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思源
[主页]->[百家争鸣]->[思源]->[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思源
·评析冼岩的一段妙文
·两大民主潮流的源头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
·“多数决定”还是“全体一致”——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一
·卢梭如何歪曲投票权与多数规则
·多数规则的实质性内涵
·多数决定与民主集中制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二——公意从何而来?
·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吗?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三——如何对待平等
·认清卢梭的公意及平等的实质
·评析卢梭创建平等状态的思路
·评析卢梭创设的社会制度
·真假民主的区分之四——如何对待人民
·为什么要认清卢梭的真面目
·对“人民主权”的审视和反思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一)——社会分化与社会矛盾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二)--两种类型理论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三)--历史的经验教训
·社会的分化与现代民主(四)——关于政治平等
·卢梭与洛克针锋相对论财产权
·简论“中产阶级”
·我的《自由观》
·卢梭的《自由观》
·萨托利对卢梭的评价有值得商榷之处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一)
·评析托克维尔的“多数的暴政”(二)
·读王天成“论共和”文章有所想
·怎么看待“大多数”——与云易商榷
·再谈“大多数”
·谈谈“多数统治和保护少数”
·论平等与自由
·萨托利对平等的论述有值得商榷之处
·萨托利论述自由与民主有值得商榷之处
·统治者总是少数人
·少数统治者如何产生
·如何制约统治者
·谈民主与素质的关系
·现代民主的奠基人——纪念洛克诞生三百八十年
·向曹思源请教若干问题
·卢梭的伪装
·托克维尔的反思
·为施京吾先生澄清一些事实
·民意与民主
·为“私”正名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
·关于多数暴政的对话(续)
·社会的变革是如何发生的?
·多数原则与多数暴政
·论《人民的权力》
·再论《人民的权力》
·党内民主、精英民主及其它
·自由与枷锁
·托克维尔究竟说了什么?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现代政治的两项成果——民主与宪法政治
·评一篇概念混乱的文章
·评析哈耶克对“多数统治”的论述
·评析哈耶克对“雇佣与独立”的论述
·“多数”与民主
·自由,消极自由,积极自由及其它
·民主、自由、平等及其相互关系
·有关民主的几个需要探讨的问题
·评冯胜平的几篇文章(注)
·未知死,焉知生?
·读“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一文有感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一)
·不识庐山真面目--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二)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三)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四)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五)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六)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七)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八)
·不识庐山真面目一一我的思想演变历程(续九)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谈“坏民主”及“好民主”


   王江雨先生以《要“好民主”,不要“坏民主”》为题发表在《南风窗》杂志的文章,又以《中国的民主、法治与治理》为题发表在《共识网》(下简称“王文”),颇有影响。我以为,文中有几段文字,孤立地来看,似乎还算顺眼,但总的来看,其观点值得商榷。
   
   需要商榷者之一:
   

   “王文”写道:“真正的民主化应该是人类社会迄今为止可获得的一种最佳政治制度,并且也是一种可以实现的理想。”这里写的“民主化”,应该写成“民主”;“民主化”指的是一种动态过程,是指从“非民主”向“民主”转变并逐步发展、成熟的过程,该过程的目的是实现民主的理想,建立“一种最佳政治制度”,“民主化”与“民主”是两个概念,不能混用。不过,撇开这一用词来看“王文”中的这句话,那么应当肯定,他对“民主”的定位是不错的,即民主是“一种最佳政治制度”,或者说,民主是好的政治制度(该为政治体制)。但是“王文”接着又把民主分成两种:好民主和坏民主,这就造成了逻辑上的混乱。既然已经认定,民主是一种好的政治制度,那同时也就否定了“民主是一种坏的政治制度”,或者说,不存在什么“坏民主”,所以,把民主分成好民主与坏民主是不符合逻辑的。这种论调可能造成思想上的混乱:民主究竟是好的还是坏的?或者:民主是好是坏还说不清?等等。
   
   不妨举些别的例子作个比方:模范是指好人,模范分两种,一种是好模范,一种是坏模范;英雄是指值得赞扬的人,英雄分两种,一种是好英雄,一种是坏英雄;自由是美好的理想,自由分两种,一种是好自由,一种是坏自由。这类说法能让人接受吗?
   
