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徐志摩的歌 流傳在台灣與美國]
明暗經緯錄
· 一中亦非台 何必收關稅 ECFA 重要啟示
·兩岸改良芻議 馬英九胡錦濤如何修和
·ECFA 名不正而言不順 蔡英文同學﹐張教授要妳棄暗投明!
·中共如何經濟發家﹖如何防止倒臺﹖
·嘆台灣的失落感
·由土共到新共
·新共的契機
·魂斷藍橋與我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簡化成中華民國
·中華江山主權誰來定奪﹖
·為中華民國平反系列論文集
·經緯之爭 江南案讓臺獨登台﹐詛咒國民黨20年
·美國非核武超音速飛彈 一小時打中地球上任何制定目標
·新共對決土共的戰略組織方針
·中國美國所有核子技術﹐原始來自于國民政府南京中央大學的教育機制建樹
·民進黨沾污國民黨基業 舉例之一
·夢回台中的濕地與台北南港202兵工廠185畝地的爭奪戰
·台北的良心吶喊 為台北的最後濕地求饒
·中研院人格掃地!
·當你擁有一隻紫貂毛筆時
·慶祝中華民國陸軍官校86週年校慶 國民黨軍人風骨永存
·中華命運解析錄
·孔子與環保 環保系列之一
·不尋常的史丹福的紀念教堂
·頌金陵十八景之一﹕ 燕子磯夕照
·現在進行式的中華民國 茶杯是半滿 vs 或半空
·台灣危機﹕財閥與中共交相利
·中共太子黨的攻擊中國山川行為必需停止
·慶祝陸軍官校校慶86年紀實報導
·登山祭 仿漢五言詩一首 紀念屈原詩人節
·所謂國家 就是中華民國
·何謂中國主權﹖ 疏梅個個團冰雪 羌笛吹它不下來
·國土的邊疆已經改了
·恭賀中華民國央行總裁彭淮南﹐總統馬英九勝利在望!
·罪惡昭彰的南水北調 缺德野蠻北京將受天遣
·混帳北京政府滾你的蛋!
·今日華爾街股市大跌的專家們分析說法
·警告胡錦濤﹕風化的北京﹐還在作孽無限擴張!
·冒鏑攖鋒餘生錄
·ECFA 兩岸經濟架構和約 再醜陋的媳婦 遲早要見過公婆在堂廳
·共黨資本家噬人族 帶有江青女皇乖張變態社會主義的特色
·讓人民流離失所的政委﹐甭想當下屆領導
·把郭泉抓了﹐可以任意宰割鄂西北十堰市﹖
·馬失前蹄﹕ECFA 是假經濟和談﹐真政治謀略
·簽訂ECFA象徵中共對國民黨的缺德意淫
·台灣阿雄 vs 中國阿Q
·紀念中華民國建國百年 杜甫 此皆騎戰一敵萬 縞素漠漠開風沙
·兩岸協商會議選舉政治領袖
·立法院非橡皮圖章 朝野可以建立臨時條款機制
·慶祝美國國慶節﹐莫忘中華民國的犧牲與友好
·宰中國的主人
·一年政改 逾時不候
·酒囊 vs 智囊
·為什麼外國人愛護小動物 中國人吃掉小動物
·田中角榮比毛澤东有天良
·太監立法院
·奧克蘭暴動之後回溯六四的鎮壓
·躲在窯洞裡陰深的貓
·三民主義復興中華
·清官場現形記 vs 中共官場現形記
·中共破壞河南五元生態平衡
·美國佬辦案法子 區分政治犯與經濟犯
·中美對峙的問題症候病灶 中共想維護盜來的主權
·二郎神通告 颱風可以打敗世界無敵艦
·彈冠相慶祝中華民國光復大陸中國再度崛起
·豫之寶河南南陽劉沙沙
·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來台被中華民國封殺的羅生門
·篡國基金亦或建國基金
·何謂夷平打球場地﹖level the playing field
·張國燾與毛澤东誰先到延安誰先稱帝
·愛國者張國燾vs 叛國惡匪毛澤东
·歷史定義愛國者張國燾之路
·中俄特色共產黨極權制度的深圳富士康集中營宣佈瓦解剝離垮臺
·Facebook 臉書達到50亿臉的里程碑
·中原人遷台的第二代的我們 豫台之光
·中華民國和平回歸祖國大陸路線圖
·祖國怎能被定義為共產黨的大陸﹖
·二十世紀最大誤會﹕毛澤东是農夫起義
·國務院南水北調北京多作孽不可活
·若果美國玩真的﹖解放軍如何是好﹖炮口對內對外﹖
·如果中共黨主席下令全河南都該死
·南水北調可以休矣!
·毛澤东興建的亞洲第一大恐怖丹江口水庫1973年投入運作
·中共必需歸還中華民國主權
·俄式人民大會堂指示槍殺無辜學生
·積不善之國必有餘殃 蘇
·中共黨意淫之樂虛擬房地產
·小英加油 消滅極權 打破貧富階級巨差 不要被ECFA鏈條拴住
·以愚黔首的國家騙術 現代版過秦論
·論地方語言保存民族文化實力的重要
·台灣人民不點頭中共無法統一台灣
·為何奧巴馬不能參加克林頓嫁女婚禮
·一國兩制未涉及誠信問題
·建軍節的三種意味 起義﹐暴動﹐或盲動
·香港第三勢力支持古老文化根源方言
·建議北京中央立即開放封閉式特權階級戶口制度
·可憐中國大陸人沒有國軍
·孫武治軍之道﹕ 首在正軍心
·蔣介石的俄國孫子蔣友柏打響第一槍﹕控訴惡性譭謗並尋求賠償
·民進黨的選舉及空虛理想的營造
·秋海棠之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志摩的歌 流傳在台灣與美國

