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41)]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蒋中正文集(129)
·蒋中正文集(130)
·蒋中正文集(13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2)
·蒋中正文集(133)
·蒋中正文集(134)
·蒋中正文集(13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36)
·蒋中正文集(137)
·蒋中正文集(138)
·蒋中正文集(13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0)
·蒋中正文集(141)
·蒋中正文集(142)
·自由亚洲电台对我的采访和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3)
·蒋中正文集(144)
·蒋中正文集(145)
·各地媒体对我案件的报道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46)
·蒋中正文集(147)
·蒋中正文集(148)
·蒋中正文集(14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0)
·蒋中正文集(151)
·蒋中正文集(152)
·蒋中正文集(153)
·蒋中正文集(1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5)
·蒋中正文集(156)
·蒋中正文集(15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58)
·蒋中正文集(159)
·蒋中正文集(160)
·蒋中正文集(16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2)
·蒋中正文集(163)
·蒋中正文集(164)
·蒋中正文集(16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6)
·蒋中正文集(167)
·蒋中正文集(168)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69)
·蒋中正文集(17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71)
·蒋中正文集(172)
·蒋中正文集(全文终)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
·阴阳陌路-严正学(2)
·阴阳陌路-严正学(3)
·阴阳陌路-严正学(4)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5)
·阴阳陌路-严正学(6)
·阴阳陌路-严正学(7)
·媒体对我的案件的报道和事实真相揭露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8)
·阴阳陌路-严正学(9)
·阴阳陌路-严正学(10)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1)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2)
·阴阳陌路-严正学(13)
·阴阳陌路-严正学(14)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15)
·阴阳陌路-严正学(16)
·阴阳陌路-严正学(17)
·阴阳陌路-严正学(18)
