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王藏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王藏文集]->[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王藏文集
○粗糙,或张扬——说什么也得梦想,也要点燃青春
·一些与写作相关的词
·以诗歌的名义反击:我们的国家丑陋又可憎—— ——戳穿网络红卫兵的谎言与对极权机器的顶礼膜拜
·等待与无语
·两个"反革命"青年的邂逅与对白——欧阳小戎、小王子谈话节录
·我的诗歌为您们吟颂兼致《民主论坛》
·别海内博客
·敏感的人是幸福的
·2007年6月4日与洪哲胜博士的通信
·回洪哲胜博士信暨向《民主论坛》新年献辞
·吴玉琴:要民主、要自由、要人权——纪念"民主墙"30周年座谈会辑录
·热血男儿不孤寂
·热血男儿不孤寂(二)
·我为什么改笔名为“王者”?
·人人皆可为王者
·王者不妄
·欧阳小戎《我的贵阳》一文附言
·不甘为奴的见证——相逢贵州人权研讨会
·为“零分作文”和“犯罪事件”欢呼鼓掌
·一位老文革诗人的激情诗旅和精神蜕变
·致张嘉谚——刘晓波被重判更严峻说明改良老调再谈无大意义
·温情留念
·廖双元/吴玉琴/欧阳小戎/王藏
·云南欧阳小戎/王藏两兄弟与贵州友人(09年)
●《追寻自由的虹光》I(诗行合一2009—2010)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来生愿做藏人——改定笔名为“王藏”(兼作为遗书)
·王藏签名并呼吁支持王力雄、唯色发起关于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遭拘押的呼吁
·王藏:苦难的命运,高贵的自由————对二零零九第三届《中国自由文化奖》的提名与建议(上)
·王藏:苦難的命運,高貴的自由——對二零零九第三屆《中國自由文化獎》的提名與建議(下)
·达赖喇嘛与自由文化运动成员悉尼会面
·袁红冰:《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见面会上的发言
·王藏:神圣的聚会,自由的虹光——欢喜《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尊者悉尼见面会
·达赖喇嘛:人民有权知道真相 有权做出自己的判断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一)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与达赖喇嘛见面会图集(二)
·至尊日波益西仁波切演唱的仓央嘉措情歌,太美了
·王藏退共青团和少先队声明(2006.12.31)
·让人心酸断肠的美文:石评梅:墓畔哀歌
·談談《不要把我逼成楊佳》
·大纪元:海内外学者:超越恐惧开心锁 堂堂正正观神韵
·大纪元:胡访美前夕美联社专访高智晟 大陆学者:我们会继续
·新唐人电视:民主人士:高智晟正受极特殊压力
·希望之声:民主人士:高智晟正遭受极特殊压力 望他重获自由
·梅豔芳演繹的《血染的風采》、盧冠廷演繹的《漆黑將不再面對》感人淚下/重貼舊作,祭奠“六四暴徒”的魂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上)
·中國藝術聖雄嚴正學(下)
·贵州人权研讨会:朴实无华,德颜永存——蒋德贵先生追思会
·今日绝食,声援刘贤斌:声援刘贤斌接力绝食第49日绝食者及绝食感言
·中国公民维权联盟呼唤:共同寻找失踪英雄高智晟
·博讯:贵州人权研讨会人员申有连、徐国庆、王藏被当地警察限制人身自由
·维权网:贵州第六届人权研讨会声明:践踏宪法,没有好下场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呼吁全民选举
·维权网:贵州人权研讨会强烈谴责贵阳国保践踏人权的行为
·维权网:抗日将领遗子糜崇骠为国人获诺奖宣传 自由诗人王藏为其声援助威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上)
·王藏:一枝白梅紅塵開——讀徐沛新著《無恥的洋人》(下)
·大纪元:法官如惊弓之鸟躲进“碉堡” 专家揭司法现状
·大纪元:诗人:马克思成魔之路解开百思不解的问题
·希望之声:王藏:“马克思成魔之路”的揭发撼动追随者
·大纪元:受不了食物涨价 贵州中学生砸烂校食堂
·大纪元:美国关注港府阻挠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希望之声:美关注港府阻神韵 大陆民众受鼓舞
·自由亚洲电台:各地维权者多方纪念世界人权日(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强令解散人权研讨会 四川网管不让注册名含1989(视频,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十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禁纪念六四 (图)
·自由亚洲电台: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获释回家
·王藏与贵州友人 2010新春茶话会 留影纪念
·铁幕下的友谊 山野寻梦 11/11/2010
·严重恭贺天易网于圣诞节光荣诞生!
●《追寻自由的虹光》II(诗行合一2011—2012)
○追寻自由灵魂,酝酿心灵虹光
·高原勇士廖双元再遭黑帮黑拳头
·大纪元:宗教人士谈华藏寺唱红歌颂“党妈”
·大纪元:当局批微博有乱象 王藏:醉翁之意不在酒
·大纪元:中国势必爆发民主革命
·自由亚洲电台:从四川会理县“悬浮照”看中国官场文化
·希望之声:法轮功抗争对社会产生巨大影响
·希望之声:传六四屠城军调内蒙 民众反弹
·希望之声:大陆民众欢呼埃及人民的胜利
·林昭祭日祭林昭
·试问爱国贼:土地不属你,为谁保钓?
·博讯:诗人王藏微博呼吁关注夏俊峰,引起网友又一波声援热潮
·自由亚洲电台:谷开来故意杀人被判死缓 夏俊峰案再次网上热议
·博讯: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呼吁废除劳教释放艺术家被抓
·博讯:王藏行为艺术 @自媒体与@抗争:行为艺术家邝老五+追魂被抓新进展
·参与:要求废除劳教 艺术家邝老五和追魂被刑拘
·自由亚洲电台:行为艺术吁废劳教 反被警察刑事拘留
·自由亚洲电台(粤语):艺术家高举“废除劳教” 横额遭刑拘
·希望之声:18大维稳升级 北京行为艺术家遭刑拘
·大纪元:北京艺术家用作品宣战 屡遭当局打压
·呼吁展开调查诺文奖黑幕
·大纪元:《九评》发表八周年 民众:中共只有死路一条
·大纪元:清算周永康 路还有多长
·大纪元:2万武警二级战备保18大 北京“仍不放心”
·大纪元:北京798艺术区空间被封 艺术家维权抗议
·希望之声:中共贪官卖房套现 为外逃做准备
·希望之声:异议人士:中共要一条黑路走到底
·希望之声:四川泸州万人抗暴 十八大前维稳难奏效
·希望之声:从手机实名制再看中共政改的欺骗性
·北京之春:《李九莲就义35周年纪念专辑》朱毅 等撰稿整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希望之声:党毒发作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

