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牧晨
[主页]->[百家争鸣]->[牧晨]->[从林昭到秋瑾]
牧晨
·组织起来,争取民权运动的胜利.
·[六四]20年反思.(1):[六四]定义.
·[六四]20年反思.(2).[89民运]的形成和意义.
·[六四]20年反思.(3)阶级与制度.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的目标和路线
·上海悲歌
·四月遥祭
· 梦舫闲话:江泽民之死
·梦舫闲话2. 可怜的红歌
·梦舫闲话,3. 计划生育与人权
·梦舫闲话,4.爱国问题
·梦舫闲话(5):难醉太平
·辛亥百年,旧金山民间纪念活动手记
·共军待变
·文竹悠然-------忆王若望先生
·梦舫闲话(6):音乐与乐音.
·梦舫闲话(7). 艺术家与价值观
·中国当代民主革命之路
·(转帖)程干远:雨中寻圣
·中国与民主选举
·一次聚饮
·祝大家新年好。(附诗:冰雪吟)
·丢掉幻想,迎接革命
·灵道
·祭父寻踪(分段重贴)
·灵道(中篇)
·灵道(下)灵道修为:【衣】
·灵道(下)灵道修为:【食】
·灵道(下)灵道修为:【住】
·灵道(下)灵道修为:【行】
·灵道(下)41.【身】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2.家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3.性
·灵道(下)灵道修为(二)44.命
·林昭遇难45周年感怀/另附一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文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46.武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七。德
·悼念潘国平
·灵道(下)灵道修为(三)四十八.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四十九。善
·从林昭到秋瑾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美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一。真
·灵道(下)灵道修为(四)五十二。灵
·灵道。结语
·先父旧作【故乡万里行】
·八一党军谱
·悼河清
·清明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
·家梦魂影(三)
·家梦魂影(四)
·家梦魂影(五)
·家梦魂影(六)
·家梦魂影(七)
·家梦魂影(八)
·家梦魂影(九)
·家梦魂影(十)
·家梦魂影(十一)
·家梦魂影(十二)
·家梦魂影(十三)
·家梦魂影(十四)
·家梦魂影(十五)
·家梦魂影(十六)
·家梦魂影(十七)
·家梦魂影(十八)
·家梦魂影(十九)
·家梦魂影(二十)
·家梦魂影(二十一)
·家梦魂影(附文)
·四月杂记
·伞的联想
·破除“中国梦”才有“民主梦”
·果敢风云简析
·旁观台湾之战
·魂誓
·文革50年八议
·无神有灵
·语文演变
·半月余音
·民主教育基金会30年
·反思的反思
·双十谈天:中华民国
·双十说地:中华文明
·招魂曲
·纪念孙文与国民革命
·计生问题之关键
·教育问题之关键
·健康问题
·吃节
·本性
·古巴之梦
·愚智与贵贱
·无神论与原罪
·彭明之死(二稿)
·黑色的纪念
·歌曲与政治的色彩
·浅谈俄罗斯音乐
·隆冬酒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林昭到秋瑾

   1968年4月二十九日,林昭被杀。四十五年来,许多有关林昭的文章都提起,当年中共刽子手杀了林昭之后还要向林昭家属收缴子弹费,并为此唏嘘不已。其实,那时枪毙人之后基本上都要向家属收子弹费的,并非只有林昭一例。而且,子弹费不是五分钱,而是五毛。对此数目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段时期杀人狂潮席卷中国,枪声此起彼伏,尤其每逢1.1、5.1、7.1、10、1等节日前后,都会成批杀入。被杀者的“事迹”和相关的“小道消息”、包括“子弹费”的数目等等,自然也成为聊天的内容了。当时上海闸北广粤路的靶场是主要的刑场,枪决犯人时总有许多人围观。其附近广中路的靶场有时也是刑场,但有围墙,基本不让观刑,只能听到枪声。好多次见长长的车队沿着共和新路驶向靶场,死刑犯挂着牌子被押着站在卡车上,宣传车的大喇叭高呼着充满红色恐怖气氛的口号,而一路上两边的行人多半略微张望一下便各走各的路,似乎早已多见不怪了。那时常见的判刑布告,名单上大半是死刑;记得最多的一次行刑有五十多人。此外,自杀的也很多,共和新路旱桥常有人跳下去撞在铁轨上,迸裂的脑浆和血迹往往好多天也无法完全清除。

   从我小学四年级住到闸北开始,靶子场就经常枪毙人。我小学的同学多半去看过行刑,而且喜欢过后再去寻子弹头和子弹壳做玩具。从那时起,我就多次从同学那里得知”五毛子弹费”的“行情”了,而且也得知常有穿白大褂的去收尸体“派用场”,甚至有就在刑场“动手术”的,---当然,那不是“救死扶伤”。那些年代,死刑犯的尸体被政府拿去怎么处理都无可质疑,因为所有人都是属于“党和政府”的,何况枪毙的犯人尸体。

   四十五年前,1968年4月中,我被关进闸北公安分局拘留所,罪名是现行反革命。关押期间,隔壁牢房一位教师被拖进大浴室打了一夜,活活打死。打手是狱警“管理员”,和两个流氓犯:"大猫”席伟康和“打砸抢分子”吴才高。他俩是我所在的监房的“牢头”。另有一位被杀者是同牢房的钱建中:拘留半年后我出狱了,之后大约两个月,看见一张判刑布告,其中就有他,是死刑。罪名两条,一是“恶攻”,----他写了六封信向上反映民情;二是“坚持反动立场”,-----他进牢房后对我们说,他是“为了真理”而进监狱的。当时我们几个难友都劝他要表现一下“认罪态度好”,否则要吃亏。但他不听。结果:死了。那时,我要是像他一样“坚持真理”,十有八九也活不成。

   其实我该谢谢68年我的第一次坐牢,胜过上大学,使我从“左派”变成了“真正的反革命分子”。出狱后我成了“老运动员”,“一打三反”被定性为“敌性内处”。想想倒也不冤枉,我怎能不“敌性”?正因为我视中共为敌,所以才绞尽脑汁保住了性命。要是当年我“向党交心”、真的想“坦白从宽”,那可绝对死定了。

   四十五年来,我相信对中共的认识已足够清楚:作为一个专制政权,它是我不共戴天的头号敌人。而作为个人的许多共产党员,他们却是我尊敬的朋友。张志新是共产党员,林昭也加入过共产党。但她们都被共产党杀了。也许一个原因是她们对中共还有幻想,以为自己的直谏可能有助于中共的改变、改造、和改革;于是,她们死了。如果她们早就对中共彻底绝望,早就把中共当作死敌,那么就有可能采取另一种斗争策略,那么她们就可能不至于被残杀。

   所以,我以为人们应该从纪念林昭转向学习秋瑾;不但要有以血肉牺牲的勇气,还要有以刀枪拼搏的魄力,---“拼将十万头领血,誓把乾坤力挽回”!中国的光明之路只有一条:民主革命!只有革命,才能把阻拦在林昭墓前的鹰犬赶走。

   草于巾帼英烈钟海源罹难四十五周年祭日。

(2013/05/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