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金光鸿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金光鸿文集]->[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金光鸿文集
·一个自由的、统一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
·一个自由的缅甸符合中国民主派的利益
·中俄友好的前提
·金光鸿律师告四邻书
·中国必收回安不纳(“纳土纳”)群岛主权
·中国的真正对手是俄罗斯 --我的中国远东战略和世界格局构想之一
·中国的第二个对手是日本 --我的中国东亚战略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二
·中國的第二個對手是日本續--我的中國
·亚洲人管亚洲人的事 --我的中国亚洲战略思维和未来世界格局构想之四
·我对人类未来政体的构想
·谁的领土也不是多余的 --我看普京七言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最愚蠢的选择,是懦夫行为
·支持琉球独立建国
·日本必须就侵华战争向中国道歉并赔偿损失
·安不纳(纳土纳)群岛属于中国
·要真相 --俄罗斯人不配跟中国人谈远东历史
·强硬不必用不友好的姿态来表示 --我的外交策略
·一个统一的、民主的朝鲜半岛符合中国的利益(二)
·欢迎阿萨姆邦和曼尼普尔邦加入中华大家庭
·未来民主中国南亚战略
·中華聯邦共和國關於中印邊界衝突的立場----中華聯邦共和國總統令(第一號
·未來民主中國立場:必须追究缅甸军政府的反人类的暴行
·敬告馬來西亞政府:那我們來替你管好了!
·必须将朝核问题上升到终结共产极权制度的高度
·俄罗斯派军事代表团进入朝鲜意欲何为?
政治家修为
·秋日杂感:做一个高贵的反叛者
·秋日杂感二 放下苦难,无畏前行
·秋日杂感三 政治家与政客
文化杂谈
·要爱护人民的爱国热情
·那些猥琐的中国人
·人生没有退场机制 --致香港同胞兼与王丹胡平书
·金光鸿:大学就应该学会读书思考 否则白上了 --读《易中天:大学就应该
·骄傲的中国人
·誰主風流? --自撰對聯若干聊以自娛
·當仁不讓--對聯賞析二
·哲学的贫困 信仰的贫困
·欢迎对号入座
·做一个内心强大的人 --兼论中国人为什么好内斗
·习近平将走向全面独裁,作好革命准备
传统哲学
·小人和女子的美德 --我解《论语》一则「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中国会乱吗?--浅析孔子三德之一“勇”
·试论孔子的孝道--我读《论语》之“三年无改于父之道”
·游方律师(最后修订版)--我解《论语》之“父母在,不远游”
·从“以直报怨”和“以德报怨”说开去
·从子贡赎人与子路受牛说开去(第五次修订)
·儒学入门(上) --我解《论语⋅学而第一》开篇
南海问题
·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
·金光鸿律师关于南海问题的几点个人看法
·国际仲裁在解决政治争端中的作用
·对海牙仲裁法庭“南海仲裁案”裁决的几点看法
·解决南海争端的唯一出路
·金光鸿律师关于中菲南海会谈(即将)的几点建议
·南海那几个破岛……
美国
·恶法是法吗? --金光鸿律师声援戴维斯女士(Ms. Kim Davis)
·法律不得违背善良风俗
·就马总统登太平岛告美国政府
·把土地还给人民 --强烈抗议美国政府逮捕俄勒冈示威者
·警告美军:不要在中国主权海域或领空从事军事活动
·未来中国不结盟 --给美国的温柔一刀
·美国人究竟想干什么?
·美国必须赎罪
·美国正在堕落,奥巴马是白痴
·打君子仗,不打小人仗--对川普在习川会谈期间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的解读
·给川普進一言
·特朗普意欲何为?
·美国立宪原则的失落--加州关于“庇护州”议案的修改涉嫌歧视性立法
·班农出使中国见王岐山的使命
·控枪是愚蠢的,案发后应该检讨的是政府政策
·支持美國各州人民拿回主權
·关于美国联邦政府对本国和中国人民行暴政的几个案例
·敬告美国政府:把回国后或受酷刑者遣返是需要承担法律责任的
·写在美国“隐形总统”班农辞职后
·美国的移民政策应该向共产国家的人民倾斜
·应该是人民警惕政府,而不是政府警惕人民
·美国联邦在各州搜捕非法移民涉嫌违宪
·谁肢解了美国人民的持枪权?
女性问题
·為什麼亞洲女性普遍個性剛強的文化探討
·你们难道不希望这个世界变得好一点点?
·女子无才便是德(外一篇)
·女人们,回厨房去吧 --忧国忧民系列
·谁来保护中国女人 --抗日战争纪念文章
·允许男子纳妾可以救中国 --忧国忧民系列
·男子有德便是才
·珍惜人生 享受生活 --忧国忧民系列
·每一个失败男人的背后也有一个女人
最新
·中国的精英们要在政治上成熟些,更成熟些 --点评资中筠讲话
·君子之争
·不想当官的民运不是好民运
·我的革命的思想基础
·习近平不是一个有担当的人
·搞政治不是打群架 --我的一点个人感想兼评六四民运
·对习近平及习共的最后一击
·英雄来救美
·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2015年世界人权日我呼吁全民起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联大违反《联合国宪章》侵犯中国民国人权的
    法律意见书
   
