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
栏目在征集中 - 用EMAIL告诉你要创建的栏目名称即可:[email protected]
赤裸人生
[主页]->[原创文学]->[赤裸人生]->[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
·有感于余秋雨教授“教市长怎么做人”
·人性癌变:小小两垄地
·鹦鹉学舌和痴人说梦
·《赤裸人生》弟二章
·《赤裸人生》弟三章
·《赤裸人生》弟四章
·《赤裸人生》弟五章
·《赤裸人生》弟六章
·《赤裸人生》弟七章
·《赤裸人生》弟八章
·《赤裸人生》弟九章
·《赤裸人生》第十章
·《赤裸人生》第十一章
·《赤裸人生》弟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十三章
·《赤裸人生》弟十四章
·《赤裸人生》弟十五章
·《赤裸人生》作者敬告读者
·男士悖论――人类理想的生存模式是无性别差异
·我的哥哥庄彦斌
·挑红线”族窥秘
·怒向伪善投刀笔,愤把狼毫做吴钩
· 冷目鄙夷蔑暴虐,热胆刚正对凶奸
·滴滴点点皆血泪,笔端染处是殷红
·我的右派老师赵德通
·在法国看病
·男人说男人
·我的一段越狱经历
·由自留地、厕所和中国人的陋习说开去
·质疑革命
·“极品女人”遭遇“海归博士”:
· 七夕断桥边:一个跨洋越海的亲情传奇
·苍天无眼空垂泪,地狱有门谁作俑?
·科学的盲点
·百合传奇
·浅谈文化批判意识
·卧铺车里的斗鸡族
·北京街头“骗嫂”的“高超”技艺
·“倒掉的王朔和站起来的西蒙”
·除夕夜电话亭旁无家可归的男孩
·抱个日本弃婴回国,爱的天空里有片酸楚的云霞
·风光后的悲凉:权贵二奶:死磕公安局长
·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独拘
·人间真有天堂伞吗
·敢问亿万富姐,大男人当小丈夫的滋味如何?
·只要有勇气告别风尘,就有纯洁的爱恋在后
·四姑娘山绝唱:天堂里也有山峰吗?
·亿万富姐坠海身亡:超豪华的婚姻里有几许情真
·爱不重来啊!在灯清火冷的子夜遥想我妻
·500万打造伊甸园:硕士老总痴情“绝尘之爱”
·京城上访族写真
·下岗了,婚姻也下岗吗?!
·《文章做秀,读者做呕》
·女儿女婿蒸发,高知夫妇和三个外孙绝地呼救
·让爱穿越悲凉的荒漠—— 一位“问题少女”谅解妈妈的心路历程
·京都乞丐面面观
·我给“首骗”牟其中当总管
·劳斯莱斯:我最难侍候的“二爷”
·一个克格勃少校在中国的幸福生活
·一个“东方之子”那颗永远跪着的灵魂
·到天堂里去忏悔:一个女博士的情殇路
·猖狂一贪为红颜:4oo万巨款难偿情债如山
·“歇身”引发的惨剧
·我在《劳改报》当编辑
·我在监狱当“特情”
·监狱里的黑社会
·伊甸园墙
·浅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多干实事少折腾
·忏悔
·赤裸人生第十六章
·赤裸人生第十七章
·赤裸人生第十八章
·闹剧、玩偶、及斗士们的无知
· 陈广诚事件一个有不容推诿的法律后果
·由陈光诚事件言及中国的人权状况改善
·道具、托儿,和北京街头的残疾男孩
·《陈广诚事件》的喜剧效果
·《 陈广诚事件》的负面效应
·联想起“美国价值观”助纣为虐的一段惨痛史实
·《 对陈广诚事件再关注一次》
·答任先生质问再谈谈“担当”
·质疑平反
·拷问良知
·赤裸人生第十九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一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二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三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
