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仁华六四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仁华六四文集]->[[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吴仁华六四文集
·独自挡坦克的王维林身在何处
·六四血腥清場內幕——吴仁华的历史见证
·38军军长徐勤先抗命内情,隐居河北
·关于六四北京戒严的军事部署
·《六四事件中的戒严部队》作者前言
·六四北京戒严部队的数量和番号
·防止党内“政变”和军队“兵变”
·天安门广场清场命令的下达
·六四开枪命令的下达情况
·关于六四天安门广场清场
·六四:一场没有武装对手的战争
·戒严部队军警的死亡情况
·戒严部队军人凶狠杀人原因
·戒严部队军人事后的疯狂报复
·进京的戒严部队和进京路线
·戒严部队的挺进目标和路线
·李鹏《六四日记》是否属于伪书?
·一份论功行赏的六四军人升官名单(新版)
·六部口坦克追轧学生撤退队伍事件
·89年六四清晨学生在天安门广场被捕
·严家祺谈《李鹏六四日记》
·六四镇压时消极抗命的28集团军
·英年早逝的“六四”抗命将领张明春少将
·纪念诗人海子逝世22周年
·满妹:追忆父亲胡耀邦最后的时刻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1989年4月15日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6日
·八九序曲:中国政法大学的四.一七游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7日 星期一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8日 星期二
·八九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19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0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4月21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2日 星期六
·一九八九年“高自联”成立的前前后后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3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4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5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6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7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8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29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4月30日 星期天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4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5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6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7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8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9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89年5月10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19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0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1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2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3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4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5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6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7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8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29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0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5月31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1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2日 星期五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3日 星期六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4日 星期日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5日 星期一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6日 星期二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7日 星期三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8日 星期四
·89天安门事件大事记:6月9日 星期五
·八九天安门事件逐日大事记
·参加六四镇压的38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空降兵第15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7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63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40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5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39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第65集团军参加北京戒严官兵名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4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坦克第1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炮兵第14师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第28集团军部分官兵名单
·参加六四镇压的北京卫戍区部分官兵名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六四见证]血,洒在天安门下
   
   作者:张结凤
   
   如果这是最后的一枪,我愿接受这莫大的荣光。哦!最后一枪。不知道有多少,多少话还没讲,不知道有多少,多少欢乐没享。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人和我一样,不知道有多少,多少个最后一枪……


   
   是崔健去年的作品。去年没有人想到今年六月血洗北京的荒唐事;去年写下的这首歌,却这样精确地反映幸存者的心声。是的,我也愿意这样,相信千百个学生都愿意这样,假如这枪之后,能换取不再开枪,就让这枪射进我的胸膛吧。
   
   可是,我捱的是最早一枪。血,流下;人倒下;耳畔仍回荡卜卜枪声。在医院,在饭店,到处听闻突如其来的枪响。数不尽多少枪?刽子手,何时纔是你的最后一枪?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十时多,我与住在古城的一位朋友通电话,他告诉我西面听到枪声。
   
   六月三日下午二时多,军警在六部口放了催泪瓦斯,不仅激起民众愤怒,更令人心情万分沉重。武力镇压开始了,清理广场的时刻到了。无知、无耻的当权者,究竟会使出什么手段?自从戒严令以来,每夜传出军队进占广场的消息;我的脑海也不时浮现恐怖的想象:军队冲进广场放催泪瓦斯、拳打脚踢;数百部卡车驶入广场,军警抓起学生扔上卡车,强行搬走……
   
   如今我多么希望就是这样。
   
   朋友告诉我听到枪声;不久外电亦报道军队在城西放了枪。我想冲出去采访,可是又不晓得在如此危险的处境该如何采访。在北京饭店露台上观察至夜里十一时多,看长安街上骑自行车的市民不断涌往建国门,看群众在街上摆设路障。忽然,惊心动魄的事发生了,一部装甲车自西向东,冲开街上密集的群众,冲破建国门路口的人墙。人潮在「轰𠾐」巨响中惊散,路障亦东歪西倒的。这是第一次在北京市中心出现的重型军事装备。
   
   形势越来越险峻,我感到有责任、有需要跑到现场去,实地观察。于是与两名行家,组成「采访敢死队」,带备防催泪瓦斯的湿毛巾,轻装简履,一起出发。
   
   北京饭店早已紧锁大门,我们翻过铁闸,跑小步赶去天安门,不管是马路上、路旁小径或草丛,都是人。不怕死的人啊!你们知否战乱即将发生?
   
