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42)]
拈花时评
·沧桑-晓剑著(十二)
·拈花一周推
·沧桑-晓剑著(终)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一)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二)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三)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四)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五)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六)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七)
·拈花一周推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八)
·民主与共和-袁红冰(终)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一)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二)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三)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四)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五)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六)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七)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八)
·拈花一周推
·风云侧记: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袁鹰(终)
·非类-弋夫(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
·非类-弋夫(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五)
·非类-弋夫(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七)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八)
·非类-弋夫(九)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
·非类-弋夫(十一)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二)
·非类-弋夫(十三)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四)
·非类-弋夫(十五)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十六)
·非类-弋夫(十七}
·習近平有8情人? 累香港5子失蹤禁書內容曝光
·非类-弋夫(十八)
·拈花双周推
·非类-弋夫(十九)
·非类-弋夫(二十)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一)
·非类-弋夫(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三)
·非类-弋夫(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五)
·非类-弋夫(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二十七)
·非类-弋夫(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非类-弋夫(终卷)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42)

渡江北伐告全國民眾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83頁,第84頁,第85頁
   
   〔第83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四月一日徐州——
   
   〔要旨〕
   一、國民革命軍之成功,實已手操左券。
   二、革命軍之勝利,即為我人民之勝利,三民主義之障礙盡除,中國在國際上自由平等之地位乃可達到。
   三、此次北伐之意義,為救中國之存亡,同胞生死,決於此戰。
   〔本文〕
   
   溯自我國民革命軍誓師北伐以來,至今已將二年矣。因得各地民眾之擁護,用能於最短期間,奠定長江流域,而黃河南北之革命同志,亦起而努力奮鬥,國民革命之成功,是已手操左券;惟彼萬惡軍閥之張逆作霖,猶為最後之掙扎,且僭竊大元帥之尊號,敲剝人民之膏髓,斷送中國之主權,日事增兵購械,以反抗我革命之義師,張逆不滅,全國戰禍不息,人民痛苦不得解放,我國民革命軍欲求中國自由獨立之目的,亦永無達到之日。中正以此奉國民政府之命,重整大軍,提師北進,與天下共討此國賊張作霖;今大戰即將開始矣,張作霖窮凶極戾,罪惡昭著,其覆亡固可立而待也。然以其集合北洋軍閥之餘燼,又素得帝國主義者之後援,正如伯有之鬼,取精用宏,歿而猶能為厲,困獸之鬥,未可忽視,我革命軍不得不集全力以赴之。此次兵數之眾,達百萬以上,戰線之長,至二千餘里,戰爭之劇烈,將破東亞數千年戰史之紀錄,因此人民之痛苦,不免加重,此誠我革命將士所慼然不安者。然此次戰役,實為中國存亡所關,即為革命與反革命者最後之一戰,亦即為人民與軍閥最後之決鬥,我革命軍固不敢避〔第84頁〕重大之犧牲,全國同胞亦惟有忍暫時之痛苦也。如人民與我革命軍合作,使革命軍無後顧之憂,則革命軍之勝利,即為我人民之勝利,三民主義之障礙盡除, 孫總理救國救民之方案,得以次第實施,中國在國際上自由平等之地位,乃可達到。若人民守其不問國事之積習,依然袖手旁觀,甚或中敵人造謠離間之計,以破壞革命,萬一不幸,革命軍竟因此挫損,不僅歷年來人民所受於軍閥之痛苦無從解除,而軍閥賣國且將無所忌憚,帝國主義者在中國之競爭必益加劇烈,而蘇俄共產黨,方眈視於北方奉系軍閥之側,威脅利誘,??進行,使張作霖而得存在,且必與之勾結以禍吾民,因而引起全世界第二次之大戰,以中國為其戰場,以同胞供其牛馬,則東亞之和平破裂,中國將陷於萬劫不復之地位,我四萬萬同胞誠不知死所矣。本軍之所以北伐,欲消滅軍閥者,即求免除此未來滔天之大禍,惟冀全國同胞,同心協力,以完成此革命之大業焉。今敵人所布謠諑,而使吾人民懷疑者,殆不外二說:一曰,國民黨亦持武力統一之迷夢,否則,和平統一,未始無術,即南北對峙,亦可使人民暫得寧息,今之北伐,徒犧牲民命,增加其擔負耳。一曰,國民黨祇能破壞,不能建設,北伐即能成功,亦仍以暴易暴,於人民終無裨益,觀一年來東南諸省之成績,可知也。殊不知吾黨自 總理以來,向以和平統一為目的,然斷不能與賣國殃民之軍閥張作霖謀妥協,以貽我國家與人民滅亡之禍也;且張作霖方竭全力以攻我革命之山西,山西破,必及於豫,再及於東南,則全國兵連禍結,永無已時,今之北伐,正所以縮短戰禍,為不得已之舉,忍痛一時,以求永久之和平也。軍事未定,軍需方殷,建設事業,自難驟舉,東南諸省,雖早入革命政府之區域,而環境壓迫,喘息未舒,中國尚未統一,軍閥未盡翦滅以前,決無可以自由建設之〔第85頁〕省;例如兵工政策,夙為我 孫總理所主張,然大敵當前,裁兵無術,本軍之所以急欲完成北伐者,亦正為吾民謀建設耳。且自軍興以來,我東南人民,負擔過重,固革命軍所引為深疚者,然以視山東畝捐遞加至十倍而強,奉票價值低落至兩個銅元而猶未已,北方人民之苦痛,又何如也。張作霖不早翦滅,則全國同胞將陷於同一之劫運,而其痛苦之遞增,且將不知所屆,欲謀根本之解決,不得不出此一戰,欲為一勞永逸之計,亦不得不有此一戰。今我革命軍已有周密之準備,強毅之決心,戰事既開,勝算可操,惟冀我全國同胞,一致明瞭此次北伐之意義,不為敵人謠言所惑,以熱誠扶助革命軍,既以自救,亦以救國,中國存亡,同胞生死,決於此戰,無徘徊中立之地,無坐觀成敗之時。凡我全國同胞,其各踔厲奮發,同心同德,以共殲此國賊,而完成國民革命之大業也。
   
