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蒋中正文集(40)]
拈花时评
·蒋中正文集(52)
·蒋中正文集(53)
·蒋中正文集(54)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55)
·蒋中正文集(56)
·蒋中正文集(57)
·蒋中正文集(58)
·蒋中正文集(5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0)
·蒋中正文集(61)
·蒋中正文集(62)
·蒋中正文集(6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4)
·蒋中正文集(65)
·蒋中正文集(66)
·蒋中正文集(6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68)
·蒋中正文集(69)
·蒋中正文集(70)
·蒋中正文集(71)
·蒋中正文集(72)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3)
·蒋中正文集(74)
·蒋中正文集(7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76)
·蒋中正文集(77)
·蒋中正文集(78)
·蒋中正文集(79)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0)
·蒋中正文集(81)
·蒋中正文集(82)
·蒋中正文集(8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4)
·蒋中正文集(85)
·蒋中正文集(86)
·蒋中正文集(8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88)
·蒋中正文集(89)
·蒋中正文集(90)
·蒋中正文集(91)
·蒋中正文集(92)
·蒋中正文集(93)
·蒋中正文集(94)
·蒋中正文集(95)
·拈花一周微(上周)
·拈花一周微(本周)
·蒋中正文集(96)
·谁是造谣者-拈花蒙冤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97)
·蒋中正文集(98)
·蒋中正文集(99)
·蒋中正文集(100)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1)
·蒋中正文集(102)
·蒋中正文集(103)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4)
·蒋中正文集(105)
·蒋中正文集(106)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07)
·蒋中正文集(108)
·蒋中正文集(109)
·蒋中正文集(110)
·蒋中正文集(11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2)
·蒋中正文集(113)
·蒋中正文集(114)
·蒋中正文集(11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6)
·蒋中正文集(117)
·声援失去自由的维权律师-唐吉田
·营救失去自由的人权律师-唐吉田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18)
·蒋中正文集(119)
·蒋中正文集(120)
·蒋中正文集(121)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2)
·蒋中正文集(123)
·蒋中正文集(124)
·蒋中正文集(125)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6)
·蒋中正文集(127)
·拈花一周微
·蒋中正文集(1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蒋中正文集(40)

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對外宣言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五年
   
   版面原件:第23頁,第24頁
   
   〔第23頁〕
   
   ——中華民國十五年八月二十日長沙——
   
   〔要旨〕
   一、奉 北伐,完全應全國人民國民革命之要求。
   二、中國之統一獨立,即世界之永久和平,我國家之自由平等,即友邦之無窮利益。
   三、友邦扶持正義,贊助我國民革命者,愛之敬之,如其有妨礙我革命運動者,攘之闢之。
   〔本文〕
   
