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万沐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我也有一个梦
· 阶级斗争必然导致民主
·加拿大正在被政客绑架
· 中华民族需要独立知识分子
·加国经济不应被过度干预
· 美国的强大与美国的伟大
·奥巴马治标难治本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 中国文化与哥本哈根峰会
·现实的恐怖vs空洞的“人权”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把美经济帝国主义关进笼子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 铲除中国民间恐怖主义的土壤
· 溫家寶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
·釣魚島的回歸最終在於聨美抗日
·支持溫總! 支持政改!
·貪官效應令人憂
·劉曉波獲諾獎,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獲獎
·右翼勢力 執掌北美政壇
·難以逾越的冷戰格局
· 維基解密 有利有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万沐
   
   中国的“左”派,与世界语境中的“左”派有本质的不同。世界语境中的“左”派是中下层民众的代表,主张社会福利制度。而中国的“左”派更多是现行政权的维护者或者毛泽东专制路线的支持者。
   
   毛泽东时代实行无产阶级专政,实行类似南非种族制式的城乡二元化制度和集中营式的人民公社制度,被饿死、被斗死几千万人;而现在中国基本实施掠夺式的原始资本主义制度,权力介入市场,中国的国有资产大量被私有化、外国化,弱势群体彻底被社会边缘化。号称“左” 派者却将毛泽东奉为救世神明,对受尽剥夺的社会下层民众视而不见,却以拥护毛泽东的路线为能事,以反对民主、人权为主张,即使偶尔反对权贵资本主义,很大 程度上也是一种矫情,是为了将权贵资本主义与普世价值绑在一起,而对普世价值进行围剿而作的一种铺垫,正如胡锦涛今年四月十三日在老干部会议上讲话指出的 那样,既得利益集团怕自己的特殊权利和利益受损,所以才攻击主张普世价值的高层领导人。而且“左”派形成了从国内到国外、从中央到地方,老既得利益者和新 既得利益者相互联合相互呼应的局面。不信大家看看,以薄熙来家族为代表的中共高官中的“左”派集团,有谁不是权贵资本主义者;海外那些“左”派们,不是在 国内大肆掘金的爱国侨领,就是裸官们的妻儿;而 “三种人”这种文革中的权贵们目前也不甘寂寞,借着“毛泽东热”还魂;许多严重黑社会化的地方政权头头们,为寻求保护神,也纷纷崇毛、尊毛,最近尤其搞得风生水起。 近一两年来,全国“左”派们在重庆红色文化的感召下又在各地自娱自乐。批判着可能根本就搞不懂的西方价值,以图证明自己的坚定的社会主义信念和远大的共产主 义理想,这在当今中国是一种包赢不输的政治正确,由此可见“左”派们不仅用心险恶,而且还十分的机会主义,有种挂羊头卖狗肉的意味!


   
   当然也有一大部分“左派”,是根植于几十年来红色文化中的所谓老干部、老战士、老工人,他们是中国红色政权的保卫者、建设者,由于计划经济时代政权统治的需 要,他们获得了一点的政治和经济利益,但随着市场经济的推进,他们信奉的共产主义越来越杳如黄鹤,个人的愿望无法水涨船高,产生了一种极大的失落感,于是 便以怀念毛泽东时代的所谓“社会公平”、“物价稳定”,大发自己主人翁地位沦落不偶的感叹对当今不公不义的愤愤不平!希望回到毛泽东时代,过上虽然清贫但 相对公平的生活。其实,他们不明白,过去根本回不去,过去也远非公平,请问,你一家人的的几十元钱的工资和毛主席他老人家几百万元的稿费比有什么公平可 言?你一家人挤在干打垒房子里和他老人家六十多处煌煌行宫相比难道不是天壤之别?应该清醒地看到,毛泽东那一套根本就是死路一条!现在只有通过深入的改 革,实行宪政民主,将权力关到笼子里,建立健全的市场经济体系,实现司法独立,建立公民社会,才可能实现真正的、普遍的社会公平公正,也许这批老人家等不 到这样的社会了,但你们子孙的幸福尊严只有靠这样的社会制度才能得到保证!
   
   还有一部分人就是没有经过文革,却对那个时代想入非非的年轻人,这些人未必有真实的信仰,但却有很多浪漫的幻想,总想着爬雪山、过草地,总想着去“砸碎万恶 的旧世界”总想着去解放全人类,用电影里、网络上得来的一知半解,或者在校园里标新立异地穿上红卫兵服装哗众取宠,或者聚啸网络,“引导舆论”。这些人善 用新媒体,会翻墙,常常是白天东半球,晚上西半球,迎着太阳,披着星星,戴着月亮,搅得周天寒彻,暴力话语、红色意境在网站上随处可见。其实,你们倒不如 利用自身的优势好好了解一下各种信息,重新定位自己的思维。
   实际上当今中国,反倒是所谓的“右”派在为下层老百姓呼吁。依我看,这些人其实一点也不右,从西方的视觉来说,很大程度上就是左派。他们主张放开户籍制度、 主张废除政治特权,主张老百姓有选举权、有言论自由、有监督官员的权力,呼吁保护老百姓的公民权力,主张人人平等、发展机会均等-----,这不正是在履行着西方左派学者的职责吗?所不同的是,他们承担了更多的牺牲。从五七年的右派,到当今的自由知识分子,他们由于为社会正义、为普罗大众的权利而与专制权力对抗,许多人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请想想,他们所追求的是一种多么美好的理想啊!一种在世界上许多国家已经实行、在中华民国也健康运行的社会管理模式,这不正是千百年来中国人所梦寐以求的 “天下为公”的“大同世界“吗?当然,人们可以找出这种社会的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特别是重大问题绝对不是制度性的问题!
   
   其实中国的“左”派并不“左”,而是专制主义的拥护者和打手或者本身就是专制主义者,而中国的“右”派也并不“右”,许多人就是西方概念里的左派,不知为何在中国连这两个字的定义也很有中国的社会主义特色?
   
   

此文于2013年05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