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井中蛙
[主页]->[人生感怀]->[井中蛙]->[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井中蛙
·基督徒的葬礼
·神找人
·神岂是吃这一套?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一:听者有意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二:与神吵架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三:一惊一乍
·主啊,留我在地狱里吧! (小说)
·我背圣经的点滴见证
·得蒙垂听的祷告之四:神送女儿上大学
·一种异样的感觉
·我自由,我感恩
·我的梦
·年前,我堂弟被汽车撞死了……
·我不愿意贬低别神
·因为人不知道明天
·问?先生哦, 我犯傻了....
·神为什么不让我回老家?
·“我不要死,我不要死”
·我们的神是殘暴的神吗?
·永别了,魔鬼的小巫术!
·转眼又是一年春
·井中蛙 大战 问?佛!!!
·问?佛 大战 井中蛙
·患难中的歌唱 ----我的车祸见证
·悼念小溪弟兄……
·小溪弟兄啊,你那太重的担子……
·我连垃圾都捡了……
·女儿的见证:我的学习经历——见证主的带领
·不信耶稣下地狱--答Bamboo朋友
· 堂叔去世留下的……
·你能欣赏自己吗?
·《圣经》真经不怕火来炼 ——兼答问?先生
·问?先生,你说得对……
·我们是这么信的……
·神对我说:“我才重要……”
· 问?先生,你说得对……
·正处、副处,最后都不知落在何处……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你的口音把你露出来了
·爱,我愿意……
·“你不显老……”
·神为什么不让我讲道?
·我的一次很不乐意的奉献
·拆除十字架风暴之后的感叹
·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吗?
·中国基督徒信仰不容乐观
·《空》
·说的就是你
·盲人摸象(新寓言)
·你还“气得要死吗”?
·我看周永康落马
·道成肉身=神造精子+人的卵子?
·我读圣经有两点小亮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
·远志明 对 柴玲性侵案鉴察我们的光感和盐味
·妄自尊大谈预定
·“信与不信不要同负一轭”是指婚姻吗?
·恭贺你被魔鬼撒旦攻击了
·读经拾零:哪对哪?
·禽兽不如的你我
·从“东方之星”客船翻沉事件想到死
·如果有上帝,为什么……
·弟兄姐妹们,你选择律法还是选择爱?
·这般父爱……
·人与狗
·默示的,不都是神的话
·娱乐性的爱
·顺服小议
·感恩……
·中国人的堕落触目惊心
·谈谈“肉体是无益的”
·“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解套了
·废掉“十一”规条又如何?
·求必得着吗?
·你是义人还是罪人?
·烦人的教诲
·不用在意教会内部的“间谍”
·我们基督徒大多只想当皇帝
·我理解圣经里的近亲婚配了
·基督徒可以施行跪拜礼吗?
·不要轻易定人家异端
·神人•人人•鬼人
·中国官员迷信现象之我见
·属神的眼光看屠呦呦获诺奖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
·井中蛙与非基督徒辩论实录(续篇)
·看神乎?看人乎?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
·远志明性侵案真的与他人无关(续篇)
·悲呼,史蒂芬.霍金
·我是谁?
·《圣经》里的三种狗
·夏娃与蛇对话时亚当在场
·答一位网友的来信
·大卫的子孙耶稣啊,可怜我吧
·读经识乌鸦
·空气.灵魂.上帝
·何为亵渎圣灵?
·有感于女司机各路神灵谢个遍
·老人当自重
·那挂葡萄有多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生命原来是一片云雾

   
   
    我没有信耶稣之前,也曾因病住过医院,从扰攘多彩的世界突然进入安静单一的环境,只觉得枯燥乏味而闷闷不乐,然而,2011年10月25日,因车祸掌骨骨折住院治疗了近20天,只因信耶稣,一样的医院,一样的病床,一样的所见所闻,人的感受却是不可同日而语。我当时就想写点什么,为神作见证,也与人分享,只是顾虑神大大地使用我作为见证的肢体,然后不断地将神迹奇事加给我,叫我经历死亡的荫谷而惧怕,从而无论什么样的感动我都无动于衷。2013年2月2日住院动手术取出钢板,住院了10多天,特别是神再次让我经历祂的奇妙,我写下了见证《神对我说:“我才重要”》,我才降服下来,终于下笔,见诸如下的文字。
   
    车祸当夜近10点钟住院,立即得到处理,清洗、缝合、包扎头上、手臂、膝部等处伤口,忙了3个多钟头,然后被安顿在过道的一张病床上,第二天,才有床位腾出来,我就住在有8个床位的病房里。


   
    白墙白床白大褂,一片白的世界。民间中常用白色举葬事,白似乎宣示一种空白和虚无,也烘托出肃穆静秘的气氛,叫人不得不直面死的日子。医院里的白色世界,可能除开展示死的含蕴之外,还有表示洁净的意思,不管怎么样,病人一进驻这白皑皑的地方来,立即安静下来了。
   