   中正秉承吾黨 孫總理之遺囑,負荷本黨及政府委託之重任,順應全國人民,希望中國自由平等之要求,仗義率師,伸張天討,茲於與吳佩孚決戰之日,謹摘數義,為我友邦告之。中國自辛亥革命以來,年凡數亂,一亂於袁世凱之稱帝,再亂於張勳之復辟,三亂於馮、徐之竊國,四亂於曹、吳之賄選,舉凡足以妨害我國國民革命之事,靡不竭其陰謀,舉凡營私賣國,荼毒人民之事,無不盡其惡毒,國無寧歲,民不聊生,此不獨吾黨 孫總理引為深痛,即我各國友邦,亦當代為惋惜者也。民十以後,吳佩孚崛起,以繼北洋正統,凡北洋派之餘毒未盡者,吳因之,人民猶稍有喘息之機者,吳絕之,國命之不絕如縷,全國所託之革命政府,吳更欲顛覆之。……此次中正奉命北伐,完全應全國人民國民革命之要求,履行吾黨 孫總理求中國自由平等之使命,其有贊助我國之國民革命者,皆以最惠愛之友邦視之,其有妨害我國之國民革命者,皆與四萬萬人民共攘之。須知國民革命,皆各國歷史所必經,自由平等,皆各國國家所需要,一國之不獨立,即為國際戰爭之禍胎,一國之受壓迫,即為正義人道所不許。自工〔第24頁〕業革命,以至今日國際戰爭,皆為殖民被壓迫者,因痛苦不可得伸,而壓迫者之人民損失,亦恆超過其所得之利益。恫歐戰之往轍,所以我民有民族獨立之要求,測世界之將來,所以我黨更主國家獨立,即所以求國際和平之根據;故中國之統一獨立,即世界之永久和平,我國家之自由平等,即友邦之無窮利益,深望各國體歷史國民運動之光榮,予中國國民革命以贊助,此不獨我國國民有深切之希望,全世界人民亦利賴之。但中正有重為我友邦告者,自辛亥以至今日,各友邦間有未明吾民之迫切要求世界和平之真旨,每有內戰,軍閥之後,必有帝國主義之投機者,操縱指使其間,屢次借款,皆為延長內亂之因,言及外交,必以助長軍閥為旨,所以每有一次內戰,國民對於友邦之誤解更深,因而軍閥每有一次勝利,外人之無形損失更大,此由其各國對華之政策錯誤,觀察未明,反國民之要求,損本身之利益。中正躬行北伐,不止統一中國,實為完成世界和平,無論何國人士,能不妨礙國民革命之行動及作戰者,一切生命財產,中正皆負完全保護之責,若有利用不平等條約,援助軍閥,害我國民,致為中外人民所不容,中正縱慾保其友誼,亦恐礙於正義,此則不得不於戰前申明,以求我友邦諒解者也。吳佩孚之罪惡,巳至滿盈,中國之俶擾,十有五載,中正領導全國民眾,革命軍人,於最短時期,撲滅禍國殃民之軍閥,進求國家之統一。要之,中國之獨立,即世界之和平,革命之成功,即友邦之利益,敢援此義,反覆聲明,其扶持正義,贊助我國民革命者,中正愛之敬之,如其有妨礙我革命運動者,中正攘之闢之。敢掬至誠,敬告友邦,謹此宣言,昭示天下。
   
   中華民國十六年
   
   ——————————————————————————–
   
   告中國國民黨同志書
   建都南京告全國同胞書
   告全體將士書
   辭職下野宣言
   告別黃埔軍校同學書
   告日本國民書
   
   告中國國民黨同志書
   (揭發共黨盤踞湘鄂陰謀)
   
