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熊飞骏的博客
[主页]->[大家]->[熊飞骏的博客]->[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熊飞骏的博客
·关于北朝鲜核爆的问答
·饥饿不是激发平民大革命的主要原因
·从查韦斯癌症说新闻自由地方自治
·体制内“智囊”是怎样炼成的?
·“申纪兰现象”折射出的时代困局
·中国人的“道德至高点”综合症
·贪官裸官是最大的反华集团和境外敌对势力
·宪政与专制的根本区别是程序正义与不择手段
·斯大林希特勒是如何走上独裁神坛的?
·中华大国民为何喜欢玩抢购?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大明崇祯皇上的悲剧启示
·我们进入了伟大的“宇宙真理”时代
·从大学生的聊天记录看教育逻辑的缺失
·从大清帝国的漕运危机说“临时工”
·人“贫穷”不可怕,就怕没“脑子”!
·关于宪政是非的对话
·谁才是最大的谣言批发商?
·官官相护走火入魔了?
·雷锋和遇罗克折射出的中国悲剧
·清末的宪政改革为何加速了大清国的覆亡?
·从“父女练摊”说城管制度与司法进步?
·美国总统的权力只相当于“国务院办公厅主任”
·请别把爱特权当成爱国!
·社会主义是穿西装的封建专制
·共产主义与君主专制哪个更操蛋?
·美国政府为何宽容“民谣”严防“官谣”?
·美国中央政府关门为何国家不乱?
·中国人为何沦落为最不爱阅读的民族?
·贪官是丧权辱国的始作甬者!
·从夏俊峰遗孤的画作说“抄袭”
·太监文人为何“哪壶不开提哪壶”?
·特色天朝那些事儿(一)
·和澳籍华人关于“陪审员”制度的对话
·从太监宰相赵高话说“正能量”
·毛主义——想说爱你不容易
·制度落后一输百输!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决定中国未来政治走向的三大社会力量
·“专制”和“弱智”是一对孪生兄弟
·人生品味和价值取向才是兴家强国的根本
·不要再侮辱我们中华民族了!
·“龙应台现象”见证民主的神奇
·三十年来我们最应该感谢什么?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中国的进步必须首先正视毛泽东和美国
·2014年新年献辞
·专制官僚只有腐败特权没有自由尊严
·世界上哪个国家最“排华”?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
·和铁杆毛粉对话毛主席的丰功伟绩(续)
·宋彬彬文革道歉展示的和解困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一)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二)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三)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四)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五)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六)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七)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八)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九)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十)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1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3)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8)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29)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0)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1)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2)
·第一次中俄结盟——近代史之鉴(33)
·戊戌变法——近代史之鉴(34)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5)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6)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中国近代史的前车之鉴(37)
·陈光标“联合国世界首善”假证反思
·对舍本逐末的“狗权运动”说不!
·为招远麦当劳餐厅凶杀案的懦夫看客说句公道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地方自治是防范国家分裂的最有效武器

   ——熊飞骏

   一看文章标题,很多读者包管会大吃一惊,熊飞骏是不是哪根神经出了毛病啊?“地方自治”就是各行其是,全国将一般散沙,时间一长国家不分裂才怪,怎么可能防范国家分裂呢?

   各位先别急,请耐心读完下文再判断飞骏是不是吃错药了。

   半个世纪以来闹民族独立和国家分裂的主要是哪些国家?

   前苏联、南斯拉夫、捷克斯洛伐克、苏丹……

   无一例外都是中央集权的官僚专制国家!

   世界上成熟民主国家有几个分裂的?有几个少数民族轰轰烈烈闹独立分离的?

   一个也没有!

   且不说美、英、德、法、意等成熟民主大国没有民族独立国家分裂现象;就连民主政治不怎么成功的印度,境内少数民族间的历史仇恨和敌意比我们严重百倍,自走上民主之路后也没出现过轰轰烈烈的民族独立运动,国家也无分裂的任何迹象。

   上述活生生的“对比事实”说明:

   独裁专制是国家分裂民族分离的罪魁祸首!

