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匣子说话
·〖跟帖〗四回应郭国汀对于《〖醒世恒言〗之三:普世人性论》的回应
·〖跟帖〗回应东海儒者《名》文
· 黑匣子主义——序
·〖你知道吗〗(25):何谓“革命”?
·〖跟帖〗回应丁子《只有婊子才没有敌人》
·〖跟帖〗回应《沉痛悼念民主斗士司徒华》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跟帖〗给“有敌论”与“无敌论”之争做个总结
·〖跟帖〗回应《2010年大陆中国十大群体性抗暴事件》一文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书斋信息】《埋葬毛泽东 解放全中国——讨毛共檄》
·〖跟帖〗回应《钱会云:一个注定写进中国历史的人物!》一文
·黑匣子主义:回应曾节明《孙中山的国父地位不可替代》一文
·《论马克思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简介
·对郭国汀跟帖《〖醒世恒言〗之五:自由与民主与道德与法制》的回复
·〖转帖〗谁说“没有敌人”?!谁说不是暴政?!
·【书斋信息】《评毛氏共产魔教主义》
·〖跟帖〗回应郭国汀《爱中华必须反共》一文
·破释一个现代版的“世界未解之谜”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看!谋财害命 杀人越货之惯犯——毛共匪帮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3)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2)
·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1)
·〖跟帖〗回应鄭恩寵《新拆遷條例倒退沒有出路(上)》一文
·评:“暴力革命”一个似是而非的理论/吕洪来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序)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宣言)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6)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5-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7-15)
·【转发】孙文中正正义同盟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目 录 索 引
·〖跟帖〗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再回应何清涟《突尼斯革命缘于民众权利意识觉醒》
·〖跟帖〗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再回应《徐文立的公开信》
·〖跟帖〗回应陈泱潮《今日中国民主革命的两大任务与孙中山》
·〖跟帖〗回应《金鐘: 郎朗的自豪》
·〖跟帖〗回应《金鐘:拆毀中國的鐵絲網》
·跟帖郭国汀《國民黨比共產黨好得多,蔣介石比毛澤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2)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3)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7)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8)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4)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19)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7)GT回应裴毅然《毛派向胡温政权发难》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6)必须超脱悖论之泥潭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8) GT回复郭国汀《当代中国最伟大的军人徐勤先现身》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29) 斥李劼的“枭雄论”
·看!为毛共匪帮看家护院的一条恶犬——方滨兴
·黑匣子主义:破释现代版“世界未解之谜”系列(8-31)先网络革命,后“茉莉花革命”
·“茉莉花革命”必须缓行
·令人恐惧的“暴力革命恐惧症”
· 看!——全球最自由的中式方应看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二部分)
· GT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 GT再开导一下温家宝及其帮哥儿们
·昔有哥白尼 今有黑匣子
·看!毛共匪帮从僵化走向僵硬之“喉舌”
·专制暴政并非“内政” 家庭暴力并非“家事”
·专制体制没有“内政”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一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二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三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四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五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 (第六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七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八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九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部分)
· 莫把“毛共”称“中共”(第十一部分)
· 反共理当反毛,反毛理当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2)
· 反共首先反毛,反毛就是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1)
·反共必须反毛,反毛必须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3)
·反共惟有反毛,反毛惟有反“毛共”——与郭国汀商榷(4)
· 反共不反毛,等于放空炮——与郭国汀商榷(5)
·黑 匣 子 主 义—— 序
·致联合国秘书长的公开信/杨建利
·开除毛共匪帮“球籍”(一)
·意识形态空前混乱 普世价值荡然无存——中国政治形势讨论会发言稿
· 薄王内讧——究竟孰红孰黑孰是孰非?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政党”(大陆中国严重问题之一)
· 大陆中国根本无所谓“国家”
·黑 匣 子 主 义—— 序(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讨马讨毛讨共宣言(修订版)
· 必须攻克毛共匪帮所构筑的现代版“巴士底狱”!
· 这是为什么?这是嘛玩意?
·何谓“言简意赅”?——回复郭国汀GT《讨马讨毛讨共宣言》
· 共产主义,或曰马克思主义,究竟是嘛玩意? ——回应郭国汀《共产党犹如强
· 啊!——偌大一个大监狱
·“茉莉花革命”周年回顾
·是“民主转型”呢还是“告别革命”?——GT郭国汀《访宪政学者王天成 谈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黑匣子主义认为,马克思主义违心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反脑袋主义者毛魔,武装篡权窃国,成为大陆中国的“当权者”之后,即在其所谓“解放后”的“红区”,为了通过其血腥的“思想独霸”达到其血腥的“思想统一”,强行捆缚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手脚”,割断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喉舌”,堵塞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耳孔”,蒙蔽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眼睛”、“鼻孔”以及“脑袋”,从而使大陆中国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有脚不能走,有手不能挥,有口不能言,有目不能明,有耳不能聪,有鼻不能闻,有脑袋但不能有思想,浑浑噩噩,香臭不分,正邪不辨,黑白不明,天日不懂,麻木不仁。并且,与此同时,毛魔还凭借其独霸之“喉舌”,开动其独特的宣传机器,谎言和诡辩,悖论加谬论,儒教加魔教,迷魂汤并海洛因,一齐搬上阵来,漫天飞舞,狂轰滥炸,遍地开花,强行灌输,甚于填鸭,妄图凭借枪杆子强行把大陆中国办成一个统一的血腥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以至于马列毛书籍汗牛充栋,堆积如山,尤其毛著作四、五卷数亿之众人各一套(也有两三套、三四套甚至五六套的),毛语录本数亿之众更是人手一册随身携带着,强制人人必须洗脑换脑,个个都得改造思想,改造主观世界,改变世界观与人生观,改变立场,改变观点,改变方法,总之强迫亿万民众也都与毛魔即毛共魔党一样,学违心之论,说违心的话,干违心的事。诸如,学马、列、毛著作必学成“疯”,要“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天天读”雷打不动,“老三篇”还得倒着背;“封、资、修”一定要猛批,“私心杂念”还必须狠斗,“灵魂深处闹革命”,“私字一闪念”也不能放过,要“大公无私”,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有“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要“三忠于,四无限”,要唱语录歌,扭忠字舞,山呼毛万岁,还要早请示、晚汇报、餐前还须三祷告,破“四旧”立“四新”见行动,灭“资”兴“无”显神功。并且人人都要自证其罪,画地为牢,自我囚禁,自我戕害,自我搞臭,自欺欺人,自取其辱,“向党交心”须主动要坦诚,“思想汇报”须勤快搞,口头汇报天天要搞,书面汇报每周或每月交,年尾还得来个总汇报,须汇报学马、列、毛著作的心得体会。凡事要联席实际多作“自我批评”或“自我批判”,要交代主观动机,要深挖思想根源、阶级根源及家庭根源,直挖到家庭成员乃至祖宗十八代那里去。如若稍有不顺,必遭口诛笔伐,抓辫子,打棍子,戴帽子,装袋子,无奇不有,无所不用其极。同仁同事同伙同乡同室同亲同胞之间还须互相监督、互相检举、互相揭发、互相背叛、互相撕咬。而且,所有一切有关的书面材料最终还都得装入“个人秘密档案”即《生死簿》中,说不定什么时候翻将出来作为依据而定你一个“抗拒思想改造”即“反对洗脑换脑”之类的罪名,指称你为“阶级异己分子”,为“花岗岩脑袋”,那可是吃不完还得兜着走,不是强制劳改,便是脑袋开花。于是乎,原毛共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先生,为免于强制劳改或脑袋开花,惟有不停地撰写“检讨书”或曰“认罪书”,不停地自证其罪,画地为牢,自我囚禁,自我戕害,自我搞臭,自欺欺人,自取其辱,乃至自1957年至1900年的三十余年里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留下一百二十余万字的一部举世无双的“力作”——《李慎之的检讨书》,成了毛魔大搞马克思主义违心主义即共产魔教主义反脑袋主义的洗脑文化的第一手史料矣!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附件一】