   2013-02-28 04:31:44
   
   因为误机,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登机处,云南省师宗县一政协委员在众目睽睽下,竟打砸机场设备。海外多家媒体对此事进行了报道,一时间,中共县官怒砸机场成了国际笑话。评论指出,这位县官的所作所为是党文化毒性发作后的表现。
   
   


   这名叫严林昆的县官也是广东丰乐集团云南矿业副董事长。他一家四口本打算乘坐19号11时5分从昆明飞往广州的航班,但由于个人疏忽两度误机。强烈要求登机遭拒后,严林昆在机场当场发飙,整个过程被录影机拍下。目前各大网站、微博纷纷转载了这段视频。视频显示,严林昆情绪激动地破口大骂机场工作人员,并走到登机口服务台处,拿起电脑、键盘就往地上摔,还用告示牌猛砸登机处的玻璃门。登机处的工作人员和几名保安并没有制止严林昆,反而迅速地站到了一旁,整个过程近两分钟。
   
   时事评论员洪威指出,严林昆的发飙行为是党文化毒素发作后的结果。【录音】“他作为一名官员,他是中共官员的一个缩影;作为一个中国人,他是中共党文化假恶斗文化洗脑的产物。根本原因是假、恶、斗的党文化毒性发作的结果 ,人的头脑里装进了什么,他就有什么样的表现。他装进了党文化恶的因素,那他就表现出来他恶的一面。试想如果他脑子里装进真善忍的思想,他能是这样的表现吗?”
   
   大陆诗人王藏说,大陆有太多像严林昆这样的官员,民众都见怪不怪了。
   
   【录音】“说严重一点吧,狗官这么嚣张,他们一贯如此。不要说他是个政协委员,一个小小科长在地方上就可以飞扬跋扈,可以嚣张到不顾一切,就是土霸王。再怎么芝麻大的官,因为他是共产党的官员,他们拥有权力之后,除了这些狗官对上级点头哈腰之外,对民众他们是不屑一顾的,没有素质。他们党性决定了他们就会这么做。”
   
   曾在中共政府部门担任要职的徐先生说,中国是官僚制度,官员的权力来自于上层,只要被上层领导看中就能当官。而素质低的官员往往会得到上级领导的重用。【录音】“上级领导有的时候喜欢看重哪一种人呢?就是地痞流氓。老百姓都怕嘛!在他的眼里,利用这些人去管这些所谓的刁民,那就好管,他们领导有这种概念,所以现在有一些基层的官员他的素质实在是太差。他这个素质差产生的问题,现在变成是国际影响了,让整个国际社会认为我们中国人的素质差。所以说,他是丢了我们中国人的脸。”
   
   正如徐先生所说,对于中共县官怒砸机场,美国CBS电视网、英国《每日邮报》、《泰晤士报》、《太阳报》及《卫报》等国际媒体争相报道,认为这位县官太“夸张”、“可笑”。然而令外媒不解的是,严林昆在机场发飙时,现场穿制服的保安却视而不见。美国CBS主持人27号在报道这件事时问:为什么他们什么事也不做,任由严林昆打砸呢?
   
   徐先生认为:【录音】“那些保安见到等级比他高的人,就根本没想到他自己的职责,他就是一种害怕的心理在起作用,所以他们是不敢管的。” 
   
   王藏说,这些保安漠然是因为他们与中共的官员生活在一个利益圈里,在一个权力网里,他们宁愿犯法也不愿得罪中共的官员,这已经成了他们内心深处的一个信条。
   
   在海内外舆论的压力下,严林昆所任职的云南矿业有限公司已经把他停职。他也出面向机场管理单位道歉,并承诺赔偿全部损失。
   
   
   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记者韩菲采访报道。
   
   云南县官怒砸机场视频 http://www.youtube.com/watch?feature=player_embedded&v=zPp7vkbYq78
(2013/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