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金光鸿文集
·中华民国何去何从?台湾何去何从?……
·中华民国是扶不起的阿斗
·强烈要求中国国民党向全体中华儿女谢罪
·偏安还是共和?
·民意是民主政治的基石--关于台湾反服贸抗议脸文汇编
·就“太阳花学运”案提请台湾同仁注意
·金光鸿律师告台湾同胞书
·奉劝马英九总统辞职以谢台湾同胞
·金光鸿律师严重关注马政府遣返大陆异议人士
·关于『习马会』我的一点看法
·劝马英九先生起兵反共书
·海峡两岸关系探讨
·请中华民国总统府郑重考虑前总统马英九先生的提议
·良知是最高的法律 --对台湾高等法院认定四名大陆异议有罪一案的解读
·台湾人民是我见过的世界上最好的人民 --谨以此文献给2016西洋愚人节
香港问题
·谋万世还是谋一时 --关于香港局势我的一点看法
·谁能决定香港的命运?
新加坡
·没有亚洲价值,只有普世价值 --盘点李光耀先生遗产
果敢相关
·支持果敢独立建国
·领袖的远见最重要 --向果敢及缅甸掸邦众民族进一言
·何以安中缅边境?
·缅甸同部分反政府武装的停火协议是城下之盟
·缅甸军政府涉嫌种族歧视,搞民主乃欺世盗名
·决不止是果敢必须独立建国的心理学探讨
·强烈支持克伦人民争取民族自由的愿望
·强烈关注果敢单方面宣布停火
·究竟是谁在祸国殃民? --果敢问题系列
·呼吁全球解体缅甸军政府
·再论缅北问题之出路
·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致缅北各少数民族书
·如何安南缅之修内才能安外
·建议克钦诸邦再造联邦
·肉食者鄙
国际战略
·呼吁全球解体俄罗斯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政治家修为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希望大家学点哲学之TPP和一带一路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男子有德便是才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事夫如天--對聯賞析三
·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传统哲学
·庄子论“天子三剑”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中国会乱吗?--我读《论语》之“人而不仁,疾之已甚,乱也”
·仁者之恶—我读《论语》之“年四十而见恶焉”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儒学入门(下)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也” --我读《论语》一则
·我读老子(一)
·我读老子(二)--老子三宝
·由体育训练之魂说开去 --兼论中国传统修炼文化与儒道入世出世之争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 --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取法贵乎上--我读《论语》“君子恶居下流”
·取法贵乎上续篇--我读《论语》之“君子恶居下流”续篇
·自从我来到了美国 --我读《论语》之「有道则现、无道则隐」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小人和女子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写在“六四”二十四周年
   --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坚守自己信念的人们
   
   金光鸿律师
   

   八九六四的时候,我在武汉大学读中国哲学研究生,刚入学半年,就暴发了举世震惊的学生民主运动,我亲历了整个过程,六月三日那天,有同学说中共要开枪了,我不敢住在校园学生宿舍里,就借宿在朋友家,多年以来,始终没有放弃构建民主中国和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梦想,与朋友们探讨的结论是,制度构建一夜可成,但人心的回归,文化的重建,却是要按代来计算的,而且有感于中国萎靡颓废的民风,唐代的中国是“家家观世音,户户阿弥陀”,现在是“家家麻将声,户户斗地主”,因此也曾设想一个村村建教堂的中国来移风易俗,而且我在北京也听说当年很多的老六四民运都成了基督徒,他们普遍的观点是西方的民主制是建立在基督文化的基础上的,有的干脆成了传教士,从此不问政治。
   
   另外,我也一直在思考人类历史上的世道兴衰,王朝沉浮之迷,也曾设想将联合国改组成一个类似美国联邦制的全球联合政府,各国不设常备军,专心于和平发展,来维护全人类的长治久安。
   
   同时我也没有放弃对宇宙大道的向往和追求,只想着有一天中国民主化了,功成身退,但曲终戏散之时,何去何从,终究是不知究竟,年轻时也曾遍读孔孟老庄,潜心向佛,礼拜上帝,修炼气功太极,涉猎瑜伽经典……始终没有找到答案,后来在北京做人权律师,替法轮功修炼团体做辩护律师,接触到了法轮功书籍,方始入道,于是潜心向学,不敢稍有懈怠。
   
   在中国大陆,由于没有言论自由,加之本人又言辞犀利,不尚空论,恐因“煽颠”之罪入狱,所以也不敢作著书立说、舞文弄墨之想,来美国之后,无此之忧,索性放开了写。
   
   作为亲历六四者,耳闻目睹同学朋友因六四或入狱、或外逃、或命丧中共之手,历经二十四年,没写只字片语,总觉着有愧,一直就想借六四之二十四周年之际,写一篇短文,以此纪念为中国的自由付出自由和生命的人们,可一时之间又没有好的思路!
   
