闻聚焦:港府出尔反尔拒绝与学联对话,梁振英因丑闻面临弹劾
·韩武:中国公民运动蜂窝新战略
·闵良臣:人类史没有证明社会主义会依法治国
·华信民:习会成为中共末任总书记吗?——习近平别传
·一周新闻聚焦:港警群殴“占中”人士激起民愤,“对话”有否诚意?
·华逸士:当世界匍匐在中共极权的阴影下
·章小舟:解析专制极权特务统治
·林傲霜:“阶级专政”与“依法治国”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对台湾的启示
·郭永丰:中共的“依法治国”不过是以党治国的装饰
·朱欣欣:依法治国必须从废除一党专制开始
·桑普:香港占中运动满月的回顾与展望
·孔布:中共企图利用香港危机赢得苟延残喘的时间
·曾伯炎:中国教育的现状和未来实在令人担忧
·章小舟:专制文化潮与极权什锦装
·张博树:流亡创造奇迹:达兰萨拉观感
·余杰:中国的民主转型与西藏的中间道路
·桑杰嘉:中共宣布向藏人党员干部开刀——中共对藏政策走向更趋极端
·应克复:共产主义浩劫的思想源头(一)——《告别马克思主义》的前言与结束
·华逸士:“文革”或已重来,喉舌充当先锋——中国媒体厚黑已达新境界
·桑普 :当中国皇帝遇见日本首相
·孔布:“砸锅论”是中共无法挽回的颠覆性错误
·王德邦:“重庆模式”的意识形态升级版——掀起意识形态斗争狂潮
·桑杰嘉:在帝国主义摧残中坚持抗争的西藏
·牟传珩:中国特色十大怪——矮子翘脚喊自信
·林傲霜:成熟的公民社会,觉醒的台湾公民—评台湾“九合一”选举
·陈永苗:民间主体性在民国当归中重建
·一周新闻聚焦:令计划拍马文章怎么回事?峰回路转还是回光返照?
·李大立:中国——民主与专制的决战不可避免
·桑杰嘉:中共政权在西藏进行的文化灭绝政策
·向宪诤:“打肿脸充胖子”的“中共民族主义”真面目
·一周新闻聚焦:新年的悲哀——上海踩踏事件与人性
·王德邦:社会预期与政局走向—2015新年说事
·桑杰嘉:自焚—藏人对中共政权现代奴役的决绝反抗
·一周新闻聚焦:泛民抵制第二轮政改咨询,黄之锋等学生领袖被提讯
·陈永苗:民间抵抗之立场与行动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牟传珩:习近平领导的“新反右”斗争——民众被窒息在“中国梦”的黑箱里
·张博树:中国自由主义的主题
·郭永丰:中共独裁统治是中国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碍
·孔布 :后极权社会的青年政见是主流民意
·余杰:麦卡锡主义与习近平主义
·一周新闻聚焦:“四个全面”登场,中共统治模式从忽悠走向忽悠再走向更忽悠
·李金芳:回家的路还有多远——不要忘记狱中的政治犯
·曾伯炎:习近平师法毛泽东沿袭文革做法救不了中共
·桑杰嘉:2014人权灾难年,西藏是重灾区
·公孙豪:棋局将残——中共如何走向黄昏与黑夜
·陈永苗:再谈香港回归于民国
·一周新闻聚焦:警方设陷阱,区伯“被嫖娼”
·张博树:评刘源、张木生的“回到新民主主义”
·章小舟:习近平会遭遇“林立果”和“原子弹”吗?
·章小舟:泼毛像义举壮哉,反暴政浪潮澎湃
·黄玉凯:抹不掉的毕福剑话题——专制性分裂人格
·闵良臣:你怎么就敢说“一百年不动摇”
·任协华:云抗争——进击暴君时代的现代视野
·桑杰嘉:藏人——中国的二等公民
·一周新闻聚焦:庆安枪击案——一枪击碎了中国梦
·潘晴:“穹顶之下”与“蓝天革命”——大变革时代催生出革命蓝图
·王德邦:“八九一代”的人权游侠——陈云飞
·安乐业:探讨藏人敢于自焚抗议的精神渊源
·余杰:王岐山为何向福山泄露国家机密?
·朱欣欣:弘扬八九民运的“广场精神”,建设民主宪政中国
·“零八宪章”第三十三批签署者名单 (52人)
·章小舟:招招慑暴政,式式挫鹰犬——评吴淦之“杀猪刀法”
·王德邦:面临“中等收入陷阱”与“转型陷阱”夹击的中国出路何在
·余杰:习式集权:小组治国,一夫当关
·一周新闻聚焦:政改方案遭否决,香港人羞辱北京当局
·一周新闻聚焦:由停播白岩松两档节目想起他曾经向刘晓波致意
·余杰:习武帝的帝国梦,终将是黄粱一梦
·龙戈铤:大抓捕凸显中共末日焦虑
·王天成:从期待改革到呼唤革命——当代中国自由主义思想变迁
·余杰:习近平才是真正的文革余孽
·王力雄:丹增德勒求“法”记
·亮均:大抓捕形势下的民运应对策略的思考与建议
·赵思乐:后89一代与TA们的运动
·一周新闻聚焦:大阅兵维稳劳民伤财,谁的抗战胜利?!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一周新闻聚焦:“习马会”登场,各有不同解读
·渭水渔夫:英国道路对中国民主化的启示
·一周新闻聚焦:缅甸民主化,中国当局尴尬和中国民众的期望
·渭水渔夫:再论英国道路与中国民主化
·渭水渔夫:上层革命的模式及其可能性分析
·石飞:“妄议”始终与中共执政相伴
· “零八宪章”第三十四批签署者名单 (四十一人)
·一周新闻聚焦:刘晓波六十大寿,各界祝福,吁当局立即释放
·付勇:让互联网促进中国民主转型
·风山渐:香港书商离奇失踪谁是罪魁祸首?
·杨光:过时的主权概念与方兴未艾的民主转型
·黄钰凯:回顾2015年中共玩热的十大文字游戏
·牟传珩:民主转型兵临北京城下——“中国网络自由化运动”吹响集结号
·蔡楚:倒习文章可能是中共党内派系斗争的产物
·参与网主编蔡楚关于因习近平公开信被黑客攻击的声明
·蔡楚的手机和家庭座机受到每30秒一次的骚扰攻击(中英文)
·蔡楚:红色逍遥兵七零八落部队
·蔡楚:裸体人
·蔡楚:亡秦必楚——记陈墨二三事
·蔡楚:“卧底”董麻子
·蔡楚: 我被“野鸭子”抓捕的一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罗茜:论反宪政言论的罪恶实质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6/23/2013
   
