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徐水良文集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为革命呐喊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关於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两点建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再驳中产阶级理论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真假爱国主义
·批判“超限战”法西斯恐怖主义战争理论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高薪养贪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与宋保卓先生探讨本体论等哲学问题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宣传人本主义,反对钱本主义和实践本位主义
·谈理想民主及其他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在疾病问题上,中共历来撒谎
·行动起来,共赴国难
·六四反思和理论探讨: 随着科技力量的扩展,被统治者反抗专制暴君的难度越来越大,怎么办?
·答朱子:技术的专制异化问题
·对中共的审判和赦免问题
·关于信仰和执政党问题
·浅议中共对公共财产的侵占及偿还问题
·打击中共地下势力和亲共败类
·再论打击中共黑势力
·支持香港同胞,反对23条恶法
·停止退却,开始反击
·中共创造的“奇迹”和怪象
·简谈理性激进主义策略
· 未来世界的目标--取消常备军
·客串政治,不要孙中山及其他
·不能“以暴易暴”吗?
·不是革命压倒启蒙,而是反动压倒启蒙
·海外中文媒体的不光彩角色
· 学术不能搞“民主”
·还是多一点骨气,多一点自尊好!
·反对医疗教育等领域逆历史潮流而动的“商业化”
·搞教育必须舍得化大钱
·谈“狂妄”和“野心”
·关于两种革命的概念——答范似东先生
·对建安先生文章的一个按语
·必须高度重视道德问题
·关于台独和统一问题
·谈“国父”
·关于核武器问题的一个按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对内因论和素质论的哲学思考


(传统文化和素质论VS外来文化和制度论)


   

徐水良


   

2013-5-13日


   

2013-5-18日修改搞


   
   
   当代中国的问题,是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素质低造成的?还是外来马列文化和专政制度造成的,争论异常激烈。这个争论,已经超越争论本身,牵涉到外因决定论和内因决定论等哲学问题,在哲学上有重大意义。所以,我们有必要对这个问题进行哲学思考,对老毛在《矛盾论》等文章中提出的内因决定论,进行必要的反思。
   
   我们知道,中国当代的左派专制文化和制度,自国外引进或输入。这是一个非产简单明白的事实。
   
   可是,自《河殇》以来,伪右派伪精英和左派权贵当局,以内因决定论哲学谬论为理论依据,不遗余力地把外来专制文化和制度的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的素质头上。所以,我们必须认真加以批判和清理。
   
   作为伪右阵营的一个代表人物,茅老也是这些理论不遗余力的提倡者,他说:“我们受皇权的奴化教育太深太深。自己做了奴隶而不能自觉,总以为为国牺牲永远是对的。殊不知代表国家的那些政治家和外交家有自己的职业利益,他们也受皇权至上的奴化教育,做事并不以百姓的利益为首,甚至侵犯人民的根本利益。当有人指出这一点时往往还被认为是汉奸,卖国贼。由此看出奴化教育的危害。”
   
   又说:“我们受了几千年的皇权教育,要忠君爱国,为国牺牲,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但是口号也是实际行动。重庆的红卫兵公墓就是见证。现在人民要做国家的主人,180 度的转变实在很困难。尤其是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
   
   茅老的说法,完全是为外来马列文化和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把他们的罪责推到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素质头上。
   
   茅老的说法:“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也完全是一种极端的、指望出个好主子,靠主子搞开明专制,就能世界太平的彻头彻尾的昏话。不过,对这句昏话,这篇文章暂时放过,只批评他和伪右搬用的种族主义素质论,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和他们用作指导思想的老毛的内因决定论。
   
   茅老和伪右拼命把造成中国的问题的责任推倒老百姓头上,把中国的问题推到几千年皇权奴化教育的头上,为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是完全错误的。
   
   权贵和伪右把最反动的全世界摒弃的种族主义素质论、和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搬出来抵抗民主,说中国人、中国文化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受到批判还不断狡辩,只是说明权贵及伪右在理论上穷途末路而已。
   