   民主是国家统一民族团结的不可替代良方!

   为什么民主能防范国家分裂民族独立呢?

   民主政治的精髓是“官员民选”、“地方自治”、“三权分立”、“人权保障”!

   其中“官员民选”和“地方自治”又是精髓中的精髓。

   判断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正的民主政治,主要是看“官员民选”和“地方自治”是否得到不折不扣的实施。

   普京主宰下的俄罗斯只有“官员民选”没有“地方自治”,所以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民主国家。

   普京之所以能在“民选”基础上成功玩“独裁”,就因为没有“地方自治”的缘故。

   “地方自治”是民主政治不可或缺的要件!

   多数中华大国民对民主政治的“官员民选”这一条心领神会,但对“地方自治”则心有余悸,误认为“地方自治”会助长地方尤其是少数民族地区的分离趋向,是国家分裂的制度种子。

   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为何民主“地方自治”不但不是分裂种子而且是国家长期统一的良方。

   一个地区民族能否成功闹独立,能否从祖国分离出去,主要是由两个要件决定的:一是多数民众有无独立分离意愿;二是要看那个地区民族能否在现行政治体制下造就一个有巨大权力和感召力的领袖。

   官僚专制国家公权肆虐腐败丛生官员大爷人民孙子,各族群的独立分离意愿自然容易与日俱增。

   民主宪政国家公权力装进了笼子,人民大爷官员孙子,各族群人民真正做到了自己当家做主;国家不和人民争利,只负责为人民照应一摊子吃力不讨好的乱事,自然不容易想到自立门户搞单干。

   下面主要从组织和体制上分析造就民族独立国家分裂的制度因素。

   我们拿前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哈萨克斯坦来说事吧。

   前苏联是一个中央集权专制国家,当中央权力足够强大时,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主席必须听克里姆林宫的,因为他这个主席是苏共中央任命的。他必须忠于自己的“权力授与者”,否则他就得丢官查办。

   官僚专制国家的各级政府一把手除了上级任命外,自己也享有任命下级官员的不加限制权力,所以能在自己的辖区里一呼百应一人独大。

   哈萨克斯坦下属各权力部门,各区各县主要政府官员不是克林姆林宫任命的,而是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主席任命的,所以得和哈萨克斯坦主席保持“高度一致”,对苏共中央则可阳奉阴为,因为他们权力的直接授与者是哈主席而不是苏共中央。

   哈萨克斯坦主席得听苏共中央的;但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绝大多数权力部门和行政官员都得听他这个主席的,都得和哈主席大人保持“高度一致”。

   所以哈主席在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境内享有不加限制的无限权力和一呼百应的政治号召力;有足够的条件把整个哈萨克斯坦的政治做成“一盘棋”。

   当苏共中央的专制机器足够稳定强大时,哈萨克斯坦主席不能明目张胆对抗中央,只能玩些“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之类的小聪明。

   但当苏共中央统治机器运转不灵力量大大消弱时,哈主席“想当老大”的野心就会膨胀。专制政治没有“忠诚”只讲“实力”,各共和国主席对苏共中央的“忠诚”是情势所迫,一旦条件允许就想摆脱“中央”的控制。

   一个地方权力首脑有“想当老大”的野心不可怕,怕就怕现行政治体制给他提供“能当老大”的制度条件。

   官僚专制体制恰恰造就了地方一把手“能当老大”的制度条件!

   哈萨克斯坦的主要权力部门和党政官员都是哈主席任命提拔的,都得唯哈主席的的马首是瞻,和哈主席保持高度一致。

   当苏共中央自顾不遐不能有效控制哈主席的政治野心,哈主席想当高高在上一人说了算的大总统,哈萨克斯坦的主要权力部门和官员就会自然而然跟着哈主席一起走,因为他们权力的直接来源是哈主席而不是苏共中央。他们对哈主席的忠诚远远大于对苏共中央的忠诚。

   官僚专制国家的党政官员对“级别”很敏感,从一个“地区”上升为“国家”,现任党政官员的“级别”就会自然升一级或几级,只忠于“权力”不忠于“国家”的专制官僚何乐而不为!