·阴阳陌路-严正学(19)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0)
·阴阳陌路-严正学(21)
·阴阳陌路-严正学(22)
·阴阳陌路-严正学(23)
·拈花一周微
·阴阳陌路-严正学(24)
·阴阳陌路-严正学(终)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1)
·半个世纪的历史真相-谢强(2)
·拈花一周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41)

告別黃埔軍校同學書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58頁,第59頁,第60頁,第61頁,第62頁,第63頁,第64頁,第65頁,第66頁,第67頁,第68頁,第69頁
   
   〔第58頁〕
   
   ——中華民國十六年九月二十日溪口——
   
   〔要旨〕
   
   一、創辦本校唯一的希望,就是重新建立革命事業,成立理想上的革命軍,挽救中國的危亡。
   二、如果要在政治上革命,便要先從自己心中革起,自己能在心理上革命,將來在政治上的革命,便可以成功。
   三、革命軍人不怕失敗,我們要有勇氣承認自己的過失,而用決心去改正他,那失敗便是成功之母。
   四、如果人人都能以死為幸福,便能用一百個人可以打一萬個人,一萬個人可以打一百萬個人。
   五、作任何事必須注意系統與條理,但最重要的還是從下層工作切實做起,和最淺最低的地方努力,方有成就。
   六、有革命精神的人,第一要有獨立自動的勇氣,第二要有團結力、忍耐性。
   七、自信中國革命,必在我們大家手裏徹底成功的一日。
   八、革命者只要於革命事業無損而有益,一切恥辱皆要忍受下去,古人說:吃一塹,長一智。
   九、要努力下層工作,研究切要的學問,守紀律,守本分,耐勞苦,盡職務,團結一致,親愛精誠,完成革命。
   〔本文〕
   各位同學諸君:我這次去職的理由,以及去職以後的願望,已很誠摯的陳說於全國同胞同志之前了,你們當然都已明瞭,但是我還有特別要對你們說的話。我追念我們黃埔的歷史,總理遺留給我們的使命,我反省我們個人錯誤的行為,我推想我們同學艱危的前途,今後的努力應當怎樣,都使我有許多〔第59頁〕話,不能不向你們直說;而且在你們的中間,或者有因為我的去職而疑懼沮喪的,在我的責任上,更不能不指示你們一條最正確最光明的大路;我篤愛你們,出於至誠,我深信你們必能接受我的藎言。國民革命的歷史,我們黃埔已佔有最光榮的一頁,這是任何人不能抹殺的,翦除陳逆,肅清東江,討平楊劉,統一全粵,我們黃埔同學每一次戰役,都作了中堅,不知犧牲了多少生命,黃埔這兩個字,從此震動全中國全世界,使軍閥與帝國主義者都聽?發抖,去年七月,由廣東出師北伐,未及數月,打倒兩大軍閥,奠定長江流域,這豈是偶然的事。回想本校開學的那天, 總理親來教導我們,說明開辦本校唯一的希望,是重新創造革命的事業,成立理想上的革命軍,挽救中國的危亡;就過去的歷史來看,已死的黃埔同學,確無愧為 總理的信徒,因為他們確已做到了以一當十,以一當百,不能成功,便當成仁的教訓;黃埔莊嚴璀璨的歷史,全部是我們已死的同學用碧血染成的,我們自己不去玷污他,別人是決不能用手來抹殺的。 總理所希望的創立革命基礎,挽救中國危亡。我們同學果能發揚光大這過去的光榮歷史,一定可以做到的;但是到了現在,我們再不能諱言失敗了,我們更不能把失敗的責任,專歸於他人,而寬恕了自己,我們同學應當一致反省,何以一往無前的勝利中,會造成不可挽救的失敗呢?第一個重大原因,當然是全體同學意志不能統一,精神不能團結,不顧團體的重要,只逞私人的意氣,同室操戈,自相殘殺,這是我們最不幸的一點,但是如果把違背 總理主義的一小部份共產黨的同學,清除出去,其餘大多數都很能精誠的為主義奮鬥,我們仍是不會失敗的。可是清黨難,清心更難;從前總理教訓我們說,諸君要在政治上革命,便先要從自己心中革起,自己能在心理上革命,將來在政治上〔第60頁〕的革命,便有希望,可以成功,如果自己不能在心理上革命,就是在本校研究了軍事學,將來還是不能成革命軍,做革命軍的事業?