   

   
    鮑彤:中國特色檢討文化的第一手史料 ——《李慎之的檢討書》序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李慎之的檢討書(1957-1990)》(上下兩冊)(由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出版,田园书屋经销)
   我初識李慎之先生在1985年。趙紫陽總理應里根總統邀請訪美,我們隨行。隨行者多,日程又緊,直到回程,才鬆了口氣。回國路上,碰巧坐在一起,有了長聊的機會。聊天就是聊天,很享受。給我的印象是:慎之涉獵淵博,健談,但顯得有些落落寡言,這也許是長期被“塵封”所留下來的痕迹吧。
   
   第二次是1987年。紫陽主持研討政治體制改革方案,要我組織一系列座談,徵集意見。有一次,慎之到得早,我就抓緊請益。我當時腦子裏有一句鄧小平的好話,叫做“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就問慎之,“制度化”是什麽涵義,怎麼翻譯?慎之先是不假思索,脫口而出,“那就是 institutionalization 囉!”沉吟之後,又字斟句酌加以補充:“重要的在於區別rule of law 還是 rule by law。Rule by law可以譯為法制,法律是政府用來管束百姓的工具;rule of law可譯為法治,是法律把政府管起來了。”(註)一語破的,使我嘆服慎之先生治學之清澈、精密和深刻。
   
   後來我無緣再見慎之。但《風雨蒼黃五十年》出來了,沉鬱悲憤,一如其人!
   