    联合国大会、潘基文秘书长
   

    我叫金光鸿,英文全拼是JIN GUANGHONG,是流亡在美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凯泰律师事务所的一名执业律师,现就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通过的A/RES/2758(XXVI)大会决议《二七五八(二十六).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http://www.un.org/chinese/ga/ares2758.html)涉嫌侵犯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之基本人权发表如下的法律意见:
   
    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是于1971年10月25日的联合国大会第26届会议上,就阿尔巴尼亚、阿尔及利亚等23国关于“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组织中的合法权利问题”的提案进行表决的决议。当时代表中国的中华民国政府代表在表决结果揭晓前即步出会场,并称此案为「排我纳匪案」;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则依此取得原由中华民国政府拥有的联合国代表权。
   
    下面是1971年10月25日联合国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通过的A/RES/2758(XXVI)《二七五八(二十六).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大会决议》(以下简称《2758号决议》)全文:
   
    大会,
      回顾联合国宪章的原则,
      考虑到,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合法权利对于维护联合国宪章和联合国组织根据宪章所必须从事的事业都是必不可少的,
      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的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安全理事会五个常任理事国之一,
      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利,承认她的政府的代表为中国在联合国组织的唯一合法代表并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
    一九七一年十月二十五日, 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
    本律师认为:
   
    一、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歪曲历史,无视现实,违背《联合国宪章》,是一个无效决议,是侵犯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的基本人权。
   
    第一,《2758号决议》之“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的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是违背历史事实的,是对历史的背叛,本律师认为,中华民国的代表不仅不是“非法占据”联合国“席位”,而且参加了联合国从筹备至建立的全过程,是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
       
       1945年联合国筹建之初,中华民国政府以“中国”(英语:China、法语:Chine)的席位参与联合国,是联合国的创始国之一,位列联合国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且参与了筹备至成立的全过程,怎么能说是“非法占据”呢?说一个创始会员国是“非法占据”联合国“席位”,并且还“驱逐出去”,这是联合国大会的耻辱,是对《联合国宪章》的背叛,是侮辱中华民国及其治下的全体国民的尊严,是侵犯中华民国及其两千三百万国民的基本人权,而且这个践踏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尊严、侵犯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的基本人权的违背《联合国宪章》的状态还处在一个连续状态,如果得不到及时的纠正,本律师有理由怀疑联合国大会及各会员国能否忠实履行《联合国宪章》,维护国际社会的基本人权、价值和人格尊严,维护普遍正义。
       
       第二,《2758号决议》是一个无效的决议。
       
       《联合国宪章》之第二十三条之“一、安全理事会以联合国十五会员国组织之。中华民国、法兰西、苏维埃社会主义共和国联盟、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及美利坚合众国应为安全理事会常任理事国。”《联合国宪章》之第一百零九条之“二、全体会议以三分之二表决所建议对于宪章之任何更改,就经联合国会员国三分之二、包括安全理事会全体常任理事国,各依其宪法程序批准后,发生效力”,联合国大会在没有依《联合国宪章》所规定的程序修改宪章的前提下,作出一个违背《联合国宪章》之基本准则和宗旨以及第二十三条的《2758号决议》,自始就是一个无效的协议,一个无效的协议自始就是不发生法律效力的,因此,联合国大会无视联合国创始会员国的地位,剥夺中华民国的联合国的席位,既是对《联合国宪章》的背叛,同时也是侵犯中华民国及其治下的全体国民的基本人权。
       
    二、中华民国是一个具有国际法人资格的国家,无论是1949年以前还是1949年以后都是一个国家。
   
    根据1933年12月26日的《蒙特维多国家权利义务公约(Montevideo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and Duties of States)》之第一款“Article 1: The state as a person of international law should possess the following qualifications:(a) a permanent population; (b) a defined territory; (c) government; and (d) capacity to enter into relations with the other states. 翻译成中文就是国家作为国际法人资格应该具备以下四个条件:永久居民、特定的管辖疆域、政府以及与其他国家进行交往的能力。
   
    1911年10月10日,革命党人发动辛亥革命,次年元旦在南京建立中华民国,除了继承了清政府对中国的统治,也成功地结束了影响中国数千年的君主政体,是亚洲第一个实行共和立宪制度的国家,1949年后因内战失利而失去了对中国大陆之治权,当前有效管辖领土包括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及部分南海诸岛,首都为台北,人口截止2013年为两千三百万,民族主要是汉民族和台湾原住民,通用语言为汉语,通用文字为正体中文。
   
