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家庭教会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让主的公义慈爱来充满我们曾痛苦的心灵
·我的主内弟兄华惠棋
·请求关心华惠棋一家
·求主拣选他们
·耶稣说;让受压制者得自由
证道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
·人人需要信仰与真的存在上帝
·对空间膨胀理论和相对论的进一步理解——确实存在终极的上帝
·纪念马礼逊来华传道200周年“科学与上帝”研讨会
·宇宙空间与物质世界统一的理论物理
·人人需要信仰与人人需要相信耶稣基督
·宇宙是从零点中诞生的与宇宙一定是上帝创造的
·宇宙本身是零点的与宇宙的一切都在上帝的掌管之中
·让我们与主一起为福音的中国去工作
刘凤钢2007年2月4日出狱
·刘凤钢先生成功进行了心脏搭桥手术
·齐志勇 侯文豹:请为刘凤钢牧师伸出您宝贵的援手
·徐永海:刚刚出狱的刘凤钢病重住院
·徐永海:请求帮助刚刚出狱的病重的刘凤钢弟兄
·[消息]刘凤钢已于今日上午出狱
·为主坐牢三年的刘凤钢即将出狱
·徐永海:10月13日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被抓
·旧稿:主的好仆人刘凤钢弟兄已被抓走20天
·我的主内弟兄刘凤钢
·主的恩典够我用的——刘凤钢的狱中来信
·刘凤钢:宗教信仰应当自由
·我所了解的辽宁省鞍山市李宝芝“邪教”一案的事实与经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3年5月26日
     
   一、如往常一样,北京一些良心犯(释放)基督徒在周五相聚在一起
     
     北京一些良心犯(释放)基督徒,在前天24日星期五,如往常一样,大家依旧相聚在一起,读经、祷告、聚会。今天来聚会的主内肢体有: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前1排:王玲、王清敏、王玉琴、鞠鸿怡
       后2排:何德普、徐永海、杨秋雨、胡石根、叶国柱、张文和、严正学
       后3排:王国齐、刘弟兄、刘跃
     
     其中的:
     
     胡石根弟兄,教会长老;1991年牵头组建“自由民主党”,被判20年。2008年出狱后接受了耶稣,于2010年在本教会受洗,2012年按立为教会长老。
     
     王国齐弟兄,参与组建“自由民主党”,坐牢11年。出狱后接受耶稣,在“中原教会”受洗。(“中原教会”开始聚会于2004年,是一个以“六四”学生为主的教会,如张前进、范亚峰、张智勇、陈青林、孟元新、楚严庆、陈天石及齐志勇等)
     
     何德普弟兄,参与组建“中国民主党”,坐牢8年。入狱前就参加我们教会的聚会,出狱后又回到我们教会,于2011年在本教会受洗。
     
     严正学弟兄,维权,帮助农民维权等,先后2次坐牢,一次2年,一次3年半。在第2次入狱前就参加我们教会的聚会,出狱后又回到我们教会,于2010年在本教会受洗。
     
     叶国柱弟兄,维权,坐牢4年,出狱后接受了耶稣,于2012年由本教会和中原教会联合予以受洗。
     
     王玲姊妹,维权,坐牢1年3个月,出狱后接受了耶稣,于2011年在本教会受洗。
     
     杨秋雨弟兄,维权,2次坐牢(劳教),先后各2年,3月份才从劳教所出来,本周又才从拘留所出来(又被行政拘留10天)。多年来就接受了耶稣,本应上周受洗,因被行政拘留,而使受洗受影响。
     
     王玉琴姊妹,维权,劳教1年8个月,被劳教前就参加我们教会的聚会,出狱后又回到我们教会,本应上周受洗,因丈夫杨秋雨被行政拘留,而使受洗受影响。
     
     刘跃弟兄,是第2次来到我们教会。刘跃弟兄自我介绍到,在2001年,他与30多位志同道合的朋友,组织了“六四民主论坛”,而被抓。其中他和三位朋友分别被判刑坐牢。他坐牢1年3个月。出狱后,他接受了耶稣,信主成了基督徒。
     
     张文和,79民主墙老民运,曾几次坐牢(1次8年)及被关精神病医院(3次,每次都多年),2005年信主,受洗。
     
     徐永海弟兄,因信仰,2次坐牢,前后各2年。1989年2月信主,信主后逐渐开始带领家庭教会聚会,为本教会长老。本教会1989年开始聚会,一直面向良心犯和他们家人传福音。
     
   二、我们学习了圣经,我们为正在受逼迫的主内肢体祈祷
     
     在今天的聚会中,按照次序,我们学习了圣经雅各书第5章,在学习中,大家分别做了分享。在今天的聚会中,我们为坐牢的主内肢体祈祷,为不能来和没有来的主内肢体祈祷。
     
     在今天的聚会中,我们为赵常青弟兄祈祷,因为“要求官员财产公示”,他被抓。赵常青弟兄是我们多年的弟兄,也曾来过我们这里聚过会。我们为他祈祷,求主保守他,保守他的妻子、儿子,他的儿子还不到1岁。
     