你們反躬自問,是否先從自己心中革起,自己能不能在心理上革命呢?就你們大多數講,我敢斷然代作否定的答案,你們在校時間都不滿一年,所得的軍事學識,自很有限,經驗尤其缺乏,卻都龐然自大,目空一切,第四期學生不屑做連排長,三期二期的學生不屑做營連長,使得現在第五期學生,幾乎沒有工作可做,困苦失所,這些結果,是那一個造成的,這自然是我個人要負責任;但是第四期以前同學,亦不能辭其責的。你們要想?十年前保定軍官學校的畢業生,到今天還有當排長的呢?你們這樣的輕視下層工作,愛做上級官長,無論是出於好高騖遠的虛榮心,抑或由於陞官發財的劣根性,都足以斷送你們自己的生命,妨礙中國革命的前途,因為有這一個惡因,可生無數量的惡果,驕傲奢侈,放縱貪污,詐偽浪漫,不守紀律,不知責任,一切新舊官僚的惡習慣,都將叢集於你們的身上,黃埔學生這個名詞,現在不獨不能動人敬愛,幾乎使人聽?了懷恨;這些嫌惡譭謗我們黃埔學生的心理,固然不能說全沒有私人感情的好惡作用;但是現在帶兵的同學,尤其是做政治工作的同學,大多數都不能像從前與士兵同甘苦,與民眾相親愛,刻苦耐勞,研究學問,祇求自己物質上的享樂,在學校時代的革命精神,已喪失淨盡;古語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又說,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黃埔學生所處的環境,即使大家都能兢兢業業,努力工作,尚恐不自覺的犯了罪惡,受人疑忌譏笑,何況你們自己先喪失了革命的志氣,祇計較官階的大小,金錢的多寡呢?從前, 總理勸勉我們同學,說廣東舊有軍隊,不能算做革命軍,因為那些人,在沒得志之先,為了生計困難,都是要來革命,後來稍為〔第61頁〕得志,便將所服從的什麼革命主義,都置之九霄雲外,一概不理;我萬想不到這些話是將為你們寫照。從前廣東的軍隊,也曾為一世之雄,但是而今安在,但知自私自利、不知救國救民的軍人,決無倖免滅亡之理。你們自問有無與從前廣東軍隊的官長相類似之處,有無稍為得志便忘卻主義的傾向,如果有的,就無怪現在的失敗了。「革命軍人不怕失敗,祇怕墮落,我們有勇氣承認自己的過失,而用決心去改正他,那失敗便是成功之母」。 總理在本校開學日講過,我要把以前的成敗,當作一場大夢,一概不要回顧他,從今天起,重新創造革命的基礎,成立一種理想上的革命軍。 總理又說:「我們要把革命做成功,便要從今天起,立個志願,一生一世都不存陞官發財的心理,祇是一心一意來革命,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我今天對你們把 總理最親切的遺訓重新提出,希望你們也把從前的虛榮,當作一場大夢,從今天起,重新立定志願,一生一世不存陞官發財的念頭,打破了陞官發財的心理,便可切切實實的去找下層工作,來挽救我們現在的失敗;陞官發財不是人人可以得到的,因而患得患失,無所不至,種種罪惡,由此造成。社會工作,卻是人人可以努力的,而且努力一分,即於自己於社會有一分的利益。你們軍事學識,按照普通的程序,嚴格的說起來,祇可以充當一個軍士,現在你們如果立定志願,從軍士做起,第一軍本是由黨軍擴充成立的,是我們黃埔的基本軍隊,重新整頓起來,亦不僅是第一軍,只要你們能守紀律,耐勞苦,革命前輩都一定會收容你們的。凡是友軍三民主義的忠實同志,都要同他們很誠懇很親切地聯合起來,共同奮鬥,不使革命戰線分裂,這點也是很要注意的。我們革命黨對於一切革命勢力,都要團結起來,我們對人只應問他現在是否革命,不必問他從前什〔第62頁〕麼派系,保定學生原是黃埔的先進,並且你們所得學問,皆由保定與士官學生教授而來的,凡是教師,祇患學生不肯上進,決無妨礙學生革命之理;現在同學中或有以為保定學生要排擠黃埔,而且你們年少氣浮的人,有口無心,形之言語,這種逆臆與猜疑,不惟於革命無益,且適中野心家離間我們革命勢力的毒計。