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思考中国
[主页]->[现实中国]->[思考中国]->[世界潮流中的中国]
思考中国
·向往抗日战争时期的民族和解
·谁说中国没有自由!!!???
·杂谈- 香港直选反台独李登辉新台湾人大陆军费等
·民主自由与第一百只猴子并发症
·互联网和你我他
·我们的春天简介
·飘入心灵的片片思绪
·内忧是原因,外患是结果
·中国社会已经改变,谁也不可能开历史的倒车
·再说说李登辉
·两岸关系-统长独消的转折点来临??
·将大写的人字,植入中国人的内心深处
·解读中国威胁论之二---中国人也应该反思
·反对朝鲜古巴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的胡锦涛
·亲爱的中国同胞恳请您们都作一个独立的思考者
·百年来中国改革失败的教训及今后的改革路径
·美国与中国相比,最大的优势是制度优势
·(修订版)反对朝古政治正确论的胡锦涛,支持和谐社会以人为本创新社会论的胡锦涛
·现代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和平崛起的保障
·现代社会的核心价值是确立人权的中心地位
·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金钥匙
·马英九现象及大陆台湾香港民主发展的互动
·江泽民vs共和党,胡锦涛vs民主党??
·开放是中国完成社会转型的必然道路
·请让我们适应民主
·胡锦涛的三条思路
·信仰=心中的靠山??
·中国最需要的不是英雄,而是公民
· 支持“冰点”提起行政诉讼
·我偏偏要做一个不窝里斗的中国人
·中国社会转型的艰难
·呼吁执政当局理性对待维权人士
·开放和人权意识的普及,是中国平稳完成社会转型的基本道路
·我冷静我思考我读书我观察我奋斗
·选票是民众的授权信
·台湾在搞文革?笑话,还是好好反思自己(大陆)吧
·中国人权理事会应该向《人权观察》学习
·诺大的中国(大陆),居然容不下一个独立思考的头脑??
·教育,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因素之一,农村教育,很可能是中国社会转型的瓶颈
·论坛既是志同道合者聚会的店堂,也是持针缝相对观点者碰撞的福地
·支持孙不二先生独立参选基层人大代表
·让我们不再默许不合理的执政行为
·怜悯他们,爱他们,启蒙他们,揭露他们
·一个民族要想强盛,没有几百年的功夫是不行的
·葛红兵先生的高论,使我忍不住又要说一说中日之间的问题
·人权观念的确立是中国社会转型的根本
·董仲舒可能是中国人创新思维的第一杀手等几则思考
· 社会一切皆处于关系(联系)之中
·自然界的能量守恒定律在社会中的体现就是公平正义
·外国人对中国的看法可能更接近于真实
·西方反华势力到底反对中国的什么? 到底对中国造成什么具体的伤害?
·不结盟和韬光养晦的外交政策坚持100年不动摇
·“你还有胆去中国吗”
·尝试分析日本法西斯南京大屠杀和德国纳粹对犹太人种族灭绝的思想基础
·人权观念的普及,是中国社会转型的头等大事
·给美国政府提建议
·度奶粉事件反思
· 读史偶感
·历史的恩爱情仇
·中国人的愚笨与聪明
·关于人生的选择与修养的几点思考
·中日的恩怨了结方式
·1949年中国人民站起来之后都干了些什么?
·让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
·持之以恒,必能提升生命价值
·中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并没有巩固下来
·人权理念的普及是抵御极权和防止文革悲剧的最有力武器
·试论核心价值观
· 等待中国政府给予民主自由的人是在守株待兔
·认清世界情势,精准定位中国,扬弃中国传统文化,形成现代中国新文化
·方舟子打假的方法极为平常, 大家都可以使用
·由晓波先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引发的一些思考
·刘晓波不应该成为领袖,他是中国的一个现代公民
·昂山素季演讲全文
·昂山素姬答伊江编辑问
·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
·龙应台:你可能不知道的台湾――观连宋访大陆有感
·非法拘禁陈光诚的山东地方临沂当局当事人似乎涉嫌犯了非法拘禁罪
·陈光诚能否成为中国的罗萨 帕克斯??!!!
·陈光诚才有点像中国反对党的样子
·真相--审判--忏悔--宽恕--民族和解
·温家宝和薄熙来都是人,都拥有做人的最低权利
·两岸官员的十大不同
·亲爱的同胞,请您做一个理性的爱国者
·我猜测的胡锦涛的辩解
·中国的改革者不要把自己弄得跟个怨妇似的
·爱,无条件的爱是中国社会完成平稳转型的粘合剂
·美国独立宣言THE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儿子是母亲最甜蜜的牵挂
·世界人权宣言
·华人首富李嘉诚先生谈民主自由及公民意识
·“内斗” 中华民族的“抽血机”
·台湾的道路是中国现代化的道路
·思考中国(z)
·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发表演讲(全文)
·昂山素季:缅甸之花
·马英九:英才继起 九思立身
·林 昭 啊 林昭
·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破解“江山思维”是实现官民良性互动的关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界潮流中的中国

