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45)]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1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0)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6)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45)

中華民國二十年
   
   ——————————————————————————–
   
   出發剿匪告全國將士書

   告全國同胞一致安內攘外
   為籲求和平告全國同胞書
   
   出發剿匪告全國將士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二十年
   
   版面原件:第145頁,第146頁,第147頁,第148頁
   
   〔第145頁〕
   
   ——中華民國二十年六月三十日南昌——
   
   〔要旨〕
   一、申明全國革命軍人所應明認篤信之二義:(一)戒除內亂,保障統一。(二)剿滅赤匪,安定社會。
   二、革命愛國之軍人,應引撲滅赤匪為己任,以一當百,以十當千。
   三、國恥未雪,主義未行,先烈之血未乾,總理之遺志未成,任何侮辱偪迫,唯有甘之如飴,一息尚存,決不忍輕棄職責,使革命大業因而中斷。
   〔本文〕
   
   中正此次赴贛剿共,臨行之前,國恥黨仇,萬感交集,對我全體將士,公私急切,想望情殷,更有不能已於言者也。慨自革命未成,赤禍方殷,中央依國民會議之決議,應全國民意之要求,已矢最大之決心,誓集全國之心力,弭此民族巨患,以竟革命全功。中正秉命黨國,督率軍旅,深惟國家安危之頃,正我袍澤效命之秋,特抒悃忱,以相勗勉;凡我袍澤,自必同仇敵愾,滅此朝食,以盡我革命軍人報國之天職也。中正以為吾全國軍人之在今日,應有屹然不搖之決心,方能膺此時代艱鉅之使命。下列二義,必須明認篤信:一曰戒除內戰,保障統一。蓋國家今日克有此統一之局面,實犧牲我無數將士先烈之碧血所造成。吾人痛定思痛,應時刻追念先烈死事之悲慘,與戰地同胞之苦痛,當以全力保障國家之統一與和平,徹底為民眾解除痛苦。故今日國家已編定之軍隊,宜竭全力以剿匪,捨此以外,決不在國〔第146頁〕境之內,以軍隊與軍隊作戰,蹈同室操戈自相殘殺之譏,徒為赤匪造成機會,以貽民族無窮之禍根,此中央所以不顧一切,決定以殲滅赤匪為唯一之急務。中正願我全體將士,有深刻之認識者一也。二曰剿滅赤匪,安定社會。國民會議曾有決議,凡剿匪得力部隊,國家應特加愛護,優予保障。我將士苟剿匪有功,當然得人民之敬愛,而就中國國防需要與實際國勢論之,已經國家編定之軍隊,政府惟恐其培養充實之不及,又何有遣散之可言。中國今日,實不患貧困,而獨患內亂,實不患財政之不充裕,而獨患國家之不統一,與地方秩序之不安定。以中國區域之廣,國防之大,人民之眾,富源之厚,現有軍額,決不能謂為過多。苟能政事入軌,國力充裕,現支軍費,豈但無須減少,且當逐漸增加。