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梁福庆
[主页]->[百家争鸣]->[梁福庆]->[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梁福庆
·《启蒙社》坚持时间长度争取行动的宽度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一国两制与台湾公投欠缺问题
·温家宝总理访美要栽在江泽民手上
·画龙点睛者胡锦涛
·告国内、国外民运人士和朋友书(释)
·普通逻辑表达式和一个实际
·看大陆"宪法"与台湾"公投法"
·宪法平台上谈和平
·中国正在公有化必须关注的几个现实问题
·球有三种物理形式
·『两会』窗口下的数字楼梯
·梁福庆:恶蒸发与讹聚变
·普京在布拉迪斯拉发高峰会上的两个经典论断
·梁福庆:政协、人大两会有些什么专营物品
·梁福庆:财神归来,监狱多了
·梁福庆历史小诗两首:八分邮票
·梁福庆:香港人由曾阴权始用“左撇子”政治
·梁福庆:胡温理念碰碰胡
·梁福庆:世界发现中国和中国发现
·梁福庆:中国大陆共产党会不会问信于民
·向第十九届杰出的民主人士获奖者致敬
·胡锦涛访美前瞻:“三个和尚的故事”模式
·告别林牧老先生
·机会来了,有气的出气,有粗放粗
·胡锦涛总书记的“八荣八耻”之“颜色”乎
·胡锦涛“孵蛋”,陈良宇要“踩蛋”
·工人阶级应把被颠倒的自己重新颠倒过来
·梁福庆:《大国崛起》影片不宜评论
·《贵阳文化论坛》演讲主题:“六·四”事件的一个胜利
·更新我们活的现实观念,重新肯定民主价值源流思想真理性
·“小社会”中国反腐会成功吗?
·2008北京奥运与中国船歌
·我的中国人权观“人民权”观念
·凌冻中的电线杆你能告诉世界说这是为什么吗?
·今年的“国是论”是“出轨论”
·时评:中国时局动荡
·中国改革30年“毒奶”裂变——党政干部的两极性
·看中国道德丑陋和暴力审判中的《杨佳袭警案》
·贵州人权研讨会演讲稿(1)
·梁福庆:诺委会授予刘晓波和平奖符合中国利益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中国“道路”的体系之我见
·苏联解体是由于无政府状态使苏共亡党
·“留言板”和他的中国史
·一则评论放回日记里的说明
·资本中心与离心颗粒
·晚上睡觉磨牙录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要产生许多的马克思主义
·中国应该“脱靴放活”自己
·中国已经没有可信的东西,完蛋定局。
·拿什么来纪念辛亥革命
·病人艺术家
·学习从中年开始——新年祝词
·掉在地上的马克思
·新闻里的中国特色
· 薄熙来——又一次马克思主义的分权革命
·“胡温新政”换届之虞那么一点点
·“普通人”哲学东方不亮西方亮
·“普通人”怎么了?
·围绕《普通人哲学》主题交流寻求对话
·“普通人观点”看中国国土钓鱼岛
·把手指放在视频上来解读“中共十八大”
·梁福庆:和习近平谈规律
·中国梦开店的政治时代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捉一个,随便什么都成
·日上三竿不妨在那做一个标记
·在国际交往中我们的文化很失败
·时评:只读文化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中国企业家与狗
·中秋月下一双足
·梁福庆:国有国法,犯罪有王法
·警惕!!!新型类网络非法传销组织 “挺郭会”的传播与蔓延危害
欢迎在此做广告
梁福庆: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学者建议和中共瘦身及其深水谈
    梁福庆
    
    涉及中共党员的话题或文类有一个很困难的问题,好像是说他这个名词用起来不是那么便当,做研究时得另想办法得琢磨琢磨以后,要等腾出空地以后,那以后的生理没了感情时的中文意思:使用文字空出一个字的位子再接着往下说时丢失了科学的那种目的,说话人就很难受,因为那是专属的东西,好比说要把一间屋子里的东西搬到另一间屋子对一名搬运工来说,他搬运的都不属于他的别人专属的东西一样,所以就只能丢失科学为代价的同时纯粹到意义的运动。
    


   
    不同的问题就是:是你运动还是我在的运动?究竟是什么的运动。
    我以为生理的运动比较有代表性。
    我们的生理……不必去参考别人是怎们说的,那些个抽象物的东西。
    例如群众他的术语、无产阶级他的范畴、先锋队或先进性、党性等等专属的东西,都离不开“生理”基础的运动。“我们的生理”综合归纳起来远远大于也不小于“我们的生理”这一命题,用“生理”这个条件来讲,他的“意识”就消失了,在“我们”之下都是“名实”的东西。这就是科学的好处:实在。问题是,涉及中共党员的话题或文类有一个很困难的问题,正是科学与反科学的难题。
    
    党员的个体从人的生理上讲只能是科学的非文化的有机体,不存在“特殊的个体”那样的非科学的“特殊观念”。并没有从世界文化的比较中有超过美国大兵反恐作战的文化特征的特殊,还不如中国的秦始皇的兵勇文化那样的生理特殊,因为,历史现实的生理这个条件没有例外,在认识上“不会超出他的当时的历史条件”的认识(观念),所以,如果中共要以“新形势下”的“实现党员发展和管理科学化”当前,“建立和完善科学的党员退出机制”,就只能依从他“数目”的量词并附加在量词上叫做意义的产品。①所以他只能根据意义吸纳和淘汰“数目”上的个体。这和科学哲学的关系设置——党性(我国的马克思主义哲学体系)原则看到它的意义,但是他经常性的意义从来都不会是量词生理的地域、国家、种族、性别和信仰的历史,因而他认识不到科学的本性历史。相反他反对他人对他觊觎科学的认识。虽然学者们提到所谓的“执政党瘦身”还只是说明他外部的数目学者们对它建议的思想,不是成文的东西。因而也就谈不到科学什么的。
    
    那么科学是什么,比如计算机(电脑)你能知道一个物体的下落会偏离是因为他有意识才会如此的吗?如此你还会相信计算机(电脑)嘛?
    有的干部腐败是因为它有意识。但是党性计算机(电脑)数量缩编3000万左右怎么它“自己”不说而学者建议来代呢。腐败又怎么成为科学反过来对科学加以修正呢?
    所以就不存在“科学共产主义”概念而只是想象的文化方式的现实性。那么,我们看到有的干部腐败就是这种方式的现实生活。他腐败是很实在的意识又是很文化的,就像那个重庆官员“不雅照”那是很文化的啦。
    所以如果科学是意识,那么“不雅照”就是他的“必然”定义。如要讲科学就必须有力排除人的意识。我要说生理规定不论落在何处(各学科的关系)不偏离就很够了,用这一尺度看“党员”就绝不会“走眼”,但是如果一时眼花的话也可以问一问身旁的一个,他如果也花了眼,问医生,因为这是一种困难的事,有时护士可以帮助一下,经验告诉:尿不出就吹吹口哨。
    
    因为见到中共对外在媒体上的有关“哪些党员需要清退,怎么退——执政党瘦身难题探析”学者们的这类文章,他要来个科学清退和淘汰部分党员,听起来像文化的产品,一时被触动了我的“身体”便有了此文,有感而发。
    
    2013年5月22日
    ①原标题:哪些党员需要清退,怎么退——执政党瘦身难题探析
    
   

此文于2013年05月2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