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金光鸿文集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我必要踏平缅甸!
·金光鸿律师支持缅北联军的军事行动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女性问题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我为什么到现在还是光棍?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中国没有男子汉,女人要负全部责任?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男子有德便是才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我读老子(一)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控枪是愚蠢的、疯狂的,奥巴马果然是白痴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最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我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
   
   ----兼答内蒙古阿尔山市陈国东警察
   
   金光鸿律师

   
   我在我的美国东部时间二零一三年一月二十一日的博文《我为中共党员说句公道话—我的一份辩护词---谨以此文献给在中国大陆捍卫人权的同道》中有如下一段话:
   
   “二零一一年十月,我去内蒙古自治区阿尔山市代理法轮功学员梁作荣被非法拘禁一案,我为会见我的当事人,跟国保大队长陈国东交流了近两个多小时,陈国东,至少一米八,看起来很精干的一个小伙子,我对他第一印象很不错,他也跟我说,他对我第一印象也很不错,事实上,近两个多小时,我们交流得很愉快,我们坐在一张长凳上,膝盖碰膝盖的,那真的是‘促膝谈心’,谈到兴起时,我还会拍他肩背一下,我说我承办了40多件法轮功案件,陈说你才40多件啊,我都好几百了,你说他对法轮功不了解吗?不可能,他亲口跟我说法轮功学员给他寄的真相资料他都看了,他也承认都有道理,只有‘天灭中共’这一点他不太理解,他甚至还跟我说,万一将来全国十三亿中国人都修炼了,大家都是好人了,万一外国人侵略我们,我们怎么办?陈还跟我说,他原先是干刑警的,后来才调到国保部门从事国内安全保卫工作,我就跟他说,你做刑警多正义啊,打击的是真正的刑事犯,保护民众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可你现在干的国内安全保卫工作专门抓好人、抓政治异议人士,真正在一线得罪人吃苦的是你们警察,升官保乌纱帽是你的上级,陈也表示说他开始也不理解国保工作,后来去进修了好多次,思想才转过弯来,并说这是政治工作,你律师只懂法律不懂政治。”
   
   文中谈到,陈国东警察对“天灭中共”这一点他不太理解,记得我当时给他的答复是,根据法治精神,凡是法律没有禁止的事,人们就有权利去做,在中国,没有任何法律禁止人们喊“天灭中共”这句口号,所以,这是一个合法行为,不能因此就对法轮功学员定罪处罚,我曾经在乌鲁木齐代理过一起法轮功学员李梦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一案,李因为散发《给有缘人的一封信》,信中有“天灭中共”和“中国共产党亡”的内容,因为被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四年,新疆自治区高院维持原判,这个案子很典型,我做的其它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的案件都是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来定罪的。
   
   从当时我们谈话的语境和气氛来看,这显然不是这位陈国东警察所要的答案,考虑到陈国东是个比较有头脑的警察,而且也很好学,这可以从下面一件事反映出来:我第二天去跟他协商会见事宜时,发现他桌上多了很多法律书籍,还跟我探讨关于邪教的法律问题。
   
   另外,我不仅是名执业律师,而且同时还拿过一个武汉大学的中国哲学的硕士文凭,所以,做案子的时候,我是一名律师思维,但是写博客的时候,我就是多角度的思维了。
   
   虽然陈国东警察因为要履行职责或者有其它什么想法,后来传讯我,并迫使我离开阿尔山市,但我对他丝毫没有恶意,虽然他剥夺律师的会见权、阻碍律师履行职责是一种违法行为,但在中国那样的环境下,我觉得我仍然有责任和义务把我认识到的真理告诉给包括陈国东警察在内的所有对“天灭中共”这一现象不解的我的同胞,下面我就从文化的角度来谈谈“天灭中共”这一文化现象。
   
   “天灭中共”这个说法最初始于何时何地何人之口并如何最先在法轮功学员之间流行开来,并传播于世,无从考证,而且考证也不是我的专长,但有一个现象是大家耳熟能详,也是应该值得注意的一个文化和地质奇观:
   
