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33)]
拈花时评
·秦永敏:同城圈子的历史与展望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2)
·蒋中正文集(3)
·蒋中正文集(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
·蒋中正文集(6)
·蒋中正文集(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
·蒋中正文集(9)
·蒋中正文集(10)
·蒋中正文集(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
·蒋中正文集(13)
·蒋中正文集(14)
·蒋中正文集(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
·蒋中正文集(17)
·蒋中正文集(18)
·蒋中正文集(1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0)
·蒋中正文集(21)
·蒋中正文集(2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3)
·蒋中正文集(24)
·蒋中正文集(25)
·蒋中正文集(26)
·蒋中正文集(2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7)
·蒋中正文集(28)
·蒋中正文集(2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29)
·蒋中正文集(30)
·蒋中正文集(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2)
·蒋中正文集(33)
·蒋中正文集(34)
·蒋中正文集(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36)
·蒋中正文集(37)
·蒋中正文集(38)
·蒋中正文集(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0)
·蒋中正文集(41)
·蒋中正文集(42)
·蒋中正文集(4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4)
·蒋中正文集(45)
·蒋中正文集(46)
·蒋中正文集(4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48)
·蒋中正文集(49)
·蒋中正文集(50)
·蒋中正文集(5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33)

第三編 俄共「和平共存」的第一目標
   及其最後的構想
   
   ——————————————————————————–
   

   第一章 俄共世界革命的戰略及其戰爭方式的演變
   第二章 俄共戰爭思想的來源及其基本原則
   第三章 俄共世界革命戰略中「和平共存」的最後構想及其進行的方略
   第四章 結論——世界和平之路與我們反共的信心和立場
   
   第一章 俄共世界革命的戰略
   及其戰爭方式的演變
   
   ——————————————————————————–
   
   內容來源:卷九 專著
   
   隸屬章節:專著\蘇俄在中國\第三編 俄共「和平共存」的第     一目標及其最後的構想
   版面原件:第240頁,第241頁,第242頁,第243頁,第244頁,第245頁,第246頁,第247頁,第248頁,第249頁,第250頁,第251頁,第252頁,第253頁,第254頁
   
   〔第240頁〕
   
   以上各編,已將俄共與我們中國「和平共存」的經歷,作簡明的敘述,並對中國和世界的反共鬥爭的成敗得失,作扼要的檢討。本編再對俄共的戰爭思想,及其世界革命的戰略和戰爭方式,加以分析。我們從這三十年的經歷中,看清了莫斯科世界革命的戰略及其戰爭方式的改變,影響我們中國的局勢;而中國局勢的改變,對於莫斯科的戰略和戰爭方式,更有其決定的影響。所以我們先就此點,略為說明。
   