今日之不察事實而倡裁減軍隊之論者,或製造編遣之謠諑,使我軍心不安者,非特無革命常識,而且無國家觀念。苟不喪心病狂,何至於此!凡吾革命軍人,固深明此義,自不為所欺惑。中央斟酌國情,權衡需要,亦既明定軍政大計,認為現有軍隊,決無須乎裁遣,而我全國將士,既矢以身許國之誠,即應終身以干城自勉。此中正敢負責以告全國將士者二也。明乎以上二義,我全國將士,應知今日革命軍人之處境,如能以國家與民族為前提者,則不患無以自存,而祇患無以自效。民族最大之禍患,既為萬惡之赤匪,則我革命愛國之軍人,自均應引撲滅赤匪為己任,凡受命擔任剿匪之軍隊,固宜以一當百,以十當千;即其他非直接擔任剿匪責任者,亦應安心整理,加緊訓練,綏輯地方,恢復秩序,使剿匪軍隊,得以專一於任務,而無後顧之憂。抑又不僅現役軍人而已,凡昔曾參加革命,而中道攜離之軍人,誠能於此民族存亡危急之秋,認明大義,不為反動所惑,不為赤匪張目,扶持國家元氣,助成剿匪使命,則中正他日必〔第147頁〕將呈報中央,寬其既往之過誤,俾仍為國家之干城。吾人置身戎行,應有愛國之赤誠,武士之血性,豈能任赤匪腥羶,搖我國族,此又我軍人應共有之自覺也。夫惟吾軍人有衛國之天職,故禍國害民之反動份子,常欲得吾軍人而甘心,中傷誘惑,機險百出;若非篤信主義,絕對服從中央之指揮,常不能自免於危機。試觀過去叛變,卑污政客,何次不以吾軍人為工具?當其結果,彼輩感暫逞權位利祿於一時,而我被誘之軍人,則永被天下之僇笑。且歷次事例,凡離開黨國,附和反動者,無不滅亡;擁護中央,堅苦奮鬥者,無不成功。中正每念及此,常為吾袍澤懍懍於深閣失足之危,而決不惜此身,永為吾革命軍人光榮歷史之保障。最近反動氣勢,又趨囂張,為匪張目,如中瘋狂,對於中正,誣之以擁兵自重,詆之為軍人獨裁,毀斥百端,有如毒矢雨集。中正百戰餘生,飽經憂患,尚有何求。如為個人計,豈不以自劾下野為得策,今茲所以含詬忍辱,未敢言去者,徒以國恥未雪,主義未行,先烈之血未乾,總理之遺志未成;誠念革命為責任,而非權利,斷不能放棄國家民族之責任。亦深信今日中正苟因小不忍而中反動派之毒計,以一退自得,則此後將士之流連,國民之困苦,必十倍於今時。國族滅亡,不僅吾人生無容足之地;將士先烈,且亦死無埋骨之所。中正深念 總理付託之重,昔日先烈與陣亡將士死難之慘酷,即使更有十百倍於今日之侮辱偪迫,中正亦唯有甘之如飴。一息尚存,決不忍輕棄職責,使我全國袍澤,一無保障,革命大業,因而中斷也。中正行將出發鄂贛,督率各軍圍剿赤匪,信賴 總理之威靈,人民之助力,諸將士之忠誠戮力,必能於最短期間,清除赤禍,奠安國族;幸而完此素願,當決解甲歸田,表我心跡。然軍人以身許國,不能成功,誓當成仁;苟中正因此捨命疆場,克隨 總理及〔第148頁〕諸先烈將士於地下,則對我全國袍澤,惟望始終認定中正所指之光明大路,永不為反動政客作工具,使我全國袍澤,自相殘殺;尤望吾袍澤,對剿滅赤匪,誓死奮鬥,繼續中正之遺志,為先烈爭正氣,為民族除大害,以表示我中國革命軍人之真精神於世界。凡此披肝瀝膽之言,不欲為外人道,亦不足為外人道,吾為對於死生患難多年相共之全體將士,懇切叮嚀我諸將士,視此為長官之訓示也可;為家人兄弟之詔告也可;即視為中正預留之遺囑也亦無不可。捨身報國,之死無他,唯吾全國之將士,鹹相與身體而力行之。
   