這保定與黃埔的口號,明明是野心家提出來的,要使我們黃埔教官不能團結;革命根據地的中心勢力,自相分裂,然後野心家可從中操縱,以謀害我革命;至於黃埔對保定學生有無歧視的事實,只看過去與現在第一軍上級官長出身保定者的多寡,就可不言而明,這是野心家無論如何不能挑撥的。你們要知道,今日革命的基本勢力要想維持,要想發展,就要先曉得學生不可無教師,黃埔不可無保定,所以對於保定先進,無論他有否教過你們,你們總要尊敬他,不可稍有一些懷疑之意。你們能夠如此,無論在第一軍或其他各軍,以我們黃埔的革命犧牲精神,再加以最初的親愛勤敬的風尚,是沒有人不歡迎的;如果你們能再進一層,願意去當士兵,那就更好了,越是士兵,越可盡革命的責任,做了一個兵,便可以拿一桿槍,實實在在的去打敵人,這話是我從前常常對你們說的;我們同學總合起來現在已有一萬多人,有一萬個真革命的兵士,拿?一萬桿槍,去一致殺敵,革命便可以成功。 總理曾對我們說:「如果人人都能以死為幸福,便能用一百人打一萬人,一萬人打一百萬人」。假如我們現在有一萬人的革命軍,馬上就可以完成革命;現在號稱革命軍的豈止一萬人,但因為一般革命軍人,也以陞官發財為目的,不能以死為幸福,所以革命依然不能成功;如果你們個個人都能消除陞官發財的心理,肯去當兵殺敵,不是馬上有了一萬人的革命軍,馬上就可以統一中國嗎?或者有些同學,因為體質和別種的關〔第63頁〕係,不願去當兵或做軍士,但只要他願意做下層工作,這個問題也便容易解決,進工廠去做工也可以,回鄉里去種田也可以,到小學校去當教師也可以,一方面做工作,一方面做宣傳,還可以調查社會情形,認識民間苦痛,聯絡各地民眾,研究群眾心理,如能到各處敵人方面去做苦工,當小差,更是有益;對於各地青年,更要時時接近,懇切聯絡,務使全國青年,皆為革命的黃埔精神所感化,一個人果能耐勞耐苦耐貧窮,總不怕沒有路走;但是無論到什麼地方,年輕的人,言語總要謹慎,行動總要穩重;你們能從下層工作做起,則一切驕傲、奢侈、放縱、浪漫的惡習,皆可革除,而做事練兵,也自然會有系統和條理了。中國人的事業大都辦不好的原因,除了無團結力無學問以外,最大的毛病,還是辦事不講究科學方法,事事無系統,處處無條理,在上位者,躐級升進,對於下層工作,全不明瞭,不能盡他監督的責任,在下位者甘自暴棄,對於本身工作,不感興趣,只知敷衍塞責,因之上下洩沓苟且,相習成風,秩序凌亂,怪象百出;你們以後作事,必須注意系統與條理;但最重要的,還是從下層工作切實做起,循序漸進,處處留心,事事盡責,能從最淺最低的地方努力,方有成就大事業的希望,你們今後的成敗,就全看你們能否誠心誠意的去作下層工作了。你們如果因為我去職而起了恐慌的心理,以為從此將失所蔭庇,無工作可做,甚或以為我已拋棄了你們,置你們前途於度外,那真是莫大的錯誤;你們都在青年時代,精力正強,曾受教育,只要不貪懶,不墮落,何患無工作可做。關於這一層,我在上面已懇切地說明了:「有革命精神的人,第一要有獨立自動的勇氣,不可稍有依賴性,第二要有團結力忍耐性,革命不能無領袖,但是要領袖來指導革命的理論和工作,不是靠領袖來解決個人生活問題的。」如〔第64頁〕果一般同志都要靠領袖謀生活,不消說做領袖的將窮於應付,就算他真有能力,滿足大家的慾望,也只是增長了大家的依賴心,我覺得你們似乎太依賴我了,有的不怕做壞事,以為有校長在,上級官長的懲罰,是無足介意的;有的不怕放棄職務,以為無論如何,校長總有工作給我們做的,你們果真這樣想,我真是害了你們了!我們革命的目的,大之求主義的實現,謀民眾的解救,小之為青年們開闢一條正確的道路,使他們都能為革命努力;現在連最小的目的也不能達到,反養成了青年的依賴心,實在是最可痛心太息的。我在這一年中,幾次要想辭職不幹,都因顧慮你們而遲疑隱忍,我常常自問,我如果放棄不幹的時候,我的學生和一般部下,如何安置,但到了現在,我實在是再不能維持了,我不去職,不只是增加我們黃埔環境的險惡,而且終不能激發你們獨立的志氣,將使你們的依賴心,愈久而愈深;我今天所指示你們的,正是一條最正確最光明的大路,你們每個人都是可以努力前進的。