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江中学子
·小老头(29)
·小老头(30)
·小老头(31)
·小老头(32)
·小老头(33)
·小老头(34)
·小老头(35)
·小老头(36)
·小老头(37)
·小老头(38)
·胖老头(40)
·胖老头(41)
·胖老头(42)
·胖老头(43)
·胖老头(44)
·胖老头(45)
·胖老头(46)
·胖老头(47)
中共青壮年线人A、B、C、D严密监视邹引娇母子
·线人A(一)(图)
·线人A(二)
·线人A(三)
·线人A(四)
·线人A(五)
·线人A(六)
·线人A(7)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2013年2月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问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何时解决。罗局长说年后再去协调。2月16日上午,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现在没空,正在处理一件杀人案(2013年2月15日中午,宜黄县发生砍杀两孩童致死案),两个小孩被人杀了,昨晚忙了一个通宵。”2月20日我俩打罗 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在开会。2月21日(周四),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下周我和彭书记(凤冈镇党委书记彭武)一起见你,我再去省里走一 趟。”2月27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在开人大会。”3月1日(周五),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他明天要去外地学习一周。我俩询问毛县长(县长毛宗保)、叶县长(常务副县长叶峰)手机号码,罗局长拒绝透露,说彭书记会和县长联系,叫我俩下周一找彭书记。3月4日我俩打彭书记手机,彭书记说:“叶县长招商引资去了,估计三四天后才会回来。”

    3月13日我俩打彭书记手机,彭书记说,叶县长回来了,我下午去问他。3月14日上午,我俩打彭书记手机,彭书记说叶县长下午或明天见你。3月15日我俩打彭书记手机,彭书记说,叶县长今天没空,下周一见你。3月18日(周一)上午,我俩打彭书记手机,彭书记说:“叶县长家在南昌,周六周日回家看一下,叶县长还在南昌来宜黄路上。”3月19日我俩打彭书记手机,彭书记说,我昨天没见到叶县长,罗局长昨天回来了。3月20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我昨天见了叶县长,叶县长说明天见你。”3月21日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说,叶县长今天有事去了,下周一或周二叶县长接谈。3月27日(周三)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叫我俩来县信访局。我俩到县信访局,罗局长说叶县长今天没空。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罗局长说:“说句实话,读了几年书没拿到毕业证,确实很可惜。这件事我们还会去协调。”县土管局、房管局将我家位于县城凤冈镇小南关的房产错登在邹怀刚名下一事,罗局长、周学平副局长将县土管局、房管局、县委县政府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搪塞说“清官难断家务事”。

    3月2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下周叶县长会见你,如果叶县长还不见你,我带你去北京上访。”4月1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叶县长周三见你。4月3日上午,我俩到县信访局,在场的有叶县长、罗局长、彭书记等。叶县长问我俩现在做什么事。我俩说:“有些问题现在还没解决,政府还在派人监控我俩,找我俩的麻烦,什么事也做不了。”罗局长随即否认政府派人监控我俩。我俩将政府安排在我家周围几处监控点说了一下。叶县长听后说:“罗局长,你们弄的那些东西没用了,一下子就被他们侦破了。”弟李永强毕业证被扣留一事,叶县长说县里还会派人去协调,不说具体何时解决。我家房屋被县土管局、房管局错登在邹怀刚名下一事,叶县长说会委派有关部门调查处理。此外,叶县长还提及我家黄陂(离县城68里)房屋纠纷一事。叶县长说我家黄陂房屋纠纷已经解决了。事实上,2011年10月26日宜黄县官员针对我家黄陂房屋纠纷和我俩签定的《停访息诉协议书》只落实了一部分,问题并未完全解决。目前,我家位于黄陂镇邓家的宅基地(房屋被熊学辉强拆后夷为平地,只剩下宅基地)、菜地现仍被几户邻居霸占,《停访息诉协议书》中所称的“国土局、凤冈镇、黄陂镇一起配合协助补办好信访人邹引娇在黄陂镇的原宅基地权属房屋相关等证件”这一主要条款至今未落实(见图)。

   
(图文)江西宜黄官员花招多(八)

    4月9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月底去井冈山大学协调毕业证。4月16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4月2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回短信:“开会。”4月25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五一节后去井冈山大学协调毕业证。5月3日我俩打罗局长手机,罗局长说下周去井冈山大学协调毕业证。


此文于2013年05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