   ——————————————————————————–
   
   內容來源:卷三十 書告
   
   隸屬章節:書告 \中華民國十六年
   
   版面原件:第25頁,第26頁,第27頁,第28頁,第29頁,第30頁,第31頁,第32頁,第33頁,第34頁
   
   〔第25頁〕
   
   ——中華民國十六年四月十三日南京——
   
   〔要旨〕
   
   一、大敵尚在前線,陰謀啟於後方——共產黨陰謀操縱。
   甲、分離本黨。
   乙、組織小黨團,製造黨內紛擾。
   丙、藉國民革命軍掩護,假本黨名義擴張其黨權,應用其陰謀。就近證之:
   1·我軍血戰贛閩,彼即盤踞湘鄂。
   2·在武漢舉行非法聯席會議,破壞中央議案。
   3·中央移武漢開會時,造成武力挾迫、暴徒示威之恐怖局面。
   4·迫令第十一軍軍長陳銘樞宵夜出走,反誣其受命捕拿中央執行委 員。
   5·殺戮禁閉革命將士,甚至迫其投江自盡。
   6·武昌軍事政治分校及學兵團學生之不甘盲從被拘囚者至千人之多。
   7·中央在贛,則利用「聯席會議」,否認中央一切議案;中央在漢,則中央復一變而為神聖。
   8·分化我黨軍隊,艱苦作戰之將士,誣為不革命的,甚或反革命的。
   9·把持黨務,解散黨部或搗毀黨部。
   10·煽動農工,抗租罷工,破壞生產,摧殘我真正黨員。
   11·破壞教育,竟有「讀書即不革命,不革命即反革命」口號。
   12·破壞統一外交。
   〔第26頁〕
   二、因共黨宣傳,產生以下三種謬誤觀念:
   甲、有謂國民黨既為民眾利益而革命,則革命成功以後,民眾決不會拋棄本黨。此語僅得事理之半。是當在於本黨是否有民眾組織以領導民眾以為斷。
   乙、有斷章取義,截取 總理「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之字句,以為彼等提倡共產主義之護符。不知 總理又言「我們所主張的共產,是共將來,不是共現在。」
   丙、以為當此大敵當前,苟國民黨願與共產黨妥協;共產黨必願與國民黨竭誠提攜。要知妥協不在言論,而在事實。
   三、中正謹竭至誠,舉扼要者數事,期與本黨忠實同志互相策勉:
   甲、努力促成國民革命。
   乙、努力民眾工作。
   丙、黨有鐵的團結,以肅清黨的內部。
   四、中正深信:
   甲、三民主義為惟一的救國主義o
   乙、中國民族當有處分中國本身命運之權,不應受任何外國所操縱。
   丙、此時我黨不與共產黨分離,則國民革命斷難成功。
   五、中央監察委員會先後在上海、南京開會,揭發武漢聯席會議抗命改組以後及第三次執行委員會一切賣黨賣國之非法議決,揭出彈劾,停止其執行。
   六、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會議,繼續在南京行使職權,中央黨部已經成立,國民政府同時建都南京。中樞既定,務望全體同志一致聽其指導。
   七、武漢執行委員、及國民政府中之忠實黨員,或受一面之宣傳者,務望屏除成見,考察全部之事實;〔第27頁〕或有感覺言論行動不能自由者,亦望能自拔來歸。
   八、中正為國民黨員,自當實行三民主義,負偉大使命,以救中國。黨存則國存,中正亦存;黨亡則國亡,中正亦亡。
   九、願我真正國民黨同志,純粹三民主義信徒,一致決心努力,共起奮鬥,以為護黨救國之運動。
   〔本文〕
   