·赤裸人生第二十五章
·《老面兜》 长篇小说
·《老面兜》 之二
·《老面兜》 之三
·《老面兜》 之四
·我的狱警兄弟丁春田
·《老面兜》 之五
·《老面兜》 之六
·《老面兜》 之七
·《老面兜》 之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赤裸人生第二十四章)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一九八0年冬天,八大队出了一起公伤事故。犯人邹君在碾沙机上拌料时,不慎从几米高的碾沙机上跌落下来,顿时陷入昏迷状态。
      当时在车间里值班的田春鼎管教赶忙带领几名犯人,把邹君送到犯人卫生院救治。经过检查,确诊为脾破裂,邹君被立即送进手术室。当时急需输血,当时一共去了八名犯人,经过化验,有四名犯人是O型血,为了救人,四个人每人输血二百CC。八百CC的血输进邹君的血管里,可是,脾破裂造成了大量失血,这点血已不足以支撑手术进行。
      当时情况十分危急,手术台上邹君的生命垂危,急待血源补充,而临时再召集供血者已来不及了。这时刻,只见田春鼎管教把袖子一撸,闯进急救室,对主刀医师刘大夫说:“来,用我的血吧,我是O型血,多输点也没关系。”
      田管教的行为,感动了在场的犯人,输过二百CC血的犯人也纷纷要求再次输血,在犯人卫生院工作的犯人医生和行政大夫,也纷纷主动来献血。总共有十几个人为犯人邹君输了三千多CC血,才把这次手术作完了。丁育心身在现场,亲眼目睹田春鼎管教和另一位穿着警装的贺大夫也为犯人邹君输了血。邹君的生命得救了,他之所以能从手术台上活下来,这是我们中华民族真诚、善良、无私、友爱的美德在闪光!他的血管里不仅仅融入了十几名与他一样身着褚衣的犯人的血,而且还融入了两名身着警装的政府干部的血。用阶级观点来考察,干警和犯人之间是界限分明的敌对阶级。已被判刑,既是敌我矛盾,这已是众人皆知的道理。而今,为了挽救一个囚犯的生命,身着警装的干部竟然肯义无反顾地献出自己的鲜血。
      人世间,理解是最大的同情,理解也是最挚诚的关爱。
      在丁育心这颗千疮百孔的心灵里,铭烙着许多不堪回首的伤痛。然而,他用一支拙笔在抚摸伤痛的时候,依然能在结了疤的创口上寻觅到这些闪烁着人性美德的亮点。正是这些亮点,支撑着他在绝望的深渊里,对祖国和民族怀着不怨不悔的深情。
      
      一个男人如果能娶到个美貌的妻子,这无疑是件极端幸福的事情。然而并不是所有的美貌妻子都能给丈夫带来幸运和美好。远古时代就有因为争夺一个美貌女人而发生战争的事情,以至于造成数以万计的男人为一个美貌女人的缘故而流血丧命。所以有人诅咒“美女乃是妖魔和祸水,只有远离她才能有安宁。”
      八一年三月三日凌晨,革志监狱的犯人被一阵爆豆似的枪声惊扰,随即监狱就戒严了,任何犯人都不许走出监舍。到了早晨出工的时候,戒严依然没有解除,犯人们都意识到这一定是监内出现了大事。
      中午时分,戒严解除了,各大队的干部才到后监舍带领犯人出工。而这时二门处摆放着一具血肉迷糊的尸体。二门处的气氛森严,出工的犯人们依次从尸体旁经过,但没有人敢说话议论,甚至也不敢多看几眼,持枪的武警就在几米远的地方虎视眈眈地注视着,仿佛一有骚动他就要端枪扫射似的。
      下午两点一刻,丁育心和小邵正在校对稿件,狱侦科的李科长带着段干事来到劳改报编辑室。他们进门后丁育心和小邵依例赶紧站起来,李科长的脸色非常严肃,他用一种严酷的目光盯视丁育心足足有半分钟,才大吼一声“把丁育心押起来!”