   第一節 從列寧到史達林
   
   〔第241頁〕
   
   我們要研究蘇俄戰略及其戰爭方式時,首先應該注意其俄國歷史上,對他們斯拉夫民族最深刻的一個傳統觀念,就是他們俄國有史以來,從沒有為其來自西方的敵人所征服,而卻被他東鄰的成吉斯汗後裔統治至二世紀以上(一二四一——一四八○年)。所以到了蘇俄時代,他對於東方這個歷史性的潛意識,乃就特別的濃厚而加以警戒,亦可以說,這是他布爾雪維克自列寧以來,對於東方赤化,比西方更為注重的原因之一。而且他今後第三次大戰的最後基地,亦建立在這亞洲心臟地區。故今日對於蘇俄問
   題,無論其為政治、經濟、社會、種族、生活、習慣、歷史、地理;特別是軍事戰略各種學術研究時,這一個歷史因素,是決不能予以忽視的一點。
   一九一七年十月俄國政變,使布爾雪維克取得政權。列寧最初認為必須西方工業國的社會革命成功,而後俄國蘇維埃政權纔可鞏固。所以一九一八年至一九二○年之間,他屢次準備以武力援助德國共黨的暴動及匈牙利革命,都沒有成功。後來他派遣軍隊侵入波蘭,又招致悲慘的失敗,於是列寧對世界革命政策,乃轉向東方,而且更加積極的急進。
   遠在一九一三年,即中國的辛亥革命成功之後,列寧綜結馬克斯死後的世界革命運動的發展,說道:「在亞洲開闢了一個極偉大的世界風暴的新來源。……我們現在正處在這些風暴和他們反過來影響歐洲的時代。」(註一)到了一九二○年八月,共產國際第二次大會中,列寧起草的決議,關於東方民族革命與西方無產階級革命的合作,說道:「與殖民地分離,及其國內的無產階級革命,將顛覆歐洲資本主義的體系。為使世界革命獲得其完全的成功,這兩種力量的合作是緊要的。」到了一九二三年三月,列〔第242頁〕寧發表他最後的一篇文字,其中說道:「歸根到底,鬥爭的結局將取決於這個事實,即俄國、印度、中國等已成為世界人口的絕大多數,而正是這個世界人口的大多數,最近年來,也非常迅速的捲入下爭取自己的解放的鬥爭。」(註二)於是我們中國,在列寧這一急進的東方政策之下,乃成為其蘇俄第五縱隊——中共的滲透和顛覆的唯一對象。
   當時俄共世界革命戰略的目標,從西方轉移到東方的經過,最明確的說明,就是一九二六年二月,季諾維也夫對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的特別會議的演說,其中說道:「最初我們對於中歐,也許過於重視,那就是我們屬望德國的時候。我們以為無產階級革命,在俄國之後,德國必將繼起。到了一九二五年共產國際全體會議,我們不能不注重英國,其時德國革命似較遼遠。現在有一個新的特出的重要因素出現了,就是中國的革命運動,打了許多驚奇的戰績。」(註三)季諾維也夫所指驚奇的戰績,自然就是我們國民革命當年的東征和北伐戰役。可是這個北伐戰役的勝利,不僅與他中共並無關係,而且他俄共始終是想要積極的阻止和破壞這個戰役的。
   史達林取得了獨裁地位之後,對於列寧的戰爭方式,有兩點重要的改變。第一是列寧的對外政策是以蘇俄的力量支持各國共黨的「革命」;反之,史達林的對外政策即是以各國共黨的「革命」,支持蘇俄的政權。為了蘇維埃政權乃至為了他個人的權力,雖犧牲其在某一國家的共黨,亦所不惜。中國的共黨,即曾經屢次做他蘇俄和史達林個人權力之爭的犧牲品。(註四)
   第二是史達林比列寧更著重東方。且自一九二八年以後,他對其國內實行五年計畫,對西方展開其〔第243頁〕和平攻勢,而對中國則指使中共採取蘇維埃路線,企圖以武裝暴動,推翻國民政府。(註五)蘇俄西守東進的政策,可以說是在史達林的手上形成和發展的。
   (註一)列寧全集第十八冊,第五四六頁。
   (註二)列寧的「寧可少些,但要好些」。
   (註三)德林「俄國在亞洲之興起」,第二○一頁引用。
   (註四)本書第一編第二章第十五節,第九三八至九四一頁;第三章第二節,第九四四頁至九四五頁。
   (註五)本書第一編第三章第二節,第九四四至九四五頁;第三節,第九四五至九四八頁;第四節,第九四八至九五
   ○頁。
   
   第二節 史達林的歷次轉變
   
   從列寧到史達林指導下的共產國際和俄共,對於戰爭問題,常在其各種會議,加以分析,作成決議。一九二八年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所決定的共產國際綱領及其決議案,把世界上的戰爭分為三類,並對各種戰爭中,各國共黨的任務,有詳明的規定。
   (一)「帝國主義國家相互間的戰爭」,即蘇俄以外的列強之間的戰爭。蘇俄對於這種戰爭。不去參戰,同時各作戰國的共黨,應以反戰運動,轉變其戰爭為革命。
   (二)「反帝國主義的民族戰爭」,即歐洲列強在亞洲或其他各地的殖民地半殖民地,反抗列強的戰爭。各地共黨應支持這種反帝戰爭,再進而轉變其民族戰爭為階級戰爭。
   (三)「資本主義的反革命,對無產階級革命,及建設社會主義的國家的戰爭」,即蘇俄以外的國家〔第244頁〕對蘇俄的戰爭。各國共黨應以反戰運動,破壞各作戰國的動員作戰工作,並進而煽起其親蘇的革命。
   綜合的說,共產國際第六次大會所表現的史達林對國際戰爭的方針,就是只有戰爭纔是達到共產黨的世界革命和世界專政的道路。
   但是到了一九三五年,蘇俄對西方的和平攻勢,雖擴大了英法與德國的矛盾,而其對中國的武裝暴動政策卻全歸失敗。於是史達林召開共產國際第七次大會,採取「統一戰線」的戰略。(註一)這次大會並不是從根本上改變六次大會的戰爭思想,只是把「統一戰線」作為國際共黨主要的戰爭方式來運用。而其運用「統一戰線」的目的,不是為了世界和平,而是促成世界戰爭。
   列寧說:「革命的歷史經驗,教訓我們說,戰爭——一連串的戰爭,是不可避免的」。(註二)史達林亦相信「戰爭是不可避免的」。他相信戰爭一旦爆發,蘇俄必將被迫參戰,但是「蘇俄必須最後參戰」。一九三九年,他與德國訂定互助協定,促成歐洲戰爭;一九四一年又與日本訂立中立協定,促成日本南進。(註三)及至一九四三——一九四五年之間,蘇俄復乘大戰的發展而尚未結束之前,在德黑蘭與雅爾達會議中,先擊敗其同盟的民主國家,而伸張其戰後世界的戰略陰謀,(註四)造成戰後東歐及東亞今日這樣險惡的局勢。
   (註一)本書第一編第三章第六節,第九五一至九五二頁。
   (註二)列寧全集第二十六冊,第一二頁。
   (註三)本書第一編第三章第十五節,第九七○至九七一頁。
   