我此次辭職,不得不承認是我們革命最大的失敗,但是這次失敗的原因,決不是軍事失敗,根本上是本黨幹部破產,而你們新的青年黨員,又繼續不上來,不能組織強健的幹部,輔助領袖來破除革命一切障礙,這是第一個失敗原因;至於第二個失敗原因,是政治的失敗,政治既無組織,又不能確定方針,而經濟也沒有通盤的計畫,這些結果,根本上還是人才缺乏,重心不定,這是個人不能辭咎的;亦可以說南京政府的失敗,完全要由我一個人來負責的。你們有許多不明白內容的,皆說我此次辭職,是放棄職責,對於革命是有很大的罪惡,這照普通常理說起來,我是不能不承受的;但是你們要知道,這次革命的方法,根本上已經是錯誤的了,如果我不辭職,不能跳出現在這個環境,革命斷無徹底成功的希望,就是掙持到底〔第65頁〕,我可預料,將來最好的結果,亦不過做幾個軍閥的掌櫃和政客的傀儡而已,徒然牽累了一般同志,萬不能依照建國大綱,實行三民主義,如吾人初志所期望的國利民福;再不然,亦只多犧牲一些人民的財產,與你們青年將士的生命而已。你們還不知道根本上已經造成了錯誤,如果不從新做起,那不單是不能徹底成功,而且一定是愈弄愈錯,亡國滅種的慘禍,或者由此而起了。我所以願於此時承受放棄職責之罪,以為將來圖報黨國之地,萬一我從此死了,那就不必再說,將來革命歷史上為功為罪,我也管不了這許多;如其不然,那我自信,中國革命,在我們大家手裏,必有徹底成功的一日。我記?民國十一年八月九日,由廣州到香港船中, 總理與我所說的一段話,今天特地同你們提一提。我當時因為陳逆叛變,本黨失敗,革命似乎無望,故對 總理說了許多牢騷話。當時 總理就對我說,你今年只有三十餘歲,最少還可以做三十年革命事業,就是我最少也可以繼續奮鬥十年以上,既有如此長久的歲月給我們,革命豈有不成功之理?你不要灰心,以後你到俄國,我到歐美,先要在國際上做成一個形勢,不到十年,中國革命必可徹底成功。我想起這番話以及今日的結果,我更欽佩 總理的眼光與計畫的遠大;可惜當時因國內種種方面的牽制,被一般假革命的環境包圍住了,使 總理不能照原定計畫,實行到歐美去在國際上工作。我當民國十二年時,竭力主張 總理不要在廣東,趕緊跳出那個惡劣環境, 總理亦以為然,但終於被環境包圍,不能進行。我今天再不能為現在環境所誘惑,所以要決心丟了這個不徹底的根基,打破現在惡劣的環境,而且由此次失敗的經歷,更覺到自己缺少政治的經驗和學識,什麼設施都沒有一些根底,自知淺陋,貽誤黨國,所以決心要去遊歷各國,至少要研究五年以上的政治經濟學〔第66頁〕;從前 總理完成他的三民主義,即在他蟄居歐洲的那幾年中間,革命的事業是遠大的,我不敢自比總理,我卻願學 總理的一生革命,一生讀書;我希望你們也不以自己所學的為滿足,深願你們修養人格,成一個幹部人才,努力研究政治經濟與高等軍事學問,這種希望,比希望什麼還要急切,你們的軍事學識,是不夠用的,軍人不懂政治經濟,是一定要失敗的,你們必須要多讀書,多研究,如個個人能學總理,中國革命成功纔有希望。還有據酆悌同志等來信說,自我下野以後,反對者謗毀譏笑,無所不用其極,不單要抹殺我們革命歷史,而且要污衊我們革命人格,使我們沒有立足的餘地,你們聽?極為憤激;這是你們沒有受過挫折和失敗,不知道革命究有如何艱險困難,所以要如此動氣,我們反省這幾個月政治的現狀,實在是太不行了,我們的缺點太多了,不能不由人來反對,這是不可專怪他人的,只要問我們本身有否盡忠於革命就是了。這過去四個月中間所經過,我可以略略向你們說一下,當時共產黨雖是打倒了,但尚未淨盡,北方軍閥時來窺伺,武漢軍隊又來搗亂,而外交上又時時發生不良的影響,在如此險象中,對於內部政治的整理,自然不免疏忽,不能事事躬親,注意周到,猶幸上海一般熱心志士,對於經濟方面,尚能竭力籌措,不要我個人擔憂,否則更加困難,不能支持到這個時候了。你們要知道,他們反對我們,攻擊我們,譏笑侮辱我們,這都是意中必有之事。因為世人往往以平時眼光,來批評革命時代的政治,而我革命同志,自己不能團結,又往往授人以隙。回憶辛亥年 總理主張親自北伐,徹底剷除北廷,乃以左右阻止,不能貫徹主張,卒使袁世凱投機而起,本黨革命於是完全失敗,袁世凱逆跡暴露, 總理欲親赴南京討袁,乃左右既不贊成其赴寧,又不肯負責,遂至有人認賊作父〔第67頁〕,主張以岑春?