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中国民主党
[主页]->[新会员区]->[中国民主党]->[“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中国民主党
·新年文告
动态与评论
2016年
·谁是最不要脸的人?
·丢掉幻想,拥抱革命!
·《当代革命的定位和方向》
· 鸵鸟政策误国!
·评秦永敏的《起诉书》
·向英国人民致敬!
·关注,支援乌坎----我们别无选择!!!
·中国民主党的组党努力不会停止!
·王炳章「不自杀」声明
· 多角视野看六四
·致中共无期囚徒王炳章博士公开信
·《我选择了一条荆棘满布的道路》
· 雷洋的同学来了!
·《审判者被审判》
·声明和呼吁
· 公告-呼吁支持大行动
·爱国、爱国贼以及其他
·致王炳章博士
·大陆民国思潮
·“网议”采撷
·穿透歷史的悲愴:如何看待蔣介石與毛澤
·奇文共赏
·文革与日寇侵华谁更恐怖?
·宋朝与红朝的法制和人性比较
·强烈的愤怒!严正的警告!
·我的中统特务父亲
·全民觉醒,争取人权、自由!
·戒备森严之下的两会
·关于双鸭山事件的声明
·致两会代表的公开信
·致友人-今天我们都是民主党人
·各界致2016全国“两会”的公开信
·拒绝公开财产,是公开不要脸
·台湾和香港的前途在大陆
·17名被禁出境律师的公开信
·向人民和上帝上诉/附诗一首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腥中国
·重建中华民国/王炳章
· “依法治国”的真意
2013年
·《马克思主义是伪科学》
·《习近平自信什么?》
·關注王炳章 營救王炳章 釋放王炳章
·《谣言和真相》
·《习近平的半年》
·为袁莉亚被害公开申请游行示威
·4.29苏州灵岩山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释放政治犯》
·停止镇压!尊重人民的权力和权利!
·齐月英人间蒸发?
·同一个梦?还是同床异梦?
·《谁在中国家门口生事?》
·《胡春华的考题》
·上海民运人士再次申请游行
·散步黄浦江诠释“脚”和“鞋”的哲理
·《中国梦、民主梦》
·上海综合消息
·《雅量与胆量》
·《看这一老一少》
·杨勤恒先生又被殴打!
·张林父女被绑架、被驱逐!
·感“吉林407专案网上维稳”
·让自由、良知、勇气遥遥领先!
·《习近平的容量》
·记一场小规模的游行
·《打老虎也打苍蝇》
·新春祝贺!
·狐瘟中央和毛薄領袖
·致同时代勇敢的青年思考者
·孟建柱讲话管用吗?
·《三亿党》
·上海新年团拜会仍然举行!
·《基尼系数》
·《雾国联想》
·唁电和敦促
·驳环球时报的谬论
·中宣部是什么?
·今天我们都是南周人!
·对扼杀梦想者口诛笔伐!
·元旦的礼物
·上海同城六公民事件续篇
2012年
·中国民主党2010特别代表大会简讯(图)
·全委会赴华盛顿抗议
·王东海追思会隆重举行
·中国公民呼吁新任中共领导释放政治犯
·为秦永敏鼓与呼!
·《干实事》
·上海消息:问候、祝福与感恩!
·宪政民主与民主政党
·荒唐:聚餐权利也被剥夺
·同城“饭醉”依然举行
·新年致词
·新年文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更多内容请浏览《民主党通讯》
   http://mzhdtongxun.blogspot.com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就贾庆林“涉诉非正常上访终结制”向中央和社会各界的进言

   马亚莲
   “法治”无望,“非访”趋烈!

