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上访维权
[主页]->[现实中国]->[上访维权]->[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上访维权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1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1
***************
·通过脑科学来认识宗教对人类社会的作用
·“大脑有个崇拜区”请支持我的这个脑科学研究
*********
·徐永海自荐
*********
****************
·请您支持对大脑前额叶的科学研究
***************
**************
·无罪的囚徒——华再臣
·民生问题研讨会
·第二次民生问题研讨会
·西部开发问题面面观
·何德普先生:土地私有化的兑现和少数民族问题
·刘凤刚:西部开发爱先行
·马强:民族与宗教问题
·钱玉民:西部开发应该是尊重而非掠夺
·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
·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筹建组第一个工作计划公报
·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
·五年后再读王丹《关于维护人民权益的几点想法(讨论稿)》的感想
·“在住房和拆迁问题上不要侵害普通老百姓的利益”就此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何德普:建立工资谈判制度,直接选举工会主席,就此致全国人大的一封信
·大家应该关心老百姓的生存权利、老百姓的住房权利
·危改区居民不得不说的几句心里话
·什么叫公平、公正、公开
·警惕不平等协议
·东花市南里危改居民的呼声
·在世界住房日我们关注老百姓的住房困难
·沙裕光:来自北京的第二个疾呼
·刘凤钢:就一个抗美援朝老兵的居住问题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的公开信
·因为拆迁中的问题,一个老姊妹痛苦到了极点,望大家给予帮助
·朴玉贤:就我在拆迁中的问题致北京市副市长汪光焘的一封信
·马强:危改还是抢劫?
·就北京市老百姓住房与拆迁问题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北京市人民代表大会的一封信
·严正学:六告司法局
·沙裕光谈北京房改
·为了子孙后代和蓝天请改变供暖方式——兼为何德普呼吁
·请求所有的朋友们都来关心华惠棋一家使悲剧不要发生
·为反对拆毁北京古都,为反对强行拆除住房,华再臣双淑英两位老人今天内两次到天安门广场
徐永海的维权文章
·我的百姓维权经历
·请大家都来关注上访维权运动
·杨子立:母亲
·请为冤民鼓与呼!
·唐柏桥:杨佳是千年一出起义英雄
·0.4%的人占有70%的财富 贫富分化急遽加大的危险
·老北京拆没了
·叶国柱致国际社会的公开信
·中国弱势群体
·空军大校飞行员的妻子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崔卫平:倪玉兰,倪玉兰
·贾建英:我为丈夫折抵刑期讨说法
·中国高法应给贾建英女士一纸法律说法
·上访维权良心犯叶国强徐永海孙小弟合影
2011徐永海维权
终极论
·终极论——前言: 我们必须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
·终极论——第一章 最小单位如何构成粒子与粒子种类
·终极论——第二章 粒子如何构成原子与宇宙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三章 原子如何构成分子与各种能量活动
·终极论——第四章 分子如何构成细胞与生物演化过程
·终极论——第五章 细胞如何构成大脑与各种心理活动
·终极论——第六章 脑前额叶的发达与爱情信仰的出现
·终极论——第七章 上帝掌管着宇宙灵魂与圣经的启示
·终极论——后记: 我的坐牢经历与这本书的完成过程
***
·我们人类必将走进大同社会千禧年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脑基础
·耶稣终极榜样论
·耶稣手握宇宙论
·深入相对论就会发现宇宙在个点内
·开发空间能源彻底地解决能源问题
***
·辛亥百年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岸国民党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两会十一届四次会议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國民黨立法委員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欧美日领导人与驻华大使
***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民运朋友与主内肢体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何德普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高洪明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严正学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刘京生及各位民运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胡石根及各位民运朋友
·致信中国良心犯何德普、高洪明、严正学、刘京生、胡石根等朋友
·良心犯徐永海致信民运朋友主内肢体
·一良心犯致信刑期最长的良心犯秦永敏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学生领袖王丹
·我一个良心犯终于可以去治病动手术了
·感谢秦永敏兄一个坐牢最长的良心犯
·感谢基督徒何德普一个坐牢八年的良心犯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5月21日
   