    这是专治四肢外伤的专科,我们病房两排病床8个人,有老人,有小孩,有当官的,也有平民百姓,伤势最严重的是脊椎骨骨折,下半身瘫痪,最轻的就是我了。最危险要数一位中年男子了,他有新的外伤又带上尿毒症,生命是以天计算的。上午时候,几乎都是各就各位,躺在床上,接受吊在床头透明塑胶瓶子的药液输入自己的脉管去,盼望着奇迹的发生。下午有的打点滴,有的不打,但到了晚上,基本上是不打吊针了,病友们也就交谈交谈。然而,我惊异地发现,无论我们是什么身份,也无论伤势如何,大家讲话的声音是温软的,低沉的,语速也比较慢,仿佛性格各异脾气不同的个性,突然被一种什么无形的利刃一刀切,切成了温文尔雅的样子!
   
    就连陪护亲人,言谈之中不由自主地降低了几个分贝。
   
    2013年2月,我去取钢板时住院,我邻床的病友,一位小伙子,20来岁,浓眉深眼,桀骜不驯的样子。他是打群架受伤住进来的,头上身上挨了十几刀,两根手指还被削去了两节,他亲人捡起来经医生再植的。可想而知,喊杀喊打的这位年经人平时有多狂,但此时此刻,他躺在病床上,无论是家人的提问,还是医生的医嘱,他的回答都是温柔而亲切的,仿佛一只温驯的小猫。
   
    我慷慨万千,为什么人进到医院来了,就成了谦谦君子呢?
   
    原来医院旁边是太平间,也就是停尸房,那里有一格格停尸位,还有一排排长条椅以及凭吊死者许多道具……病房与尸房太近了,通常也不过是百米之遥,有的医院因地盘窄小,设计得更加惊心动魂,几乎是挨着病房起的,门对门,一辆推车刚从病室出来,直直地就推进太平房了。这样近在咫尺的两个世界,实实在在地给人上了一堂生动的生死课题,让人切身体味到死亡不在天边,而是近在眼前,所走的路也不过几步远,面对死亡,无人不低下高傲的头呢?
   
    其实死亡无不震荡着人的心,我们也见过太多这样的例子,一个生龙活虎的人,上山打得虎下海捉得鳖呢,顷刻之间就一命呜呼了。
   
    我一位在报社当记者的好朋友,才40多岁,头天晚上还与另一朋友在值班室聊天到深夜,回家睡觉到临晨时分,他妻子听见他长长而怪异地叹了一口气,就问他怎么了?没见回音,推他,也没反应,他妻子连忙打120电话急救,再也救不回来了;还有一个当法官的朋友,也是40多岁,他妻子早起弄好早餐,去叫他起床时,发现他人已经僵硬了,也不知道他是几时死的;我一位很好的朋友,他妻子早上拖完了地板,一家人就在客厅里闲聊,聊着聊着,他妻子头一仰,靠在沙发上,死了;我们本地一位乡下农妇,也是40来岁,挖地时一个猛挖,满满的锄头插进土里,人还躬身低头把持着锄把,定格在那里,邻地的人见她久久的一动不动,喊也不应,忙跑过去一看,才知道她已经死了……
   
    只是我们都认为那是别人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我们的嘴还能讲话,就要大发斥声;我们的手还能动作,就要大打出手;我们的脚还能划动,就要奔跑行恶……我们都吃了马斯洛的迷魂药,象青蛙吹气一样,不断地鼓吹胀大自己,达到“自我实现”的最大值,有权的弄权,有钱的使钱,连那要奔天堂的基督徒们,也不能免俗,常用成功神学来麻醉自己客居的生活。当官有当官的自我实现,平民有平民的自我实现,就是乞丐,从垃圾桶里捡到一只包子的也会轻看捡到馒头的……
   
    每每从追悼会上归来,我们不禁感叹:“生命是脆弱的”,但是转过背去,我们还是依然如故,骄傲地显示自己生命的强悍来……
   
    西谚云“今晚脱鞋上床睡,不知明天穿不穿”,圣经说:“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少时就不见了。”
   
    还是回到本质来吧,人是很软弱无助的,就象一只羔羊,没有任何自卫能力,我说的是生命……当然你能歌能哭能笑能闹,可是对于自己的生命人是无能为力的,你不能叫自己的寿数多加一刻,你也不能使一根头发变黑变白了。唯有赐生命的,才能掌管生命,唯有创造生命的,才能治理生命,就象一位工匠,能治理手下的产品一样,上帝是宇宙万物的创造者,祂创造生命,也能让生命永远长存,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老老实实的降卑下来,俯服在神的面前,将生命交托给祂。
   
    感谢神,让我出了一起车祸,有一次正视生命的机会,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也极有可能常常自欺欺人地显出自高自大来,也会悖逆神陷落在罪的网络里,但有了这次体验,我也会比往昔警醒一点了,主啊,“求你指教我们怎样数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们得着智慧的心。”
(2013/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