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
金光鸿文集
·关于解决六四问题的具体方案
·警惕自乱阵脚
·谁通谋略?
·我们的目标
·《把监狱填满》续
·全民争普选权--金光鸿律师告大陆同胞书
·必须解体中共 --我对法轮功学员诉江的一点看法
国策建议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写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九十二周年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系列--关于冀中星首都机场自杀性爆炸案之我见
·反腐乃不智之举 --致习、李、王公开书
·敦促中共“还政于民”的呼吁书
·强烈建议废除重婚罪和一胎制
·一个非常有害的治国理念
·一言可以丧邦
·马英九习近平二零一五年新春贺词点评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
·中国目前的困境和出路(二)
·强烈呼吁台海两岸中国政府联手对菲律宾实施军事打击
·中国需要马里兰大学这样的大学和杨舒平这样的大学生
台湾问题
·全民争自由--致马英九总统的一封公开信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蔡政府施政无能
·台湾的国家战略和外交策略之我见
·蔡英文下台!
·下臺吧,蔡总统!
·蔡英文政治智慧之低下古今罕见
·幸好美国人民手中有枪
·敬告臺灣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子女接受什麼樣的教育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我要競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
·台湾的律师同仁们都在忙着挣钱吗?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必须将朝核问题上升到终结共产极权制度的高度
·俄罗斯派军事代表团进入朝鲜意欲何为?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1999年7月19日,江泽民《在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负责同志会议上的讲话》 从程序上来讲,是《中国共产党章程》里规定的“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的一次程序性的会议,这次会议,江泽民就把他在中央政治局形成的中共中央的决定向中共在全国的地方组织宣布,剩下就是各省的地方组织再依这个原则去动员其下级党的组织,按程序来实施其迫害法轮功的决定,或者采取另外的行动。
   
    这个另外的行动就是:按《中国共产党章程》第十条之第一“党员个人服从党的组织,少数服从多数,下级组织服从上级组织,全党各个组织和全体党员服从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和中央委员会。”根据这条规定,中共从程序上依然有可能挽回这个犯罪决定,那就是:
   
    第一、召开由全体中共1997年9月19日产生的中共第十五届193中央委员,191名候补委员参加的中央委员会来讨论决定,如果这次会议依然支持江泽民的决定,那么中共还有一个机会来推翻江泽民的决定,那就是
   
    第二、由全体截止1997年9月12日中共十五大会议开幕日的5900多万中共党员中产生的2048名代表来召开中共全国代表大会来讨论决定;
   
    但事实上我们看到,全体中共中央委员、候补中央委员没有行使《党章》赋予他们的权利,全体中共党员及其产生的代表也没有行使《党章》赋予他们的权利,从法律上来说,不作为也是一种犯罪,但中共是一个没有经过合法注册的政党,其《章程》也没有经由宪法和法律授权的行政机构的审核、认可,所以这个《章程》不具备法律上的效力,只具有契约性质的效力,也就是说所以加入这个中共组织的成员都要受这个《章程》契约的约束,对这个章程所界定的组织享有权利,承担义务,根据法律原则和契约精神,权利可以放弃,但义务不能放弃,所以江泽民把个人行为变成组织行为,全体中共组织成员都要承担法律上的责任,如果这个组织涉嫌犯罪,这个组织的成员还要依其作用大小由有独立审判权的法庭来裁决其有罪与否与承担的刑事责任的大小,并且得依民事法律由个人和组织共同对受害人承担无限连带民事赔偿责任,以国家公职身份实施犯罪行为的组织成员,除了由独立的有审判权的法庭裁决其有罪与否,得由国家对受害人承担相应的经济赔偿责任,这个组织的核心骨干成员及其首脑江泽民应对该组织全体成员无论其以国家公职身份与否实施的犯罪行为承担全部的刑事法律责任和无限连带的民事赔偿责任。那些公开声明退出中共组织的成员可以免除该组织及其成员从声明之日起实施的一切违法或犯罪行为的法律责任,但仍得对该组织在声明之日前所从事的一切行为及个人行为以及声明之日起以后的个人行为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1999年10月30日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取缔邪教组织、防范和惩治邪教活动的决定》,中共把持的立法机构把中共这个非法组织的政党意志变成了国家意志,变成了国家法律。
   