   “王文”的第一段文字,是说“关于民主争论的误区”,作者批评争论的双方,说一方是“强词夺理”,另一方是“犯了严重的逻辑错误”,却不知道自己也同样“失足”了。
   
   需要商榷者之二:
   
   “王文”列出了美国学者达尔所说的“民主过程”五条件,而且肯定此五条“缺一不可”。可以认为,“王文”说这“五条”是“所有真正的民主都必须首先符合的基本条件”,或者,作者说“这个定义浓缩了民主的最基本的特征”,还是可取的。
   
   根据上述民主的“基本条件”与“基本特征”,“王文”联系到中国“时下流行的‘协商民主’的说法”,揭示这种说法的本质,是要以“协商民主”来避免或替代“选举民主”,与“帝王自愿纳谏制度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换言之,该作者认为这样的“协商民主”不符合民主的定义(五条件不可缺一),因而不是民主,该作者的这一推论符合其逻辑,这种观点和态度,值得肯定。
   
   但是,当“王文”论述另一些现象时,他的逻辑推论又混乱起来。该作者列举以下这些现象:“为数不少的经过民主选举或全民公投上台的政权忽视宪法对它们的权力的限制,大肆践踏本国公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在有些国家,“选举为独裁的驾临铺平道路,而在其他地方,则加剧了不同群体的冲突和种族矛盾”,并把这些社会发生的现象归结为:这些社会正在“遭受民主体制的折磨”。这种推论太令人吃惊了!“王文”作者凭什么论定以上国家的政治体制属于“民主体制”呢?就凭一点,即“选举”吗?只要有选举,就是民主体制吗?但是,作者不是说“五个条件”缺一不可吗?怎么可以凭一条就判定是“民主体制”?再说了,作者描述的现象是“忽视宪法”,“大肆践踏公民权利、自由”,“独裁”,“加剧群体冲突和民族矛盾”,难道,这不正是专制、独裁或威权等非民主政体的表现吗,为什么作者偏要归咎为“民主政体的折磨”呢?明明是专制、独裁或威权政治造成的恶果,却硬要把它栽到“民主政体”的身上,再硬套上“坏民主”或“病态的民主”的名称,这种移花接木的手法,在逻辑上行得通吗?一会儿说“最佳政治制度”,一会儿又说“民主体制的折磨”,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该作者的思路产生如此的混乱。
   
   需要商榷者之三:
   
   “王文”先列出了五个条件,说“这个定义浓缩了民主的最基本的特征”,后来却说“民主制度有一些与其基本功能相联系的而其自身又难以克服的缺陷”,并列出了六条。恕我愚钝,我怎么也无法理解,六条“缺陷”与五条“基本特征”(基本功能)是如何“相联系的”?怎么也无法理解,“五条”何以与“六条”共存于“民主自身”之中?我以为,这“五条”与那“六条”是不“相联系的”,是“相抵触的”或“相排斥的”,把它们双方联系在一起构成“民主自身”,在逻辑上是站不住脚的;如果硬要怎么做,那倒是“强词夺理”或“犯了严重的逻辑推论错误”。
   
   让我们逐条看看“王文”开列的民主“六条”缺陷,并相应地对照其民主的“五条”基本特征,探究一下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王文”说的五条是:一、有效的参与;二、平等投票权;三、切实的理解;四、议程控制权;五、全部成年人的参与。
   
   第一条缺陷是:“民主体制下不同的利益和立场的竞争容易导致社会的分化,甚至有可能导致分裂和对抗。”作者似乎缺乏这一点普通常识:社会的分化及矛盾,这是所有社会(古今中外)都存在的普遍现象,既不是民主社会所特有,也不是民主体制“容易导致”的现象。但民主体制与任何其它政治体制相比,却是最能够有效缓和社会矛盾的政治体制,原因就在于“王文”自己说的民主“五条”基本特征,原因就在于该作者自己说的“真正的民主制度天然地倾向于保障人民的基本权利和自由”,原因就在于民主政体有利于让所有社会成员平等地、自由地、理性地参与公共的、政治的活动。该作者对此装作看不见,连自己的话也当作没说过,硬要把社会分化及矛盾冲突归咎于“民主体制”,甚至断言这是民主体制“自身又难以克服的缺陷”,真是闭眼说瞎话。
   
   第二条缺陷是“民主体制本身也难以避免多数人的暴政”。关于“多数暴政”,我写过好几篇文章(在网上搜索一下即可查阅),这里再简单说说。“多数暴政”指什么?大概指两种情况,一是指,在社会上某些人依仗人多势众而粗暴地侵犯少数人权益的情况(如宗教歧视,种族歧视,性别歧视等等),这是任何社会可能出现的普遍情况,而民主体制却是能够有效地缓和或避免这类情况的政治体制,因为民主体制具备“王文”说的“五条”基本特征,有利于维护每个人的平等和自由的权利,有利于建设人与人相互平等相待的社会环境。二是指“由多数人选出的政府”实施的暴政,那么,这个概念是不成立的。在任何社会中,政府都是由少数人领导的机构,政府的暴政总是“少数人的暴政”,选举他们的选民在选举结束以后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中去,政府的作为跟他们没有关系,怎么能把政府实施暴政的责任推到这些多数选民的身上呢,怎么能把政府的暴政说成是“多数人的暴政”呢?用这种不能成立的概念强加于民主政体,是历来质疑、怀疑和反对民主的一贯作派,希望人们对此予以明察。
   