主题:世界潮流中的中国
   
   [理论探讨] 世界潮流中的中国
   
   来源:黄卧云的共识网•思想者博客

   来源:2013-04-07
   
   中国当代的官民矛盾,同它历史上作为改朝换代的基本动力的官民冲突既有相同之处,又有重要区别。利益冲突过去是、现在仍然是双方的矛盾焦点,但制度意义上的冲突才是今天所特有的,而且它反映了两者之间更为根本的厉害关系。在中国传统的官民冲突中,并没有制度冲突的含义。制度内容的介入是一个现代现象。在对外开放30多年后,中国与世界广泛接触,逐步融合,使我们社会在许多方面都发生了很大变化,进入了现代化阶段,在器物层面上,中国与世界的融合十分迅速,交通和通讯的现代化基本上与世界同步。思想和文化层面的融合在加深,权利意识普遍觉醒,现代民主思想快速普及。
   
   世界潮流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面貌。在世界潮流中,"中国特色"将是没有例外地被它改变,还是成为一个永远都不可改变的特例,应该不是一个问题。但这仍是一个有待证明的问题。虽然它最终需要事实来证明,不过在事实到来之前,在相关事实依据之上进行推演和证明还是非常必要。在问题面前,不管是谁,仅仅只是宣称"决不"怎么样或"坚决要"怎么样是虚弱无力的,不会产生任何效力。
   
   潮流怎样形成
   
   人们常说: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它说的是世界潮流改变制度和现实的两大特性,一是方向的同一性,一是力量的不可抗拒性。它断然地没有给不同地区自成体系的制度留下存在的余地。要观察和分析这一脍炙人口的名言所包含的真理,我们今天处在比过去任何时候都要更加有利的地位上。一百年前,当革命先驱用它来展现民主共和改变中国的历史大趋势时,世界民主潮流还处于发轫之初,虽汩汩滔滔有勃发之势,但流速尚缓,覆盖面不广,而今它却在全世界奔腾涌浪,世界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家和政治实体都实现了民主制度或正在民主转型的途中。
   
   探究民主力量的扩散机制,制度经济学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入口。它把选择机制作为制度变迁的来源,生存斗争将迫使人类群体去搜寻和选择更有竞争力的制度,并改变不适应竞争的风俗和习惯,保留有效率的制度,放弃低效率。被人们选择的必定是那些优良的制度,而不是有特色的制度。中国妇女放弃裹脚这样非常富有特色的习惯,显然是由于效率原因,扭曲的审美观在效率面前作出了让步。一个企业要努力追求利润最大化,必须采用与实现这个目标相一致的管理体制,不采用这种管理体制的企业将最终被消灭。
   
   一个好的制度很容易被理解为是历史的、社会的和政治的各种力量综合作用的结果,甚至是某种历史的偶然,实际上,它是某个问题的有效率的解决方案。人类社会的制度选择与生物界自然选择遵循同样的原理–适者生存原理,有所不同的是,有思想的人类在选择时有明确的目的性。
   