    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以下简称《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仍然有宪法授权来纠正这个错误的决定,根据《宪法》
   
    “第五十七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它的常设机关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
   
    “第五十八条: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行使国家立法权。”
   
    “第六十二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行使下列职权:
     (十一)改变或者撤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不适当的决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 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于1998年3月5日至19日在北京举行。共有代表2980名,1998年,中国有近十三亿人口,这十三亿人口中产生的2980名代表依《宪法》是可以“改变”或“撤销”全国人大常委会的1999年10月30日的决定的,姑且不论这2980名代表产生的程序是否公开,是否代表民意,由于当时这2980名代表放弃行使他们在宪法上的权力,致使江泽民的个人意志经由中共组织变成了国家立法机构的法律,就为中共大规模地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提供了宪法和法律上的依据,加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随后出台的几个司法解释,就把这个10月30日常委会的决定 进一步变成了可以实施和适用的司法解释,为中共把持的全国司法机构进一步迫害法轮功修炼团体提供了法律适用上的依据。这就等于说是全体十三亿中国人民中除法轮功修炼者之外的全体国民都在对法轮功修炼团体集体共同犯罪。
   
    据“明慧资料馆”(http://library.minghui.org/):中共在1999年7月-2013年4月,长达十三年共计165个月,对法轮功这一修炼团体中的成员迄今为止有据可查的实施精神和肉体迫害致使法轮功学员在身体上和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的共计有76760人,迫害致死共计3644人,其中肉体迫害类型有:闷刑、锥刑、铐刑、虫/兽刑、电刑、烧/烫/火刑、毒打、施药/注射刑、摧残性灌食、捆绑刑、折/压/碾刑、性侵害/性暴力、坐刑、吊刑、冻刑、体罚刑、关监刑、其它酷刑;精神迫害:精神病院迫害、洗脑班迫害(逼迫阅读、观看、收听中共官员指定的视听资料)、其它精神折磨如逼迫辱骂侮辱李洪志老师、“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所悬挂、张贴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条幅、图像、徽记和其他标识、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合散发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书刊、音像制品和其他宣传品、禁止任何人在任何场合聚众进行“会功”、“弘法”等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活动。、禁止以静坐、上访等方式举行维护、宣扬法轮大法(法轮功)的集会、游行、示威活动”等,在公开场合阅读法轮功书籍、收听收看视听资料、炼法轮功都会招致中共警察的逮捕。
   
    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http://www.zhuichaguoji.org/)之调查报告和加拿大人权律师David Matas和David Kilgour之《BLOODY HARVEST》(中文翻译《血腥的活摘》http://organharvestinvestigation.net/)调查报告,中共对法轮功修炼团体这一群体实施的精神酷刑和肉体酷刑,计有:1、杀害该团体的成员;2、致使该团体的成员在身体上或精神上遭受严重伤害;3、故意使该团体处于某种生活状况下,毁灭其全部或局部的生命;而且从1999年7月至本法律意见书公布之日起长达165个月,其危害处于延续状态之中,符合《罗马规约》之第六条“灭绝种族罪”之构成要件,而且是现行犯,也就是正在发生的、还在持续进行的犯罪。
   
    五、危害人类罪
   
    根据《罗马规约》之第七条之规定,危害人类罪是指在广泛或有系统地针对任何平民人口进行的攻击中,在明知这一攻击的情况下,作为攻击的一部分而实施的下列任何一种行为:
   