   徐志摩的歌 流傳在台灣與美國
   
   
   徐志摩(1896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
   


   徐志摩一生追求“愛”、“自由”與“美”(胡適語)﹐ 由浪漫主義裡﹐他找到創
   作靈感﹐倡導新詩格律,對中國新詩的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在台灣﹐教科書裡有(再 別 康 橋)﹐是一種新體詩﹐自然奔放﹐清新流暢。
   
   Goodbye Cambridge!
   (再 別 康 橋)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軟泥上的青
   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條水草!/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間,沉淀著彩虹似的夢。/尋夢?撐一支長蒿,向青
   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斕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离的
   笙簫;夏虫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而我發覺﹐徐志摩留給我們的﹐是一種情懷的感染﹐他寫過‘歌’﹐由羅大佑譜成
   曲子,
   
   1974年,羅大佑寫了他的第一首歌,名字就叫”歌“, 徐志摩為作詞者﹐這首歌到了
   1989年,羅大佑的“告別的年代.閃亮的日子”唱片中發表。
   
   而這份感觸﹐卻是來自于英國的一位女詩人﹐原作者是英國女詩人:克莉斯汀娜.
   羅塞提(Christina Rossetti),徐志摩曾經把它譯成中文發表。她的飄逸﹐傳染了
   我們的中國新詩人。
   
   (歌)當我死去的時候親愛/你別為我唱悲傷的歌/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也無需濃蔭
   的柏樹/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歌/淋著雨也沾著露珠/假如你愿意請記著我/要是你甘
   心忘了我/在悠久的墳墓中迷惘/陽光不升起也不消翳/我也許也³
   '5c我還記得你/我也許把你忘記/啦……………/我再見不到地面的青蔭/覺不到雨露
   的甜蜜/我再听不到夜鶯的歌喉/在黑夜里傾吐悲啼/在悠久的墳墓中迷惘/陽光不升
   起也不消翳
   
   原詩如下: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Sing no sad songs for me;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Nor shady cypress-tree: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And if thou wilt, forget./I
   shall not see the shadows,I shall not feel the rain;I shall not hear the
   nightingale/Sing on, as if in pain: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That
   doth not rise nor set,Haply I may remember,And haply may forget.
   
   
   不同的語言表達﹐卻都有那份同樣瀟灑的情懷。
   
   
   蘇莊 撰
(2013/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