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雷声
[主页]->[百家争鸣]->[雷声]->[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雷声
·为日本夺得奥运金牌的北京女孩
·援助最多的国家,看了都是泪!
·中国夜莺岛怎么成了越南领土?
·十一段线是怎样变成九段线的?
·11段线变9段,夜莺岛被出卖
·中国游击队之母赵洪文国
·国共内战 共党究竟推翻了什么?
·朱元璋活活烫死朱棣生母
·国共内战,谁先动手?答案:共产党/樊斤品
·他将中国140万平方公里土地送给日本
·这个原本富裕的地区并入大国后穷到后悔
·毛贼东“雷语”大集结
·中国赶超美国究竟要多少年?
·抗战初期的四川省主席王缵绪
·挑起卢沟桥事变引日军进内地的人
·谁打开了"红八月"的恐怖魔盒?
·栗战书赞老领导曾庆红工作细致入微
·克林顿心目中的江泽民:风靡美国
·piachan和周小平谈奥运
·川东地区的土改调查/谭松演讲
·蔡英文要归还大陆百万两黄金吗?
·毛贼死前嘱情妇:速离京嫁人
·凤姐谈甘肃一家六口自杀
·蔡英文家族地产也是国民党产
·为毛贼东普写颂歌的人的下场
·江主席老家发起抗议:"绞死金三胖"
·中共“王二小故事"涉嫌造假
·抗日铁汉汤恩伯当年无钱治病
·那些年我們一起過的國慶日
·蒋公诞辰日,向伟人深深致敬!
·上万志愿者美墨边境开始筑墙
·周恩来到底是何许人?
·江泽民挑明留任真相 压阵军委助力胡锦涛
·卡斯特罗和毛贼东的狗咬狗斗争
·卡斯特罗如何让华人社区消亡殆尽
·任重而道遠:重建中華民國/陈汉中
·西安事变几位干将变身汉奸记
·彭明父母:伟大的儿子,奋斗的一生
·江泽民八个字高度赞扬李瑞环
·西安事变中蒋公三封遗书
·南京大屠杀凶手师团被澳全歼
·国民党呼吁政府立即解散党产会
·北洋军阀爱国爱民
·只需再外逃1万亿美元 就能击溃中共
·清水君:民族罪魁张学良
·可怕!“斩尽杀绝黑五类,永保江山万代红”
·馬英九胜诉,段宜康判賠道歉
·蒋中正比美英法苏打得好!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沁园春(腊肉)/蒋大公子
·毛贼东唯一正确的一件事
·土改斗地主:中国道德崩溃的开始
·灭绝性大事件被深藏 毛贼东歼灭红20军
·胡耀邦自述胡邓分歧和下台原因
·想不到,钓鱼岛是这老贼出卖给日本的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马英九蔡英文同秀书法
·危机——​硅谷华人高管遭印度帮“血洗”
·大陆民国派台湾行
·郭台铭拟投资7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
·毛贼东的罪恶和身份
·胡耀邦:一旦人民知道了中共的历史:就会起来推翻它
·宜昌大撤退的英雄们,不止卢作孚
·不劳而获的绿卡持有者将会被遣送回国
·以下数据是主流媒体刻意隐瞒的事实
·加州福利开支占全美三分一,还独立?
·匿名民调川普政府支持率远超正式民调
·中国四大地主的真实面目/余玮
·德媒調查:左派抗議者大多靠爸媽、沒工作
·在欧洲两年,谈谈穆斯林给我的感受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语录”
·德国戏剧:默克尔难民政策和川普禁令内容相同
·移民禁令受欢迎 庇护非法移民城市倒戈
·华人倒卖美国救济粮,骗福利无孔不入
·台“二二八事件是中日战争的继续”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中国社会上升通道关闭,底层逆袭再无望?
·川普说出了美国人的心声
·全球科技实力排名中国差距仍不小
·说说被毛賊东割让的“江东六十四屯”(附1948年地图)
·张学良亲信曝出黑材料 刘少奇被彻底打倒
·赵紫阳为何夸江泽民,让上帝保佑他?
·洗煤易,洗毛贼东割让江东64屯的历史难(附宣统年地图)
·毛贼东反对宋庆龄当副主席失败
·有人预测十年后的世界
·图揭朝鲜半岛兵力部署
·台前总统控诽谤案,台名嘴改判拘役
·东欧四国强硬表态;宁被制裁也决不接收难民
·一家国际医学期刊称中国学者集体欺骗 撤107篇论文
·海参崴的中国人都去哪儿了?
·中国最牛父亲
·抗日英雄军统七美女缅甸跳崖 宁死不敢当俘虏
·驻孟买总领是这样看印度的
·土改地主穿鼻游街,分地主老婆和闺女
·67年前苏俄为何弃权安理会韩半岛决议投票?
·文革前高考“不宜录取”政策的回忆
·真实的中华民国政府治理大陆时期
·林彪的东北野战军竟然有大批日本关东军
·俄罗斯公开要审判列宁
·波兰立法推倒塑像去共产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17岁少年被红卫兵桶死,尸身如筛子