   请看《维基百科·藏字石景区》:
   
   藏字石景区,官方称之为掌布救星石景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桃坡村的一个风景区,最主要的景点为“藏字石”,有人称为“亡共石”。除了该石之外,区内尚有“石蛋群”、长寿泉、石观音等景点。
   2000年,桃坡村支书布依族人王国富发现了巨石上的字迹,此事并未传开。 2002年6月,全国摄影博览会在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的州政府所在地都匀市举办,景色奇秀的平塘县掌布峡谷因其而被选为博览会的主要拍摄地点,《贵州日报》的一位记者到该地区拍摄风景,才将此事扩散出去。 巨石内侧天然凸显一排字迹,可清晰地辨识 “中国共产党亡” 6个简化字与繁体字混合的大字,字体由左向右横列。据专家考察证明巨石有2.7亿岁的历史,此后官方各大标准报道里只说出“中国共产党”5个大字,且对此事的详情一语带过。
   《贵州地质》副主编刘家仁认为,这几个字出自60年代的文革红色大潮中[5]。
   
   《救星石碑记》:“救星石形成上亿年,风化座地一分为二,显现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实为世界之奇观国之珍宝,望游人珍爱保护。公元二00三年癸未年六月六日”
   
   据新快报深度记者刘虎的搜狐博客《“救星石”真假悬疑》:
   http://tigerliuhu.i.sohu.com/blog/view/240438504.htm
   
   “(2003年)8月,请贵州工业大学资源与环境学院教授毛健全、副教授何丰胜、博士顾尚义、副研究员崔淑萍、助教芮延龙鉴定。……五个字浑然天成,无人工雕琢、塑造、粘贴痕迹,其成因是在沉积时生物遗体顺层堆积,在这一层中化石相对富集,在成岩阶段,通过交代作用,碳酸钙交代了生物遗体中原有成份,形成生物化石……平塘县委、县政府邀请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延栋、刘宝珺、国土资源部咨询研究中心教授毕孔彰、清华大学教授魏宏森、中国地质大学教授贾精一等科学家组成的‘贵州平塘地质奇观·中国名家科学文化考察团’,一行15人于2003年12月5日至8日进行了实地考察。专家们考察后认为,五字位于距今2.7亿年左右……”
   该文最后的结论是:“我还联系上了一位当地媒体同行,询问他们所知道的‘救星石’到底是天然还是人工形成。他的回答很委婉,令人回味。他说:‘(我们)要和政府保持高度一致’。”
   
   刘虎文中说所谓的“救星石”是“中国共产党”五个大字,但我们从贵州平塘国家地质公园伍拾元一张门票上的现场照片看,分明是“中国共产党亡”六个大字!
   
   对于笔者而言,“中国共产党亡”是天然的还是人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一文化现象或者文化地质现象所反映的历史文化现象。
   
   早在距今三千多年前,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时候,就说“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従之”“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百姓有过,在予一人,今朕必往。”(出自《尚书·泰誓》)矜,怜悯,怜恤。
   
   古人云,天威难测,天意难违,是说人类社会发生的一切事情,小到个人生死荣辱、贫富贵贱,大到民族兴亡、世道兴衰,都是上天注定的,正如唐朝李淳风袁天罡《推背图》第六十象所言“茫茫天数此中求,世道兴衰不自由,万万千千说不尽,不如推背去归休”,据说李袁二人晚年进入仙界,作名士游于山水林泉间。一日二人相遇无事,便相背而坐,推古往今来之事。一人推前事(自天地形成以来),一人推后事(唐以后中国大事);推一事画一幅秘象。写几句谶言偈语以记。如此数天,天帝怕天机泄露过多,即派陈搏老祖(据说为上界仙人所化)去阻止。陈呼二人:“你们测什么天下大事,且先算我是进是退?”说着一步跨开,目视二位名家。李袁二人猛然醒悟,即飘然而去。
   
