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徐水良文集
·不要把复杂的经济形式简单化
·发扬八九精神,反对邓式改革
·刘晓波图穷匕首见
·什么是公民社会?
·公有制私有制市场经济计划经济的荒唐对立
·双手双脚并用和自砍手脚
·要解决土地产权问题必须先搞政治改革
·反对伪精英
·大力支持无锡居民的维权抗争
·强烈谴责中共推行特权性和歧视性公务员制度
·答国内朋友
·对上海国保特务漫天造谣的再次声明
·是非分明的美国和道德崩溃的中国
·放开言论自由不需花力气却有大量好处
·两天前致达赖喇嘛的信
·强烈谴责中共对藏人的血腥镇压
·藏人和汉人反抗打了中共的要害
·台湾大选结果和未来走向
·民主政府建立后一定要严惩作恶累累的上海国保!
·不要相信中共漫天造假制造的假象和谎言
·国内网友一面倒质疑西藏是又一次“国会纵火案”
·关于建立大中华联邦的构想
·关于大中华联邦答文稼先生
·西藏事件,五毛不断造谣,网友不断反驳
·中共造假,洋相百出
·国内众多网友与少数五毛网特激战西藏问题
·给朋友的信
·《网路文摘》《中国邮递》联合宣言
·奥运如何解套?为中共支一招
·读中文互联网和西藏问题争论有感
·抢火炬,小概念事件辩护不成立
·答胡安宁
·台湾和西藏,恶斗路线的破产
·中共纵容犯罪活动,中华网等网站公然号召搞恐怖主义
·捍卫中国愤青表达意见和游行示威的自由权利
·第一共和是上海国保的一个小组,不是王雍罡一个人
·中共必须更换思想和路线
·中共愿与达赖谈判,认真还是欺骗?我的回答
·当代中国政治势力的粗略光谱
·搞政治必须用“正”不用邪
·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沉痛悼念四川震灾遇难同胞!
·抗震救灾,对中共要一监督、二帮助
·撤离民运圈,才能真正为民而运
·地震预报和老百姓的知情权
·又一个震前预报证据,证明中共有关方面撒谎成性
·四川教育厅公布的学生死亡数据是否太离谱?
·马英九何苦发表不伦不类的感言?
·网路文摘启事:谨防假冒和病毒
·真民运人士对民运圈极度失望等网文两则
·驳秦晖(题外谈一下道德问题)
·如何看待当前如火如荼进行的全民道德大讨论
·为美国公民胡安宁到中国定居送行
·声援瓮安,维权抗暴、结束中共一党专制
·中国社会的沉沦和巨变,让人感慨!
·两百年左倾倒退大潮,会有两百年右向加速进步作补偿
·变骚乱为起义
·未来中国基本国策的一些要点
·未来中国一些重要的社会原则
·答洪哲胜先生的按语
·"保卫资源!保卫产业!保卫金融!保卫全中国!"
·重发支持红杉军反腐倒扁,劝告绿营划清界线的几篇文章
·索尔仁尼琴和俄罗斯的悲剧
·就俄、格冲突和华国锋问题答朋友问
·旧事重提:王有才关于虹桥机场事件的说明,及虹桥机场事件经过
·退盟声明
·毒奶粉和金融危机:不同的社会基础和同一类问题
·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它有可能彻底崩溃
·再谈毒奶粉和金融危机的教训
·中国模式的本质:专制、奴役、掠夺、盗窃、卖国和苦难
·研究土地问题,揭露中共抢劫掠夺
·十余年来关于改革程序和农民问题的几篇文章
·秦晖先生和自由主义者们的一些欺骗手法
·当代中国三农问题的实质
·中国自由主义:概念、祸害和欺骗手法
·人的三种境界和四个类型
·是否坚持政治改革先行,是民主派的真、假标志
·左派和右派联合推动政治改革
·讲一点道德常识
·对台湾的一点希望
·神经失常或别有用心才会宣传告别革命
·简评胡平《民主与革命》
·国内网民怒吼,呼唤反抗
·大陆网友继续以激愤情绪抨击林嘉祥和中共当局
·网上评论两则
·再次批驳民运中某些真正的奴才对平反一词的攻击
·读帖有感:贵和贱
·问几个问题,有人信吗?
·谈革命和起义的时间预见问题
·金融海啸的相关理论和解救法宝
·对魏京生先生错误说法的批评
·与台独人士的一次网上争论
·中国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我对《08宪章》的初步看法
·分清两种不同性质的暴力
·我对《08宪章》的看法和策略
·网文两则
·人权高于主权也是中共宪法条文的必然推论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界历史上多数情况是落后野蛮民族欺负先进文明民族
·台独分子喋喋不休的保贪腐谎言真让人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专制主义代表作—评茅于轼文章