   顽主“小混蛋”文革被200红卫兵捅死 尸身如筛子
   
     本文摘自《三联生活周刊》2007年第34期,作者:葛维樱 杨璐,原题:《顽主中最厉害的角色——“小浑蛋”周长利》
   
   


   
      近40年里,“小浑蛋”的故事一直以一种小道消息式在民间流传。出身贫寒的“小浑蛋”周长利是1968年北京最有名的顽主之一,被红卫兵乱刀扎死时, 传说还抱着树不愿倒下,成了当时北京顽主与红卫兵矛盾激化的标志人物。可以获得证实的是,周长利一个人被200多个红卫兵围截,他死后北京市的顽主每人军 用挎包里装一把菜刀,“见到红卫兵,就办”。
   
   
   顽主周长利
   
      周长利的父亲因建国前开过铁匠铺,家里被归为资本家,一家8口住在德胜门城楼与西海之间的一个简易楼里,邻里关系非常好。
   
      在周家弟妹们的记忆中,哥哥从小练武术,谁生病了都是哥哥背到医院,还买三分钱一包的米花糖给大家分。“家里吃了上顿没下顿,哥哥总说,他吃过了。” 但在社会上,十六七岁的“新街口小浑蛋”已经颇有口碑。北京的顽主群体大多出自贫民,他们打群架,保护自己管辖领域的“佛爷”(小偷),并和红卫兵势不两 立。
   
      和那个时代所有的年轻人追求一样,周长利只喜欢红卫兵的军装。“将校呢,塔帽,这些都是有钱也买不来的。只有高干子弟才能穿。”自认血统高贵的老红卫 兵,在“破四旧”的行动中已经树立了权威。“我们砸烂公检法,惩治坏人,连交通都是红卫兵指挥。”老红卫兵王小点说。而顽主既没有渠道融入社会主流,又要 在气势上和红卫兵一争高低,扒衣服、抢帽子,成为双方最理直气壮的打架导火索。
   
      周长利的出名并非他自己打架凶猛。周长利能策划和组织人,有几次在公园里以少胜多的经历,名气就越叫越响。“就是月坛一战把他捧出来了。那次我们三个 人突围,来一个用苏式武装带打翻一个,七八十人没拦住。还有紫竹院,小浑蛋带着10个兄弟,碰上了80多个红卫兵,都是骑锰钢自行车来的,180块钱一 辆,凭票买,那时就好比现在的宝马。红卫兵前面挂着钢丝锁,一边晃钢丝锁,一边说我们的武装带过时了。我们的人抡着棒子就上去,他们一打就跑,小浑蛋说? 押‘抢车!’我们骑了11辆自行车风风光光回去了。”
   