   告全國同胞一致安內攘外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二十年
   
   版面原件:第149頁,第150頁,第151頁
   
   〔第149頁〕
   
   ——中華民國二十年七月二十三日南昌——
   
   〔要旨〕
   一、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
   二、攘外應先安內,去腐乃能防蠹。
   三、不消滅赤匪,則不能禦侮,不完成統一,則不能攘外。
   〔本文〕
   
   中正奉命剿赤,自六月二十一由京入贛以來,即於本月二日,由南昌出發,巡視前線,並進駐南豐,親督各軍,積極進剿,乃於四日克復黎川,十三日克復廣昌與石城;戰鬥情形,已詳別報。當即乘勝窮追,十九日遂攻克赤匪據為總巢之寧都,所有俘虜及解散情形,亦詳別報。赤匪屢經我軍跟蹤猛擊,其漏綱殘餘者,本已不及萬人,其向會昌汀州狼狽漬竄時,又被沿途民團襲擊截堵,所剩更屬無幾,預計本月以內,必可全部殲滅,以期消除國家根本之大患。不意正值我剿赤軍將士,馳驅贛閩,深入匪區,冒暑忍饑,裹創瀝血,而與赤匪作殊死戰之際,忽於軍中接讀朝鮮華僑慘案,與石友三叛變,暨粵桂諸逆進犯湘贛之報。中正星夜馳回南昌,總閱各方報告,乃知石逆叛變,實受粵中叛徒五十萬元之收買,且有帝國主義之軍官及贛匪首領,出入其軍中,為之主持;隱與帝國主義者之侵略及贛鄂赤匪之擾亂,彼此遙為呼應。又於寧都赤匪之總部,[email protected]澤東致彭德懷之電文,內稱兩廣月內出兵湘贛,接濟子彈五十萬粒,即日可由嘉應解來,我軍務須固守寧都半月,待粵軍入贛,即可解圍反攻等語。其他隱語〔第150頁〕函電,關於粵桂與赤匪互相聯繫者,不勝枚舉,容後續達。又據福建楊主席截獲匪方之報告,亦證赤匪與粵桂早成默契,已無疑義。中正於此,乃瞭然於粵桂倡亂,石友三叛變,暨赤匪肆虐,以及朝鮮僑胞之慘案,四者互為因果。叛徒軍閥,唯恐赤匪之肅清也,乃出兵以援之,叛變以應之。帝國主義者唯恐軍閥之消滅,中國之統一也,乃惹起外交糾紛,以牽制之。我剿匪將士,風餐露宿,日曛雨浴,黝然面無人色,方冒萬難,決必死,與赤匪爭最後之運命,而軍閥則接濟赤匪械彈,以苟延其殘喘。我同胞正舉國一致,奔走呼號,以抵抗帝國主義者之侵略,而軍閥反稱兵作亂,甘為帝國主義者之虎倀。嗟乎!人心已死,國亡無日,不意叛徒喪心病狂,竟至於此。嘗讀「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國必自伐而後人伐之」之語,不禁為我國家與民族抱無窮之憂戚也。舉天下至慘至痛至危之事,孰有甚於此者哉?我全國同胞當此赤匪軍閥叛徒,與帝國主義者聯合進攻,生死存亡,間不容髮之秋,自應以臥薪嘗膽之精神,作安內攘外之奮鬥,以忍辱負重之毅力,雪黨國百年之奇恥。惟攘外應先安內,去腐乃能防蠹。此次如無粵中救變,則朝鮮慘案,必無由而生,法權收回問題,亦早已解決,不平等條約,取消自無疑義。故不先消滅赤匪,恢復民族之元氣,則不能禦侮;不先削平粵逆,完成國家之統一,則不能攘外。人之愛國,當有同心;鬩牆禦侮,古有明訓。當此國家存亡民族危急之秋,凡稍有國家觀念,與民族思想,而為三民主義之信徒,但能捐棄成見,共禦外侮,以救黨國危亡者,則中正當視為忠實之同志,必委曲求全以從之。至於個人之進退去留,更無所縈懷於其間。中正祇求國法黨紀,能昭垂後世,不因個人之故,而為之破壞,以啟百年無窮之糾紛,與亡國之慘禍。不使中正為毀棄法紀不負責任之罪人,以合法〔第151頁〕手續解決目前之紛爭,則中正當朝奉黨命,夕去職守,決不戀棧一刻,自泯其平生之志。否則如以叛亂為奪取之手段,賣國為求成之途徑,則中正惟有本我革命之責任,凡為帝國主義者之工具與黨國之叛徒者,皆為國家與民族禍害,則必不稍寬假,當摧陷而廓清之,以奠定黨國之基礎,以擯除國際侵略之野心,則國家乃有獨立之望,民族乃有自由之日也。嗚呼!外患日急,國勢阽危,僑胞任人殘殺,國土任人侵佔,真國亡無日,民無?類之日至矣。惟願我全國同胞,明其是非,別其利害,主張正義,挽救危亡,以盡國人之天職。持以鎮靜,不恃一時之熱度,嚴守秩序,毋失國民之風範,外對帝國主義者之侵略,則以有紀律之行動,誓死抗拒之。內對赤匪與叛徒之變亂,則以有組織之努力,共同撲滅之。中正百戰餘生,義無反顧,民意所向,死生從之,誓當益加振奮,為民先鋒,必期於最短期間,剿滅赤匪,保全民命,削平叛亂,完成統一。故赤匪一日未滅,則中正之責任一日未盡,叛亂一日未平,即中正之職務一日未了。古人云,「一息尚存,此志不渝。」中正不敏,竊願自矢。其幸而有成,則黨國之福,民族之光。若不幸而不成,則惟有一死以報國而已。區區赤忱,惟希諒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