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徐水良文集
·我的文集被破坏,迄今仍有四百几十篇文章没有恢复
以下四百多篇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本人正在努力恢复
(请阅读已恢复文章或到注明“以上文章损坏”处后面阅读。)
已恢复文章
·徐水良简历
早期文稿(一)
1973-1975年大字报
·早期文稿(一)说明
·早期文稿(一)反对特权
·早期文稿(一)致红旗杂志编辑部的信
·早期文稿(一)关于理论问题的问答
早期文稿(二)
1975年第一次入狱到民主墙时期部分稿件
·第一次入狱时狱中文章:关于阶级、国家等若干问题
·关于同一性和斗争性等问题
早期文稿(三)
1981-1991年第二次入狱部分狱中稿件
·1981年狱中文章:批判“四个坚持”
·关于文艺的几个简要问题
·论自由和自由化问题
·关于经济发展速度问题――驳邓小平的“宏伟蓝图”
·材料两份
·短论数则
·89民运前最早上书:徐水良《建议书》
·社会主义新观念的核心是什么?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未恢复文章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杂论十一则
·给贵州朋友的信
·重建根据地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批判盲目民族主义,争取形成两个联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评茅于轼《改革必须由精英掌舵,不能由老百姓说了算》


   

徐水良


   

2013-5-5日


   
   
   茅于轼先生的文章,其标题,不知道是不是茅老自己取的原标题。但无论如何,这个标题代表了这篇文章的主旨。
   
   这个标题本身,就是反对“主权在民”这个基本民主原则的专制思想和专制语言。赤裸裸地反对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
   
   主权在民的原则,即国家主权属于国民的原则,是现代民主的基本原则。很多国家都写进了宪法,包括中华民国宪法(第二条)。中共宪法不得不学习中华民国宪法,表面上接受这个基本原则,在语言上稍作修改,也写进宪法第二条。但实际上从来不实行。
   
   主权在民的意思,主要就是:
   
   1、国家最主要最高的权力主权在老百姓、在民众手中,一切由老百姓说了算。当然是依法律规定,由老百姓、由民众用自己手中的选票说了算。
   
   2、这种说了算,只受宪法和法律的制约和监督。但是,只要民众或他们的代表要求修改,达到一定多数,宪法和法律也可以修改,宪法和法律也要由民意来决定和修改。
   
   3、这种主权的行使,包括治权和监督权交给谁的问题。当然也不是任意的,为了更科学地行使,必然要听取专家、精英和各方面的意见,举行各种听证,两者并不矛盾搞。但千万不要忘了,民主制度的原则是主权在民,最后还是由人民说了算。
   
   茅于轼的说法和理论,公开反对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是专制主义的代表,他这篇专制主义的代表作,讲的就是历史上专制者的一贯的陈词滥调。
   
   茅老这篇文章,对中共极尽阿谀之能事。他把中共治国等同于精英治国。说:“我们现在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就是精英分子治理国家,并且共产党治理国家总的说起来还是不错的,因为改革30多年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个成绩值得肯定。”等等等等,对中共的献媚阿谀;以及为中共维稳保权,排斥民众,使之免于民众压力,他的那个急迫劲头;还有为专制暴君、专制统治者宣扬赤裸裸的专制理论,反对一人一票民主制度,那个积极样子,那种媚态,让人不忍卒睹、卒读。不过,为了不使茅老太过难堪,并为了节省篇幅,对茅老这片文章正文的具体内容和许多谬论,包括被他当作重要理论加以歪曲的、早已被大家认识的那些常识,例如尊重专家和精英,却被茅老变成浅薄的谬误等等,我们不作详细评论,相信读者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基本判断。
   
   
   下面附上今天笔者部分相关帖子(有修改):
   
   
   ========
   
   关于茅于轼的争论,水军好多呀!伪右和毛左大概都是受雇的吧?毛左受雇已经有很多揭露,伪右铺天盖地上帖,可以判断,大概也是差不多吧。都是炒作,捧抬伪右邓左毛左,维护权贵利益而已。
   
