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六四见证】六.三--六.四惨案目击记]
吴仁华六四文集
·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8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北京卫戍区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武警北京市总队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12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6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六四:第12集团军紧急空运进京
·六四部分死难者名单(共计202人)
·六四记忆:我与生死弟兄刘苏里
·【六四见证】程仁兴,六四凌晨死在天安门广场
·【六四见证】 血夜──写给历史,写给良心
·[六四见证]我的六四见证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见证】六.三--六.四惨案目击记

【六四见证】六.三--六.四惨案目击记
   
   作者:小鹿
   
   不能相信,1989年那场轰轰烈烈的学生运动以及随后而来的那场丧心病狂的军事镇压,已经过去十五年了。

   
   随着六月四日的迫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不能平静,眼前时时浮现出当年那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耳畔仿佛又听见那群情激奋的呐喊之声。还有枪口、坦克下的牺牲者那死不瞑目的眼睛,好像在发出永远的质问:热血爱国,争取民主,究竟何罪之有?长安街头,开枪镇压,冤案何时能平?活着的人们呵,你们该做些什么?
   
   十五年前,我只是北京大学一名普通的研究生。在那场伟大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中,凭着年轻人的一腔热血和当时形势的激发,我也曾走在千百万学生游行的队伍中,也曾昼夜守在天安门广场上,自始至终亲身经历了这一历史事件。并且出于专业的敏感,我将自己的所见所闻,随时随地记载下来,为的是将来能够不是靠模糊的记忆,而是用白纸黑字的亲笔实录来向他人讲述这段历史——至少是我所亲历的这一侧面。
   
   今天,为了纪念“六.四”十五周年,为了祭奠“六.四”事件中不幸牺牲的学生和北京市民,我将这份个人记录的“六.四”笔记发表出来。为真实体现原貌,我对原文除标点符号和个别错字外,未作任何其他改动,标题也是原来的。当然,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文中出现的同学朋友,均用化名,但文中所记录的死者姓名是真实的,是从他们的学生证或身份证上直接抄录的。
   
   ※   ※   ※   ※   ※
   
   自从5月20日李鹏签署戒严令之后,北京人心情就十分担忧和紧张起来。
   
   戒严令之后,从21日起军队从四面八方开往北京。但在进京各个路口,北大学生和北京市民围困,有的是老太太往军车前一躺堵住的。大家又宣传又劝说又慰劳,以一切方式作士兵的工作。军民间由对峙变得理解乃至最后联欢。许多解放军官兵向群众保证决不向人民开枪。在八角村、丰台、六里庄、呼家楼、公主坟、青龙桥、……到处出现这样动人的情景。
   
   戒严十多天,部队昼夜被群众拦阻,未得按原计划戒严北京,有些开始后撤。大家渐渐松懈,以为终于使戒严计划泡汤。北京街头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所有道路均畅通无阻,处处与往日无异。
   
   但部队的行动计划就在人民的松懈情绪中悄悄进行着。
   
   6月2日夜,大批军人穿着老百姓的服装进入北京,然后集结。又有一支军队一夜急行军从通县赶到北京城。市民和工人纠察队、学生发现后,拼命拦截,仍不能止住他们向前推进。他们经过长途行军,很是疲劳,不断有当官的催促他们跟上。便衣军人所持武器是匕首、棍棒、皮带、菜刀。
   
   6月3日
   
   凌晨,一辆军用吉普由西向东疾驶,至木樨地,突然冲上人行道,当场轧死三人,伤一人。被群众拦住后,穿便衣的军人冷冷道:“我是执行紧急公务,一切事故均不负责,你们找上头说去。”后由两名警察带走。
   
   (这一天,即3日,我从上午九点即到万寿路的单位询问工作事,至下午三点多回校。4点多在系门口碰到洪洋。我说,听说轧死人了。他说,现在更严重了,军方已经施放催泪弹了。)
   
   从系里出来去木樨地。广播里一位教师正在讲述他目击的场景。原来,早晨轧死人的消息传到学校后,北大筹委会立即决定上街游行,声讨这一罪行。队伍12点出发,下午接近西单时,前边有群众退下来,均红肿眼睛且流泪说,部队已放毒瓦斯,他们已和部队用砖头交战。北大队伍走过时交战已结束,满地碎砖块。后顺利抵天安门广场,未遇拦阻。
   