   渡江北伐告北方同胞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86頁,第87頁,第88頁
   
   〔第86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四月一日徐州——
   
   〔要旨〕
   一、軍閥不除,人民痛苦永遠無法解除,國家亦無法統一。
   二、北伐的目的,是要打倒軍閥和帝國主義,然後方可以救中國。
   三、革命軍紀律素嚴,以愛護民眾為職志,亦為解除民眾痛苦而來。
   〔本文〕
   
   我同胞苦戰禍久矣!國民革命軍繼承 先孫總理遺志,以救國救民為懷,苟有和平統一之道,豈忍重啟兵爭,以苦吾民。無如 先孫總理開國民會議,以解決國是之主張,既為北洋軍閥所破壞,三年以來,北洋軍閥惟以相斫相殘,求其大欲,此仆彼起,戰亂不息;而張逆作霖,竊踞北京,更擅自僭居大元帥,以求遂其武力統一之迷夢,張逆作霖不除去,全國統一不可期,北方民眾更不得解放,忍一時之痛苦,以求永久之和平,我國民革命軍之北伐,豈得已乎!北方同胞,憔悴呻吟於張逆作霖淫威之下,敢怒而不敢言,固亦亟盼我革命軍之前往救援,俾得自拔於水深火熱之中。中正迭據北方同胞陳訴,均謂張作霖窮凶極戾,其所部驕兵悍將,絕不知紀律為何物,所過強奪車馬,剽掠芻糧,驅丁壯老弱,為之服役,以邁婦少女,供其姦淫,假養兵之名以籌餉,敲骨吸髓,竭澤而漁,創為各種苛例,強迫負擔,其名目繁雜,至不可殫數,即一畝捐之細,遞加至十倍而強,民間無力繳納,則予以拘繫,施以鞭撻,然卒莫救其財政之紊亂;奉票固由張作霖所濫發,視為取之不竭,用之不盡者,悉數以充軍餉之不〔第87頁〕足,至近日價格低落,每一元紙幣,僅值銅板二枚,而張逆猶不顧商艱,勒令使用;其殃民如此,遂使工失其業,商喪其貲,農廢其耕,士輟其學,今若復使張逆作霖得暫延殘喘,則我同胞將不知死所矣。至其甘心賣國,不惜毀棄國家主權,犧牲國家利益,與帝國主義者勾結,以遂其增購槍械,濫借外資,鞏固其軍閥個人之位置,則更將使中國國際地位日益陷落,中國人民永為外人之奴隸牛馬,我革命軍之討伐,又安可一日緩耶!革命軍北伐之目的,即在打倒張逆作霖以救中國,並解救我北方被壓迫之民眾,民眾痛苦所在,無論若何艱險,若何危難,若何重大之犧牲,吾黨同志均前仆後繼,以圖解救,豈有南北之同異。惟革命軍既為我北方同胞解除痛苦而來,北方同胞亦必竭誠與革命軍合作,藉以自救,兼圖救國。溯自革命軍北伐以來,由珠江流域進展至長江黃河流域,師行所至,鹹能得民眾之信仰,壺漿簞食,群集於青天白日旗幟之下,蓋民眾深知革命軍紀律之嚴明,三民主義為真正救國之主義,故能軍民一體,解除其從來所受之苦痛,我北方同胞於此,亦惟有齊心協力,起而與彼萬惡軍閥張作霖奮鬥,即日脫離關係,加入我革命軍,一致行動,慎勿惑於軍閥所散佈之謠言,存南人北人之見,或以為革命軍祇知破壞,因而對於革命軍之來,有所疑懼。中正敢鄭重聲明於我北方同胞之前曰:一、革命軍紀律素嚴,以愛護民眾為職志,絕對不敢為擾民之行動,對於北方同胞之風俗習慣,亦必竭力尊重。二、革命軍深知北方人民受軍閥壓迫已甚,不能更增負擔,所至地方,絕對不籌軍費,並當蠲除張作霖橫徵暴斂之各種苛稅,如有不良軍隊擾及民眾,可即據實陳告,中正必執嚴法,以繩其後。蓋革命軍為解除民眾痛苦而來,萬不容稍有踰越,致違民眾利益,而隳革命大業,民眾亦必破除苟安姑息之見,激勵勇氣〔第88頁〕,為國犧牲,萬眾一心,以當大敵,務使禍國殃民之張作霖,早日伏法,實現真正之統一,共圖三民主義之建設,以完成中國之自由平等,有厚望焉。
   
   渡江北伐告北方將士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七年
   
   版面原件:第89頁,第90頁,第91頁
   
   〔第89頁〕
   
   ——中華民國十七年四月一日徐州——
   
   〔要旨〕
   
   一、希望南北將士一心一德,團結於三民主義之下,服從黨的命令,才能統一中國。
   二、我國民革命軍惟求少殺一人,為國家多留一分元氣,少經一戰,為地方減少一分痛苦。
   三、我革命軍最要之主旨,第一在求全國之統一,既無南北地域之分,更無新舊之見,
   四、我革命軍為實現三民主義而戰,為民眾福利而戰。
   〔本文〕
   