   目标和达成目标的最佳方法之间有着内在的联系,因而制度的地区差异是微乎其微的,如企业都普遍地采用公司制,上市公司还有更严格的统一要求,不符合要求的企业必须出局。
   
   在制度选择机制中,试错是一个必要的过程,试错与道路的探索有关,也于创新实验有关,人们常常是在通过试错来学习并获得正确的知识。现在人们经常提及的法国大革命和苏联社会主义就是人类在政治制度的选择上出现的两次代价惨重的试错。法国大革命受到美国革命的激励,但它并不打算效仿美国的制度,在法国革命者看来,美国的联邦体制包含了自我分裂的种子,在法国共和政府,人民必须拥有至高无上的一切主权。雅各宾派不是把自己看成一个有自己利益的团体或党派,而是把自己视为不可分割的人民公意的化身,反对它,就是反对革命,反对法国。
   
   俄国1917年革命同样也不是解放的曙光,尽管在革命之前就有人预言了俄国的罗伯斯庇尔–列宁的危险性,但无法阻止他登上历史舞台。列宁尖酸、暴力的语言是罗伯斯庇尔式的,列宁的不宽容是罗伯斯庇尔式的。世界第一个社会主义政权用恐怖宣告自己的诞生和新纪元的到来。
   
   苏联计划经济体制由于一度取得了表面上的辉煌成就,如快速地建立了国家工业体系,修建了更多的铁路,更是获得了空前的影响力,不但刚刚独立的国家(如印度)纷纷效仿苏联采用计划经济模式,而且在二战中失败、处于美国保护下的日本也采用了苏联经济模式。著名经济学家哈耶克以他的学识和洞察力撰写文章传播自由竞争的市场观念和反对计划经济的愚妄行为,但这无法阻止新兴国家对计划体制的热情。人们容易相信自己的眼睛,虽然眼睛常常会被表面现象所欺骗,却不易听从忠告。计划经济遇到了无法克服的困难。浪费严重和经济短缺,是实行计划经济的国家所共有的现象,要等到苏联和东欧社会主义大厦倒塌之后,世界才重温并聆听这位巨人的教诲,市场经济重新成为世界经济的主流。
   
   历史在某个时候作出某种选择,并不代表这种选择就是正确的,不可更改的,它只能视为一个试验的环节,一个试错的阶段。但在事关很多人生命和幸福的政治制度实验上,绝对应该拒绝轻率从事。它完全不同于实验室里的科学探索,前者失败所付出的代价过于巨大,甚至祸国殃民,因此保守主义和遵循经验的指引在政治探索中是一剂良药。美国人建立共和政治的探索是一个极佳的典范,开创者极其审慎地对待他们的事业,把创新和先例、理想和经验完美地结合起来,使他们创立的政府体制既具有道德理想的高度,又有坚实的现实土壤。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也由于社会群体利益本身固有的复杂性,人们并不都是知错即改,甚至可能明知故犯。在经过试错后,个人比集体更容易放弃错误,经济上的错误比政治上的错误更容易放弃。坚持错误的所有后果如果由个人承担,他会立即放弃错误。如果坚持错误的后果由集体承担,纠错的过程就要相对缓慢得多,中国1960年代的大饥荒花了3年时间才扭转局面。如果坚持错误使一部分人承担后果却使另一部分人获益,是否放弃错误就要根据相关利益方的博弈情况而定。
   
   
   
   社会制度根据人类不同活动的特点和需要可以分为两大部分,即追求效率的部分和追求合意与公平的部分。经济制度要求效率,政治制度要求合意与公平。经济制度只有两个大类,有(高)效率的和无(低)效率的,政治制度也只有两个大类,合意的、公平的和不合意、不公平的。当人们说要兼顾效率与公平时,是将经济制度与政治制度混为一谈。在高效与低效之间选择,阻力一般会小一些,更有可能是主动行为。在公平与不公平之间选择就会复杂得多。公平是一种平等状态,而不公平是一种特权状态,不公平的制度通过损害一部分人的正当利益以服务和保障另一部分人的特殊利益,它得到特殊利益人群的全力维护。改变不公平的制度是对立利益间的博弈,通常情况下,只有当追求公平的力量压倒维护特权制度的力量时,制度的改变才是可能的。
   