   =======
   
    伪右,例如茅于轼,越是赞扬邓左权贵及其私有化掠夺,越是为左派权贵富人讲话,越是攻击诬蔑民众暴民,越是宣扬精英统治,就越是爆露他们维护左派权贵精英统治和掠夺的真左本质。所以,就必须用反毛表象来掩盖,就必须出动毛左来反对来”捣乱“,来掩盖伪右派如茅老等的伪右真左本质。双方唱成双簧,一正一反,就把伪右抬起来了。这就是左派权贵一方面保护茅老到处演讲,另一方面又有毛左大肆捣乱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
   
    见本人文章: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9179519&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
   
   
   近来关于茅于轼的双簧式炒作,迹象越来越明显。
   
   某势力惯于双簧炒作,现在用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娴熟。
   
   关于茅于轼问题,网上全是毛左和伪右双方水军铺天盖地是关于茅于轼的双簧式炒作。而且双簧迹象越来越明显。
   
   水军好多好多!伪右和毛左大概都是受雇的吧?毛左受雇已经有很多揭露,说是雇人参与,每人一天30元。伪右铺天盖地上帖,可以判断,大概也是差不多,应该也是雇佣的。都是炒作,捧抬伪右邓左毛左,维护权贵利益而已。
   
   而雇人的人,显然不可能是一般人,而是权贵,可能也包括中共官方及情报机构。
   
   =======
   
   中共惯于双簧炒作,现在用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娴熟。其模式就是中共或毛左打压,伪右和反对派捧抬,唱双簧炒作。这段时间大规模炒作,不少炒作,表面上是民运或反对派在炒作,但实际上是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借反对派名义在炒作,捧抬他们要捧抬的地下势力地下线人等等。
   
   =======
   
   农民人数多,受压深,被变成当代农奴贱民,平等要求反抗精神最强。这些年,反抗最烈,平等要求民主要求最强烈的大规模的反抗,大多是农民搞的,骂共产党土匪强盗最厉害的也是农民,为什么农民不能是最大的民主群体?
   
   也只有农民,通过奋斗,才多少有了一点村级选举中或多或少的可怜民主。你高贵的精英,安于当奴才,迄今都没有任何一点点可怜的民主。
   
   =======
   
   茅老不是汉奸,人品并不坏,但是头脑和理论都是极端简单化,走极端教条主义的道路,又非常固执,是典型的简单化极端化的新自由主义教条主义者。因此他被邓左权贵所利用。
   
   茅老的理论是简单化极端化的新自由主义教条,因此它很适合左派权贵极端化的私有化掠夺。
   
   =======
   
   刘路说:“我觉得茅于轼说的不错,反茅于轼的人都脑残。”
   
   实际上,刘路自己才是脑残,连茅老文章标题本身,就是反对主权在民原则的专制思想和专制语言,他连这一点也看不懂?
   
   当然那是刘路的身份和立场,再加上一点脑残决定的。
   
   =======
   
   刘路说:“开船的当然应该是专业人士。”
   
   笔者回答:开船是私人领域,用船长专制;治国是公共领域,必须用民主,两者怎能混为一谈?
   
   =======
   
   刘路一再用治权来否定主权,否定主权在民的的原则,说“主权是选择权,掌舵权只是治权”
   
   笔者回答:这是专制狡辩。自己不懂又胡说。主权在民,人民主权,最重要的是把治权交给谁的选择权。
   
   ========
   
   刘路说:公共领域的行政长官可以是一个文盲?
   
   笔者回答,这又是用治权否定主权的谬论。治权由主权决定,治权交给谁是主权的事。伪右茅老和专制奴才刘路却用治权反主权。
   
   ======
   
   刘路甚至用文革专制的例子,来反对老百姓的民主决定权。
   
   笔者回答:文革是老毛最专制时期。要当专制奴才,也别当到口不择言乱说。文革那些东西,是独裁专制的暴君老毛决定的,与老百姓何干?用老毛专制例子就能否定老百姓民主决定权?
   