   在昨天的FACEBOOK上,胡平先生发了一篇文章,《“平反六四”这个口号错了吗?》,顺手浏览了一下,就发表了评论“平反六四这个口号太错了!中共不配平反六四!与其呼吁平反六四,不如呼吁告别中共,再造共和!”
   
   然后脸友Dildar Eziz紧跟一条评论:“平反《六四》的口号没有错!”
   
   双方争执不下,最后双方各退一步,各自保留意见,握手言和,成了朋友!
   
   然后我在自己的时间线上又留了两条:
   
   “其一、平反六四观念有误:如果六四是正的,中共是邪的,自古正邪不两立,邪的怎么能平反正的呢?
   
   其二、六四是正义的事,中共是邪的,你让中共平反六四,岂不是让一个邪的来肯定正的吗?追究中共反人类罪行和种族灭绝罪行才是正理!请看拙文《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
   
   然后觉得言犹未尽,就想写一篇短文来阐述自己的观点。
   
   前面我在时间线上的留言之正邪之说,是从善恶的道德标准来论断的。关于中共如何邪,邪在哪里,请参看两本奇书:《九评共产党》和《解体党文化》,不再赘述,而且对一个政府做道德评判也不是律师应该干的事,再说了,中共这个组织它如何邪,它的文化体系、意识形态如何邪,但不排除这个邪恶的阵营里有人会悟到正理,从而改过迁善。这是其一
   
   其二、谈到平反六四,所谓“平反”
   
   平,《説文解字》:平,語平舒也。反者,《説文解字》:反,覆也。单从字面意思来解释,是说一个事件弄反了,现在把它弄正,就叫平反。
   
   首先,六四究竟是正的还是反的?
   
   要平反六四,首先要确定六四到底是正的还是反的。这就引申出另外一个话题,正反的标准是什么?显然,在要求平反六四的人和中共这里,正反的标准是不一样的。
   
   先看中共一方,中共从一九二零年成立以来,只干了一件事,夺取政权和巩固政权,在中共眼里,只要是出于这个目的干的任何事都是正义的,所以学生和民众要求民主的显然是反的,你要搞民主,岂不是要跟中共分权,按中共的话来说,中共的政权是无数先烈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岂是你一个和平请愿就能拿走的?当年六四被镇压后,一九九二年临毕业前,我患病住校医院,刚好跟武汉大学校党委副书记皮乔松住一个病房(当然现在不会有这种事了,书记能跟学生住一个病房?!)。言谈中,这位皮副书记跟我说,他当时在校党委会上是力主坚决镇压的,结果证明他与中央的决定的一致的,六四后他升了官,他还劝我,先把病养好再去上班,这位皮书记当时跟我相处很友好,他也没什么架子,曾同住一病房,也算是有缘了,我现在在美侍弄些文字,回忆往事,前段时间上网搜了一下,得知这位皮副书记刚刚去世,说实在的,我挺惦记他的,不知他生前看过《九评》没有,对中共的本性有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
   
   其实,不要说这位当年的皮副书记对中共的本性不了解,甚至充当了一把集体刽子手中的一员,就说现在那些要求中共平反六四的民间的正义人士,你们也未必了解中共的本性,就包括我自己,在前些年的时候,还希望中共内部有开明人士能改良呢!能和平宪政转型呢!当然我的动机不在中共的存亡与否,说句粗话,一个非法组织的存亡干我鸟事?我忧虑的是天下兴亡百姓苦!
   
   另外,法轮功信真善忍、所谓跟中共争群众、潜在威胁中共独裁,在中共看来,显然也是反的!
   