   但优良的制度必定会得到推广,并流行开来,因为它会被众多的人模仿和学习,劣质的制度必定被淘汰,因为它没有或少有被模仿。一种制度由于没有人模仿和学习,走向式微,相对于流行的制度,它就成为一种特色。正是人类强大的学习能力,使公司制度取代行会制度成为潮流,也使民主取代专制成为潮流。
   
   开放产生奇迹
   
   人类最大的能力是学习的能力,包括学习善的能力,也包括学习恶的能力。当环境良好的时候,善的力量占据优势,人们学习善的能力得到发展,它又会进一步促进环境的改良;当环境恶劣的时候,人们学习恶的能力就会增强,它于是又为恶劣的环境推波助澜。
   
   今天,绝对利己主义主宰了我们的社会和生活,这是人性的自我否定,社会的自我否定。社会是人的共处和利益的共处,它要求人们对利己之心进行适当限制,把它规范在合理的范围内,使之成为促进社会整体利益的健康因素。一旦人们普遍放任自己的利己之心,丛林法则支配了人的行为和心理,人就不再被自我所支配,而是被欲望所支配,成为欲望的奴隶。一个人人极端自利的社会,也是一个互相损害的极端社会,社会整体利益因此而遭到巨大破坏,不仅我们的自然环境受到毁灭性的污染,精神环境的污染同样是毁灭性的。
   
   圣经上说,凡好树都结好果子,惟独坏树结坏果子,凭着它们的果子就能认出它们来。人们根据现实之果来判断制度之树,造成精神污染的不是所谓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而是权力自由化。特供制度是一种很坏的制度,比它更坏的是制度特供。特供制度使一部分人获得某些特殊商品和特殊权利,它使特供的享受者更加专注于自身利益的同时,也使他们放弃了应有的责任。制度特供是为一部分人制定一套制度和法律,为另一部分人制定另外一套制度和法律,一套是用来保护特权的,另一套是用来限制社会其他成员的权利。通常情况下,在限制一部分人权利的同时保护了一部分人的权利。
   
   在地球村时代,每一个国家都是我们的邻居,我们邻居发生的事情,无论是太平洋彼岸的选举,还是地中海周边的风云,都受到关注。任何一个有希望的社会群体和民族,都不可能对优良的制度无动于衷–即使它同自己的历史传统背道而驰。在民主的海洋中,制度孤岛不可能长久保持。一种特色制度的安全性只有在封闭的环境中才能得到最好的保证,就如某个稀有物种要在特定的自然环境中保存一样。中国的文化大革命是真正具有特色的政治和社会运动,朝鲜的制度在二十一世纪无疑非常富有特色,但它们都只能在一个巨大的封闭容器中进行自我复制和繁殖。结束文化大革命的最好方法就是对外开放。国门打开了,人们与世界开始交流和接触,国外大量的信息涌了进来,在短暂的时间内颠覆了很多人的思想,面黄肌瘦、衣衫褴褛的奴隶们解放全人类的伟大梦想立即破灭了,他们发现自己才是真正要解放的对象。关于政治的观念,关于领袖的观念,关于政府和政党的观念,有了与原有的观念截然迥异的看法。仅普选的观念和纳税人观念,对大众思想所产生的影响就难以估量。在一个大多数国家都完成或基本完成民主转型的世界,中国人耳之所听,目之所及,都是有关民主的信息。正是这种耳濡目染的学习,重塑了多数国人的政治观。
   
   对外开放的结果,远远超出了当时提出实行对外开放的人所觉察到的意义。政策制定者把对外开放作为社会主义事业的一部分,不曾想对社会主义事业是最大的威胁。威胁既来自权贵集团,它的迅速腐化是对社会主义最彻底的背离,也来自民主观念不断加强的民众。我们社会很多人可能不一定了解民主的理论和民主的全部知识,不清楚美国民主与英国民主的区别,也不清楚总统制与议会制的区别,不能详细地讲明美国总统、法国总统、印度总统、日本首相、英国首相产生的程序和他们的权力大小,但他们能轻而易举地知道优良政治制度的基本特点,他们凭常识就能判断: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