   过去文盲当领导的多了,那是中共专制的事情,能怪老百姓?即使老百姓选举,选谁也由老百姓决定,即使选文盲,只要法律没有规定不能选文盲。如果老百姓选出文盲,按照民主原则和法律,你也必须接受。
   
   以这类理由来否定民主和老百姓的决定权,是中共及其走卒的一贯歪理。
   
   实际上,在专制制度下,常常是能力很差的走狗掌权。民主制度,倒是往往能选出一些有能力的专家掌权。
   
   刘路不得不承认,如果是全民大选,老百姓不会选出文盲来治国。他刚用治权否定老百姓决定权,却马上就赖。笔者认为,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狡辩,拼命用文革老毛专制例子,来否定老百姓决定权?
   
   =====
   
   不批评几句政府,没有伪右外表,能当鼓吹官僚权贵私有化掠夺的有效的、起作用的吹鼓手吗?能欺骗民众支持私有化掠夺吗?
   
   说官方不赞成私有化?这是天方夜谭的说法吧?官方官僚权贵那么大规模、那么快地搞私有化抢劫掠夺,不是官方搞私有化掠夺,难道倒是民间搞私有化掠夺?
   
   讲话要有个逻辑、要符合常识,不能信口开河。
   
   ========
   
   有网友说:“极少数专制奴才,根本不能代表湖南人民!”
   
   确实是这样,网上揭露,就这少数奴才,还是30元一位,雇佣来的,并不是真正的毛左。
   
   能够出钱雇人的,应该是权贵。仔细研究,毛左伪右双方水军,都应该是权贵出钱雇佣,来唱双簧搞炒作的。
   
   =======
   
   茅于轼文章《改革必须由精英掌舵,不能由老百姓说了算》,不管标题是不是原标题,都是茅于轼文章主旨。
   
   这个主旨标题本身,就是反对主权在民的专制思想和语言。
   
   治权和主权当然有区别,但治权由主权决定。但主权在民、或人民主权,最重要的,是把治权交给谁的选择权。因此,伪右茅于轼和专制走卒刘路这类人,把治权与主权对立起来,用治权来否定主权,否定来百姓的主权决定权,完全是专制谬论。
   
   =======
   
   刘路你耍无赖用治权否定主权,我批驳,指出两者联系,即理论上,治权由主权决定,怎么就变成没有区别能力?
   
   再说一遍:
   
   治权和主权当然有区别,但治权由主权决定。人民主权最重要的,是把治权交给谁的选择权。因此,伪右茅于轼和专制走卒刘路这类人,把治权与主权对立起来,用治权来否定主权,否定来百姓的主权决定权,完全是专制谬论。
   
   
   ======
   
   有网友问:德文叫做NAZI,英语叫做national socialism.翻译成中文叫做“国家社会主义”,为何我们要用音译而不是直译?
   
   笔者回答:当然用音译,否则,那纳粹德国国家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与我们的社会主义混淆起来了?好在老百姓不懂德文,否则,光是这个名称,他们日子就不大好过。
   
   =======
   
   要把很多因为不满左派权贵私有化掠夺,因而受毛左薄左影响蒙蔽的民众,与真正的毛左薄左区别开来。终结毛左薄左,争取受欺骗蒙蔽的民众。
   
   =========
   
   曲路明先生批评茅于轼先生说:
   
   小骂大帮忙,一个退休后出名的所谓经济学家——这是本人的定义。他根本没有受过经济学训练,更谈不上这方面自我修炼,其言辞语不惊人死不休,什么“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活脱脱共产党的欺世谎言。
   
   这位头年不经意写了篇读后感,谈论辛子陵之《千秋功罪毛泽东》,热闹非凡,弄得我以为辛子陵又出新作了。结果一探究竟,实乃辛子陵旧作,本人早已看过的。
   
   茅于轼实际上跟邓2无异,也就是仅仅反对毛让其吃苦的那段。但是,茅于轼凭空由此大红大紫,竟然迷惑住美国人,获得弗里德曼奖,而此奖本身尽管挂着弗里德曼招牌,却与经济无关。
   
   ========
   
   本人基本赞成曲路明先生的意见。茅老是一个不懂经济学的”知名经济学家“。
   
   =========
   
   伪右信奉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在欧洲是中间派。但在美国,自由主义是左派。美国几乎所有教科书,都说美国是右派保守主义与左派自由主义对立。伪右的自由主义来自美国,是左派,但他们欺骗说,自由主义是右派。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