   按我说,推背图也好,烧饼歌也好,梅花易数也好,马前课也好,与其妄测天意,不如寻求修炼解脱的法门彻底了断生死是正事,再说了,中国古人的智慧已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世人,天听自我民听,天视自我民视,是说上天怜恤小民,民有所欲,天必从之,天意就体现在民心和民意之中。
   
   天现“中国共产党亡”也好,法轮功学员中流传“天灭中共”也好,都是天意民心所现,自古皆有之。
   
   如秦灭六国以后,民间流传“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说法(见《史记·项羽本纪》),谓楚 虽仅存三户,终将灭亡秦国 。 唐高适 《东征赋》:“叹三户之亡秦 ,知万人以离项 。” 宋 苏轼《竹枝歌》:“三户亡秦信不虚,一朝兵起尽讙呼。” 明 张煌言 《答赵安抚书》:“但三户亡秦,谶纬已兆;一成祀夏,历数有征。” 讲的就是凡事皆有定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其中,明朝张煌言所说的谶纬是中国术数文化。
   
   谶,谶言,最先不知出于何时何地何人之口,一般在民间广为流传,有时是童谣,有时是预言,有时是诗等等,大多预言了未来发生的大事,一般在某个时候都会应验,《东周列国志》《三国演义》等中国古代小说中常见。
   
   看过《三国演义》的,对“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这童谣不会陌生吧,该童谣出自《三国演义》第九回,董卓临死前听到的,这个童谣就是谶谣,据《后汉书·五行志十三》记载:“献帝践祚之初,京都童谣曰:‘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按,千里草为董,十日卜为卓。童谣谓董卓残暴,不得人心,必将失败。
   
   类似的还有“亡秦者,胡也”, 《史记》记载,始皇三十二年,秦始皇“巡北边”,即到秦国的北方边境巡视,当时燕地有一很有名的方士卢生,受始皇之命,入海求仙回来,碰到秦始皇,他向始皇帝献出一册神秘的图书,图书上说,亡秦者胡也,秦始皇看到这则谶言,心中大恐,他当时的理解是:大秦王国,会亡于北方之胡人,于是广征民工修长城,派蒙恬戍守北部边塞,后秦亡于二世胡亥,谶言始验。
   
   还有“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民谣,至正十年(1350年)流行于黄河灾区,元顺帝至正十一年(1351年),元朝政府命工部尚书贾鲁发汴梁、大名等十三路农民共十五万人修治黄河,挖出个一只眼的石人,天下大反,一时间“贫者从乱如归”。
   
   还有“我叶赫那拉就算只剩下一个女人,也要灭建州女真”的民间传说,说的是叶赫那拉氏族和爱新觉罗氏族两个部族之间的恩怨爱恨情仇,据说早在元末明初时,叶赫那拉氏族与爱新觉罗氏族之间发生了一场战争,当时,爱新觉罗家族的头领为了使叶赫那拉氏臣服,指着大地说:“我们是大地上最尊贵的金子(爱新觉罗是金子的意思)!”而叶赫那拉的首领听了一阵大笑,他指着天上的太阳说道:“金子算什么,我们姓它(叶赫那拉就是太阳的意思)。”结果,在那场战争中,叶赫那拉氏最后打败了爱新觉罗氏,成为当时女真族最大的部落,二者经常发生战争,最后以叶赫部亡族而告终,据说这句话是叶赫部首领布扬古临死前所说,民间一直流传着叶赫那拉与爱新觉罗世代为仇,清廷宫中后妃不选叶赫的祖制,但事实上二者很早就开始联姻,努尔哈赤不但是叶赫那拉氏所生,还娶了叶赫那拉部落的女子,清朝的历代皇帝都有姓叶赫那拉氏的嫔妃,努尔哈赤的儿子皇太极便是叶赫那拉氏(孟古)所生,至于满清亡于慈禧,既是定数,也是天意了,据说慈禧出生时,叶赫部的萨满巫师就曾预言她:可兴天下,可亡天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