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明暗經緯錄
[主页]->[百家争鸣]->[明暗經緯錄]->[徐志摩的歌 流傳在台灣與美國]
明暗經緯錄
·罷買中國大陸基因改造黃豆食品
·共黨的灌輸無法根除茉莉花芬芳的花魂
·父親與湯誓 商的誓言
·總統節買藍寶石的冥冥訊息
·夢見胡錦濤在中南海園林
·中樞滌蕩
·民進黨競選中華民國總統的基本問題
·外交口德差的姜瑜
·日本關
·天津北京別嗆到福島Fukushima核子浮塵
·第一爐 第一原發
·中共原發爐的罪魁禍首準備自裁!
·日本核子專家們快快負責剖腹自殺
·還我河山 --岳飛
·日本大地震的濫觴
·日本放棄福島核能電廠 撤離所有工作人員
·撤日皇
·日本
·美國軍方勒令撤退出Fukushima福島80公里外
·當年河南省長李克強所給的批准書 鴉河核子電能
·台灣關係法的重要與中共海外作業
·溫家寶的永遠經濟發展國落後的瘟疫論
·骯髒的紅色政權整肅白俄車諾比
·永遠浪漫純情的島Shima
·地球之歌 この地球のどこかで
·民主選舉備忘錄
·父親種的梔子花又白又清香
·對抗共產黨貴族的一場和平謙卑的無產階級革命
·通告布魯金斯研究所 全世界第一愚蠢核站在中國河南省南陽
·中華民國執政大陸
·蘇莊駁斥蘇貞昌的參選理念與政見
·中央組織部李援朝處死南京之樹
·中華民國南京中央組織部
·江蘇民謠茉莉花
·為誰組織為誰忙﹖
·國父孫中山叮囑的話
·大陸有用不完新鮮的肝給美國快速裝配最新型電子產品Ipad與Iphone
·睿智的國民黨知道南京是中國的四大火爐
·民主建制下的自助金發啦!
·付零鴨蛋的稅美國奇異公司賺了500
·紙上談兵的核子專家們
·中國社會主義特色太監組織部發改委失蹤了!
·上海滅族滿門血案難不成也是中國社會主義特色
·1997英國把香港主權送錯了地方
·兩個中國的日曆各有千秋歲月
·日本福島核子爐需要幾年時間才能冷卻下來
·芭蕾湖的黑天鵝與白天鵝
·改革中國方案就是去毛澤
·俄羅斯總統定調
·馬英九EQ靈敏度很高
·國共均輸的國光石化在台中彰化掠奪海岸線大計劃
·笨蛋! 政府重在組織!不是意識治國!
·自認可以駕馭天下大亂的克林頓
·比較茶黨和民進黨
·美國聯邦政府的Cinderella仙德瑞拉的12點午夜神奇
·草泥巴 草泥馬
·南美Alpacha草泥馬大衣
·憑吊廣州議會閃過的民主光明
·俄對中國計劃
·為什麼中共腦殘
·中共精英的罩門
·美麗的呼聲自由的台中人
·袁項城的項羽帝國情懷
·國台辦總算做了件好事
·國之工程師胡錦濤給忘了安裝什麼
·笨蛋台灣彰化濕地石化報告故意省略兩次大地震
·笨蛋解放台灣! 8國槓上北京亡!
·奧斯卡最佳影片 國王的演講 King's Speech
· 美國起義 霸凌的核能機構改革刻不容緩
·蘇聯帝國倒塌原故係出自核安全系統管理
·蘇聯帝國倒塌原故係出自核安全系統管理
·
·無法投國民黨票的原因
·國與國之間的情感 中華民國與美國的邦交
·誰能代表中華民國的大志嚮就是共主
·當共產黨發現失去國民黨主政的台灣已經太晚了!
·關中之女慘死於中共統戰 管中窺豹可見一斑
·辛亥革命百年不是起鬨年
·春在堂主 淡煙疏雨落花天 中國心
·蘇莊獻上第一個youtube表演唱花好月圓 黃埔87週年校慶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黃賓虹畫富春江
·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黃賓虹畫富春江
· 富春山居圖被隱蔽的故事
·建國100年的迷霧人物
·一國兩府的用意
·紅樓夢瀟湘雨
·二個邪惡的撒旦毛澤
·美國靠中華民國爭取過世界自由
·洛神 國民黨抬起頭來!
·中國共產黨崛起是世界夢
·圍國1949
·建議國民黨不要再唸國父孫中山遺囑
·不平等環境條約與李克強當一國兩府的中央領導的可能性
·一箭雙彫評胡溫演講作秀
·鞭屍共黨滅中國政策 水淹重慶再抽光漢江動脈
·莫斯科有茂密的森林 中共三光政策
·廢除中共的不平等條約 中共老鴇無法復興中華民族
·南水北調的罪魁禍首揪出來
·中華民國必需再度復興華中 辛亥革命驅除268年積弱不振
·評薄熙來的原罪與李登輝的定罪
·胡溫歷史定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徐志摩的歌 流傳在台灣與美國

