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姜维平文集]->[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姜维平文集
·重庆转移对“黑打”冤案的关注
·六人自尽,台湾监狱丢光了脸
·习近平下延川,但愿不仅是寒暄
·深圳王荣“勿忘我”
·王建民案,检察院退卷两次
·习近平下云南,14军终于被收编
·脸皮如牛皮,黄奇帆贼喊捉贼
·“死老虎”李铁映为何跳出来?
·孙政才为何“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大骗子”黄奇帆的末日到了
·天下奇闻:黄奇帆骗术的微调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
·平反重庆冤案,应实行异地重审
·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能实现吗?
·周强“知耻而后勇”
·重庆应把“打黑基地”当成反面教材
·黄奇帆谈法制,恬不知耻
·基辛格是美国的黄奇帆
·黄奇帆“裸聊”,掉了底裤(二)
·“四十万亩”不够,黄奇帆派特警打人
·孙政才窝囊,习近平急了
·王荣,慢慢地哭吧!
·周永康眼泪的“琥珀”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
·带泪的呐喊,习近平听到没有?
·拨开“郭文贵现象”的迷雾
·毕福剑骂毛,应当大力表扬
·律师李方平说,王建民曾绝食抗议
·纪念胡耀邦,习近平的明智之举
·王健民案庭审为什么要改期?
·薄熙来“黑打”第一冤案再审即将开局
·王歧山访问美国,小心有人暗杀
·我的老乡徐才厚
·我的老乡徐才厚
·习近平否定“唱红打黑”,意义重大
·凭什么要杀死孩子的父亲?
·立新照明,薛伟开辟新事业
·川渝群体事件井喷的真实原因
·习近平整治国安系统应从制度入手
·王歧山打老虎,张越,李承先急了
·又借550亿,黄奇帆的拆墙术
·狡猾的韩正,如何从踩踏事件中脱身?
·上海万人游行,韩正这下乐了
·索贿2000万,李承先徇私枉法
·霸道贪腐的“永州蛇”
·黄奇帆暗中操控,李俊企业遭围攻
·重庆公安帮倒忙,李俊小舅子跳窗逃生
·基辛格救不了郭文贵
·李方平说,王健民案增加新的罪名
·起诉《环球邮报》,陈国治角色错乱
·中国股市“超规则”游戏探秘
·华人房东聚会,搭建互助平台
·“踩高跷”炒股票,没有不跌倒的
·黄奇帆救股市,别搞笑了
·江派设局,习近平切莫进入陷阱
·周本顺被抓,习王再下一城
·菲律宾朋友的狂欢之夜
·不必判处林森浩死刑
·程慕阳案发回重审,因为鸟鱼相遇
·抓捕维权律师的原因和恶果
·河北官场继续地震,张越自杀未遂
·抓捕江泽民,不要犹豫(二)
·薄熙来余党反攻倒算,李俊企业发生血案
·天津大爆炸,李克强成了缩头乌龟
·薄熙来的幽灵与黄奇帆的骗术
·习近平阅兵,胡锦涛为何要发抖?
·习近平阅兵,李长春玩起“高射炮”?
·福州村霸,挑战习近平“依法治国”
·李克强当司仪,韩正干瞪眼
·习近平访美,中美人民的期待
·习近平访美,力促中美互利共赢
·习近平访美,日本安倍急了
·中美友谊屋,民间赠送给习近平的大礼
·跑到西雅图,黄奇帆给习近平丢脸
·重大突破,习奥就网络间谍问题达成共识
·习近平接受访民的申诉材料
·从王健民到信力健,胡春华一再胡来
·河北“政法王”名声臭到联合国
·习近平谈及非营利组织,意指郭玉闪?
·王建民的悲哀
·王林是骗子吗?
·吴弘达不是一个诚实的人
·辽宁贪官张家成给我的印象
·应当对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展开调查
·难以包装的“王健民反革命集团案”
·胡耀邦不朽,七常委求救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上篇)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
·高铭暄等法律专家说,钟安平不是贪污犯
·屠呦呦:机会垂青有准备的人
·加籍港商钟安平,狱中发出两封公开信
·蔡英文当选,未必是台湾之福
·一起被埋没的外企老板遭“黑打”的冤案
·车震不犯法,警察不该抓
·艾宝俊和郭广昌被调查,上海要地震
·加籍港商钟安平案引起巨大争议(中)
·美国纽约一个难忘的夜晚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习近平下重庆,黄奇帆为何不高兴?
·阔别16载,访港点滴
·习近平力促平反冤案,重庆地方不执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老常《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抄袭之作
   姜维平
   今日万维导读要目中刊发的《王立军在狱中写的供词》是一篇彻头彻尾的抄袭之作,原是本人于去年写给香港《脸谱》杂志的专稿,原题《王立军的自白》,请读者鉴别。原作如下:

   
   王立军的自白
   
   王立军的自白『记实小说』
    多伦多大学驻校作家 姜维平
   
    2012年2月8日上午,飞机的引擎声响起来了,从成都到北京,这条航线以前多次飞过,但从未像今天一样心情复杂,悲喜交加,浮想联翩,过去是随从和保镖云集,尽显地位的重要和人生的辉煌,但如今呢,邱进却坐在我的身边,还有国安部的多名特工,我成了笼中之鸟,虽然飞出了薄熙来的手心,但依然困于体制之中,无疑地,也许这是我一生最后一次展翅,但我不难过,我毕竟尽力而为了,不论是整人,还是被人整,我都搞得轰轰烈烈,既使保不住命,也没带走秘密,我让这个沉寂的世界听到了我的声音。。。。。。。是的,伴着飞机噪响的引擎声,我觉得有巨掌在把我一下子提升起来,只是我已经脱下警服,变成了裸体,还原成了真实的自我,我看到了银灰色的机翼和棉絮一样的乌云,阳光的斑点在燃绕和跳跃,像我的回忆,畅想,悔恨,愤懑,忧郁和期待,它们纠结在一起,化为精神的灰烬。我大声地讲话,希望邱进和世界上所有人能够听到,以下是我的自白:
   
    我欠了薄熙来一点人情
   
    像我这样的人,出身于草根阶层,没有显赫的家庭背景,不像薄熙来那样有靠山,要想出人头地,实属不易,但我生性继承了成吉思汗的光荣传统,好胜而勇猛,一心想干一番大事业,既野心勃勃,又力不从心,这就急需贵人之助。
   
    在铁岭,我刚当派出所民警时,最初的靠山是原公安局长王立洲,现在有人说,我是想利用他,确有这个意思,但也不全面,王局长给了提携不少,使我由小民警当上了派出所长,并一路高升,成了他的副手,我很感谢他,称其为“干爹”,这一点不假,但反过来呢,我给他也出了不少力啊,实话说,中国有啥黑社会啊,都不过是些社会上的“小混混”,还有些人是与王局长,以及他上面官员有矛盾的企业老板,只要王局长定了他们涉黑,我就被公安局当枪使,把他们统统打成“黑社会”,即把人关进大牢,又把钱财当成涉黑资金没收,使他们一辈子翻不了身,而且,还整出了保护伞,其实,那是对立派的官员,这一点,如同2008年被薄熙来利用一样。
   
    问题就出在这里,当我担任了副局长之后,我想直接听命于铁岭的最高官员,谁再想通过“干爹”中转啊,得罪人是我的事,人情却是他的,凭什么啊?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于是,我们产生了矛盾,由于互相熟悉,反目为仇,我们搞得一塌糊涂,以致我把他整到监狱去了。是有点不仁不义的,但不厚黑,能爬上去吗?。。。。。。
   
    除了此事,还有“人力车夫”张贵成告我的事,具体经过不说了,媒体上都有,实话说,是我执法犯法,又徇私枉法,中青报的记者一点没写错啊,但人在事业顶峰,张狂之时,谁能听进不同意见呢?
   
    于是,上个世纪末和本世纪初,辽宁总是有人写信告我,从铁岭,锦洲,一直告到省城和北京,几度我“打黑英雄”的美名要破灭啊,真是万幸,遇上了薄熙来,就像我在铁法市带领民警抓了杨氏兄弟,闹得惊天动地,争议不断一样,那时,是“干爹”支持我,如今,却是薄大哥力挺,他一个批示,告我的人都老实了!辽宁省的三长『法院院长,检察院检察长,公安局长』不如薄省长的一掌,他的拿手好戏是先抓了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副院长田凤岐,得!都没声了。我认准了,薄大哥够朋友啊!
   