    1、谋杀;2、灭绝;3、奴役;4、驱逐出境或强行迁移人口;5、违反国际法基本规则,监禁或以其他方式严重剥夺人身自由;6、酷刑;7、强奸、性奴役、强迫卖淫、强迫怀孕、强迫绝育或严重程度相当的任何其他形式的性暴力;8、基于政治、种族、民族、族裔、文化、宗教、第三款所界定的性别,或根据公认为国际法不容的其他理由,对任何可以识别的团体或集体进行迫害,而且与任何一种本款提及的行为或任何一种本法院管辖权内的犯罪结合发生;9、强迫人员失踪;10、种族隔离罪;11、故意造成重大痛苦,或对人体或身心健康造成严重伤害的其他性质相同的不人道行为。
   
    其中:
   
    1“针对任何平民人口进行的攻击”是指根据国家或组织攻击平民人口的政策,或为了推行这种政策,针对任何平民人口多次实施第一款所述行为的行为过程;
   
    2. “灭绝”包括故意施加某种生活状况,如断绝粮食和药品来源,目的是毁灭部分的人口;
   
    3. “奴役”是指对一人行使附属于所有权的任何或一切权力,包括在贩卖人口,特别是贩卖妇女和儿童的过程中行使这种权力;
   
    4. “驱逐出境或强行迁移人口”是指在缺乏国际法容许的理由的情况下,以驱逐或其他胁迫行为,强迫有关的人迁离其合法留在的地区;
   
    5. “酷刑”是指故意致使在被告人羁押或控制下的人的身体或精神遭受重大痛苦;但酷刑不应包括纯因合法制裁而引起的,或这种制裁所固有或附带的痛苦;
   
    6. “强迫怀孕”是指以影响任何人口的族裔构成的目的,或以进行其他严重违反国际法的行为的目的,非法禁闭被强迫怀孕的妇女。本定义不得以任何方式解释为影响国内关于妊娠的法律;
   
    7. “迫害”是指违反国际法规定,针对某一团体或集体的特性,故意和严重地剥夺基本权利;
   
    8. “种族隔离罪”是指一个种族团体对任何其他一个或多个种族团体,在一个有计划地实行压迫和统治的体制化制度下,实施性质与第一款所述行为相同的不人道行为,目的是维持该制度的存在;
   
    9. “强迫人员失踪”是指国家或政治组织直接地,或在其同意、支持或默许下,逮捕、羁押或绑架人员,继而拒绝承认这种剥夺自由的行为,或拒绝透露有关人员的命运或下落,目的是将其长期置于法律保护之外。
   
    1950年3月,中共中央发布《关于严厉镇压反革命分子活动的指示》,毛泽东在批示中说“在农村,杀反革命,一般应超过人口比例千分之一……在城市一般应少于千分之一。”1951年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惩治反革命分子条例》,对国民党旧官僚和土地所有者这两类平民人口实行群体灭绝政策,到1952年底,有数百万人之多死于各类谋杀。
    1951年12月开始的“三反”即”反贪污、反浪费、反官僚主义”和“五反”,即“反行贿、反偷税漏税、反盗窃国家财产、反偷工减料、反盗窃国家经济情报”,掠夺工商业主的财产,数十万人受牵年,被判死刑的有两万多人,数千人自杀或失踪。
   
    1957年,中共将55万名知识分子划为“右派分子”,数十万人被关进劳改农场或迁往农村。
    并且成为所谓的黑五类“地、富、反、坏、右”之一,长期在政治上、经济上、文化上、肉体上和精神上受虐待、受歧视。
   
    1994年2月红旗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纪实》一文中说:“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减少出生人口数,大约在4千万人左右。……中国人口减少4千万,这可能是本世纪内世界最大的饥荒。”实际上海内外学者对饿死人数的估计在3千万到4千5百万之间。大饥荒发生时,为了防止饥民外逃,派武装人员封锁路口,致命许多村庄人口几近死绝。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