   在民众一方,包括我本人在内,当然认为六四的正的,法轮功也是正的,无论是学生和民众对民主的诉求也好,法轮功学员的信仰自由也好,和平请愿这种形式也好,表达自由也好,从法律上来讲都是合法的,中共用军队武力镇压和平请愿示威民众是一种犯罪行为,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酷刑转化也是一种犯罪行为,涉嫌构成“危害人类罪”和“种族灭绝罪”(请看拙文《关于中共涉嫌构成“灭绝种族罪”和“危害人类罪”的法律意见书》,不再赘述)。中共常常引用美国政府历史上曾经也开枪镇压过民众示威,来证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和合法性,那从我们律师的眼里来看,那美国政府也是犯罪行为,也要追究法律责任,打个比方,你不能用一个人抢银行来证明你强奸就是合法的,不能用一个犯罪行为来证明另一个犯罪行为的合法性的,当然了,具体到个案,动机啦、行为的恶劣性啦、手段啦……等等都是要考虑的,是要经过在法庭供辩双方质证,经由公正的法官裁决才能下结论的,法律上的结论不是那么简单的。未来法庭对中共罪行的清算和审判也应在法律的框架内谨慎地经由一个公正的法庭,依正当法律程序来进行的。
   
   可见,关于六四的正反,法轮功的正反,中共及其中共的追随们和包括笔者在内的民众是各执一词,是各执一偏的。
   
   这就引申出另外一个问题,到底是主权在中共,还是主权在民众?
   
   无论是中国也好,西方也好,都有一个最基本的价值取向,在现代西方叫主权在民,在古代中国叫“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在古代中国,有个理论叫“君权神授”,皇上也自称天子,有人就误以为中国是皇权至上,君权至上,引申到今天就是党权至上,其实这是一种普遍的误解:
   
   在笔者看来,中国古代说是君权神授,其实还是君权民授。
   
   早在距今三千多年前,周武王讨伐商纣王的时候,就说“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従之”“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百姓有过,在予一人,今朕必往。”(出自《尚书•泰誓》)矜,怜悯,怜恤。
   
   姜尚《六韬﹒文韬》也说:“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則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則失天下。天有時,地有財,能與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歸之。免人之死,救人之患,濟人之急者,德也;德之所在,天下歸之。與人同憂同樂,同好同惡,義也;義之在,天下赴之。凡民者,樂生而惡死,惡危而歸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歸之。”
   
   在西方,有个理论叫“社会契约论”和“主权在民”学说。
   
   十八世纪的欧洲启蒙思想家都认为在有人类文明之前,人类存在着一个自然状态,霍布斯认为这个自然状态是战争状态,而卢梭则认为是和平状态,前者大致相当于荀子的性恶说,后者则相当于孟子的性善说,
   
   《圣经》里面记载了人类的始祖亚当夏娃,在伊甸园有一段无知无识、无善无恶、天然纯朴、单纯快乐的日子,并且夫妻二人赤身裸体不以为羞耻,后来因为夏娃受了蛇的引诱,违背了对上帝的承诺,偷吃了智慧果,能辩善恶,知廉耻。
   
   实际最初的人类是什么在什么状态,我们不得而知,古典启蒙思想家们的人类之“自然状态”说,是为了得出他们的社会契约说,战争状态也好,和平状态也好,启蒙思想家们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在自然状态,人们都天然地拥有对自己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全部控制权,但由于人类的群居出现了彼此之间的社会关系,在这种社会关系中,有人有了私心,由于他们的存在,就对他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构成了一定的威胁,彼此都没有安全感了,于是人们才将他们的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全部控制权让渡一部分出来,在他们中间成立政府,以更好地保卫人们的这些权利,杰弗逊执笔起草地《北美独立宣言》很好地表达了这种观点:
   
   “我们认为下面的真理是不言而喻的:所有的人生而平等,他们被造物主赋予内在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在这当中,包括了生命、自由、追求幸福的权利。为了实现这些权利,在人们中间成立了政府,他的权力来自于被统治者的同意;无论何时,任何一种形式的政府破坏了这些目的,人民有权利更换或是废黜它,并且在这些原则的基础上重新建立政府,以这种方式来组织权力,从而实现他们的幸福与安全。”
   
   所以,谁正谁反,一目了然:
   
   一个政府,从建政以来,动用全部的国家资源,从一九四九年建政以来,对政治异议人士、宗教异议人士穷尽古今罕见的邪恶手段,暴力加上谎言,对知识分子群体、对有财者群体、对法轮功修炼群体、对其他宗教信仰者群体、对饥民灾民群体实施种族灭绝政策,危害人类,能说这个政府是正的吗?
   
   既然这个政府不是正的,而且他干的事也不是正的,如我前面所说,平反之意通俗讲,就是把反的弄正,重新给一个结论,重新给一个评价,所以我才说
   
   “其一、平反六四观念有误:如果六四是正的,中共是邪的,自古正邪不两立,邪的怎么能平反正的呢?
   
   其二、六四是正义的事,中共是邪的,你让中共平反六四,岂不是让一个邪的来肯定正的吗?追究中共反人类罪行和种族灭绝罪行才是正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