槟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槟郎文集]->[播种诗歌的槟郎]
槟郎文集
·今夜窗外静悄悄
·黄海的涛声
·葡萄园女子
·中国拆迁队队歌
·为甘南舟曲哀痛
·三山街悼念金圣叹
·情人节故事2010
·情人节的女主角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宇宙尽头的蚂蚁
·哀悼湘西少女
·天国的弃偶
·节日游遇隐士
·盼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哀悼湘西少女
·宇宙尽头的蚂蚁
·祝贺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
·怀念梁启超
·哀悼河北大学女生
·怀念我大学时的班主任“槟郎”
·怀念诗人黄仲则
·一个人的晚秋
·那年森林大学的初冬
·大学时的一次出家
·高寒起诉笔会案之管见
·诗人槟郎之墓
·隐士与少女
·赞城管下黄海执法
·愧对双鱼座女人
·刘宾雁先生五周年祭
·那年的玄武湖边
·一次自杀的回忆
·我的学生妹妹
·森林里的羊
·为杜导斌出狱作
·表妹听槟郎哥说
·致达兰萨拉的卓玛
·2010年底的感恩
·元旦的祝愿
·哀悼诗人力虹
·江洲上的丫头妹
·哀悼村官钱文会
·哀悼突尼斯大学生
·寒假的思念
·谷场上的放鹅女
·大年三十的思绪
·读诗:诗人槟郎之墓
·记诗人金倜
·英国动物农场来信
·读槟郎老师文章的随感
·怀念我那巢湖故乡
·我的心灵曾被你敲响
·迎春花开了
·班加西的女学生
·茉莉花只是花
·苏北的燕子
·从巢湖到南京
·與檳郎書
·致槟郎:四月芳菲
·蝴蝶花中的少女
·我在方山迷路
·怀念诗人艾青
· 哀悼同胞汪家正
·梦入槐安国
·人生如梦花开不败:读槟郎诗歌有感
·汪家正虽死犹生
·无言的结局
·天上掉下个槟郎老师
·秦淮河探源
·追梦的诗人:记槟郎老师
·记大蟹子槟郎哥
·真命天子
·我的论文导师槟郎
·大学毕业时难忘槟郎
·纪念网友钱明奇
·端午的燕子矶
·关注网友方竹笋
·记鲁迅课老师槟郎
·江宁解溪河桥上
·记特别的槟郎老师
·怀念台湾皮介行兄
·与槟郎老师上城
·记诗人槟郎先生
·槟郎老师与海子
·我的暑期生活
·由巢湖拆分想到的
·利比亚事变之我见
·论卡扎菲的堕落
·参观南京鲁迅纪念馆略记
·记一位特别的张涵网友
·读槟郎感受自我
·女诗人屏子的世界
·徽州无梦到巢湖
·江宁青龙山中游玩
·参观南京陶行知纪念馆
·记李槟老师
·我的老师槟郎
·哀悼乌坎村薛锦波
·我眼中的槟郎老师
·孤独者——致我们的诗人老师槟郎先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播种诗歌的槟郎

   播种诗歌的槟郎
     铁道供电1201 马善榆
   
     这是我大一的第一个学期,是我的第一个选修课,我献给了你, 我的槟郎老师, 献给了我最爱的诗歌。
     敬爱的槟郎老师,我在这里写下这荒唐的文字只是淡淡地表达对你的敬仰,对诗词的热爱,我感觉用我稚嫩的文字无法写出那种感觉。那种初见你觉得可笑的、读过你的诗觉得震惊的那种颠覆感。


     我觉得现在的诗人本不是你这个样子,在我的印象里诗人也不应是你这般,但是我错了!你确实有着诗人的孤寂的年代,有诗人的寻觅的目光,有着诗人的玩笑和不羁。
     你是个有故事的人。当我得知你曾有出家的壮举时,我惊呆了。在你那个时代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要是让家里知道,那就是天塌下来一般,然而当年热血的你却就是这样做的。就是放在现在的90后再不听话,这样的事也是不可能的。我真是拜服啊,对你这个看似普通的人有了一种向往感。因为你不是我的专业课老师,所以我接触你的诗实在是少得可怜,无法深入地去品读你的诗歌,也就无法去深入的品味你的精神世界,这是我的遗憾。
     我还记得开始的某次课上,你曾这样说过:“从江南到江北来上课,坐在157的公交车上,驶过大桥的时候,想到诗人朱湘曾在母亲河自沉,便有推开窗户,投入扬子江的怀抱的冲动”。我当时从你的半开玩笑的语言中听到了一丝丝的无奈,一丝丝的伤怀。让我感觉到的是,你对这样精神上的行尸走肉的不满,甚至是愤恨,觉得自己的生活不应该是这个样,不能随心的翱翔,被锁在俗世的牢笼里,那是何等的不甘心,何等的失望徘徊。后来我读过你的几首诗歌,我有了一点点的彻悟,也许那对现实的不满和愤恨就是你创作的源泉。每一个诗人,或者说是每一个才华被压抑的人都有这自己独特的感觉,那便是他们的源泉,然而槟郎老师你的审美化的作为创造诗歌的心灵究竟是怎样呢?
     我虽不是每一节课都是认真地听下来,但是每当读起你的诗来,我总是要好好听听,从你的诗里能学到好多。不仅知道南京许多名胜古迹的神奇故事,知道了自己没听说过的文化知识,每次听起总会获益良多。就如你的诗里曾提起过神策门,提到你和你的爱人的神策门一游,诗中不仅提到和爱人的甜美的生活,更说起了神策门的种种,不禁让我十分的向往。多想有个女友,带她也游一遭神策门,跟她说说这门的与众不同。槟郎老师,你还去过很多的地方,好像你去的地方都有着或美丽或神奇的故事和传说。它们是你的艺术创造吧?真是让人神往,多希望能潇洒地去你曾去过的地方走走。
     说实话,让我没想到的是你还去过韩国,有过和有关部门摩擦过的神奇经历。你去韩国教学而不是留学或进修,让我大感过瘾,因为在之前总会在什么什么报告中听到谁谁在哪哪国家留学或进修过。我觉得那都是在吹牛,在拔高自己,常常是假的,不敢苟同!然而槟郎老师你却是去国外教书,传播中华语言和文化,挣外国人的钱,是与大多数人所不同的。
     看过你的在异乡的诗,少不了的思念,少不了的孤寂。这都是在异乡应该有的,并不新奇,而槟郎老师用自己文字把这千年来的让多少文人墨客都快写烂了的话题,写成有别样的心情,准确地说是用别样的心境,描绘出那种不常被见过的新的意境,引人入胜。在异乡的岁月里,对亲人对爱人对祖国的爱恋,便是你那一时期的灵感的宣泄,是你在韩国的重要的寄托,用写诗来诠释自己的乡思。
     在你中年的人生里,你已用心血带领了一届又一届的学子,一个又一个的诗歌爱好者,在这深邃的诗歌小径上越走越远。当然能成为名诗家的不多,但文学和诗歌的意义在于普及,在于每一个活着的人都能与诗歌亲近。所以,通过你的不断地教学和创作,你在越来越多的人的心理种下了这样的一种理想的种子,随着星光斗转,时间推移已人们心中发芽,开花。
     2013-6-3
(2013/06/0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