   中正受國民政府之命,誓師北伐,誠不忍我北方同胞,久在水深火熱之中,亟謀所以拯救之也。顧其目的,尤不專為解救北方人民,亦所以救濟北方將士;我北方將士,處於軍閥張作霖淫威之下,為生活環境所驅使,被其視為瓜牙,待同犬馬,處境最苦,受辱最深,此次北伐,同在本黨所欲解救之列。中正於此大軍雲集,待命攻擊之時,謹將北伐主旨,為我北方將士告,願我北方將士,翩然來歸,相與成不世之業,奠黨國之基。近年以來,國人厭亂之心,皆知宜統一南北,以免戰禍,避免戰禍之要?,必須南北將士,一心一德,團結於三民主義之下,服從中國國民黨之命令與指揮,蓋今日之能統一中國者,唯三民主義,能實現三民主義者,唯中國國民黨領導之國民政府也。國賊張作霖,負嵎北方,犧牲國家利益,犧牲民眾利益,以與帝國主義者相勾結,破壞統一,魚肉人民,罪跡昭然,天下共知,張作霖不滅,中國不能得救,民眾痛苦不能解除,無論何方將士,均有共同消滅張作霖之義務,張作霖為國〔第90頁〕民公敵,人人得而除之,除一張作霖,統一立可告成,全國民眾亦可安居樂業。故中正敢正告我北方將士,誠能於革命軍未到以前,在軍閥後方,自動舉義者,即以原職任用;其臨陣歸附者,亦一律從優待遇,與革命軍無稍差異。語有云: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北方將士,疇昔希望與革命軍合作,及表同情於救國救民者,今時機已至,弗再逡巡,致貽後悔,其已得有本軍委任狀者,可隨時隨地,揭告天下,使北方將士,有所激勸,其或誠意合作,尚待來歸之人,中正亦必以誠意容納之,不使徬徨無依。軍興以還,我革命軍惟求少殺一人,為國家多留一分元氣,少經一戰,為地方減少一分痛苦。對各地民眾如此,對交戰敵軍亦如此,此可徵諸北伐以來經過之事實與國人以共信者也。我革命軍最要之主旨:第一、在求全國之統一,既無南北地域之分,更無新舊同異之見。我黨 孫總理之革命,乃在以道德服人,即以主義感化民眾,決不視北方將士為異己之部隊,深閉固拒,如軍閥堅持武力統一之說。第二、革命之目的,在開國民會議及廢除不平等條約,而張作霖悍為之梗,宜加撻伐,除此障礙,並非視北方將士為異類,屏諸革命立場之外,如懸賞購敵者之所為。吾黨希望於我北方諸將士者:唯在(一)認清全國民眾之公敵究為何人?(二)認識自己應循之途徑究在何處?(三)明白救國救民之方向究以何法達到?蓋捨消滅張作霖,努力國民革命,共同信仰三民主義而外,無他途也。燕趙多慷慨悲歌之士,豈忍捐頂踵、糜膏血,以殉私人,而陷中國於萬劫不復之境哉!然而北方將士之中,或猶有懷疑不決者,謂救國之道不一,武力為最下策,國民黨北伐,仍為欲以武力服人,所以不能降心相從者,蓋在於此;或又以為今日相見疆場者,初無深仇宿恨,各方之主義雖異,而救國之目標則一,融會貫通,是在人為,何必以尋釁殺人為〔第91頁〕快。殊不知我革命軍之北伐,正所以救國,為三民主義而戰,為民眾福利而戰,公也,非私也;張作霖之稱兵反抗,乃為一己之勢力與地位,以阻礙中國之統一,增加人民之痛苦,其行為無異盜賊,豈得謂有同胞救國之目標;盜賊為國法所必誅,而誅除盜賊,有時不能不採用必要之武力,忍痛須臾,以求永久之和平,我革命軍用兵救國之苦心,固昭然若揭日月也。況直魯奉吉,為我北方將士家居生長之地,父母妻兒身受軍閥殘暴之行為,必能指數無遺,利害切身,寧不思負責自救,兼救其父母兄弟妻子朋友耶!嗚呼!國弱民困,至今已極,若尚容忍禍國殃民之軍閥,如張作霖其人者,使之割據僭竊於中原,則國亡無日,人不自聊其生,諸將士上無以對祖宗,下無以對兒孫,幸勿姑息一時,誤認倒戈附義為犯上作亂,而貽噬臍莫及之悔也。我北方將士,頗多激昂慷慨,深明大義,或更與中正相知頗深,意氣相合,當此革命進展之際,深信其必能澈底覺悟,自拔來歸,共同救國。中正謹在此鄭重聲明,除國賊張作霖罪大惡極,認為必須消滅,決無妥協餘地外,其他將士,祇須服從國民政府,信仰三民主義,即可與本軍同膺腹心干城之寄,順逆向背,決於俄頃,尚善擇之;其或執迷不悟,甘心禍國,願為張作霖效鷹犬,則死無足惜,我國民革命軍亦必誓為三民主義,殲此醜類,俾無遺禍,幸各審是非,辨利害、明禍福,勿徬徨歧路可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