   以东西德,南北韩,日本和东欧等不同地方的制度对比和差别为例,不是因为西德、南韩,日本国人素质高,东德、北韩、东欧国人素质低造成的,而是取决于由苏联占领还是由美国西方占领,与本地实际国情、文化和人的素质关系不是很大。
   
   西欧和日本文化不同,却都搞民主,两德两韩文化相同,制度却完全不同。还有东、西欧之间文化相似,但二战后制度差别巨大。日本搞民主,但同属欧洲文化,远比日本文化更接近西欧文化的东欧,却搞专制。所有这些,都说明,这里的专制和民主问题,与传统文化、人的素质没有太大关系,而是取决于占领者不同,占领者的政治主张不同,他们决心推行的制度不同。
   
   权贵和伪右的种族主义的素质论和种族文化论,其哲学根据,是老毛在《矛盾论》等著作中提出来的内因决定论。
   
   老毛不学无术,不懂装懂,其内因决定论完全是不懂哲学的胡说。
   
   实际上,内因和外因,起决定作用还是不起决定作用,完全取决于实际情况,以及在什么意义上而言。原则上说,在抽象的意义上说,内因和外因,都可能对某个国家的历史进程起决定作用,或起非决定作用;但在特定意义上、在特定范围内,双方何者起决定作用,何者不起决定作用,往往又是一定的。
   
   如前所述,在二战以后欧洲和亚洲的特定条件下,东德,北韩,东欧搞专制,西德,南韩,日本后来搞民主,两者的差别,内因文化,素质之间的差异,往往不起决定作用,有时甚至作用不大;而外因由谁占领、受谁影响,是苏联,还是美国和西方,两者的差异,作用却很大,往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比较决定作用还是非决定作用,只有特定意义特定范围内,在两者有可比性的时候,才有意义。
   
   当我们谈论某事物的内因和外因,比较内因和外因,确定何者起决定作用时,我们已经把它们放在可比范围内来讨论。
   
   比如研究鸡蛋和温度的关系,就内因方面来说,只有质量比较好的受精卵,才能变成鸡。未受精和质量太差的,都不能变成鸡。就外因方面说,过高温度和过低温度都不行,只有才一定范围内的合适温度,才能使鸡蛋变成鸡。
   
   因此,在质量较好的受精卵条件下说,外因有无合适温度起决定作用;在合适温度条件下,内因鸡蛋有无受精和质量是否合格起决定作用。
   
   但不合适的温度和不合格的鸡蛋之间,就没有可比性。它们与石头之间,更没有可比性。
   
   而不学无术不懂装懂的毛泽东,在通篇都是谬误的《矛盾论》中(注:参看本人三十多年前写的批判《矛盾论》的文章《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宣扬所谓的“内因决定论”谬论,他最著名的一句话,就是温度可以使鸡蛋变成鸡,却不能使石头变成鸡。其特点,就是把不可比性拿过来,来搅可比性的局,把事物之间的不可比性,说成是内因不同。
   
   再说一遍,研究鸡蛋一定温度下能不能变成鸡等这类问题,何者起决定作用,何者起非决定作用,必须有可比性,就是不同的鸡蛋(内因)和不同的温度(外因)在特定条件下进行对比。鸡蛋和石头作为不同性质的事物,在这个问题上,没有可比性,任何温度都不可能使石头变成鸡。温度只能使鸡蛋变成鸡。在都是鸡蛋和温度两者对比的条件下,不同的温度(外因),不同的鸡蛋(内因),何者起决定作用,有可比性,才能进行比较。
   
   也就是说,毛泽东的谬论,所谓的温度可以使鸡蛋变成鸡,却不能使石头变成鸡,因此是内因决定论,这纯粹是诡辩。把不可比性和可比性混为一谈。然后把两者,即可比性事物和不可比性事物之间的差别,说成事物的内因不同。
   
   实际上,如果老毛的内因决定论的逻辑能够成立,那么,相反的外因决定论,也同样能够成立,如果有外因决定论者学习老毛逻辑,把不可比的因素拉进来,也跳出来说,外因才起决定作用,内因必须通过外因才能起作用,鸡蛋变成鸡必须通过合适温度,但什么样的鸡蛋,在高温火焰上面,都不能变成鸡。因此,外因才是起决定作用的因素,这个逻辑,也同样成立。
   
