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
徐水良文集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手段的道义底线
·中共对中国人性的摧残和破坏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附注一个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驳内因论和素质论

   

(驳伪右、茅于轼和老毛)


   

徐水良


   

2013-5-13日


   
   
   我们知道,中国当代的左派专制文化和制度,自国外引进或输入。
   
   可是,自《河殇》以来,伪右派和左派权贵当局以内因决定论谬论为哲学依据,不遗余力地把外来专制文化和制度的罪责,推到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的素质头上。所以,我们必须认真加以批判和清理。
   
   作为伪右,茅老也是这些理论不遗余力的提倡者,他说:“我们受皇权的奴化教育太深太深。自己做了奴隶而不能自觉,总以为为国牺牲永远是对的。殊不知代表国家的那些政治家和外交家有自己的职业利益,他们也受皇权至上的奴化教育,做事并不以百姓的利益为首,甚至侵犯人民的根本利益。当有人指出这一点时往往还被认为是汉奸,卖国贼。由此看出奴化教育的危害。”
   
   又说:“我们受了几千年的皇权教育,要忠君爱国,为国牺牲,誓死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但是口号也是实际行动。重庆的红卫兵公墓就是见证。现在人民要做国家的主人,180 度的转变实在很困难。尤其是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
   
   茅老的说法,完全是为外来马列文化和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把他们的罪责推到中国传统文化和中国人素质头上。
   
   茅老的说法:“政治家和外交家,他们的决策一定是以国为本。哪一天他们也转到以民为本,把百姓的利益放在首位,世界就太平了。”也完全是一种极端的、指望出个好主子,靠主子搞开明专制,就能世界太平的彻头彻尾的昏话。不过,对这句昏话,这篇文章暂时放过,只批评他和伪右搬用的种族主义素质论,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和他们用作指导思想的老毛的内因决定论,
   
   茅老和伪右拼命把造成中国的问题的责任推倒老百姓头上,把中国的问题推到几千年皇权奴化教育的头上,为左派权贵推卸罪责,是完全错误的。
   
   权贵和伪右把最反动的全世界摒弃的种族主义素质论、种族主义的种族文化论搬出来抵抗民主,说中国人、中国文化素质低不适合民主,受到批判还不断狡辩,只是说明权贵及伪右在理论上穷途末路而已。
   
   以东西德,南北韩,日本和东欧等不同地方的制度对比和差别为例,不是因为西德、南韩,日本国人素质高,东德、北韩、东欧国人素质低造成的,而是取决于由苏联占领还是由美国西方占领,与本地实际国情、文化和人的素质关系不大。
   
   西欧和日本文化不同,却都搞民主,两德两韩文化相同,制度却完全不同。还有东、西欧之间的制度差别巨大。日本搞民主,但同属欧洲文化,远比日本文化更接近西欧文化的东欧,却搞专制。所有这些,都说明,这里的专制和民主问题,与传统文化、人的素质没有多大关系,而是取决于占领者及其主张的制度不同。
   
   权贵和伪右的种族主义的素质论和种族文化论,其哲学根据,是老毛的内因决定论。
   
   老毛不学无术,不懂装懂,其内因决定论完全是不懂哲学的胡说。
   
   实际上,内因和外因,起决定作用还是不起决定作用,完全取决于实际情况,以及在什么意义上而言。
   
   如前所述,东德,北韩,东欧搞专制,西德,南韩,日本后来搞民主,两者的差别,内因作用不大,而外因由谁占领、受谁影响,作用却很大,往往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从经济学理论上说,马列主义和新自由主义,毛左和伪右,信奉的基础理论都是经济决定论,经济对人类和人类社会起决定作用,经济是基础,是政治、思想、文化、法律的基础等等那一套彻头彻尾的谬论。
   
   因此,马列毛左主张全盘公有化,计划化,非商业化;新自由主义主张全盘私有化、市场化,商业化。他们都是经济决定论理论毒藤上结出的双胞胎理论毒瓜。
   
   实际上,经济是人创造出来,为人服务,由人决定的东西。不是经济创造和决定人和人类社会,而是人和人类社会创造和决定经济。私有制和公有制,市场和计划,都不过是人类管理和掌控经济,以及人类自身权力的不同手段,就像人必须有两手两脚,才能走路和做事一样。
   
   可是,毛左和伪右,马列和新自由派,都是一批蠢人,非要砍掉人类的一条腿,一只手。使社会陷入极度偏执、不平衡和异常状态。给社会带来巨大的灾难。
   
   前三十年的问题,必须由马列毛左负责,后三十多年的问题,必须由伪右和新自由主义负责。
   
   必须坚持当代自由民主社会“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的真谛,坚决反对毛左和伪右。
   
   必须坚决批判经济决定论谬论,肃清其影响。
   
   权贵和伪右们拣起老毛内因决定论的陈词滥调,拣起历史上种族主义素质论的陈词滥调,即非要说某个民族和种族素质低,不适合自由民主的陈词滥调。他们把这种极端反动的种族主义滥调,用到中国,说中国人素质低,不适合民主。
   
   这些陈词滥调在一个国家又一个国家破产了,也必将在中国破产。
   
   =======
   
   附:
   
   右派批评茅于轼,毛左们很惊讶。其实,无论是批评茅于轼,还是反对私有化大掠夺,右派都比毛左早多了。
   
   本人很早就批评邓式改革。1979年与邓左分道扬镖,批判四个坚持。1984年批判包字进城。1988年《短论数则》批判特色理论和邓式改革,批判猫论摸论摸石头过河是反对现代系统科学的实用主义,指出邓式改革导致的大规模冲突迫在眉睫。改革不先搞政治改革,不先搞民主,就是本末倒置,经济改革和其他改革都将变形而失败。1997年私有化掠夺迫在眉睫,本人又一再发表公开文章和呼吁,指出不搞民主,私有化必然变成特权官僚的掠夺和谋私。
   
   很早以前,茅于轼诬蔑民众仇富,声称为富人讲话等一些文章一出来,本人和许多朋友就立即写过许多篇文章进行批评。
   
   四十年来,我们既反对公有化掠夺,又反对私有化掠夺,立场都是一贯的。
   
   我已经写过许多许多批评茅老的文字,可是,茅老就是特别顽固,及到最近,沦为权贵的木偶和工具,我们不得不花较大力气再次批评。
(2013/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