   
   作者: 罗茜
   

   政治上腐败堕落盛行、生态底盘破裂,社会道德水平滑落。这三者交相为患,国将不国。官场腐败的根源是政治专制,只反腐败而不反专制,这样的反腐败是缘木求鱼,甚至会越反越腐。唯有宪政民主,才是治理腐败的良药。当今中国,如《零八宪章》指出的“有宪法而无宪政”。宪法所规定的人民权利得不到保障,宪法所应限制的公权却日趋膨胀。贪官污吏借维稳之名,大行暴政之实。下层民众的基本人权以及对公平与正义的诉求,被“维稳”所“压倒”,剩下的只是绝望。实际上,中国不是要不要承认宪政,是否可以否定宪政,而是中国已经到了不做出宪政民主的制度安排,就会彻底糜烂,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近来,中国政府媒体涌现出一股反宪暗流:5月21日《红旗文稿》刊登杨晓青的《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5月22日《解放军报》发表《我们信仰的主义乃是宇宙的真理》;5月30日《党建》发表《不能把宪政作为我国基本政治概念》;5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西方那套理论不反映中华民族根本利益》;5月3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在《人民日报》上发表名为《坚定“三个自信”:坚定不移走中国道路》;6月1日《求是》刊发夏春涛的《思想西化,党和国家就会走上邪路》。这股反宪政逆流的目的就是通过否定宪政来扼杀国人的宪政理想。
   
   反宪政者否定宪政的一个技巧,是将“宪政”等同于“资产阶级宪政”,从而,认为宪政是为了保障资产阶级权益和统治地位的资产阶级的创造物,“宪政姓资”,宪政的内容就是现代西方国家如英国、美国等实施的政治制度。譬如,一些人将“宪政”等同于“西方宪政”,再将“西方宪政”等同于“资产阶级宪政”,认为“作为西方现代政治基本的制度架构,宪政的关键性制度元素和理念只属于资本主义和资产阶级专政”。另有些人则从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相对立的角度,得出“宪政”一词无论从理论概念来说,还是从制度实践来说,都是特指资产阶级宪法的实施;“宪政”主张指向非常明确,就是要在中国取消共产党的领导,颠覆社会主义政权如此等等。
   
