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44)]
拈花时评
·保钓还是不保钓?这是一个问题
·胡锦涛传(二)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三)
·李刚儿子一案判决结果,天理何在!
·胡锦涛传(四)
·胡锦涛传(五)
·谁动了我们的奶酪?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六)
·关于李刚门的三则文摘
·拈花一周推
·中国民主化事情可期必成
·胡锦涛传(七)
·胡锦涛传(八)
·中国人,站起来呀
·拈花一周推
·海外民运人士与刘晓波
·胡锦涛传(九)
·为什么上海市不公布大火死亡名单?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44)

中華民國十九年
   
   ——————————————————————————–
   
     中華民國十九年國慶紀念告全國同胞書

     告中央同志書
     告誤入共產匪黨民眾書
     為出發剿匪告湘、鄂、贛民眾書
     告誡全國學生書
   
   中華民國十九年國慶紀念告全國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29頁,第130頁,第131頁
   
   〔第129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十月十日南京——
   
   〔要旨〕
   
   一、以清除匪共,安定地方為急務。
   二、整理財政,確立預算與厲行會計審計制度。
   三、整闢水利,發展交通,及開發農曠,與各種工業,以發展經濟為 亟。
   四、改善行政系統,確定政治責任,實行監察制度,檢舉貪婪,澄清吏治。
   五、厲行地方自治,今後政治施設,宜集中於地方自治之積極推進,完成其組織,充實其基礎,務使訓政及早完成。
   〔本文〕
   今日為國慶紀念之令旦,凡我全國國民,緬懷過去艱難締構之史績,更宜共負發揚光大之重任。當此討逆軍事,漸告結束,和平統一重見曙光之際,追維叛亂之殲除,實有無量之感慨。軍興以來,微獨前線將士,勞苦犧牲,即我全國民眾,或遭受逆軍之蹂躪,或備嘗匪共之殘害,乃至政治建設,稽其實施,農商百業,陷於停頓,凡此痛苦之代價,鹹為國民之損失。是以此戰之後,在我全國人民,固必須有確實一致之努力,以鞏固國家之統一,而在負責建國之中央,則尤必於討逆勝利之後,緊接之以政治之刷新,庶可慰舉國喁喁之望也。茲就目前為我同胞所最感切要,而亦國家實際所需求者,約有下列五端,為我全國同胞略陳之:一、為肅清匪共。當前方軍事進展之時,正匪共橫行梟張之日,彼既互為呼應,我遂兼顧難周,閭閻痛苦,惟茲為甚,今軍事敉平,自當以清除匪共,安定地方為急務,一俟班師〔第130頁〕回京,即當積極進剿,一面劃定區域,責令分區各負全責,以杜洩沓推諉之風;一面仍定整個會剿計畫,務使剷除根株,以絕各自為謀此剿彼竄之弊,擬自討逆告終之日起,期以三月,至多半年,限令一律肅清,用蘇吾同胞切身之患;而同時則厲行保甲制度,實施清查戶口,使奸徒無所混匿,人民得所保障,此關於治安者一也。二、為整理財政。關於確立預算與厲行會計審計制度,歷次中央集會,罔不定為決議,剋期實行,終以軍閥割據惡習未除,反動叛變,更迭而起,障礙重疊,輒致稽延;今全國重見和平統一,此後對於財政,不惟須盡量節約,確立適宜之預算,尤須上下共守,以期預算之實施,而國家地方之度支出納,又必對全國民眾為絕對之公開,至於統一幣制,以濟金融之紊亂,裁撤釐稅,以培實業之元氣,亦必於最短期間,求其實行,此關於財政者二也。三、為發展經濟。一國之政治,罔不與國民經濟息息相關,中國數年以來,承帝國主義經濟侵略之敝,而重以反動勢力紛起為祟,民苦流離戶鮮蓋藏,產業基礎,崩隳將盡,欲為培養根本之謀,宜以發展經濟為亟,是尤宜恪遵 總理建國方略之所示,在平等互利之原則下,吸收外資,以從事於產業之開發,唯其用途,宜限於發展交通,整闢水利、及開發農礦,與各種基本工業之事項,而絕對不以流用於他途,當此統一奠定之際,宜有遠大精密之圖,此關於經濟者三也。四、為澄清吏治。今日吏治之弊端,一曰因循,二曰貪污,前者由於權責之未盡分明,後者由於瑕穢之猝難蕩滌,負人民之期望,為革命之污點,莫甚於此,自今伊始,務必改善行政系統,確定政治責任,俾機關權限,與工作程序,劃然分明,絲毫無得而諉飾,又必實行監察制度,伸張法紀,檢舉貪婪,從嚴懲治,則貪污始有所儆,此關於吏治者四也。五、為厲行地方自治。總理關〔第131頁〕於建國程序與實行地方自治之遺訓,實為訓政時期惟一之急務,亦為實現真正民權之唯一途徑。中央既確定訓政綱領於先,國府各院部,復規定實施程序於後,對於厲行自治,亦既三令五申,願實際成效,每不能與預定之進程相應,此不惟黨國所觖望,而政權行使,未能為實際之訓練,真實民意,無由發揮,抑亦為軍閥官僚共黨政客,一切腐惡勢力所劫持,所脅惑,以危害黨國之總因也。今叛亂勢力,已告剷除,人民實力,亟宜培養,中正以為今後政治施設,宣集中於地方自治之積極推進,完成其組織,充實其基礎,中樞以之督率各省,各省以之督率縣區,務使訓政及早完成,而民權真能實現,此又攸關立國之大本也。綜上五端,或本為政府職責之所在,或有待全國同胞之協力,中正以為目前政治,最低限度,必期此五者之實現,而後乃可告無罪於國家,爰就一時感想所及,為吾同胞粗陳其概,非雲息壤之約,聊為共勉之資。吾同胞當知國家以人民為主體,必人民對於國家,感休戚一體之義,而後禍國者,無所逞其技,必人民對於國是,有正確嚴明之認識,而後政治自能納入於正軌;過去政治設施之未臻健全,固由反動勢力之迭起為梗,要亦同胞漠然於是非邪正之分,放棄其督促政治之天職,與戮力國家之義務,遂令負責者感措施之靡從,而奸人轉得竊名義以倡亂。而今而後,應於創深痛鉅之餘,明匹夫有責之義,民國成立十有九載矣,除舊更新,端賴群力,唯我全國同胞共鑒之。
   