    古人云,士为知己者死,我那时想,凭着薄熙来的家庭背景,和学贯中西的才华,以及在北京中南海高层的人脉关系,再加上他敢作敢当的胆略和气魄,一定能成“大气候”,我愿为其两肋插刀,荣辱与共,于是,他和闻世震斗,和张国光斗,和仰融斗,和刘涌斗,等等,我都出生入死,全力以赴,甚至监听老闻的电话,不,监听和跟踪所有的不服薄大哥的辽宁高官的电话和亲友,一切的事,都是薄省长指示,我干的啊。
   
    那时,为了整垮闻世震,当上辽宁省委书记,奉薄熙来的秘令,我还亲自到海城等地找他经济犯罪的把柄呢,我盯上了闻书记的姐姐在那里与人合股开的一家小车运输公司,它由辽阳到佟二堡,但法人姓魏,生意做的不太大,没啥价值,我找点小毛病,抓捕了魏手下的打手“号仔子”,判了十二年,但没挖出闻书记亲友啥事,哎,薄熙来很失望,没想到闻是一个少有的清官,整不倒他啊。。。。。。。再加上胡温不喜欢薄熙来,他只好绕开辽宁曲线上升,所以,薄熙来对我那时就有点不满意,他让我编故事整人,但对小民百姓容易编,对闻世震这么高的封疆大吏,实在不好操作啊,所以,我欠他了一点人情。
   
    薄熙来给了我一张文凭
   
    90年代末,我成了辽宁省的“打黑英雄”,当了锦州市的公安局长,有点野心膨涨了,想再升官吧,没什么文凭,咋办?那时,我替薄熙来看守刘涌,立了大功,薄省长很懂我的心思,就主动对我说,现在,要想继续进步,没有像样的文凭是不行的啊,我说,是啊,我当过兵,当过知青和职员,就是无缘进校园,既使进了,没有基础,怎么学下去,稳拿文凭啊,薄熙来笑了,说,你呀,立军,怪不得人家都说你彪乎乎的啊!。。。。。。。
   
    他抓起电话给副省长夏某,他原是大连东北财经大学的校长,是薄熙来在辽宁一句话提拔的干部,薄对他说了我的事,那头的话,我没听清,但不久后,我就拿到了MBA的工商硕士文凭,喝,当时我花了28万啊,但钱算啥,薄大哥一个令,找个老板又报销了!你说,我从此欠了他多大的人情啊!真的死心踏地干一辈子也报答不完。
   
    在那以后,我们成了死党,经常来往的哥们很多,有原来薄熙来在大连金州的秘书,后来的安全局党委书记车克民,文字秘书吴文康,他在大连一手扶持起来的民营企业实德集团的老板徐某,还有我的老乡赵本山,等等,总之,这些人非富即贵,都是有钱有势的,但都有点遗憾和愤愤不平,他们说,你看,胡锦涛木纳的样子,像个傻子;你看温家宝委琐的神态,像个白痴,你看习,李,嘿,不说了,反正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围绕着薄熙来,转来转去的,觉得谁都不如他,薄熙来长得一米八的大个子,相貌堂堂的,出口成章,谈笑风生,一口流利的英语和京腔,举手投足,俨然大国之君的形象,在他的主持下,我们经常商量怎么办,他才是个商务部长啊,后来争了个中央政治局委员,却是排在徐才厚之后的最末一把交椅,这是笑话,他当然不甘心,我们也燥动。。。。。。。渐渐地,我们设计了一个行动方案,先筹集资金,收买媒体为其造势,后是选调人才,主要是能写的文人,为他卖命,还有精于搞事的马仔,在政敌的地盘上纠缠不休,我还亲自找人出钱出力,在2007年初的人代会之前,收买人大代表,让他们鼓动薄大哥当上副总理。
   