   中正自誓師北伐以來,即置生命於度外,一秉 總理遺訓,求得中國之自由平等,解除全國民眾之痛苦,以達完成國民革命之目的。賴我同志努力,將士奮勇,首奠湘鄂,繼克贛閩,而浙而皖而蘇,以至滬寧克復,長江底定,國民革命之成功,已經逼近事實,無如大敵尚在前線,陰謀啟於後方,中正目睹身經,肺肝如鑠,謹暴真相,以告我忠實之同志。自不明內容者觀察,此次破裂,僅係國民黨內部之糾紛,不知苟無共產黨之陰謀操縱,本黨有何不可解之糾紛可言,國民黨是整個的,分離我者為共產黨。國民黨是寬大的,利用我之寬大,以組織小黨團,在我黨內紛擾者,亦為共產黨。藉國民革命軍之掩護,假本黨之名義,以隨地擴張其黨權,應用其陰謀,今日我軍以血戰克復之名城,明日即成彼黨以陰謀襲取之營壘。就近事證之,如當我軍血戰贛閩之時,彼等即盡全力以盤踞湘鄂,蓋知武漢之將為都城,必造成環境,使他日中央機關,得任其操縱。中正坦白為懷,最初本主張中央即遷往武漢,以後因奉魯軍侵入江淮,底定東南,瞬不容緩,軍政時期一切大計,賴中央之主持指導者至急,乃由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會議及政治會議議決。中央機關暫駐南昌,俾便應付,乃武漢方面,竟違抗南昌中央執委常會、及政治會議一切議決,抗拒改組政治會議武漢分會,繼續其法律上已失根據〔第28頁〕之聯席會議,是破壞中央之議案,實始於當時假託中央名義而號召之中央,況後來主張遷鄂者,即多當日力持駐贛之人,一轉移間,令人莫測,信使往來,多以南昌不遷,則大局立時破裂,武漢將另設中央。中正以大敵在前,當顧全局,遂疏通在贛同志,即日遷移,以完成第三次中央執行委員會全體會議,並辭去主席,與之開誠相見;以冀中央委員必有公允辦法,不受彼黨操縱,以保持本黨生命,完成國民革命工作。孰意中央執委開會之前,彼等早已佈置就緒,開會之時,竟造成武力挾迫、暴徒示威之恐怖局面,第十一軍軍長陳銘樞轉戰湘鄂、底定武漢,竟迫令宵夜出走。反散佈謠言,謂中正令其捕拿中央執行委員,不願違心,遂行辭職,陳君猶在,電文可查,欺世欺心,胡為斯極。而我革命將士,被殺戮者有之,被禁閉者有之,甚至被迫,無路投江自盡者亦有之,武昌軍事政治分校及學兵團學生之不甘盲從而被拘囚者,竟至千人之多,暗無天日,有過於此者乎?中央執委開會之後,對第二次執委全體會議規定黨部部長不得有用共產黨員之議案,陽奉陰違,且於交出共產黨名冊及組織兩黨聯席會之事,一字不提,共產黨員隨時吸收增加,除少數已經公開者外,誰能辨之。同志不察,或被蒙欺,分析內容,殊為痛心,中央在贛,彼輩乃有利用所謂因革命的需要而產生之聯席會議,否認中央一切議案,中央在漢,則中央復一變而為神聖。似此狐埋狐猾,予取予求,名為提高黨權,而黨權墮於無地,名為擁護黨權,中正實不知黨權之誰屬。當此大敵在前,國內鼎沸之時,實即 總理所定之軍政時期也,軍政之成敗,不但關係本黨,而且關係中國之生存,誠以我五十萬革命軍人生死所關,數千萬人民安危所繫,不敢不勉效死力。乃彼等竟背 總理建國大綱之遺訓,離間我革命軍人,妨礙我軍事行動,假軍事委員會之〔第29頁〕名,而行施其分化我黨軍隊之陰謀,以我五十萬革命軍人之生命,託於數千里外毫不知兵或甘苦不同者之手,其危亡可立待爾。彼等於前敵作戰最烈之會,竟扣留餉械不發,復用種種方法,把持就地餉源,於中正囑撥各軍餉械,竟有故謂中正吝不肯發,乃由彼等另發,以市私惠,任意造謠誣蔑,或謂帳目不清,或謂與敵人勾結妥協。最可為痛心者,於我軍與敵人肉搏相持,艱苦作戰之將士,則誣為不革命的,甚至誣為反革命的。人心未死,公理何存,長此顛倒,何以為軍。以黨治國,為本黨唯一主張,共產黨認定樞紐所在,處處把持黨務,無處不握黨中之重心地位,至於欲加入國民黨者,非先表示能與共產黨同聲相應不可,至多年之純粹黨員,欲求一度登記而不可得;凡不在彼等把握中之黨部,若不號召流氓,藉農工之名,以事搗亂壓迫,亦必藉中央或高級黨部之力,命令解散,江西省黨部搗毀者數次,服務之黨員,被殺者數十人,此不過其彰彰大者;至於九江、安慶、上海等處問題,誠屬不幸,然不過民眾與民眾、黨部與黨部之衝突;乃深文周內,必欲嫁中正以摧殘黨務壓迫民眾之罪名。