      丁育心随即被押送到监狱的禁闭室,并给他加戴上一副重镣单独关进了一间牢房里。丁育心莫名其妙,这时他虽然意识到一定是监内出现了什么大事,但还不知道这事就是他的铁哥们干的。
      监狱的禁闭室又叫小号。丁育心入狱几年了,但这是他第一次进小号。监狱的小号比社会上看守所的牢房更窄小,小号里充满着厕所一样的气味。监狱的禁闭室,负责监管看押的人员虽然都是政府干警,但清扫卫生、送饭送水的也有两名杂役犯人。其中有一名叫老钟的犯人还是丁育心的同乡,他未关进小号之前老钟曾多次去劳改报编辑室与丁育心攀乡亲。可今日见到丁育心拖着重镣被送进小号来,老钟早将乡亲的情面扔在脑后,见了丁育心的面,老钟象是从来不认识他似的,板着面孔,一脸阶级斗争相。
      丁育心心里暗暗地发笑:人啊人,终究是看重利益的动物。
   老钟熬到个杂役的差缺不容易,况且六亲不认本来就是监规的律条,不如此恐怕就自身难保,也无须责怪老钟势利眼了。
      丁育心被关进小号的当天晚上,狱侦科的李科长来提审他,李科长直截了当就问:“你和李喜是什么关系?他都对你说过什么话没有?”
      “李喜?”丁育心想不到李喜能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来,但隐约意识到自己被关押一定是和李喜有关联了,便出言十分谨慎地回答道,“没有什么特殊关系,只是同犯而已,况且我已经调离八大队一年多了,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
      “你们不是磕头拜过把子的铁哥们么?”李科长问。
      “那有这事,”丁育心感觉事情有些蹊跷,便极力否认他和李喜的密切关系,他解释说,“我是政治犯,他是刑事犯,我们本来就不是一路人,我怎么能和他拜把子呢?”
      李科长似乎相信了丁育心的话,他又问:“那么,你知道李喜和秦教导员有什么过节么?”
      丁育心更觉得困惑,更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他矢口回绝道:“这种事情我怎么能知道。”
      李科长见问不出什么,便说:“你回去好好想一想,李喜过去都和你讲过什么话,如果你故意隐瞒,将对你没有一点好处。”
      丁育心又被押回小号,此时他确信一定是李喜出事了,而且事情似乎和秦教导员有关联。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呢?
      在丁育心被关押小号的第二天下午,老钟来给丁育心送饭,丁育心见周围没有别人,便禁不住心头的疑惑,悄声问:“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李喜到底怎么了?”
      老钟旁顾左右才悄声说:“李喜越狱潜逃到监狱家属区,把八大队秦教导员一家三口全杀了,他自己也被武警兵击毙了,这事难道你一点也没听说?”
      “啊!”丁育心惊震得目瞪口呆,这时他才明白了自己为什么被关进小号的原因了。
      原来,自从那次李喜被准假回家,李喜就和秦教导员拉上了关系,他探亲回来时就给秦教导员带了好多贵重礼品,有土特产、高档烟酒还有一颗百年老山参。此后秦教导员也对李喜另眼看待,丁育心推荐李喜担任八大队的犯人施工员,正合秦教导员的心意,他让丁育心去找刘大队长,只不过是为避嫌而已。后来李喜的妻子王丽华来探监,秦教导员也极力提供方便。在监服刑的犯人如果能得到主管改造的干部的照顾,那减刑就指日可待了。李喜嘱咐妻子不惜送重礼贿赂秦教导员,此后,王丽华来探监就先到秦教导员家送礼,然后再到接见室去探望丈夫。一来二去王丽华和秦教导员的关系就越来越密切。秦教导员也确实在各个方面给予李喜特殊照顾,李喜有了大杂工袖标,就更方便了,王丽华再来探监,秦教导员就假借带犯人出外役的名义,把李喜带出大门让他们夫妻单独见面,这使得李喜对秦教导员更感激涕零。