      1967 年到1968年,北京的顽主帮派已经初具规模。“当时北京叫四角城,东城、西城、崇文、宣武,除此都是城外。”“南北城”的概念是泛指西单以南和西单以 北。“贵宾楼对面的政协俱乐部是他们‘东纠’的指挥部。当时北京的江湖势力有东华门的小姚子、北京站的砖头会(就是用茶叶包包着砖头,打仗的时候用砖头做 武器)、棒子队(报纸裹着擀面杖),东四的铁片儿、猎狗为首,达志桥的菜刀队。”小浑蛋并不是北京城最能呼风唤雨的老大。他所辖区域虽然仅限于新街口与德 胜门之间的约两三平方公里的区域,但德胜门一带沿后海当时集中大片的平民百姓,而且又离政治中心中南海最近,交游广泛的小浑蛋是公认的顽主中最厉害的角 色。
   
   
   活着的二号人物:边作军
   
      周长利死后,边作军带领北京四个地界的顽主集体发丧。边作军的眼睛很亮,说话深沉有力。这一两年因为在网上看到了关注自己的帖子,边作军买了电脑,先 把要发的写在稿纸上,再用手写板回帖子,还在手边摆了本《新华字典》。“我就是个老初二水平,怕写错别字对不住大伙儿。”
   
      边作军和小浑蛋相识,是在营救自己姐姐、姐夫的时候。边作军的父亲是傅作义部队的军医官,起义后在“人大”和北京工业大学的医务室工作。“‘文革’ 刚一开始,我们家就被抄家了。学校里的红卫兵把同学打死了。”身为老小,看着父母、哥哥姐姐全都挨整,边作军开始联络朋友救家人。“我姐姐、姐夫是小学老 师,红卫兵说他俩和老校长关系好,保皇派,就打他们,他们才是真正的流氓。”小浑蛋和边作军并不相熟,却在人员安排、部署方面显得非常熟练,“那时起我就 明白了,如果我不先出手,就得被人打死”。
   
      边作军摸过去用瓦刀照造反派脑袋上就是一下,救出了姐夫,也因此被拘留97天,“那是我第一次动刀子,以后就什么都不怕了”。他在裤腰上插两把三棱刮 刀,“这个最常用,包上尖,好带”。刮刀有六七寸,最长一尺二,捅人的时候伤口不大,却很难痊愈,是最富时代特征的武器。
   
      小浑蛋在红卫兵中名声很大,冲突多但是并没出过人命。后来有关死因的版本越来越多,“小浑蛋在‘老莫’吃饭,吃面包要抹酱豆腐,被红卫兵嘲笑了就打 人”。“小浑蛋已经被红卫兵打得东躲西藏了。”“最后打死小浑蛋的是高干子弟王小点,但王小点没承认过。”边作军摇着头说,“谁都知道他,谁敢动?”边作 军说自己永远忘不了1968年6月24日,“小浑蛋是因为我而死的。什么时候我也这么说”。
   
      边作军说,6月24日,他和周长利等人带着吉他在动物园集合。“我们有8个人,一起在动物园门口的早点铺吃饭,我先吃完,一出来,就看见黄压压的一 片,王小点带人来了。”边作军把嗓子压低用沙哑的声音学了一句:“他们在这哪!”然后扭头就跑,“我们要去玩,谁也没带家伙,我身上还有一条苏式武装带, 周长利就穿着学生模样的白的确良长袖衫和蓝裤子,红卫兵骑着车子一路狂追,我实在跑不动了,跳上了一辆公共汽车,上面正好有两个解放军,我说,解放军叔 叔,你们管不管,他们要打死我。解放军说,主席说了,要文斗不要武斗,看你们这帮孩子,前面趴着!两个解放军一前一后,保护着我得以逃生”。
   