處此狀況之下,誰復顧問黨務,各處同志,莫不義憤填膺,涕泣而道,黨務如此,不亡何待。以 總理艱難締造,藉以貫徹三民主義之唯一政黨,乃任後之主持者明賣暗送,為換取個人虛榮實利之資,亡黨縱非其所惜,中正實無顏以對 總理不朽之遺訓,長此遷延,何以為黨。當此最大改革之際,我黨同志,宜力謀減少中國全體人民在此改革程序中所受之痛苦,用有條理有步驟之方法,以增進民眾之生存幸福。民眾之最大多數為農工,我黨本以協助農工運動,與發展其組織為基本政策;乃農工之事,幾皆為共產黨所包辦,關於農民運動,除促其抗租,工人運動,除唆使要求增加數倍之工資外,別無宣傳,餘則利用以殺人越〔第30頁〕貨,作政爭之工具。 總理明示我輩,以革命手段,用農工以解決政治問題則可,用農工以解決經濟問題,則有所不能,今所規定之農民銀行等計劃,尚未實行,而所謂武漢第三次中央執委大會中,竟有取消全國農民債務之議案,以為餌以近利,必能得全國農民同情,不思春耕在即,農民將何法再行借貸,名為愛之,實以害之。此案雖幸暫擱,然彼輩舉動,顯違 總理主張,何以謀國。至於工人,在他國納資於工會,係用以改良工人生活,或為罷工時之準備金,在中國則工人所加工資,強半甚至全部入於工會,工會首領以辦工會而致鉅富者,昔在廣東、湖北習見不鮮,用工人血汗或罷工爭來之所得,以為招練糾察隊之餉項,動輒挾糾察隊以示威;同時生活增高,工人所得工資之購買力,亦因此減少,廠作倒閉,店主棄產潛逃之事,各處多有,工人失業數目,日增一日,工人痛苦亦日甚一日,良好工人,至於敢怒而不敢言,比比皆是。中正偕我數十萬革命軍人轉戰數千里,其目的在為我最大多數農工謀解救,減少我農工之痛苦;不意師行所至之地,處處為共產黨所把持,使真正之農工,反益陷於水深火熱之境,可為痛哭。其用農工以作政爭之策略,至為惡毒,凡地痞流氓,一?糾察隊制服,即有生殺予奪之權,若政府稍經依法制止,即為摧殘農工,罪在不赦,如上海之糾察隊,多係招集孫傳芳、畢庶澄之散兵,與以利器,四月十三日圍攻闡北第二十六軍司令部之時,當場捕獲九十餘人,其中四十餘人,皆身帶直魯匪軍遣派之證號;共產黨包藏禍心,苟能破壞我國民革命工作,雖勾通萬惡軍閥,亦所不惜。至若各處利用農工之名,以摧殘我真正黨員之事,更不勝言;政治如此,有何辦法。以言教育,則湘、鄂除中央軍事政治分校及農民運動講習所等應付時局而外,大學僅具虛名,中小學幾全部停頓,若非為利用〔第31頁〕造成共產黨員之學校,則寧可使其消滅;湖北省黨部所發口號,竟有讀書即不革命,不革命即反革命之語,黨化教育,意豈在此。以言外交,則國民政府外交政策,先從集中對付一國?手,今各處事件發生,往往牽涉多國,投入國外特殊國家及特殊國體之圈套,不顧利害,聽人指揮,破壞統一外交之責,誰實負之。中正謹鄭重為我黨同志告,今長江一帶,已有黨軍可愛,黨人可殺之言,一般民眾寧知黨中內幕,本黨信用,恐因此掃地以盡,國人厭恨軍閥久矣,中正可斷言其不願再返諸軍閥治下,全國惟一希望,已繫於我國民黨。而共產黨則處處謀破壞我國民黨之主義與政策,中國所有生機,將被其斬伐殆盡,如此披猖,何以為國?中正默察本黨同志心理,有一部分因共黨宣傳結果,產生以下三種謬誤觀念,不可不加辨察:一、有謂國民黨既為民眾利益而革命,則革命成功以後,民眾決不會拋棄本黨;此語僅得事理之半,是當在於本黨是否有民眾組織,以領導民眾為斷,捨此即欲民眾之不我棄而不可得。最近廣東、上海、福建、浙江、安徽各地,發現共黨之陰謀,民眾乃始認識國民黨之真面目,而知所依歸;長沙、武漢則除彼等散播其所強姦之民意外,民眾如墮雲霧,如入地獄,大抵不敢言而敢怒,以怨怒共產之故,並懷疑國民黨為已共產化。二、本黨之中,有斷章取義截取 總理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之字句,以為彼等提倡共產之護符,不知 總理定名民生主義之時,即聲明非因襲何人之成說,說民生主義就是共產主義,就是社會主義,乃於取喻之時,就其最後目的之一部分,及其字面之汛義而言,不然,何以又聯及派別繁多之社會主義耶!