    实际上,在党的十七大上,我就奉薄熙来之命,和车克民等薄的一批死党,通过大连万某房地产开发企业,斥巨资收买了一些党代表,力捧薄熙来进了政治局,老百姓被媒体忽悠,知道个啥?还以为谁有能力就升官呢!连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王某自己也买了一个十七大代表呢!薄做为回报,把商务部系统的遍布全国各地的生意,都批给了王某,你没看到处都是万某商业广场吗?。。。。。。我们花钱收买的人,一个是前任的中央领导江泽民,李鹏,李岚青,等等,这些人,不论要钱,还是办事,都是大手笔啊;一个是各省市自治区的中央委员,这些人有的比较廉洁,有的十分贪腐,反正能拉一票是一票,我们组织了一个班子,什么人才都要,什么手段都使,也就尽了最大的努力,但由于胡温的力阻,未能如愿。薄大哥后来下派重庆当了市委书记,我们一听气炸了肺,薄大哥当然不服输,我们决定最后赌一把。
   
    我成了薄熙来的打手
   
    现在回头想一想,薄熙来有雄心大志,早就谋划了一个思路,也相应地结交了一批人才,像我这样没脑子的人,正中下怀,我从一开始,受恩于他,就是一种铺垫,他把我当成一条狗,先喂了一点肉食,我就高兴地摇尾乞怜。
   
    2008年是我生命历程的转折点,薄熙来由过去的暗中用我,到把我这个“打黑英雄”推到了前台,是深思熟虑的结果,此前,“唱红打黑”不是我策划的,真正的策划人是谷开来,徐鸣,吴文康等人,听说,还得到江泽民,李鹏,周永康等人的支持,薄熙来的用意非常明确,分两步走,一步是十八大入常,一步是取代胡锦涛,他们说,首先,得有一个纲领,怕调子制定的太高,胡温生气,阻力太大,就叫“唱红打黑”,“唱红”是证明薄大哥根红苗壮,必须接班;“打黑”,一个是打掉贺国强和汪洋的哥们,找出“保护伞”,二是把那些影响社会稳定的“小混混”,和不服从薄熙来领导的企业老板连在一块,全部包装成“黑社会”打掉,财产全部没收,这样一来,既顺应了老百姓仇富仇官心里,又为收买媒体和人心找到了财源。
   
    薄熙来告诉我,徐鸣原在商务部研究室工作,点子多,文笔好,有谋略,主要是给他做大气磅薄的策划;谷开来北京熟,人缘广,懂法律,主要负责沟通中南海与重庆官场的信息和关系;吴文康是大连旧部,情况熟,比较忠诚,他负责薄熙来的日常事务安排;车克民深知特务系统的内部运作,负责薄熙来在香港及海外信息的收集,整理,并指挥分布在境外的由薄嫡系的间谍网络,主要是对撰写不利薄熙来文字人士的监控和跟踪骚扰,等等。此外,还搞了一个保镖班子,跟着薄瓜瓜。据说,这些人与基辛格有秘密来往。
   
    我做什么呢?我问他,薄熙来说,你抓住公安局,第一步先在私下和网上找到汪洋,贺国强旧部的违法犯罪的证据,再展开下一步行动。他许诺说,你放手干吧,这里不是辽宁,我做为政治局委员全力支持你,你不要在乎什么公检法司,什么程序,什么议论,必须狠狠地打,要打掉汪洋他们留下的一切关系,要最少筹集1000个亿,好好地与上面玩一玩。至于你,先当副局,再上正局,然后是副市。总之,徐鸣是“想钱”,何事忠是“花钱”,你是“抢钱”。
   
    我听了乐傻了,这可是“三级跳”啊,过去是正厅级,现在,有望节节高升,这是我多年梦寐以求的啊!但还有点不托底。薄说,这算啥?我当了政法委书记。你是公安部长,我当了总书记,你就是周永康,现在,你要人,我给;你要钱,我给;你要武器,我找张海洋和周永康,都也给!我说,从辽宁调一些弟兄可以吗?薄熙来当即说,你调多少给多少,那边不放,我打电话。我说,过来提升行吗?薄熙来说,你说了算,这里组织部门有不批的,你汇报我,我亲自打电话,有不顺从的,找个理由抓起来!看谁敢不支持你?!我们是吃生米的!我这才放了心。。。。。。。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