——评茅于轼《改革必须由精英掌舵,不能由老百姓说了算》


   

徐水良


   

2013-5-5日


   
   
   茅于轼先生的文章,其标题,不知道是不是茅老自己取的原标题。但无论如何,这个标题代表了这篇文章的主旨。
   
   这个标题本身,就是反对“主权在民”这个基本民主原则的专制思想和专制语言。赤裸裸地反对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
   
   主权在民的原则,即国家主权属于国民的原则,是现代民主的基本原则。很多国家都写进了宪法,包括中华民国宪法(第二条)。中共宪法不得不学习中华民国宪法,表面上接受这个基本原则,在语言上稍作修改,也写进宪法第二条。但实际上从来不实行。
   
   主权在民的意思,主要就是:
   
   1、国家最主要最高的权力主权在老百姓、在民众手中,一切由老百姓说了算。当然是依法律规定,由老百姓、由民众用自己手中的选票说了算。
   
   2、这种说了算,只受宪法和法律的制约和监督。但是,只要民众或他们的代表要求修改,达到一定多数,宪法和法律也可以修改,宪法和法律也要由民意来决定和修改。
   
   3、这种主权的行使,包括治权和监督权交给谁的问题。当然也不是任意的,为了更科学地行使,必然要听取专家、精英和各方面的意见,举行各种听证,两者并不矛盾搞。但千万不要忘了,民主制度的原则是主权在民,最后还是由人民说了算。
   
   茅于轼的说法和理论,公开反对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是专制主义的代表,他这篇专制主义的代表作,讲的就是历史上专制者的一贯的陈词滥调。
   
   茅老这篇文章,对中共极尽阿谀之能事。他把中共治国等同于精英治国。说:“我们现在处于这样的一种状态,就是精英分子治理国家,并且共产党治理国家总的说起来还是不错的,因为改革30多年确实取得了很大的成绩,这个成绩值得肯定。”等等等等,对中共的献媚阿谀;以及为中共维稳保权,排斥民众,使之免于民众压力,他的那个急迫劲头;还有为专制暴君、专制统治者宣扬赤裸裸的专制理论,反对一人一票民主制度,那个积极样子,那种媚态,让人不忍卒睹、卒读。不过,为了不使茅老太过难堪,并为了节省篇幅,对茅老这片文章正文的具体内容和许多谬论,包括被他当作重要理论加以歪曲的、早已被大家认识的那些常识,例如尊重专家和精英,却被茅老变成浅薄的谬误等等,我们不作详细评论,相信读者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基本判断。
   
   
   下面附上今天笔者部分相关帖子(有修改):
   
   
   ========
   
   关于茅于轼的争论,水军好多呀!伪右和毛左大概都是受雇的吧?毛左受雇已经有很多揭露,伪右铺天盖地上帖,可以判断,大概也是差不多吧。都是炒作,捧抬伪右邓左毛左,维护权贵利益而已。
   
   =======
   
    伪右,例如茅于轼,越是赞扬邓左权贵及其私有化掠夺,越是为左派权贵富人讲话,越是攻击诬蔑民众暴民,越是宣扬精英统治,就越是爆露他们维护左派权贵精英统治和掠夺的真左本质。所以,就必须用反毛表象来掩盖,就必须出动毛左来反对来”捣乱“,来掩盖伪右派如茅老等的伪右真左本质。双方唱成双簧,一正一反,就把伪右抬起来了。这就是左派权贵一方面保护茅老到处演讲,另一方面又有毛左大肆捣乱这种情况产生的原因。
   