   官僚专制国家都是不得人心的,“独立”很容易赢得境内受尽专制压迫的多数人共鸣。当哈主席打着“人民主权”名义宣传鼓动“独立”时,他的“政治号召力”就很容易上升为“全民感召力”,昔日的大贪官一夜间就会华丽转身为“人民领袖”。

   当地方一把手华丽转身为拥有巨大权力和感召力的人民领袖时,独立分裂就水到渠成了。

   前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一夜间成功脱离苏联独立为国,就是拜这个愚蠢的制度所赐。闹独立的主力军不是普通平民和苏共打压的良心异见人士,而是先前和苏共中央保持高度一致高喊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地方党政一把手。

   所以官僚专制体制埋下了国家分裂和民族独立的“制度种子”,条件一允许就会生根发芽。

   一切都是官僚专制惹的祸!

   …………

    民主“地方自治”则铲除了国家分裂和民族独立的“制度种子”,使“想当老大”的政治野心家只能停留在“野心”层面而无法付诸具体行动。

   下面拿美国的加利福尼亚来说事:

   民主“地方自治”就是地方政务官由当地民众公平公正选举产生,而不是上级政府的任命。地方政府和政务官只能为本地选民服务,围着选民的意志打转,而不用遵从上级旨意。只要地方政府地方官不违犯国家宪法,总统和上级政府升不了他们的官也降不了他们的官。

   美国政府和政务官没有上下级之分,上到总统、州长,下到乡长村长都是一个级别!都是人民选举出来的,只服务于辖区内选民,无上下高低之分。

   民主“地方自治”不仅仅是加州州长不用听总统和中央政府的,加州境内的各市,县、乡镇和村也不用听他这个加州州长的。

   在加州境内,面对总统和美国联邦政府,加州州长是老大,总统和联邦政府是老二。

   在加州境内各市,面对加州州长和州政府,各市市长是老大,州长和州政府是老二。

   在加州境内各县、面对州长市长,县长是老大,州长市长是老二。

   在加州境内各乡镇,面对州长市长县长,乡镇长是老大,州长市长县长是老二。

   …………

   无论是州长、市长、县长、乡镇长,一旦面对辖区内选民,都只是依法办事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人民才是真正的“老大”!

   所以加州州长在加州境内权力相当有限,各市、县、乡镇政府和官员都不是他任命的,而是当地人民选举产生的。各级政府和官员只为辖区内选民服务,根本不用听他这个州长的话。州长根本没条件把全加州的政治做成“一盘棋”!

   在这种“层层地方自治”的制度条件下,地方根本不可能造就拥有巨大权力和感召力的领袖。

   民主政治同级政府“三权分立”,就算在加州州政府这一级,州长也只是个“仲裁者”而不是“决策者”,象独立之类的“决策权”掌握在代表人民意志的“州议会”手中。一旦涉及到可能导致战争和大规模流血所失远远大于所得的“独立分裂议案”,州议会很难获得通过,就算通过了也没用,因为下面各市、县、乡镇只听本地选民不听州政府的。州政府在加州直接掌控的资源相当有限,根本没有力量闹独立分裂。

   …………

   民主国家的“地方自治”也不是绝对的,象军事,外交等大权由中央政府掌握,地方政府不得染指,否则违宪。地方一旦违宪,中央政府就有权力动用包括武装力量之类的手段去维护宪法尊严。美国南北战争就是先例。

   没有军队和独立外交,地方有什么力量闹分裂独立?

   在“层层地方自治”的政治体制下,就算中央政府一朝软弱无能,各州各省也无法成功闹独立分裂。

   美国中央政府在克林顿总统任期内,联邦政府居然因为“没钱发工资”停摆了三个月?可有哪个州乘机闹分裂独立没有?

   如果前苏联采用的是美国民主体制,就算克里姆林宫一朝运转不灵威信荡然无存,各加盟共和国一把手也很难在境内成功玩独立。

   …………

   

   

   二0一三年五月六日于新疆

(2013/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