   气氛已是越来越紧张。各种消息不断传来,大家皆坐立不安,许多人都要去看个究竟。
   
   晚饭后我洗了澡,然后同小雪一道去天安门。当时是七点多钟,正好有一支“北大敢死队”(约四、五人)打着一面旗帜,带着电喇叭出发。我俩就跟在他们后边骑车前往。沿途不断有群众向这支小队伍鼓掌喝彩。到人大,人山人海。我和小雪就从旁边的路上好不容易穿过。往天安门方向去的人很多,也有坐在大卡车上去的一批批人。到木樨地时,见到有砸坏的两辆军车,里边和车顶上陈列着匕首、压缩饼干等。我们还看了被圈起来的出事现场。
   
   我们到广场时约九点多钟。先看“民主之神像”。塑像周围整齐地排列着香港捐赠的各种色彩的小帐篷。纪念碑北侧则横竖成序地排列着三十多架黄帆布大帐篷。来自全国各地的大学生们就在这些帐篷里或广场上休息或走动。
   
   高校自治联合会的广播响着,告诉大家今夜情况紧张,以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口号变了,号召大家遇到军警袭击时可以抵抗。个人可就近找些木棍、竹竿等自卫武器。如无武器,军警袭来时,可抓住其钢盔,拼命往后拉,勒住其脖子,就会使其无法打人……云云。后来吾尔开希还讲了话,说他刚从拦军车的地方赶来,群众热情很高(后来因隔得太远听不清就不再听了)。
   
   纪念碑三层:侯德健、刘晓波等四人在绝食声援学生。侯绝食48小时,其余三位宣布绝食72小时。他们都是自6月2日下午开始绝食的。
   
   在广场上,巧遇清华熟人朱虎星。他煞有介事地带着防毒面罩和望远镜。我们取笑了他一番。其实我和小雪也带了口罩和望远镜在身上,以防不测。但心里多少有点开玩笑的想法,并未认真感到会使用这些东西。
   
   我们三人又在“民主之神”像周围转了一圈,用望远镜仔细瞧看塑像的前边和后边,评议哪部分塑的好,哪部分塑的粗糙等等。在这儿,“天安门民主大学”开学典礼正在进行。有教务长在讲话(据说校长是严家其),还有宗教界人士讲话。我们听了一会儿后,就和朱虎星分手各自去找自己学校的营地。朱说他要和清华同学一起在天安门过这紧张的一夜。我和小雪来到广场西北侧挂有北大校旗的帐篷,在这里看到几十北大学生或坐或站或躺地呆在里头,并且还有我班的三位男生:余锦耀、洪洋、薛辉。一对年轻的工人夫妇自家烧了一大桶绿豆粥送来给同学们喝。他们说,今晚肯定要出事。在离天安门不远的各路口,到处有军车被群众堵截。广场上戒严指挥部在人民大会堂上架设的高音喇叭正一遍遍警告人们离开,晚上呆在家里不要出来,等等。
   
   我和小雪准备回校,当时约十一点左右。正与洪洋他们告别,互嘱保重,一位同学急急奔来,对着帐篷里的同学大叫:“他们开枪了!快拿手电照我的手!”立时有手电从帐篷里射出,照在他的手上,只见满手是血迹。大家立刻围着这同学询问。他说木樨地的军车强行进入市区,上万的群众堵着他们。军人开始放瓦斯,放枪。木樨地形势很危急,需要加派一支“敢死队”去增援。那些男同学们立即准备出发。我和小雪也急忙离开,去新华门取自行车。
   
   我们取了自行车后往西骑行。人越来越多,不时传来砰砰啪啪声,也不知是不是放枪,心里十分紧张。快要接近民族饭店时,已见人群攒动,骑不过去了。问人哪儿在冲突,人们说,就在眼前了。正说着,忽见一阵烟雾在前边升腾而起,大家纷纷后退。接着一股刺鼻的气味涌来,熏的人直要流眼泪。原来是放毒瓦斯了。我急忙对小雪说:“快把自行车放到马路边上去,看来是过不去了。”待我放好车后,一转眼却不见了小雪,急得大叫。找不着她,我就戴上眼镜和口罩随着人们往前跑,想要看个究竟。一放毒瓦斯大家又往后跑。这样拉锯了几次之后,瓦斯忽然不放了。有人喊道:“他们的催泪弹用光了!”于是群众呐喊着又往前冲。冲在头里的是北大技术物理系的一面红旗。可是冲出二百米远后,军人又反扑过来,双方开始用砖头互掷。
   