    见本人文章: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boardid=1&id=9179519&page=1&uid=&usernames=&userids=&action=
   
   =======
   
   
   近来关于茅于轼的双簧式炒作,迹象越来越明显。
   
   某势力惯于双簧炒作,现在用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娴熟。
   
   关于茅于轼问题,网上全是毛左和伪右双方水军铺天盖地是关于茅于轼的双簧式炒作。而且双簧迹象越来越明显。
   
   水军好多好多!伪右和毛左大概都是受雇的吧?毛左受雇已经有很多揭露,说是雇人参与,每人一天30元。伪右铺天盖地上帖,可以判断,大概也是差不多,应该也是雇佣的。都是炒作,捧抬伪右邓左毛左,维护权贵利益而已。
   
   而雇人的人,显然不可能是一般人,而是权贵,可能也包括中共官方及情报机构。
   
   =======
   
   中共惯于双簧炒作,现在用得越来越多、越来越娴熟。其模式就是中共或毛左打压,伪右和反对派捧抬,唱双簧炒作。这段时间大规模炒作,不少炒作,表面上是民运或反对派在炒作,但实际上是中共及其地下势力,借反对派名义在炒作,捧抬他们要捧抬的地下势力地下线人等等。
   
   =======
   
   农民人数多,受压深,被变成当代农奴贱民,平等要求反抗精神最强。这些年,反抗最烈,平等要求民主要求最强烈的大规模的反抗,大多是农民搞的,骂共产党土匪强盗最厉害的也是农民,为什么农民不能是最大的民主群体?
   
   也只有农民,通过奋斗,才多少有了一点村级选举中或多或少的可怜民主。你高贵的精英,安于当奴才,迄今都没有任何一点点可怜的民主。
   
   =======
   
   茅老不是汉奸,人品并不坏,但是头脑和理论都是极端简单化,走极端教条主义的道路,又非常固执,是典型的简单化极端化的新自由主义教条主义者。因此他被邓左权贵所利用。
   
   茅老的理论是简单化极端化的新自由主义教条,因此它很适合左派权贵极端化的私有化掠夺。
   
   =======
   
   刘路说:“我觉得茅于轼说的不错,反茅于轼的人都脑残。”
   
   实际上,刘路自己才是脑残,连茅老文章标题本身,就是反对主权在民原则的专制思想和专制语言,他连这一点也看不懂?
   
   当然那是刘路的身份和立场,再加上一点脑残决定的。
   
   =======
   
   刘路说:“开船的当然应该是专业人士。”
   
   笔者回答:开船是私人领域,用船长专制;治国是公共领域,必须用民主,两者怎能混为一谈?
   
   =======
   
   刘路一再用治权来否定主权,否定主权在民的的原则,说“主权是选择权,掌舵权只是治权”
   
   笔者回答:这是专制狡辩。自己不懂又胡说。主权在民,人民主权,最重要的是把治权交给谁的选择权。
   
   ========
   
   刘路说:公共领域的行政长官可以是一个文盲?
   
   笔者回答,这又是用治权否定主权的谬论。治权由主权决定,治权交给谁是主权的事。伪右茅老和专制奴才刘路却用治权反主权。
   
   ======
   
   刘路甚至用文革专制的例子,来反对老百姓的民主决定权。
   
   笔者回答:文革是老毛最专制时期。要当专制奴才,也别当到口不择言乱说。文革那些东西,是独裁专制的暴君老毛决定的,与老百姓何干?用老毛专制例子就能否定老百姓民主决定权?
   
   过去文盲当领导的多了,那是中共专制的事情,能怪老百姓?即使老百姓选举,选谁也由老百姓决定,即使选文盲,只要法律没有规定不能选文盲。如果老百姓选出文盲,按照民主原则和法律,你也必须接受。
   
   以这类理由来否定民主和老百姓的决定权,是中共及其走卒的一贯歪理。
   
   实际上,在专制制度下,常常是能力很差的走狗掌权。民主制度,倒是往往能选出一些有能力的专家掌权。
   
   刘路不得不承认,如果是全民大选,老百姓不会选出文盲来治国。他刚用治权否定老百姓决定权,却马上就赖。笔者认为,既然这样,那你为什么还要狡辩,拼命用文革老毛专制例子,来否定老百姓决定权?
   