   2012年底起,以习近平总书记为首的中央政府提出一系列关注民生、打击腐败的政改目标:“改变工作作风”、“为群众办真事实事”、“依法治国”、“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反腐倡廉”、”老虎、苍蝇一起打”、……等等,这些令人温暖、贲张的口号宛如中国城市中早已消失的彩虹,给民众尤其是冤民们新的盼头,然仅过数月,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提出的建立“非正常上访终结制”又一下浇灭了平民们正冉冉升起的喜悦,失望、激怒、愤恨、责疑、抗议、……宛若弥漫中国的灰霾再次尘肺了民众对中央政府的信任和期望。
   事实上,沉静理智者们从这些根本无实际有效监督制约的空措施,已可看出习近平任期要重蹈胡锦涛在政改方面非但毫无建树、腐败反愈加恣意的端倪。胡锦涛上任之初对民生、腐败问题有过绝不逊于习近平的铿锵、暖人之语,撩拨了全国民众对其的厚望,饱受地方政府压制的冤民们纷纷迢迢千里赶赴首都,期望能尽快挤进解决的行列。2003年《瞭望东方》专门刊发了“信访洪峰高潮年”文章,国家信访局长周占顺也指出80%的访民是有理的讲话。然也仅过数月,就温度骤降、寒气逼人,冤民们尤其是冤深似海、难以被地方压服的老访户受到了地方更严酷的打压和制裁,国家信访局和中央各部委信访部门也成了完全听命于地方政府的傀儡。
   仅以常识论,作为中共的首脑,无论胡锦涛还是习近平,都意识到面临的深重危机并绝对希望国运强大、治理顺畅、法治良好,希望超越前人、民心所向,然而,在漏洞百出的制度下,已侵入骨髓的全民腐败岂能轻易去除,一条线上的蚂蚱们为自保已结成钢铁同心,除非习近平有绝对的勇气和魄力打破旧罐重树新制,然这样的可能显然是微乎其微的。贾庆林敢为天下官者先,代习近平提出引发全国哗然的非正常上访终结说,已初显了习近平时代政改的走向。
   2013年3月3日,贾庆林在政协十二届一次会议提出:建立健全非正常上访终结机制,针对重大复杂的涉诉非正常上访案件,应建立终结听证、评估制度。依托“信访三级终结机制”,各省级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采取听证会的形式,召集上访人、办案人、各方代表面对面沟通。通过各方代表各抒己见,达到明辨是非、化解矛盾的目的。在听证会结束后,由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对听证会结果进行评估,综合各方意见和建议提出客观、公正的处理意见,并最终由主管领导签署非正常上访终结意见书。如上访人仍对该终结意见不满,进而产生新的非正常上访,则上级有关部门不再受理和交办。对违反相关法律、法规的非正常上访行为,则依法予以打击。
     此说完全是法治的倒退、人治的再次大跨步!
   其一、什么叫非正常上访?官方解释中的定义是:信访人不到指定的场所和按规定的逐级信访程序到有权处理信访事项的机关或组织提出诉求,而是采取蓄意的、过激的、相关法律法规明确限制或禁止的方式,以集访、闹访、缠访、越级形态出现的影响党政机关办公秩序,损害社会治安秩序,恶化地区建设发展环境,妨害国家安全和公共安全等行为均属非正常上访。
   而各地政府不成文的定义范畴则进一步扩大为:只要是告状者或维权者、异议人士等,总之是被基层政府认定为不稳定对象者,凡节点(中外会议、外国领导来访、节庆日等所谓敏感日)皆不可在首都或地方政府的办公地前、天安门广场周边、毛泽东遗体纪念馆、会场、主要领导家门前、各大报社、中央电视台、领使馆、……等等地方出现,哪怕你只是递交一封控状或者真的只是路过,甚至是拜年、祭拜、瞻仰,都被列入“非访”范畴,哪怕你没发过一句声音、没动过一根手指甚至北京警方都出具书面证明其无“过激行为”者,都要被“依法”治罪。
   无论是官方解释的“非访者”还是扩大后的所谓“不稳定对象”,他们是在何种情况下、因何“过激、非访、不稳定”?是有理无处告被孬官逼出的“过激、非访、不稳定”?还是真正脑子偏激下的不稳定?或者是对当局恨之入骨要造反的不稳定?更或者持不同政见誎言者。