為首領;其後 總理興師護法,橫被阻撓,而岑春?投機又起,革命又遭打擊。當袁世凱反革命時代,一般人反贊成袁世凱而反對 總理,反革命假革命的,只利用社會苟且偷安的心理,來做沽名釣譽的勾當,弄得國家人民奄奄一息,永無徹底改革之望。所以民國元、二年和六、七年之間,總理受袁世凱岑春?等攻擊,可以說是體無完膚,一般黨員,亦非常憤憤不平,當時 總理只說,如果我們為一時毀譽榮辱所動,那就不算是革命者了。我們今日所受的侮辱,實在不及 總理當時所受的十分之一,我們應知 總理革命未成,皆由本黨內部不固,違反領袖意旨,其左右亦不能服從命令,此為總理生平最痛心之事,我們及今追悔,尚恐無以對 總理。若再不徹底覺悟,則以後投機而起者,不知有幾輩袁世凱、岑春?。本黨忠實同志犧牲之代價,適為投機派野心家借本黨之名以行其消滅本黨反抗革命之實而已。撫今思昔,吾人所應憬然醒悟者,乃中國革命的成敗,而非個人一時的毀譽,誰是總理的叛徒,誰是本黨的敗類,誰是亡黨,誰是賣友,這些是非功罪,皆要待百年以後的歷史來斷定的。我們只要誦讀孟子的動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的一段,一方面自然心平氣和,無所憤恨,一方面也就不能不朝夕惕勵,繼續努力了。我去國之後,或許反對者的詆毀,你們所受的侮辱,比現在還要厲害,亦未可知;但是,我們是革命者,只要於革命事業無損而有益,一切恥辱,皆要忍受下去。古人說,吃一塹,長一智,安知我們此次的失敗,不是成功必經的階段呢?現在我就要離別你們了,我對於過去的事,神明泰然,別無愧怍,自亦無所牽掛;惟自去年出師北伐以來,對於已死將士的屍骨,未能安葬,在廬山與南京兩處墓地,雖已勘定,而未能如黃埔墓基,由我親自修築;還有已死將士的遺族,也不能〔第68頁〕於戰後照定例撫恤,這都是我朝夕不能忘懷的;我身在野,終要設法完成這兩件事,以償我平生未了之願。除此以外,則第五期同學分發未定,第六期同學升學有期,而我竟於此時卸事遠離,不能負責盡職,使我親愛同學,漫無歸宿,我心倍覺不安,同學來信,有言如孤兒之失慈母者,其苦痛可知,而不知慈母失子之苦痛,更甚百倍,我為什麼要中途拋棄唯一親愛的同學,使彼此不能相見,非有萬不得已之苦衷,豈能忍心至此;此次生離的悲傷,無異死別;我有生以來,除先母棄養,與聞 總理噩耗而外,從沒有像這次要和你們分離的苦痛;如果我去國以後,你們不能刻苦耐勞,忍辱負重,使軍紀風紀墮落,腐化日甚,或是灰心負氣;而使我 總理苦心孤詣,所遺留的一些基本勢力,不能自保,我不單愧對總理,也無以見已死同學於地下,這是我念茲在茲,最不能安心的一點,務要請你們體念我的苦心,為總理和已死同學爭一口氣。總之,我此次出洋,決非拋棄你們,我的身體暫時離開你們,我的精神永久依?你們,我一刻不會忘記你們,我仍要隨時盡我指導你們的責任,我願與你們互相勉勵,重新創造革命的基礎,我祝頌你們的健康。我概括全篇的意思,要喊出下面這幾句口號:就是努力下層工作,研究切要的學問,我們現在失敗,是我們本身造成的,我們以後成功,祇要由我們本身努力,屏絕一切驕傲、奢侈、放縱、浪漫的惡習,守紀律,守本分,耐苦勞,盡職務,研究辦事的方法,注重組織、條理和範圍,黃埔同學一致團結起來,團結為成功的要素,保持黃埔光榮的歷史,完成革命的使命;黃埔同學要忍辱知恥,不投降,不失節,聯合三民主義忠實信徒,鞏固革命戰線;黃埔同學不但要扶助農工,而且立志要到農村工廠裏實地去做農工;黃埔同學要繼續 總理百折不回的革命精神,黃埔同學要保存〔第69頁〕總理光明磊落的態度,剛強不屈的正氣;黃埔同學要守 總理不成功便成仁的遺訓;生而辱不如死而榮,是黃埔犧牲的口號;黃埔同學的生命,就是 總理的生命;黃埔學生是革命的中堅力量,革命要有徹底的決心,方能徹底的成功;廉潔勇敢是黃埔的校風;親愛精誠,是黃埔的校訓。黃埔同學萬歲,國民革命成功萬歲。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