故 總理在同一演講又言,我們所主張的共產,是共將來,不是共現在;因此說世界各國,因為情形各不相同,資產發達的程度,也是各不相同,所以解決民生問題的辦〔第32頁〕法,各國也是不能相同。明訓彰彰,斷難曲解。三、目前我黨同志及一般國民,均有一種錯誤心理,以為當此大敵當前,苟國民黨願與共產黨妥協,共產黨必願與國民黨竭誠提攜,要知道妥協不在言論,而在事實;共產黨破壞國民黨與國民革命之事實,前已縷晰言之,彼且公開言共產黨之大敵,非軍閥而係國民黨,此種曲直存亡之關鍵,為有常識者所能洞明。中正謹竭至誠,舉扼要者數事,期與本黨忠實同志互相策勉:一、凡我忠實同志,務須努力促成國民革命。二、努力民眾工作,為本黨黨員急切之責任。三、凡真正堅信三民主義之同志,當有鐵的團結。以肅清黨的內部。中正深信三民主義,為唯一的救國主義,中正深信中國民族,當有處分中國本身命運之權,在系統上不應受任何外國所操縱;又深信此時我黨不與共產黨分離,則國民革命斷難成功。當年 總理之允許共產黨員,加入國民黨,參與國民革命工作,不外兩種用意;一為弭除共產黨危險起見,欲藉此用三民主義以融化共產主義,與以思想上之感化;二欲使共產黨中之青年,有機會努力國民革命工作,此意 總理曾為中正道及,常侍 總理之同志,亦必不乏聞之者,今種種事實,顯與 總理原意違背,夫豈 總理所及料,此共產黨之有負於總理,非國民黨之有負於共產黨也。中央監察委員會為本黨最高監督機關,各委員中,復多才高德劭之先覺,至今不忍坐視黨國淪亡,國民革命被人破壞,及軫念全國民眾之痛苦,爰在上海南京先後開會,揭發武漢聯席會議抗命改組以後及第三次執行委員會一切賣黨賣國之非法議決,提出彈劾,停止其執行,中央執行委員會常務會議,繼續在南京行使職權,中央黨部已經成立,與國民政府同時建都南京,中樞既定,務望全黨同志,一致聽其指導。中正統率全軍,誓死服從中央命令與決議,願作我同志同胞之〔第33頁〕先驅。各地黨員,已風起雲湧,自動清黨,黨之最高權威,本在全體黨員,實際上真正三民主義信徒,何止超過跨黨分子百分之九十五以上,不過平日被彼輩蒙蔽或受其挾制,或因機關在其掌握,真正意思,無從表現,今黨國危亡在即,我黨同志,孰不當有最後之決心,豈忍坐視其劫奪黨意,破壞國民革命,危害中國民族之生存,當斷不斷,反受其亂,願我同志奮起圖之。至於武漢執行委員及國民政府中之忠實黨員,或因受一面之宣傳者,務望屏除成見,考察全部之事實,或有感覺言論行動,不能自由者,亦望能自拔來歸;當知此事關係黨國存亡,斷非個人問題,如能擁護我真正之國民黨,促成國民革命,貫澈 總理遺志者,中正毫無個人嫌怨,誓與推誠合作,皎皎白日,實證此言。革命正在軍政時期,今日國民革命之成敗,全繫於軍事之成敗,凡贊助國民革命者,自當犧牲一切,以圖國民革命的軍事之成功。中正身當軍事之中樞,不幸為破壞革命者所忌,遂被淆亂是非,妄行誣蔑,故將全部軍政與中正混為一談,甚至誣中正為新軍閥,為獨裁,為專制,殊堪痛心。至於軍政與軍令劃分之說,當南昌克復之時,中正早已提倡,今軍政已屬於軍事委員會,總司令惟專司軍令,不知共產黨復有何說。總之,中正所努力者,為國民革命,以打倒軍閥及帝國主義與一切黑暗橫暴勢力為職志,今中央既繼續信任中正,中正自當勉效死力,完成國民革命,以期軍事早日結束,民眾得離痛苦,在此軍政期間,苟中正舉動,有放任失當不法之處,必束身解甲,一聽中央任何嚴重之制裁。中正為國民黨員,自當實行三民主義,負偉大使命,以救中國,黨存則國存,中正亦存;黨亡則國亡,中正亦亡。昔 總理以本黨之陸秀夫期中正,中正謹以黨國之陸秀夫互期我全體忠誠之同志;願我真正國民黨同志,純粹三民主義信徒,一致〔第34頁〕決心努力,共起奮鬥,以為護黨救國之運動也。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