      但是,当李喜察觉到秦教导员之所以对他格外恩典的缘故是他美貌的妻子用出卖肉体换来的,感激涕零就变成了不可化解的刻骨仇恨了。
      一九八一年三月二日下午,秦教导员以自家房屋漏水需要维修的借口,把李喜带出监狱,让他和悄悄来探监的王丽华在自己家里单独见面。秦教导员的妻子是监狱干部医院的护士,他们刚四岁的女儿在幼儿园,所以当天下午秦教导员家里再无别人,而秦教导员为了让李喜和王丽华单独见面,把李喜带到家里后,就把他和王丽华锁在屋里,自己又去上班了。这本来是过去常用的方法,只要在晚饭前把李喜送回监舍就可以了。没有想到的是,秦教导员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安排却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当天下午,李喜和妻子王丽华在秦教导员家单独见面时,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究竟为什么原因争执,细节就不得而知了。争执中,气愤的李喜竟把赤身裸体的王丽华活活掐死在秦家的卧室里,闯了大祸的李喜本想立即逃走,但这时秦教导员恰恰打开院门回来,穷凶极恶的李喜隐藏在门后,秦教导员打开门锁推门进来,就被李喜一斧头击倒,此后秦教导员的妻子也抱着四岁的女儿接踪而至,已经完全丧失理智的李喜把秦教导员的妻子和刚刚四岁女孩也杀死了,一家三口全被灭门。
      因为当时天色未黑,李喜就在秦教导员家潜伏到晚上九点,他脱掉囚服,换上秦教导员的一套警装,把秦教导员佩带的手枪也拿上了,他打算趁夜色掩护逃离革志监狱。但是他刚刚走出秦家院门,迎面就遇上几个巡逻的武警,因为心慌,李喜撒腿就跑,他这一跑,引起巡逻武警的警觉。武警发现秦家院门洞开,进院里一看,凶杀案的现场惨不忍睹。于是警笛骤响,革志监狱迅即进入一级戒严状态,李喜刚刚跑出不远,就被骤响的警笛吓得魂不附体,他慌不择路,匆忙跑到供销仓库的废钢堆处,钻进了一截直径70厘米的废钢管里。革志监狱调动了所有干警进行地毯式搜查,到凌晨五点多钟,才发现李喜钻进了废钢堆里,于是密集的子弹像爆豆样射出,把李喜藏身的那截废钢管打成了蜂窝样,当李喜的尸体从废钢管里被拖出来时,身体上几乎没有一处不中弹的,血肉模糊得已经辩不出人的模样了……
      知道自己是为什么被关押小号后,丁育心的心里反倒踏实了。这人世上本来就充满着令人窒息的血腥、恐怖和龌龊,司空见惯了这样的事情,心灵也就变得麻木不仁了。丁育心没有太多的悲哀,也没有了当初的惊震,他以为过不几天,自己就会被放出去的,继续去当劳改报的编辑。
      然而,他又一次判断错了,这次无辜被关押却让他在自己痛苦的履历中,又增添了当“特情”这样一页“红色记录。”
      “特情”这个词,许多人不会理解是什么含义。但看过武侠小说的人应该知道,什么叫“卧底”,在小说《红岩》里,也有郑克昌这样的人物,不过,他的身份叫“红旗特务。”
      “特情”是个专业用语,和“卧底”和“红旗特务”一样,是指负有特殊使命,隐身于特殊环境,颇具些神秘感的特殊人物。
      丁育心被关押小号一个星期后的一天深夜,负责管理小号的苏指导员把丁育心从睡梦中叫了起来,把他带到了小号的预审室里。
      进屋以后,丁育心见到监狱狱侦科的李科长表情十分严肃地端坐在屋里,他以为,这次一定还是像上次提审一样要询问有关李喜的事,可没想到苏指导员掩好门后,对着他友善地笑了笑说:“怎么样?小号的滋味不好受吧?你知道为什么要把你关起来么?”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