   =====
   
   不批评几句政府,没有伪右外表,能当鼓吹官僚权贵私有化掠夺的有效的、起作用的吹鼓手吗?能欺骗民众支持私有化掠夺吗?
   
   说官方不赞成私有化?这是天方夜谭的说法吧?官方官僚权贵那么大规模、那么快地搞私有化抢劫掠夺,不是官方搞私有化掠夺,难道倒是民间搞私有化掠夺?
   
   讲话要有个逻辑、要符合常识,不能信口开河。
   
   ========
   
   有网友说:“极少数专制奴才,根本不能代表湖南人民!”
   
   确实是这样,网上揭露,就这少数奴才,还是30元一位,雇佣来的,并不是真正的毛左。
   
   能够出钱雇人的,应该是权贵。仔细研究,毛左伪右双方水军,都应该是权贵出钱雇佣,来唱双簧搞炒作的。
   
   =======
   
   茅于轼文章《改革必须由精英掌舵,不能由老百姓说了算》,不管标题是不是原标题,都是茅于轼文章主旨。
   
   这个主旨标题本身,就是反对主权在民的专制思想和语言。
   
   治权和主权当然有区别,但治权由主权决定。但主权在民、或人民主权,最重要的,是把治权交给谁的选择权。因此,伪右茅于轼和专制走卒刘路这类人,把治权与主权对立起来,用治权来否定主权,否定来百姓的主权决定权,完全是专制谬论。
   
   =======
   
   刘路你耍无赖用治权否定主权,我批驳,指出两者联系,即理论上,治权由主权决定,怎么就变成没有区别能力?
   
   再说一遍:
   
   治权和主权当然有区别,但治权由主权决定。人民主权最重要的,是把治权交给谁的选择权。因此,伪右茅于轼和专制走卒刘路这类人,把治权与主权对立起来,用治权来否定主权,否定来百姓的主权决定权,完全是专制谬论。
   
   
   ======
   
   有网友问:德文叫做NAZI,英语叫做national socialism.翻译成中文叫做“国家社会主义”,为何我们要用音译而不是直译?
   
   笔者回答:当然用音译,否则,那纳粹德国国家特色的社会主义,不与我们的社会主义混淆起来了?好在老百姓不懂德文,否则,光是这个名称,他们日子就不大好过。
   
   =======
   
   要把很多因为不满左派权贵私有化掠夺,因而受毛左薄左影响蒙蔽的民众,与真正的毛左薄左区别开来。终结毛左薄左,争取受欺骗蒙蔽的民众。
   
   =========
   
   曲路明先生批评茅于轼先生说:
   
   小骂大帮忙,一个退休后出名的所谓经济学家——这是本人的定义。他根本没有受过经济学训练,更谈不上这方面自我修炼,其言辞语不惊人死不休,什么“替富人说话,为穷人办事”,活脱脱共产党的欺世谎言。
   
   这位头年不经意写了篇读后感,谈论辛子陵之《千秋功罪毛泽东》,热闹非凡,弄得我以为辛子陵又出新作了。结果一探究竟,实乃辛子陵旧作,本人早已看过的。
   
   茅于轼实际上跟邓2无异,也就是仅仅反对毛让其吃苦的那段。但是,茅于轼凭空由此大红大紫,竟然迷惑住美国人,获得弗里德曼奖,而此奖本身尽管挂着弗里德曼招牌,却与经济无关。
   
   ========
   
   本人基本赞成曲路明先生的意见。茅老是一个不懂经济学的”知名经济学家“。
   
   =========
   
   伪右信奉自由主义。自由主义在欧洲是中间派。但在美国,自由主义是左派。美国几乎所有教科书,都说美国是右派保守主义与左派自由主义对立。伪右的自由主义来自美国,是左派,但他们欺骗说,自由主义是右派。
   
   =========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