   告中央同志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九年
   
   版面原件:第132頁,第133頁,第134頁,第135頁,第136頁
   
   〔第132頁〕
   
   ——中華民國十九年十一月十二日在南京——
   
   〔要旨〕
   一、際此黨國生死存亡關頭,惟我中央同志能團結一致,負起責任,恢復過去革命精神。
   二、革命者之意義,應先為一普通完全之人,而加上革命之責任,而後黨務解決始有?落。
   三、政治者眾人之事,眾人之事至簡單又至普通者也,吾同志德業才性,各有千秋,應成就政治上共同之責任,貢獻長處於黨國。
   四、當前急務消極的宜昌明法紀,懲奸去惡,使不肖者知所儆惕,積極的,應集中人才,各獻能力,完成國家一切之建設。
   〔本文〕
   此次討逆戰後,深信本黨統一中國之局勢已經形成,叛黨亂國之徒,今後決無能再起,即起亦自能以主義之偉力戰勝之。然國家內外環境複雜,人心趨向尚未歸於共同,政治上與社會上尚無堅定力量,敢斷言吾人今後尚須更歷不少艱辛之歲月,經過無數之奮鬥,而於此所惟一仰賴者,惟在我中央同志確實團結,負起責任,恢復同盟會時代以來革命精神,造成強固有力之幹部,以為摧毀一切困難,提挈一切綱領之原動力;蓋今日實為黨國生死存亡關頭,而我同志則立於功罪禍福之岐路者也。中正山居經旬,獨處深念,竊以為今日下級同志間所應痛切自省之標語曰「為人」,而我中央同志所應共勉者則在於「忘我」;本黨政治之無基礎無辦法,由於下級黨部之不振,黨員今日奚止不能起人愛敬,且為一般人民所側目,此其故實由於少數黨員,尚未徹底明瞭普通做人之條件,亦且不願遵行普通做人應有之軌轍。夫〔第133頁〕革命者之意義,應先為一普通完全之人,而再加上革命之責任;而今之黨員,則祇努力於權力之攘奪,而忽略做人的基本條件之修養;是以對一般黨員,首須勉以先作一普通完全之人,而後黨務解決始有?落。關於此點,如大會不以為謬,應請頒布訓令,嚴定戒律,切實誥誡,尤須各級監察委員,切實負責執行威權,庶於黨務有益。至於「忘我」之義,則尤為我中央同志能否確實負責之第一先決條件,中正本於同志攻錯之立場,敢言今日吾人大患,皆在不能「忘我」,中央負責同志,皆勇於任勞,而絕不能坦然任怨,吾中央同志任事之辛勤,負責之堅卓,即異邦覘國之士,亦相與致其欽敬,此種精神,至可寶貴,然使不能濟之以疾惡如仇之風格,與視公猶私若將浼焉之精神,則尺寸辛苦之培壅,將不敵秕莠之滋生。試觀今日各地,黨務政治,日就腐敗,日就墮落,回溯數年以來,中央祇有對叛跡既彰之元惡,循行故事而予以除籍之處分,此外在黨則有中央監委會,在政則有監察司法機關,而中央又本有監督政治之天職,乃國府成立至今,絕未聞有自動參劾一貪墨瀆職之人,或檢舉一骫法敗紀之舉。世間上智下愚,均居少數,普通之人,大祇可與為善,可與為惡。中國昔日有禦史臺官,職司檢察,姦回知儆,賴有此制,今則黨國日日以廉潔語人,而耳目所接,均為不廉潔之事實,黨國日日以奉法守紀勉人,而到處可聞違法亂紀之舉動,至於黨部人員之藉公營私,受人詬病,尤予人民以不良之印象,夫其所以敢於明目張膽以為惡者,無他,以監察制度未行,而中央幹部又大率寬仁有餘,莫肯以父師教督之嚴自任耳。中正固不敢謂吾中央同志為徇情忘公,避怨而不任責,然吾人所擔負者,既為非常之重任,則黨國休戚,實已與吾人自身合同為一體,禍國亂紀之徒,人人得而誅之,吾中央同志,若猶謹守常經,多〔第134頁〕所拘忌,以為不在其職,不問其事,則更望何人任綱紀肅正之重責,其或對於中正愛護太過,願假以事權之便宜,則益使中正惶疚無地也。其二、中正敢言吾中央同志間最要之一事,即在分別公私,今中央同志參加政治工作者,有時或移其同志關係上之尊敬愛護與體諒於公務上,而缺乏面折規過之美德,亦往往執?