      “后来的事我是听小秋子说的。”边作军说,周长利带着人跑到一个墙边,就站住了往上托人,宝蛋等三个人跳了过去,红卫兵又追过来,最后只剩下周长利和 小秋子被团团围在了天文馆前的马路上。“小秋子几下子被打昏死过去,虽然事儿是我惹的,但是红卫兵们只知道小浑蛋的名字,报名字是他,寻仇也是他。”边作 军说小秋子最后的描述是,“小浑蛋被围了以后,看见铁道部的小谭子也在红卫兵里,他说,谭子,小点他们打我,你管不管?说着就把一把芬兰匕首递给了小谭 子,小谭子一下子就捅了过去。”芬兰匕首一侧刀刃长,一侧刀刃短,和杀猪刀相似,上面有血槽适合放血。“我们也不懂哪是要害,打架都和起哄似的,谁也不知 道哪刀要命。”小秋子是佛爷,被打得残废了修鞋,前几年也死了。周长利的朋友回忆他当时身上一共被扎了26刀。边作军当时跑到了周长利的家,“等啊等,结 果消息来了,说人死了”。边作军说他于是和周长利的父亲借了个板车,还有邻居、朋友一起去领回了尸体。“我们给他洗,衣服就和筛子似的。大拇指没了,身上 刮刀、平刀的伤口没法数,脑门一窟窿。”拖到河边洗,就在河边停尸。周家的弟弟妹妹们都记得,“那天晚上,河边上黑压压跪了好几百号人”。当时的一句话 是,“边作军四角城搬兵”,边作军将所有的大顽主都通知到了,要一起去东郊火葬场给小浑蛋送葬,“我们人手一把菜刀,那帮红卫兵有很长时间都不敢上街。但 其实我们也没真弄死人,传说我们把北京的菜刀买空了,这就夸张了”。
   
   
   老红卫兵王小点
   
      王小点真名王南生,是解放南京的时候在南京总统府出生,“谁是流氓啊?我们是维护社会正义”。周长利死后,王小点和主要参与者被关进学习班,100天 至200天不等,后来纷纷从学习班参军。王小点去了东北。而顽主群体因为要报仇,使北京市一时草木皆兵。一个月里,平民与大院红卫兵的冲突频发,周长利的 一位姓袁的朋友80年代初刑满释放, “军代表说,因为冲突的事实不清,只以流氓斗殴罪判我15年,如果有实事,就直接枪毙了”。“1966年,‘1226’会议后,最先起来的老红卫兵们已经 被宣布为‘保皇派’。那时我们成立了‘联合行动委员会’,简称‘联动’,被‘中央文革领导小组’定性为反动组织。”在政治上已经没有地位的老红卫兵,大都 来自部委大院,“我们也不服,大学生的‘三司’组织可以乱抓人,我们已无立足之地。怎么办?那就上社会”。
   
      在顽主眼中趾高气扬的老红卫兵,其实也并不风光。“我们的父母都受到了打压。”王小点所在的翠微中学,与太平路、育英三所中学组织了“三校联防”。这 些学校包括了军博宿舍、铁道部、空军、海军、总政等大院的孩子们,也是老红卫兵最厉害的组织。“大学生要来砸我们学校,三卡车人还没下来就被我们打回去 了。东城有架打,我们三个学校一起出动。”王小点不使用边作军“顽主”的称呼。“小浑蛋这种人,对干部子弟不满,飞军帽,扒衣服,不过他镇着的时候,东城 西城的流氓还是不敢露头。”
   
      王小点对于起因的讲述也有自己的版本:“西单碰见时,他们要扒我们军装,当时我们人少他们人多,有人认识来劝开,没打起来。毛点往回跑,人家还拿棍子 板砖围他,当时他们打了我,倒往回跑,只有小浑蛋站在马路上。我说:小浑蛋你记住,不出三天,我碎了你,不碎你不姓王。”王小点讲到这就说:“完了。第二 天就死了。”回家后王小点打电话,“人都来了,我说咱要去打小浑蛋,谁也不许求情。一暴打一顿,二送公安局。”第二天的确来了200多人,“自行车从甘家 口排到了二里沟,两站地全站满了人,后面还有源源不断的人马”。王小点至今都觉得自己后来被关了100多天很冤枉,他们一直自称“干部子弟”和惩办了坏分 子。 “干部子弟手里拿着钢丝锁、菜刀、三棱刮刀等。”人围上来后,没有人说得清楚谁扎了第一刀。后来,干部子弟也觉得事态严重了,就驮着小浑蛋向水科院方向 走。有人问小浑蛋“服不服”,小浑蛋说,“不服,留一口气早晚扎死你”。然后,有人从后面捅了最后一刀,“扎在了后心,是致命伤”。
   
   来源:博讯
(2013/05/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