   这种拙劣的逻辑归谬,不是他们的创造。实际上,他们是利用一些宪政论者自己所主张的“宪政近代起源论”的观念,来攻击另一些宪政论者的“宪政普世价值观”。因为,“宪政近代起源论”与“宪政普世价值观”之间是相互矛盾的,一方面,如果倡导“宪政近代起源论”,那么,必然认为宪政产生于西方近代,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是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是西方的专利,这就表明,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等不同国家之间,宪政就不是“普世价值观”;而另一方面,如果倡导“宪政普世价值观”,那么,必然认为宪政不仅仅是资产阶级的政治制度,也不是西方的专利,宪政并非产生于西方近代,更不是资产阶级革命的产物,即是说,“宪政近代起源论”是错误的。由此可见,宪政论者内部的“宪政近代起源论”与“宪政普世价值观”的分歧,正好给反宪政者留下了口实,而他们对反宪政者的反驳,也因此而掉入了“反宪政”的话语圈套,被反宪政者牵着鼻子走。
   
   反宪政者将宪政的内涵归纳为:第一,三权分立,互相制衡。第二,司法独立,违宪审查和宪法法院。第三,多党轮流执政。第四,议会财政。第五,有限责任政府,即小政府大社会。第六,自由市场经济。第七,普世价值,包括自由、民主、法治、人权等西方价值观。第八,军队国家化。第九,新闻自由。如此反对不外乎三个理由:不符合马列主义、不符合社会主义、不符合中国国情。反宪政的人们表面上打出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爱国主义的三面红旗,实际上他们只需要打出蒙昧主义这面旗帜就够了。自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中国步入“改革开放”的规定以来,蒙昧主义主旋律一直用三种试剂鉴定一切事物:是马非马、姓社姓资、是中是西。他们立下的标准是,非马列的东西不能要、西方的东西不能移植、姓资的东东是毒物。按照这个标准,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不断公布“鉴定结果”,标明哪些东西是“非马列主义的”、哪些东西“不是中国的”或哪些东东是“资本主义的”,然后要求专政机关用专政手段将这些东西或东东都灭掉。
   
   这样的“主旋律”实在蒙昧得可笑!因为稍微有点常识、稍微懂点逻辑的人,都知道这三种试剂互相排斥,不能用到一块。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肯定都是西方的、而不是中国的。按照“是中是西”的鉴定结果,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都在剿灭之列。孔孟之道和拜祭祖宗等“中国特色”,肯定都不符合马列主义和社会主义,按照“是马非马、姓社姓资”的鉴定结果,孔孟之道和拜祭祖宗等“中国特色”也都在剿灭之列。三者互相矛盾,互相抵消,互相剿灭,其实最后剩下的,就是他们觉得哪个符合自己的利益,就算哪个了。其实,这是毫无标准可言的。
   
   中国主旋律言行违反基本逻辑之处实在太大太多,难怪网民惊叹: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即便我们遵从“中国逻辑”,根据“是马非马、姓社姓资、是中是西”的检验结果做取舍,把非马的、姓资的、西方的东西或东东都灭掉,我们除了引爆核武器将地球毁灭,我们还能做什么呢?或者我们连核武器也不能引爆,因为那可是西方率先发明的玩意。到了二十一世纪,主旋律蒙昧到这种程度,还要国人也跟着蒙昧到这种程度,呜呼,哀哉!这种反文明、反人道的现代蒙昧主义,在文革期间登峰造极,给中国带来奇灾异难!几十年过去了,主旋律没有在对文革的反思中觉醒,仍然顽固坚持反文明、反人道的现代蒙昧主义,而且还诱使一些“专家学者”、“国学大师”和留洋博士一起弘扬反文明、反人道的现代蒙昧主义。
   
   要走出“反宪政”的话语圈套和宪政论者的理论被动,就要从思想上弥补“宪政近代起源论”与“宪政普世价值观”的分歧,这就必需倡导和相信:宪政是人类的共同梦想。因为,人类的共同宪政梦想,意味着,作为人类政治文明有益成果的宪政(包括思想理念、制度设计和实践活动),早在西方古代就产生了,古希腊人早已开始了对法治与宪政的思考和对宪法政治文明的追求。所以,宪政并非“资产阶级的首创”,也并不是西方国家的专利。经过各时代各国家人们的共同努力,政治不断走向良善,已经形成了各种宪政模式,中国人民也可以创造中国特色的人民民主宪政模式。如此可见,通过人类的共同宪政梦想,就能够弥补“宪政近代起源论”与“宪政普世价值观”的分歧,更有力地批驳反宪政者的谬论。
   