   徐志摩的歌 流傳在台灣與美國
   
   
   徐志摩(1896年1月15日-1931年11月19日)
   


   徐志摩一生追求“愛”、“自由”與“美”(胡適語)﹐ 由浪漫主義裡﹐他找到創
   作靈感﹐倡導新詩格律,對中國新詩的發展做出了重要的貢獻。
   
   在台灣﹐教科書裡有(再 別 康 橋)﹐是一種新體詩﹐自然奔放﹐清新流暢。
   
   Goodbye Cambridge!
   (再 別 康 橋)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輕輕的招手,作別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軟泥上的青
   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搖;在康河的柔波里,我甘心做一條水草!/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間,沉淀著彩虹似的夢。/尋夢?撐一支長蒿,向青
   草更青處漫溯,滿載一船星輝,在星輝斑斕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別离的
   笙簫;夏虫也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橋!/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來;我
   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而我發覺﹐徐志摩留給我們的﹐是一種情懷的感染﹐他寫過‘歌’﹐由羅大佑譜成
   曲子,
   
   1974年,羅大佑寫了他的第一首歌,名字就叫”歌“, 徐志摩為作詞者﹐這首歌到了
   1989年,羅大佑的“告別的年代.閃亮的日子”唱片中發表。
   
   而這份感觸﹐卻是來自于英國的一位女詩人﹐原作者是英國女詩人:克莉斯汀娜.
   羅塞提(Christina Rossetti),徐志摩曾經把它譯成中文發表。她的飄逸﹐傳染了
   我們的中國新詩人。
   
   (歌)當我死去的時候親愛/你別為我唱悲傷的歌/我墳上不必安插薔薇/也無需濃蔭
   的柏樹/讓蓋著我的青青的草歌/淋著雨也沾著露珠/假如你愿意請記著我/要是你甘
   心忘了我/在悠久的墳墓中迷惘/陽光不升起也不消翳/我也許也³
   '5c我還記得你/我也許把你忘記/啦……………/我再見不到地面的青蔭/覺不到雨露
   的甜蜜/我再听不到夜鶯的歌喉/在黑夜里傾吐悲啼/在悠久的墳墓中迷惘/陽光不升
   起也不消翳
   
   原詩如下:
   
   When I am dead, my dearest,Sing no sad songs for me;Plant thou no roses
   at my head,Nor shady cypress-tree:Be the green grass above meWith showers
   and dewdrops wet;And if thou wilt, remember,And if thou wilt, forget./I
   shall not see the shadows,I shall not feel the rain;I shall not hear the
   nightingale/Sing on, as if in pain:And dreaming through the twilightThat
   doth not rise nor set,Haply I may remember,And haply may forget.
   
   
   不同的語言表達﹐卻都有那份同樣瀟灑的情懷。
   
   
   蘇莊 撰
(2013/05/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