   在这里,老毛的胡搅与外因论者的胡搅,同样都是不懂学术不懂哲学思维和逻辑的白痴式胡搅。
   
   再举一个例子,如果科学家说,没有阳光,植物就不能生长。这时,老毛跳出来说:这是外因决定论,不对;内因才能起决定作用,阳光能使植物生长,但不能使石头生长,可见内因才起决定作用。或者反过来,科学家说,植物的内部基因决定植物的生长,外因论者跳出来说,不对,只有外因阳光才起决定作用,没有阳光植物就不能生长。那么,我们只能把内因论者老毛和相反的外因论者,都看作理论上学术上哲学上的白痴一类人物,给予鄙视。
   
   一个居民,在毒物工厂毒物污染环的境下被毒死了,你和这个工厂的辩护人,不去责怪毒物污染,却去责怪这个居民,攻击他没有像毒物环境下生存的细菌病毒那样,具有抗毒能力的内因,这是哪家道理?
   
   可惜,中国的内因论素质论者,就是这样一批毒物工厂的辩护人。
   
   下面再顺便说一下经济决定论等问题。
   
   人类社会的各种特定因素,其决定作用和非决定作用,当然也会因客观情况的变化而变化,也会互相转化。但从总体上说,人类社会,起决定作用的是人,是人的自身发展程度,决定人类社会。包括经济,也是由人创造出来,为人服务,由人决定的东西。马列主义和迄今的经济学家,把经济说成起决定作用的东西,完全是颠倒了人类和人类社会,与经济之间的相互关系。
   
   从经济学理论上说,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毛左和伪右,信奉的基础理论都是经济决定论,经济对人类和人类社会起决定作用,经济是基础,是政治、思想、文化、法律的基础等等那一套彻头彻尾的谬论。
   
   因此,马列毛左主张全盘公有化,计划化,非商业化;新自由主义主张全盘私有化、市场化,商业化。他们都是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
   
   如前所述,经济是人创造出来,为人服务,由人决定的东西。不是经济创造和决定人和人类社会,而是人和人类社会创造和决定经济。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和计划,都不过是人类管理和掌控经济,以及人类自身权力的不同手段,就像人必须有两手两脚,才能走路和做事一样。
   
   可是,毛左和伪右,马列和新自由派,都是一批蠢人,非要砍掉人类的一条腿,一只手。使社会陷入极度偏执、不平衡和异常状态。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前三十年的问题,必须由马列毛左负责,后三十多年的问题,必须由伪右和新自由主义负责。
   
   必须坚持当代自由民主社会“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真谛,坚决反对毛左和伪右。
   
   必须坚决批判经济决定论谬论,肃清其影响。
   
   权贵和伪右们拣起老毛内因决定论的陈词滥调,拣起历史上种族主义素质论的陈词滥调,即非要说某个民族和种族素质低,不适合自由民主的陈词滥调。他们把这种极端反动的种族主义滥调,用到中国,说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
   
   这类陈词滥调在一个国家又一个国家破产了,也必将在中国破产。
   
   =======
   
   附:
   
   右派批评茅于轼,毛左们很惊讶。其实,无论是批评茅于轼,还是反对私有化大掠夺,右派都比毛左早多了。
   
   本人很早就批评邓式改革。1979年与邓左分道扬镖,批判四个坚持。1984年批判包字进城。1988年《短论数则》批判特色理论和邓式改革,批判猫论摸论摸石头过河是反对现代系统科学的实用主义,指出邓式改革导致的大规模冲突迫在眉睫。改革不先搞政治改革,不先搞民主,就是本末倒置,经济改革和其他改革都将变形而失败。1997年私有化掠夺迫在眉睫,本人又一再发表公开文章和呼吁,指出不搞民主,私有化必然变成特权官僚的掠夺和谋私。
   
   四十年来,我们既反对公有化掠夺,又反对私有化掠夺,立场都是一贯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