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散文] 故乡浮影]
罗列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文] 故乡浮影

罗列

    那天读《老子》,见三十章有,“师之所处,荆棘生焉”句——读到这里,蓦地想起故乡。

    故乡在鲁南一个偏僻的乡村,三县交界之处,印象中小时候家家都很穷,吃的是黑黑的地瓜干窝窝头,住的是用黄土掺上麦秆垒的土房,屋子里耗子洞到处都是。那时候除了冬天,我们下午放学后,几乎是每家的孩子都挎着土篮去挖草,然后用这草喂猪、养羊和兔,——那个地方,盐碱地似乎很多,跨国垄垄白色的沟渠,我们能找到各种青草。

    有时下过雨后,往往在田野里冲刷出人的股骨——长辈们说,那里国民党和共产党曾经进行一场恶战,打完后双方又都匆匆撤走了,当地乡贤组织老百姓将他们埋了,所以那些骨头一下雨就常常露出来!

    “为什么不烧掉呢?”我曾经问过他们!

    其实现在我知道我这个问题问得实在愚蠢——那里是平原,人多地少是自古以来的事,平原好不容易长成一棵树,早有多少人就想着用它盖房,老百姓又没有柴油汽油,最好的方法当然是就地埋掉了!

    今年7月我回故乡,那里真令我有沧海桑田的感觉——村南的那条小河流淌的是浓浓的黑水,散发出扑鼻的臭味,乡亲们说是临镇的一家皮革企业排放的,他们反应,也没人管;村北的那条曾挖出一些古棺木的小河由于淤塞,连一丁点水也没有了,那里新修了一条柏油马路,并不是太宽,从临县通往地级市,经常有几家客车的主户为了争夺客源相互吵架甚至大打出手!想儿时,我曾经一丝不挂地在这两条河里抓过鱼哪!

    村庄往四周伸开许多,新盖的房子虽然高大但里面内容较少——使我吃惊的是,村庄七八百户人家,目前拥有彩电的人家居然几乎了了,一个村庄只有三家人家用上互联网,我一打听才知道,他们都是上公家班的,而且他们三家用一个资源。在村东头碰到一起读过初中的联合,他正在建设猪圈,他的话多少给了我释疑,“你亏得走出去了,现在这里的农村没啥意思!地不多,出产的东西又不值钱,一家两三个孩子,你得攒钱为他们结婚,攒的钱还不如物价长的快!你不攒还不行,家家屋里,四十岁以上的,你去看看,除了一台破电视,其余什么都没有……”

    我不得不承认,故乡依然十分贫穷,无论在精神上还是物质上!我这次在故乡呆了整整十天,在那里,村庄和邻村信教的兄弟姐妹之间发生了一场命案,一家与我同姓人家的远房族弟的媳妇将另一家人家的孩子杀死了,故乡人说,那时情杀,我并未打听出确因。还有一件在当地比较著名,一个爷爷用电动三轮带两个孙子去赶集,中途碰到卖玩具的小孙子要,爷爷停下车去买,忘了锁电源,孙子无意中拧了车把,车子往前走动,路边恰是池塘,那车一下子驰进,造成悲剧,据传,事出后,老头的儿子将老头打一顿,老头就失踪了……

    其余的呢?想想,生产关系的变化还是有的,我明显感到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浸入农村,正在瓦解着淳朴的乡村生产关系,邻居家的帮忙也逐渐被货币整合了,一家一户已不在自己院子里圈养鸡鸭牛马,他们说养不合适,耕地已用机器,倒不如去市场买便宜,周围已出现资本主义性质的规模化养殖场和各类加工厂!

    七月末八月初,那里天真是热得够呛!桃子正在成熟,很甜,这是我儿时所未经历的——这或恐是我感到些微安慰的!

   

    ——写于12月23日2012年

    ——修改于5月7日2013年

(2013/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