   人类宪政梦想,就是要规驯权力这匹野马,控制其野性,利用其能力。因此,驭权,意味着宪法政治是对强权政治的否定;也意味着宪政要规驯权力,驾驭权力,使之为人类所用;还意味着宪政要抑制权力行使者对权力的滥用和腐败。这已经成为人类追求宪政的共识。
   
   人类文明的发展史,就是人性对兽性的超越,规则理性对强力本能的替代,“法治政治”对“权治政治”的扬弃。深信人性本恶的西方人从古希腊、古罗马到近代的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等,从一开始就选择了超越于一切人的法律。赫拉克利特号召人们为城邦的法律而斗争。柏拉图说,没有法律人们自己将无法区别于野蛮人。亚里士多德说,法律须免除一切情欲的影响,是理智的体现。实际上,在西方,“权治政治”和“法治政治”才是两种相互对立的政治思维方式和两种政治治理形式,认为人类需要法治政治,就是为了消除强力政治或权治政治给人类带来的痛苦。因此,法治政治的对立面是权治政治,而不是人治。或者说,人治政治与权治政治,实际上就是以权力和权力的拥有者为本位的政治治理方式,其表现形式是“人治政治”,但其实质则是“权治政治”。 因为,“‘人治国家’中的‘人’并不是指民众意义上的‘人’,而是拥有国家权力的人。人治国家实际上是在没有法律约束下的‘权治国家’。” 约翰.麦克里兰也提出,“自非常古代开始,希腊人就有个法律观念,与权力的‘倨傲’相对。” 从而,形成了西方法律与权力、法治政治与权治政治的对立格局。从而,形成了西方的法律与权力、法治政治与权治政治之间的对立格局,也形成了西方“法治政治”扬弃“权治政治”的政治法律文化史。
   
   与反宪政者截然不同之处,到了近代,人们注重通过“限权宪政”来驾驭权力,努力“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这就是现在所讲的“限权宪政”理念和制度设计。如认为宪政的实质:一是限权,即限制政府及立法机构的专属权力;限权的一个精巧的技术性手段是分权。二是保障,即保障人民的各项基本权利,特别是洛克主张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权。通过宪法和法治的方式践履这样的政治制度,就是宪政;履行宪法,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就是宪政;宪政的本质是限制政府权力,否定宪政,排斥宪政,就是妄图建立一个不受制约有无上权力的政府;宪政的基本手段是分权和制衡。分权和制衡,则是指政府的权力不能垄断和集中在某个人或者某个机构手中,要分配给能够互相制约和平衡的若干机构和个人。分权的重要形式是三权分立,即立法、行政、司法三个机构分开设置,互相制约。总之,近代“限权宪政”,要求通过分权制约的宪法制度来驾驭权力。正如美国开国元勋杰斐逊曾言:“在权力问题上不要奢谈对人的信任,而是要用宪法的锁链约束住掌权者不做坏事。”
   
   有智者说“中国人本应就是自由人。中国梦本应就是宪政梦”,将“中国梦”解读为“宪政梦”,确实充满智慧、充满历史感。中国官方宣传部门将“中国梦”定调为中华民族的“复兴”,排除了其他的可能解释。但是,宪政与中华民族“复兴”的关系可以这样界定:中华民族真正意义上“复兴”,绝对离不开宪政;没有宪政的中华民族“复兴”,意味着中国无法走进现代人类的文明,也很容易在极权主义的道路上越陷越深。而且,中国曾经在“民族复兴”的旗号下,向着法西斯的目标走了一段路程。
   
   1928年国民党一统江湖之后,迎来“十年建设”的黄金时期,但是在一党专政之下,经济建设与贪污腐败结伴而行。当时恰逢民主国家受到世界经济危机的重创,苏联和纳粹德国等实行党国专制的国家反而“蒸蒸日上”,实行军国主义统治的日本也“蒸蒸日上”。国民党内的少壮派深受民族主义和军国主义的鼓舞,群起模仿。1932年国民党黄埔系从事政训工作的贺衷寒、邓文仪、康泽等人成立了以蒋介石为“当然社长”的“中华复兴社”,鼓吹为了民族复兴而用铁血手段振兴经济、清除腐败、“扫荡党内一切反动分子”。与此同时,他们也于1934年在全社会发起“新生活运动”,以“提高国民知识道德”。按照蒋介石当时的话说,“要救国,要复兴民族,亦不需要讲求怎么高深奥妙的道理,就是要从实际生活起做到整齐、清洁、简单、朴素几件很平常粗浅的事情”。国民党一党专政政权所推行的“民族复兴”,使国民党党国出现短暂的法西斯化,其结果我们都知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