     在今天的聚会中,我们为于艳华姊妹祈祷,上个周五她还来聚会,可是在周日,她就被警察抓了,之后一直失踪,我们一直也没有她的消息。为此我们为她祈祷,求主保守她,使她平安。
     
     我们为今天没有来的主内肢体祈祷,我们为高洪明祈祷,他曾2次坐牢,共10年,今天因为有事不能来聚会,求主保守他。
     
     我们为杨靖弟兄祈祷,他是一个近70岁的老人,因为78、79民主运动坐牢8年,在1998年就开始参加我们教会的聚会,在2001年就在我们教会受洗,他是一个老民运,老基督徒,这段时间他的身体一直不好,他已经多次不能来聚会了,求主保守他。
     
     最后,我们为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也望主内众肢体为此祈祷,望全世界的众肢体都来为此祈祷。
     
   三、为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在今天的聚会中,我向众肢体介绍了“为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这项祷告事项。
     
     在两周前,上海传道人朱弟兄来到北京,我们在一起有了一次很好的交通。在交通中,朱弟兄谈到了“在中国的书店中买不到圣经”这件事情。他提出我们应当为此祈祷,“为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而祈祷,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
     
     在中国书店里买不到圣经,这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
     
     由于中国书店里买不到圣经,外国人由此认为“中国的宗教是非常不自由的”,中国依旧如同北朝鲜,在宗教上如同中国依旧还没有从文革中走出来。他们于是秘密的给家庭教会提供圣经,提供金钱来印圣经,结果使一些基督徒因此被抓。
     
     由于中国书店里买不到圣经,却可以买到其他宗教的经典,如伊斯兰教的《古兰经》,如佛教的《坛经》等:中国人也认为,基督教是特别受限制的;一些政府工作人员也是这样认为,而理直气壮地打压基督教。如因为信仰,我曾先后两次坐牢。
     
     为什么说,在中国书店里买不到圣经,是一件非常“诡异”的事情。因为,在中国书店里买不到圣经,主要不是中国的原因,而是美国的原因。中国政府不会特意制定法律法规,来规定可以出版、发行其他宗教的经典,就是不能出版、发行基督教的经典——圣经。
     
     在中国书店里买不到圣经,其实,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据三自教会现在唯一健康健在的老牧师——李克牧师说,在上个世纪80年代初,新华书店计划出版、发行、出售《圣经》,可是,三自不干,三自负责人丁光训说,《圣经》的版权属于三自教会。(圣经的版权应当属于上帝,三自在这里欺骗了书店)。
     
     到了80年代后,美国葛培理领导的“东门国际事工”来到中国,表示提供一切费用来帮助出版《圣经》,为此“三自”包揽了此事。由于美国提供了一切费用,“三自”印刷的《圣经》卖得是非常便宜,而使得所有正规出版社都没有了竞争力来出版《圣经》。
     
     可是“三自”却不去办理图书出版权,使得《圣经》不能在书店里出售,使得《圣经》如同是非法书籍。这才是中国书店中不卖《圣经》的原因。三自“玩了(耍弄了)”中国政府,“玩了(耍弄了)”中国的基督徒,“玩了(耍弄了)”全世界的基督徒,
     
     可以说,只要美国不再向“三自”提供费用,只要“三自”印刷的《圣经》不再卖得如此便宜,正规出版社就可以竞争地出版《圣经》,人们就可以在书店里买到《圣经》。人们可以在书店来买到《古兰经》、《坛经》,就应当可以买到《圣经》。
     
     当年美国应当是抱着美好的想法,希望中国人买得起《圣经》。可是他们做法的结果却是,使得在中国的书店里买不到《圣经》。那么美国就应当换一种方式来帮助中国人;如在美国,很多基督徒是通过购买大量《圣经》,来无偿地捐赠给需要的人。
     
     如果人们可以在书店里买到《圣经》了;这样我们很多中国人就可以公开地、理直气壮地在一起学习《圣经》了;并且专家学者还可以公开地研究、讲解《圣经》了,就可以帮助我们很多中国人(包括基督徒)来正确地了解《圣经》,认识《圣经》了。
     
     《圣经》的核心是耶稣,《圣经》只是让我们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连仇敌都爱的心。如果没有这样的心,人口众多、资源匮乏所带来的阶级矛盾、民族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因此说我们中国最需要耶稣,最需要《圣经》。
     
     为此我写了《为圣经不再是非法书籍而祈祷》(首发博讯)一文,为此我曾到美国驻华大使馆前祈祷。在这里,在今天(主日),我也请全世界的主内肢体为此祈祷,来求主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来使得人们可以在中国的书店里卖到圣经。
     
     我来到美国大使馆前,默默地祈祷,求主来感动美国的主内肢体
   记北京良心犯基督徒的一次聚会

     徐永海在美国驻华大使馆前默默祈祷的照片
     
     
     徐永海,住北京市西城区德胜门外新风南里10号楼6门501室,邮政编码:100088,电话:86-10-82082198,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2013/05/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