   
   一、访民于艳华失踪
   
   前天(19日)下午3点左右,我的手机(电话)铃响,有人来电话了,我一看是访民于艳华姊妹。可以我一接电话,没有声音。我回拨了没有人接。后来再拨,就是关机了。
   
   今天上网,在《维权网》、《中国禁网——禁书网》上有这么一条消息《于艳华到北大探望女儿被警察带走后下落不明》。
   
   全文如下:
   
   (维权网信息员华新报道)5月19日中午12点多钟,网友张昆接到访民于艳华来电,告知在北京大学探望女儿时被警察带到北大校园派出所,随后电话突然中断。
   
   于艳华祖籍东北,后在徐州工作20多年。多年前,她因女儿被打事件开始上访,期间不断遭受当局的迫害,曾因上访被关进精神病院。
   
   知情者说,于艳华的女婿在北京大学工作,女儿和女婿都住在大学教职工宿舍,今天她在北京大学探望女儿时突然被警察带走。
   
   据了解,于艳华在北京经常参加公民组织的关注人权的活动,前段时间她还参与纪念赵紫阳逝世活动并探望其家人。她也曾呼吁释放因要求官员公示财产而被刑拘的北京十君子,并举牌要求中共最高领导层带头公示财产。知情者说,这些可能是导致警察抓走她的原因。
   
   截止今天下午4点50分,信息员多次拨打于艳华的电话,对方电话语音提示暂时无法拨通,所以于艳华被抓后的详情尚无法了解。
   
   于艳华电话:18010025016
   
   以上是《于艳华到北大探望女儿被警察带走后下落不明》全文。
   
   
   二、于艳华曾4次来我家,其中3次聚会,1次来咨询“被精神病”
   
   我前后见过于艳华四次。其中的三次,是她来我家参加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在每周五的上午,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都在我家聚会,我们众主内肢体在一起学习《圣经》。她是由一个主内姊妹带着来参加我们基督教家庭教会的聚会的。
   
   第三次见面,是她来特意来我家,向我这个(失业)精神科医生,咨询她“被精神病”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基督徒、教会带领人、教会长老;我作为一个访民,因家强拆,为此曾到全国人大、中南海上访而被行政拘留13天的上访者;我作为一个良心犯,因民运、信仰曾劳教2年、判刑2年的老民运人。我接待了曾“被精神病”的访民于艳华。
   
   
   三、于艳华向我述说她被精神病的经历
   
   于艳华首先向我介绍了她的经历:
   
   在10年前左右,她因患神经衰弱(失眠、入睡困难)到医院就诊。在医院就诊时,她和她的女儿遭到“暴徒”的殴打,她和她的女儿都被打伤了。此事当地报纸还做了报道(于艳华向我出示了这张报纸,我见到了其中的报道)。
   
   于艳华和她的女儿都被打伤了,当地公安机关处理了此事,但是很不公平。“暴徒”的家人、亲戚都在当地有权、有钱、有势。为此于艳华感到心中很是不平,为此不得不到上一级国家有关部门去反映。
   
   当今,在我们国家存在着这样的一个逻辑,只有你到国家有关部门去反映问题,你就是访民,你就是国家的“不稳定因素”,你就是“敏感人员”,你就要“被控制”,你就成了“国家的敌人”。
   
   于艳华,一个弱女子,自己被打,自己的女儿被打,只因自己不服“有关的处理决定”,而向有关部门反映自己的冤情,就成了“不稳定因素”“敏感人员”。她认为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为此她很是痛苦,
   
   因她曾患有“神经衰弱”(失眠、入睡困难),曾到医院就诊过。那些手握权力的人,就说于艳华有精神病,而将她送去了一家精神病医院,并要求医院给出医学鉴定。还好,这家精神病的医生,有医德,经过观察,做出了诊断,给出了医学鉴定。于艳华仅仅是“神经症”,即仅仅是神经衰弱。
   
   于艳华给我看了这个鉴定,通过我(徐永海,一个精神科医生)看过这个医学鉴定,从这个医学鉴定来看,于艳华没有精神分裂症,没有需要强制住精神病医院的疾病。
   
   可是,在这家精神病医院做出这个医学鉴定之后。有关部门再次采取了措施,强制将于艳华送到了另外一家精神病医院。在这个精神病医院里,于艳华被强制住了10天的医院。医院说,你没有精神病,快跑吧,于是于艳华的弟弟将于艳华接出了精神病医院。
   
