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蛙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井蛙文集]->[法朵,理查德]
井蛙文集
·童年
·只有我懂得牦牛的哭泣(组诗)
·献给洛桑多吉的情话 (组诗)
·西藏,再给你写一首情歌
·顿珠家的糌粑(游记散文)
·不能遗忘,达赖喇嘛(诗歌)
·一头扎着辫子的牦牛(游记散文)
·那曲医生(游记散文)
·拉萨的阿里巴巴(游记散文)
·我的旅行者酒吧 (游记散文)
·沙漠日记(游记散文)
·索南喇嘛呢 (小说)
·格勒巴桑的外祖母(散文)
·把你的手伸出窗外,洛桑丹增 (小说)
·埋葬在草原上的爱情(小说)
甘孜草原-格勒巴桑
·失去的汉堡
·飓风
·最后的晚祷
·拾穗者
·解冻
·被爱的孤儿
·写给自己的挽歌
·不要叫我的名字
·没说完的一句话
·北京的风暴
·边缘,故乡
·一个人
·人闲桂花落
·鸦片烟瘾
·十字架
·空白日记
·云雀的佐渡情话
孤独者的旅途-印藏边界
·献给德兰萨拉艺人
·荒诞歌谣--纪念绝食日
·冰雹
·春末纪事
·印度火车
·瓦拉纳西
·遗忘
·马丁,葡萄开花了
·叛徒的哀歌
·他们,民族
·胡卡大麻
·黑鸟
·哭泣的安妮妹妹
·看戏
·面包蓝调
·六月四日,我该如何是好?
·书和看书的人
·被风吹歪的树
·没有记忆的我们
·悬梁上吊
·老加利的情人
·纪念凡高
·大碗岛的星期日下午
·印藏边界
古老的卓仓部落
·乌兰巴托的行人
·爱的纪念
·荒岛之恋
·守夜人
·你好,忧伤
·柳濑蓝调
·致恋人
·自杀的猎人
·枳橘日记
·阿富汗斯坦
·一个人的秘密
·十月遗书
·另一个世界
·致风中的你
·发烧的灵魂
·达兰萨拉
·相遇
·一个人的交响
·冬祭
·天国的阶梯
·岁暮怀想杨天水
·老玉米手套
凡高最后一片麦田
·二十二街麻布店
·堪萨斯男人
·阿姆斯特丹旅馆
·饥饿的房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朵,理查德

    法朵,理查德 井蛙
   
   1.
   
   


   一个葡萄牙水手在驱赶一个不愿归去的妇人
   
   一只灰色鸥鸟撞死在船的桅杆上
   
   
   
   
   一轮夕阳很快就离开
   
   夜在没有光亮时才看清远处行人已经消失
   
   
   
   
   这个水手多日来被梦折磨得生不如死
   
   他的额头流血,手脚发抖
   
   
   
   
   玻璃碎片就在抖动的木板上割伤嘴巴
   
   左边的耳朵冷风吹得它刺疼
   
   
   
   
   他用粗糙的右手遮盖两只眼睛
   
   岸上妇人此时围着裙布沮丧着脸漫无目的
   
   
   
   
   里斯本最不出名的街道也会有人在夜间走过
   
   白天敞开的窗户连下雨也开着
   
   
   
   
   
   2.
   
   
   
   
   谁家哀怨的吉他弹出死亡的音乐
   
   一个水手的女人天天走到码头捡一些碎贝壳
   
   
   
   
   脖子上好些年前的石头项链也该换新的
   
   她在一天里老成老妇人而那个男人曾经多么健壮
   
   
   
   
   时间不能换来更多好看的石头
   
   她听厌了老酒馆里唱法朵的女人的歌声
   
   
   
   
   一个男人在梦里出现时会是凌晨几点
   
   窗沿上的花盆是否被撩拨得越发像是在凌晨几点
   
   
   
   
   这样的日子像狗忍着饥饿悠闲走在小巷之间
   
   
   
   
   3.
   
   
   
   
   
   没有别的,理查德
   
   我不就希望你早点看到一扇湿漉漉的窗户吗
   
   
   
   
   窗沿有只灰色鸥鸟停靠
   
   你的额头,不再使人想起流血的吓人的黄昏
   
   
   
   
   即使偷窥或者死亡的边缘也是美好的
   
   只要一只左手够得着右边的耳朵
   
   
   
   
   4.
   
   
   
   
   去把你的脸洗干净,围裙解下
   
   让我看看你肥胖的臀部
   
   
   
   
   5.
   
   
   
   
   老酒馆里唱法朵的女人左耳夹着粉色的花朵
   
   
   
   
   2013年5月5日
   
   CHINA HILL

此文于2013年05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