   我站在自行车上,听到砖头砸得路边商店玻璃乒乓直响,心里直害怕。这时路中央的群众已退到我东边去了,只有马路边上还有许多人。我清楚地看见防暴警察头戴钢盔,手持齐腰长棍,肩挎冲锋枪,不断捡砖头向前边和左右投掷。一些年轻人为躲避砖头袭击,踩着我的自行车跳上了约两人高的房顶。我吓得一叫,他们把我也拉上去了。房上的人把屋顶的砖头扔在地上以作武器。过了一会儿,不知何故军人又朝后撤,群众又朝前冲去。我也下了房顶,推起自行车朝西去。走到民族饭店东侧,向西冲的群众已冲得很远。我思忖着继续朝西走肯定走不通,可是又不知怎么才能回校。索性又把自行车停在这儿,自己躲在一个门洞里,后来又走到聚集了许多人的民族饭店门口。
   
   忽然,前边的人又一次朝后涌来,只听得远处象炒豆子样响起砰砰乓乓的枪声。有人从前边跑来大喊:“开枪了!开枪了!”人们纷纷问:“是不是橡皮子弹?”退下来的人愤怒地大叫:“前边已打死几十人,还说是橡皮子弹?”群众顿时感到十分恐慌。正在这时,前边抬下两个被枪打伤的人,大家纷纷拥上去帮忙抬往民族饭店门里。又有两名军人被围打着过来,拥挤中看不真切,好像被人抬着,有学生护送。激怒的群众却潮水一般涌上去揍他。从里边挤出来的一学生说,恐怕要被打死了。这位学生因挨得近,身上沾了很多血。我们都心急如焚:这样子军人与群众对峙、互打可怎么得了。可是谁也无法阻止已处于狂怒中的群众。
   
   枪声愈来愈近了。在马路中间成千的群众迅速后撤,躲进长安街两边的小巷中。一会儿,军队开来了。前边是黑压压的几百防暴警察,皆头戴钢盔,端着或挎着冲锋枪,手持黄色棍子。我们这没有跑的学生和市民就站在民族饭店门口观看。不一会儿,灯全黑了,只有饭店附近的路灯仍亮着。仗着饭店里住外国人,估计不会朝这个方向开枪,我们这些人壮着胆子站在这儿。有人高喊:“杀人凶手!”立刻招来砖头和朝天或地放射的子弹。子弹迸在水泥地上溅出绿色的火花。没有人再敢喊,大家只是默不作声地看着。
   
   防暴警察过后,便是庞大的装甲车、运兵车和长长的用帆布蒙上的车辆,共分四列向前推进。装甲车周围是实枪荷弹的士兵,跟着装甲车向前,犹如在战场上一样。有的人低声咕哝:“老山前线挪到长安街上来了!”有两辆装甲车上挂着红布横幅:“热爱青年学生!”“向首都人民致敬!”招来一阵低低的嘘声。这是宣传车,喇叭里喊着:“你们赶快回家去!”群众中有人喊:“你们快滚出北京吧!”立刻被周围人制止,实在太危险了。
   
   后来,我还跑到马路边的栏杆那儿,就近观看。旁边还有十几人,大家均屏住呼吸,默不作声。我旁边有个女孩子看来和我不相上下,她和她的男朋友在一起。我们在那种危险的时刻彼此有一种患难与共的感觉。我们三人决定一起走以互相壮胆。她邀我住她家去。这时军车和士兵已过了一个多小时,仍似无穷无尽。我们决定不再呆在这危险的区域,于是走进民族饭店东侧的一个小巷子中。忽然听得后边一片声喊:“让开!让开!”一看,只见一辆平板车疾驶而来,旁边有人跟着跑,一片忙乱。车上躺着中弹群众,有人帮其捂着伤口,急急而去。惊魂甫定,又是一片“让开!让开!”的喊声,又有伤员通过。那位男朋友是医学院学生,他说:“前边有个邮电医院,我们快去!也许能帮点忙。”穿了好多小巷子后,终于来到这所医院。许多人围在这里,自动组成的学生纠察队拦住众人不让进去,并拉出一条通道,供送伤员的人进入。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