   可是多年来,有关部门一直将于艳华作为精神病病人来监控。
   
   
   四、作为北京医学院(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的精神科医生,我谈一下“被精神病”
   
   
   我(徐永海),1979年考入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1984年毕业。毕业后我先当了4年内科医生,后一直从事精神科医生工作。
   
   1994年受“64学生领袖”王丹委托,我曾到北京公安局所属的精神病医院——安康医院,去看望了王万星。王万星因到天安门广场纪念“六四”被关在这家精神病院里。在王万星家属的陪伴下,在探望王万星时,我作为一个精神科医生,我观察了王万星。回来后我向王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后来王丹牵头写了《关于保障基本人权,维护社会公正的建议》,致信给全国人大八届三次会议。其中有三个案例,第一个案例就是王万星。
   
   王万星,在北京公安局所属的精神病医院——安康医院住了13年的精神病医院,后来他和他的一家被德国政府接到了德国。如同方励之、魏京生、徐文立、刘念春、王丹等被接到美国一样。只是美国接的人多,德国只接了一个王万星。
   
   我做为一个访民、一个维权人、一个民运人、一个基督徒、一个良心犯。同时我还是一个精神科医生,我还接触了一些“被精神病”的人。如张文和、李金平等。他们都曾被关在精神病里很长时间。按常规,这些精神病医院都应当给他们做出过“精神病”的诊断,否则凭什么让一个正常人住院这么长时间了。精神病医院做出的这个诊断,也可能是误诊,也可能是在压力下做出的“误诊”。
   
   但是于艳华,两家医院做出的诊断都是:“于艳华没有精神病”。而且其中的一家还做出了医学鉴定,这很不容易。于艳华是没有被精神病医院“被精神病”过,
   
   于艳华,“被精神病”,仅仅是被——没有任何医学知识的某些当地有关部门——说的。这些当地有关部门的说法,可以说是:“完全是一个对人的污蔑、诽谤”。
   
   
   五、望大家关注一下于艳华姊妹
   
   于艳华的电话,一直关机。从目前来看,于艳华,可能被警察带走了,我们应当给予关注。
   
   我们不知道于艳华做了什么,是否违反了国家的有关法律法规。即使是违反了有关的法律法规,我们也应当给予关注,她是一个访民,是一个需要我们关注的人。(任何一个“被限制自由的人”都有权利得到帮助,即使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犯。)
   
   于艳华,曾三次来到我们教会,参加我们教会的聚会,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通过学习,她说她有了一定变化。她说到:“以前心中充满了恨,这恨让人的心里很是痛苦。通过学《圣经》,知道了那些坏人必将到地狱去经历那永恒的硫磺火湖,实在可怜。应当怜悯这些坏人,怜爱他们,耶稣也曾如此地爱我们。通过信仰耶稣,自己心中恨少了,爱多了,心里自然愉快也就多了,我要一直信主,跟着主”。
   
   她被抓,她失踪,是否与来我们教会有关,为此我们有责任关心她,关注她,我们也请大家都来关心她,关注她。
   
   她曾来我家,咨询被精神病的事情,是否她又被送去了精神病医院。为此我们更要关注她,关心她。让我们为她祈祷。
   
   于艳华是一个外地的访民,她的女婿在北大(北京大学)工作,是博士后。于艳华自己曾说:“怕影响女儿、女婿的生活、工作,平时很少去”。我们就更不能去向她女儿、女婿去打听于艳华的下落了,我们也不认识。
   
   我们只能是默默地祈祷,求主保守她——于艳华姊妹。求主感动朋友们、访民朋友、维权朋友关心她,关注她。求主感动主内肢体们、主内弟兄姊妹们关心她、关注她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1、5月17日来我们家庭教会聚会时学《圣经》的于艳华姊妹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2、5月10日来我们家庭教会聚会时学《圣经》的于艳华姊妹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3、5月3日来我们家庭教会聚会时学《圣经》的于艳华姊妹
   访民于艳华失踪望关注

(2013/05/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