    在一九四九年以前,中华民国特定的管辖疆域领土包括中国大陆、台湾、澎湖、金门、马祖等,其永久居民也是居住在这些领土上的国民;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华民国特定的管辖疆域只剩下台湾、澎湖、金门、马祖等,其永久居民是居住在这些领土上的人民,但是中华民国政府及其国际交往能力是始终存在的,只是管辖疆域大小和永久居民多少的区别。
   
    联合国大会《2758号决议》通篇不提“中华民国”,是对《联合国宪章》“序言”之“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以及男女平等与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信念”的背叛,并且“立即把蒋介石的代表从它在联合国组织及其所属的一切机构中所非法占据的席位上驱逐出去”是对中华民国主权、价值和人格尊严的蔑视,是侵犯中华民国治下的全体国民的基本人权。
   
    本律师认为,中华民国作为主权国家在国际社会与其他国家一样,平等地享有国际社会的权利,承担对国际社会的义务,这无论在1949年以前还是在1949年以后都是一样的,也是《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基本原则的具体体现。
   
    根据《联合国宪章》“序言”之“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以及男女与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信念”,中华民国作为具有国际法人资格主体之主权国家,在国际社会享有的权利和承担的义务在一九四九年前后是没有变化的,其作为主权国家的平等权利和地位无论是一九四九年前还是一九四九年以后都是应该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尊重的,这也是《联合国宪章》第一章“宗旨和原则”所确立的“发展国际间以尊重人民平等权利及自决原则为根据之友好关系”“增进并激励对于全体人类之人权及基本自由之尊重”的发展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的具体体现。不能因为中华民国在一九二四年丧失了对外蒙古的治权,在一九四九以后又丧失了对中国大陆的治权,就认为中华民国在国际上不是一个主权国家,就没有能力作为国际法人参与国际社会的正常交往,就可以违背《联合国宪章》所确立的“人权”“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基本原则,在国际上歧视中华民国主权政府、剥夺中华民国应该享有的与大国平等的地位和权利,侵犯中华民国的基本人权,连一个由主权国家组成的国际组织“联合国”都可以集体违背《联合国宪章》,践踏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的基本人权、人格尊严和价值长达四十二年之久而得不到纠正,本律师有理由怀疑国际社会还没有普遍正义。
   
    三、中华民国与蒙古人民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恩怨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联盟的解体之异同。
   
    第一、本律师认为,国家解体与国家分离的法律关系是不一样的。中华民国丧失对外蒙古和中国大陆的治权是属于国家分离。
   
    只有在国家解体的情况下才发生国家继承的问题,有关国家继承的国际公约,如1969年订立,1980年生效的《维也纳条约法公约》,1978年的《关于国家在条约方面的继承的维也纳公约》,1983年《关于国家对国家财产、档案和债务的继承的维也纳公约》。清政府灭亡与苏维埃社会主义国家联盟的解散是属于国家解体,1911年清政府解体后,中华民国继承了清政府对中国的统治,1911年从清政府分裂出去的外蒙古1924年成立了蒙古人民共和国,1946年8月6日中华民国驻联合国大使徐淑希发表支持外蒙古加入联合国的声明。
   
    从1990年3月11日立陶宛最高苏维埃宣布恢复独立到1991年12月16日哈萨克斯坦独立,1991年12月24日苏联灭亡,俄罗斯联邦事实独立,1991年12月25日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次日苏联最高苏维埃通过决议宣布苏联停止存在,立国69年的苏联从此正式解体,其在联合国的席位由俄罗斯联邦继承。
   
    1949年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成立,中华民国丧失对中国大陆的治权,根据国际法的基本准则,仍然是一个主权国家,依然享有《蒙特维多国家权利义务公约》的国际法人地位,其在国际上的权利和义务仍然由其自己享有和承担,不发生国家继承的问题,因此,在作为母国的中华民国尚存的情况下,不发生权利继承的问题,因此,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创始会员国地位和《联合国宪章》享有的常任理事国席位仍属于中华民国,新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可以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义另行申请加入联合国,因此,联合国大会第二十六届会议第一九七六次全体会议通过的《2758号决议》是违反《联合国宪章》及相关的国际法准则的,自始就是一个无效的协议,而且其用词之粗鲁野蛮,是对联合国及其所属会员国的侮辱和蔑视,是对《联合国宪章》所倡导的“重申基本人权,人格尊严与价值,以及男女与大小各国平等权利之信念”的背叛,是对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之人格尊严的践踏,是侵犯中华民国及其全体国民的基本人权,应当依法予以纠正。
   
    因此,本律师认为,联合国及其会员国应该尊重《联合国宪章》及相关的国际准则,废除无效的《2758号决议》,恢复中华民国在联合的创始会员国地位及五个常任理事国的席位,取消中华人民共和国之创始会员国和常任理事国的地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