   他们真像不怕死。装甲车一次又一次地冲来,他们不仅不闪避,还追着装甲车来拍打,那怕只有石头、竹枝,也要扔向那铁甲车身。我站在天安门城楼东侧边上,看着装甲车冲来冲去撞人,救护车跑出来团团乱转,形势已是惊险万分。
   
   四日凌晨一时十分,装甲车再一次由东面冲到天安门,群众同样趋前追打。这次它冲不过路障了,带着一段矮铁栏,窒碍地前行了几步,泄气地停下,屡发引擎无效,终于动弹不得。
   
   我站到护城河边的围栏上,遥望群众攀上车顶,打破铁盖,放火烧车。
   
   由李鹏宣布学运是动乱,杨尚昆调军入京以来.,所谓「动乱」的北京,一直是那样和平,井然有序。甚至拦截军车的市民,对军人也没有一点敌意,还怜悯士兵受困捱饿,不断送饭送水。是谁逼出六月四日凌晨这一幕火烧装甲车?残暴的当权派,不断挑衅、施压,出动军警、重型军械,怎不激起民众的愤怒?
   
   火光、烈焰,令人神思迷惘。由于群众围住装甲车,我看不清楚车上的人有没有被活活烧死?有人说看到人放出来了。
   
   一时四十五分,西面传来清晰的枪声。这时街上弥漫一种诡异、但是炽热的气氛,在那样的情境下,令人滋生投入感,越是发生事故的地方,越要去。是啊,听到枪声,还不走避么?没有,不仅不避,我们更向西前行。
   
   当然,我们向西行,更因为我们不相信军队向群众开枪。人民军队啊,怎会射杀人民?
   
   我们由城楼东侧走到城楼西侧,来到尽头,已被前面人墙挡住去路。看不清发生了什么事,我们攀上灯柱石墩,热炽炽的火光,映照出眼前冷森森的景象:数百士兵,手持枪械,或坐或立地排成阵势,对峙于人民大会堂北面的长安街上。我们前面的人墙与这些士兵静静地对望,士兵持枪的姿态,无疑是一触即发。
   
   我惊呆了。在枪口之前,投入感失去了,瞬即萌生逃跑意念。我环视四周找寻逃生之路,尚未警觉前面的人忽然散去。
   
   什么事呢?我们真是太不够敏感了,眼前一队墨绿色的整齐队伍,是这样快速地朝着我们步操而来,我们竟是到此刻纔看见。这是一队抱枪在胸、头戴钢盔的防暴警察。怎么办?周围的人都已经开始奔逃,有几个人一面跑一面招手叫我们赶快走。
   
   军警进攻天安门了。我没有看到外围死、伤有多少,但此刻我站在广场的边上,军警进来了。凌晨二时零五分。我们赶快跳落地面,向着东面往回跑。拔足飞跑,可是我们跑得这样慢,他们步操这样快!我们该一直往东跑回饭店,还是先躲在大路旁的草丛中?
   
   跑到城楼中间,身旁的行家建议躲入城楼脚下,于是我们跑上金水桥。纔跑了几步,发觉所有群众都在大路上往回跑,我们显得极其孤单。还是跟着群众一道撤退吧,我们又从桥上跑回路上。
   
   刚跑到桥头,忽然眼前一黑,右脑剧烈疼痛,濡湿黏液滑下脸颊。中弹了!我还未来得及识别枪声,他们已开枪。没有发出任何警告,他们开始扫射。头颅发热,鲜血直冒,我心里涌起死亡的恐惧。不过理智支配着我马上伏下,一趴到地上,背上又是一阵剧痛,又中了一枪!
   
   我拉起外套抱着头,大滴的鲜血滴在桥上,滴得这样急,我甚至听到那「滴答」的声音。我已经看不见警察走到哪里,亦不知道此际街上是如何混乱。我该起来继续跑还是伏下躲避?跑,有机会再遭乱枪扫射;躲,可是那额上流淌的鲜血……
   
   我为了采访学运而流了血,最后还是学生跑回来救我,带领我逃生。
   
   军警开到天安门的第一枪,我大概捱了这第一枪。这一枪之后,尚有成千上万枪。长安街、广场,在我逃生离去后,已看不到那混乱的情况。被清理得血肉模糊的广场,直到我离开北京,也无法再看一眼了。
   
   京城一下子掉入黑暗的深渊,无尽的灾难笼罩着中华大地。长安街上的英灵,安息吧。广场上遍洒的热血,升华吧。这一场血战,已将我们的命运与国家命运,紧紧扭在一起;今后,不管中国是黑暗,是光明,我们都不会忘记,共和国的土壤有我们付出的爱。
   
   (本文作者当时是香港《百姓》半月刊记者)
(2013/05/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