   第三条缺陷是“不具有一定素质、不能理解议事日程和事项(包括替代方案)的选民很容易被某些野心家利用,从而支持民主伪装下的专制。”这话真是可笑,“民主伪装下的专制”是喜好专制政治的“野心家”玩弄阴谋、欺骗人民、利用人民的结果,怎么能够嫁祸于被欺骗、被利用的群众?怎么能够说成是“民主自身的缺陷”?这就好像是,老人受骗上当被骗走了一生的积蓄,而像王江雨这些人,不去追究诈骗犯的罪责,反而谴责老人贪心、素质太低,声称这是老人自身的缺陷造成的结果。这种说法不但可笑,更是可恶。
   
   第四条缺陷是“民主议事程序很可能导致议而不决,在国家建设与发展方面可能导致低效率。”关于这一点,应该承认,低效率的问题,是可能产生的情况,就像其它政治体制一样,都有可能出现这类情况,但这不是“民主自身”必然导致的情况,也不是“难以克服”的。作者既然说是“可能导致”,那就是说只是“可能性”,不是“必然性”,怎么能得出结论说是“其自身又难以克服的缺陷”,这种推论,只能说是出于偏见。
   
   第五条缺陷是“民主体制下的政府官员容易受到随时变化的民意的压力,在为国家制定长远发展战略方面面临较大的困难。如新加坡的李光耀就曾经表示,新加坡的发展就得益于自己的政府不需要几年就面临一次被替换的风险,所以才能为国家发展制定几十年的规划。”这一番话,真正暴露出了作者的内心:他要把民主体制跟新加坡的政治体制作比较,他要借此歌颂李光耀“几十年”的威权统治,赞美不搞“几年替换”的非民主体制,并以此来贬低民主体制。政府官员受到民意的压力,顺应民意,难道是缺陷吗?尼克松被民意抬上总统宝座,几年后民意“变化”了,又被拉下来,这难道是缺陷吗?至于“随时变化”的“随时”两字,恐怕是作者不加细考而随意说出来的吧。任何政治体制下的社会,都会有民意存在,而且都是“变化”的,在“非民主政体”的社会里,民意常被统治者利用并操控,只有在民主体制下,不但要求政府必须顺应民意,而且对民意的产生过程,用“五条”基本要求及相应的法定程序来加以规范,以防止某些人、某些党派、某些舆论来操控民意。
   
   第六条缺陷是“民主体制更容易导向民粹主义、极端主义和民族主义”。这一点暂时难以讨论,因为我们难以确定作者所说的“民粹主义、极端主义、民族主义”是指什么东西,我们也不知道作者说的“民主体制更容易导向”这些东西是怎么回事,估计作者自己也说不清楚,或者,还是等到作者有所说明,再作探讨。不过,如果这些“主义”是指某种思潮、思想,那么不管是好是坏,它们在民主体制下能够存在,是正常现象,因为人们拥有思想自由、言论自由等权利,除非持这种思想的人触犯法律,否则不会予以追究。更何况,这些“主义”在任何体制的社会里都会产生,不能因为民主体制下存在这些“主义”,而断定这是民主“自身又难以克服的缺陷”。
   
   看到这里,也许有人会问:“照你这么说来,民主就一切都好,就没有任何缺点?”当然不是这样的,对人而言,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任何事物都有缺点和不足,民主也一样。譬如说吧,从理论上讲,民主所要建立的政治秩序,是一种平衡状态,就是在多种权力、多种利益、多种思想、多种阶层、多种党派等等之间建立平衡;但是任何平衡都不是静止的、一劳永逸的状态,各种势力之间的博弈经常可能打破平衡,从而又要努力重新建立平衡,这始终是一种动态的过程。社会要求多元化,国家需要一体化,如何妥当地兼顾二者,这就是民主理论及民主政体为自己架设的难题,或者也可以说是民主本身的弱点。这就注定了民主化是一个十分艰难的过程,同时也表明,为了建立、保持和完善民主政体,随着民主化进程的深化,对于社会成员的素质提出了较高的要求,特别是对于多种利益、多种思想、多种阶层、多种党派的领头人物的各界精英提出了高要求,因为有能力影响群众、扩大势力、打破平衡的,正是各界的精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