自身之動勞與資望,而不樂尊視政治之系統,甚或以為祇求動機不謬,對中央政令少有出入宜無重大影響;不知公務關係,為一至規律之關係,若我中央同志,在各部或地方服務者,尚不能尊重中央,則何望於非同志乎?更何以督率下級機關,而望其奉行政令乎?我人在私人關係上,可以不滿於任何之個人,但在公務關係上,應只認識其人所任之公職,不能以某甲本為我所鄙夷,今彼任此公職,即並其由此公職所產生之政令而亦蔑視之。又或以為在軍事政治著有動勞,今既負此責任,則成敗利鈍自能承當,中央政府或上級機關應假我以便宜之事權,課我以最後之考績,對於用人行政,絕對不必過問,遇有過問之者,即誤解為不信任或干涉,此則視政治為承包工程,而並不樂受監工者按照施工細則之指導矣。 總理有言,政治者眾人之事,眾人之事至簡單又至普通者也。吾同志德業才性,自是各有千秋,但所擔當者,既為眾人之事,即應栽抑個性,以成就政治上共同之責任,我人應貢獻特具之長處於黨國,固不待言,然此貢獻,祇應在至普通至簡單之公共軌範下而貢獻之,方有政治的價值;否則互逞其各各不同特具之才性,鹹欲貫徹其獨到之見解與主張,則公共關係,即無由確立而穩固矣。中正聞道較晚,進德未遑,習與性成,常不免有逞偏鋒而害公務之處,愆尤叢積,自知至多,上述之理,乃質陳自身修省體驗之所得,以為諸同志攻錯之資,實亦不啻一段懺悔之自白耳。其三、中正竊以為今日國家〔第135頁〕待舉之事太多,而環境所容許吾人從容處理之時間太促,故最要急務,消極的,宜昌明法紀,懲奸去惡,使不肖者,知所儆惕,無使再為障礙;積極的,應集中人才,俾得各獻能力,以完成國家一切之建設,對於人才之甄用,應有不遺細流,而使萬川歸我之量,寬其限制,慎其審察,試之以事功,繼之以考核,而以公明無私之黜陟濟之,在不背本黨主義政綱之條件下,宜許通國之人,任全國之事,以符 總理天下為公之精神,而使群才鹹感激效命。至原為革命同伍之人,中間以不自愛惜,脫伍而去者,除迷途已深,容之足為黨國大患者外,悉宜以愷悌惻怛之心,為闢悔悟自新之路,而許其復歸,切望我中央同志,斟酌於今昔情勢之異,勿為過甚之束縛,而致盡量之哀矜;吾人之大敵,在軍閥共黨帝國主義,至於一時失足之同志,或盲從附和之青年,宜使其各有相當之出路,以共濟黨國之艱難,若徒壅塞阻抑,使本黨內部力量單弱,無所補充,而才氣較為洋溢之分子,又終於不入正軌,適以資敵而為患,公私損失,豈堪設想?此又關係大計,有待我中央同志之虛己審酌,妥為抉擇者也。總之,吾人身許革命,此生已無息肩卸責之時,目前亦非汔可小康之局,前途困阻,正復宏多,惟有以捨身報國之誠,矢之死靡他之志,一切黨務政治之制度方案,猶僅為吾人工作遵循之圖案方式,而根本要義,厥在提起萎靡散漫之人心,確立政治中心之力量,此則不能不望吾中央同志集中如火如荼之光熱於一體,而放射之以被於全國。溯自 總理革命以來,同志之死於革命者幾何人;北伐以還,以至今日之討逆軍事,為黨國犧牲之將士又幾何人;而戰死遺族之寡婦孤兒,悲苦無告,斷臂折肢之傷病兵士,呻吟待恤者,又當不下百萬人。犧牲之巨至此,僅乃闢吾人從頭做起之新途徑,念民眾之顛連,撫創傷之重疊,於此進不易進〔第136頁〕,退無可退之時,上之何以對 總理在天之靈,下之何以慰戰死將士之烈!如吾同志相念及此,知必蹙然而不寧,中正歸自戰陣,益復百感紛集。語有之:疾病苦痛則呼父母,自 總理棄同志而長逝,吾人惟有視黨為家庭,豈無兄弟,如足如手,危苦迫切之詞,不於吾至親愛之中央同志道之,而將誰與為言乎!諸同志倘哀其愚忱而恕其切直,或萬一有可採納,則固不僅中正之私幸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