   〔第245頁〕
   
   (註四)本書第一編第三章第二十八節,第九九二至九九四頁;及第一編第四章第五節,第一○○八至一○一○頁。
   
   第三節 從馬林可夫到赫魯雪夫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後,蘇俄向歐洲與亞洲的侵略暴行,控制了東歐諸國,強佔了東德。劫掠了中國的外蒙、新疆和東北,分裂了韓國,並指使中共匪黨把整個中國大陸關進鐵幕。於是世界反侵略的國家乃訂立北大西洋公約、太平洋集體安全系統,以及已格達公約,結成反侵略陣線,來保障世界的和平。這一強大的壓力,迫使莫斯科不能不改變其戰爭方式。早在一九五二年十月,俄共第十九次黨大會,史達林已提出「和平共存」的口號。此後三年來,莫斯科的政權由馬林可夫轉入赫魯雪夫之手,而其
   對自由世界的和平運動及中立戰術,仍繼續發展。今年二月,赫魯雪夫乃向俄共第二十次黨大會提出其戰略計畫及戰爭方式。
   在形式上,赫魯雪夫是改變了史達林主義,史達林相信世界戰爭是不可避免的,認定世界戰爭是到達共產黨統制世界的道路。反之,赫魯雪夫以為戰爭不是不可避免的,並且他提出一個口號就是「阻止戰爭」。但在實質上,赫魯雪夫這次「和平共存」的統一戰線和中立戰術,不過是一九三五年以後,史達林的「統一戰線」和中立戰術的歷史的重演,而以破壞自由世界反侵略陣線為目標。而且馬林可夫與赫魯雪夫的「和平共存」的口號,雖然是相同的,但就其實際的戰爭方式來說,馬林可夫階段的戰略還
   是防禦性的,而到赫魯雪夫卻轉變為積極的攻擊了。換句話說,在馬林可夫的階段,莫斯科的「和平運〔第246頁〕動」還是企圖阻止巴黎協定的成立,太平洋安全系統的結成,和中東聯防的進展。而今日赫魯雪夫的「和平共存」,則針對著這世界反侵略陣線而實施其戰略的攻擊,更要積極加以破壞了。
   
   第四節 俄共戰爭方式轉變的樞紐
   
   一九一八至一九二○年之間,列寧和托洛斯基等國際派的視線,正集中於中歐革命的時候,史達林乃發表其「不要忘記東方」的論文,其中指出,只有在東方,「纔能打破歐洲所鑄造而束縛整個世界的帝國主義的鎖鍊」。(註)到了史達林專政之後,他集中其侵略的鋒刃於我們中國,但是他同時亦並沒有忘記西方。在俄共的長期侵略日程上,中國是其「和平共存」的第一目標;到了俄共自以為他控制了中國四億五千萬人口,從此可在東方九億人口之中,製造「大風暴」,反過來影響歐洲的時候,他就轉換其侵略鋒刃,指向西方了。我們從這一點上亦可看出俄共的世界戰略及其戰爭方式之演變,是以我們中國局勢的轉移為其樞紐的。
   (註)史達林全集第四冊第一七一頁。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