   後來SARS流行。後來,先生棄世。最近,見到先生的後人二柔和三達,才知道先生還有舉世無雙的力作存世——從1957到1990三十四年間認錯和認罪的全部檢討。這是異彩,是中國特色的檢討文化的第一手史料。
   
   有中國特色的檢討文化可以追溯到周武王的父親姬昌(所謂“周文王”)。他的晚年是在反省待罪中度過的。遵循殷紂王“雙規”的合法命令,當時他在羑里的招待所中被監控。我曾偶然看到韓愈為此而作的《拘幽操》,結句有趣得令人無法遺忘——赫然是“嗚呼臣罪當誅兮天王聖明。”聖明哉,紂王也!誰能說詩人韓愈之後從此不會再有人關注和追蹤中國知識份子命運的軌跡了?
   
   (註)這句重要的話,被我在《序》稿中寫成“前者可以譯為法制,法律是政府用來管束百姓的工具;後者可譯為法治,是法律把政府管起來了。”錯了。錯誤在我,慎之完全沒有說錯。現借《動向》雜誌刊出改正如上。謹向讀者致歉!
    ——鮑彤 2013-4-28
   
   編者注:网络发布《李慎之的檢討書》出版信息以后 ,北京有关部门多次找李慎之家人谈话,千方百计要阻止此书发行;4月22日家人和亲友六十多人原计划举行一个小型会议纪念李慎之去世十周年日,被当局“断电”伺候,结果也遭和谐了。
   ——原載《動向》雜誌2013年5月號
   
   
   【附件二】

   
   

   
    李慎之在反右运动中的检讨书

   
   

   
    向党、向人民请罪

    李三达手记:家父李慎之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经过无数次的批判会、斗争会(当时叫“辩论”),经过独自许多个昼夜的痛苦思索,反复深挖自己的思想与言行,写出了一篇长达两万多字的检讨,并获准在新华社的大礼堂(即曹锟时代的“国会”礼堂)做了沉痛到“声泪俱下,泣不成声”的检讨发言。尔后在新华社的机关报《前进》上用了四版一满版还转到三版上一部分的篇幅,登出了其中的一半,标题是《向党、向人民请罪》。这个检讨写得如何,希望读者们看一看,想一想。
   
   

   
    一、我的罪行

     我现在是作为一个党和人民的罪人站在同志们面前,向党、向人民请罪。
     我是一个入党将近九年的共产党员,长期受到党的教育和培养。然而在今年5月的大鸣大放期间,在社会上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利用整风的机会向党发动猖狂进攻的时候,我也从内部参加了这一进攻,对党的领导,对无产阶级专政,对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作了恶毒的诬蔑和攻击。这期间,我在国际部“春雷”墙报上发表了《只有大胆地放,才能真正解决问题》的文章,号召人们去怀疑,去反对我们的社会主义政治制度。在同一期的墙报上,我还推荐了《人民日报》上的一篇反动文章,卜无忌写的《废弃庸人政治》,反对党的思想政治工作。此外,我还在“新闻业务”上发表了《试揭一个矛盾》的文章,表示怀疑新闻服从政治的原则,实际上是诬蔑我们的新闻工作是“愚民政策的”而要求绝对的“新闻自由”。在苏共二十大以后一年多中间,特别是鸣放期间,我曾和十多个下级同志在作个别谈话的时候,以及在一些组的办公室内谈话的时候,发表了大量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作为一个共产党员,而且是一个负有一定责任的共产党员,我在阶级敌人向党进攻的时候不是挺身而出保卫党的事业,保卫社会主义的事业,不是把群众紧紧地团结在党的周围反击右派,反而同社会上的右派里应外合,煽风点火,向党进攻。我的行为是直接拆党的台,拆社会主义的台,把群众引向资产阶级右派的方向,在决定中国今后是走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道路这样一场严重的阶级斗争中,我背叛了党和无产阶级的立场,成了一个党内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我对党对人民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行,我辜负了党和人民给我的培养,给我的信任,成为党和人民的罪人。我在这里向党向同志们低头认罪,请党和人民给我以严厉的处分。
   

   
   二、我为什么会堕落成为右派分子

     我为什么从一个共产党员堕落成为可耻的资产阶级右派分子?
     我长期自欺欺人地把我犯错误的原因归之于苏共二十大揭露斯大林错误给我的震动,归之于自己“忧党忧国”而迷失了方向。其实我所以犯错误是我过去长期以来生活道路发展的必然结果。苏共二十大以后的形势固然对我起了很大的影响,然而它到底不过是一个外部原因,决定的因素是我自己思想意识上的原因。
     我出生于江苏无锡一个上层小资产阶级的家庭里,我父亲是当地商会的秘书。由于我们那里的商会实际上是当地的太上政府,我父亲也成为一个周旋于绅商官府之间的人物。
     他小时境况极坏,靠苦学出身,自己有相当高的旧文化水平,但是却总自以为不是正途出身而自恨不足。他四十多岁才生我,我是长子,因此就把全部希望都放在我身上。我从小一方面受到家庭特别的娇宠,一方面又受到十分严格的管教,从这两方面给我种下了极深的处处自命不凡,自视特殊,顽强地要求出人头地的个人英雄主义的根子。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