   但无论上述何种情况,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属该被列入“非访终结” 并治罪的对象。属偏激有病的,应该疏导或治病;有理而被孬官逼迫成“过激”甚至要“造反”的,此类对象非但不应治罪还应受到政府的抚慰和表彰,正因有理者超出常人之坚强不屈的无畏抗争,才揭露出为非作歹的恶官,才使国家稳定和向上,何况官逼民反是千古常识,更何况连中共总书记毛泽东都说:“有些人如果活得不耐烦了,搞官僚主义,见了群众一句好话没有,就是骂人,群众有问题不去解决,那就一定要被打倒。现在,这个危险是存在的。如果脱离群众,不去解决群众的问题,农民就要打扁担,工人就要上街示威,学生就要闹事。凡是出了这类事,第一要说是好事,……”。故被治罪的应是犯错甚至犯罪的恶官。而政见不同者,如若政府有足够的气度雅量和自信、有足够的能力和智慧完全可以化干戈为玉帛。“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纳取誎言”理应是自称“三个代表”的共产党政府具备的基本素质,即便这些不同政见者持有的观点于民、于国无益却还试图“推倒”,也不必高度紧张,因民心所向绝非少数人能左右的,如真要“推倒”也是另外层面法律的范畴。
   当然本人并非否定有无理取闹者,可这些该被依法处罚的对象毕竟是少数,如果真的占大多数,那该反省的理当是当局了。可悲的是,现实中真敢无理取闹者受治裁的却为数极少,内中原由当值深究,本文暂略。
   故在公正、客观的前提下查清事实、分清责任、明辩是非是最必要的前提,而独立司法、提高法官素质、清明法院、驱散权霾、回归法制更是迫在眉睫。但中央各部和最高法都全然不理这些,这就给地方官员以超出法律、情理的自制权,如此下去,范畴进一步扩大毫无悬疑,而民众索性“过激、非访、不稳定”也势在必然。若地方领导有足够的“胆魄”和“霸气”,看守所、监狱人满为患的场景应是不远。
   其二、此说将法律和法院置于权下,公然藐视和扭曲了法律,也再次印证了人治高于法治的现状,打破了习近平要坚决纠正权大于法、让民众在个案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目标和标榜。   
   法院审案和纠正错案早有法定程序规定,至于执行力度和公正性、严明性和法官判案能力才该是全国人大应予关注和制定措施、律条的。现却由政府领导另制“涉诉非正常上访听证会终结制”, 并由领导签名来取代、决定法院判决和法官审议,既严重悖离法律程序,也否定了法院的终审判决和再审纠错制度的严肃性和威慑性,领导都不尊重、不信任法院、法官而要自己搞定,却要民众服从判决,既不服众也荒谬透顶。把权力关进笼子里?哼哼,是把法律和人民关进笼子里吧!
   事实上,法院有信访部门本身就是荒唐、可悲和违法。更严峻和让人焦心的是,2011年在全国人大和最高法出台政府无权强制拆迁而需由法院执行的规定后,上海基层法院竟然召募了一批社会无业、下岗人员进入法院执行庭和信访办,充当执行员和节点“看管”不稳定对象的看守。一批原由街道办事处综治科聘用的专职看管员(表面还兼职消防等,实质专职此活),都纷纷寻门路改投收入更高的法院旗下。
   信访终结消减了判案的威信;无任何执法资质社会人员的充入降低了民众对法官的崇敬; 法院也违法设立黑监狱看管和监控,是身先士卒地将法治踩入脚底,力证了法院不能依法判案的事实存在。
   其三、罪刑法定是民主法制国家的根基之一。在我国现行法律框架内,并无“非访”“越 级”……等概念,是政府官员自己制定的范围。且眉毛胡子一把抓,不论有理无理、不论是否被逼都归为“非”列入要打击的对象。中国政府自己都承认法治低下,否则就无将“要真正依法行政、治国”口号时刻标示并列为改革内容之一的必要。信访部门的存在铁证了现实中法律遇阻的事实,在法治低下的时代,拦轿喊冤是访的形式之一,即便在封建社会都未被列入治罪范围,而现却由号称“民主、法制”、“为人民服务”的中国政府领导提出予以打击,其后果是,基层官吏更凶蛮暴政,老百姓伸冤愈加无望。无良执政最终导致的必是政府的摇摇欲坠。
   2013年2月双脚距骨坏死的本人向上海各级政府部门、领导状告综治科长王义珏野蛮推拖施暴威胁并辱骂,之后对街道主要领导上门口头答复结论不服当场指出并事后再递书面控告,结果街道主任竟以先前已口头答复之无赖理由拒受;对本人请街道兑现书面承诺和公诚信原则的申请书,街道也以多次重复信访为由拒办。口头答复已经笔者当场驳斥且领导表示要继续“沟通”,本人重复信访是因街道未按约办理,但现竟然都成为回绝理由,而上级部门也完全以“街道已答复”为由拒收或一踢了之。本人依正常程序到国家信访局上访每次都被当地政府强行拦截,且国家信访局和中央各相关部委也都官僚习气浓重,或无理推拒,或服从地方,决不肯实管、更不肯作出书面答复。今年全国二会,表面上各中央信访办门口截访现象减弱,但北京全城却由公安对公、私旅馆、复印店作出更严禁令,绝不允许访民入住和复印控告、诉讼状。
   而笔者1998年起状告上海违法强拆非但未果,还二次被上海政府以“劳教”名义关押看守所整治二年半并施用酷刑,多次拘留、监视、取保候审、几百次关黑监狱、监控等也至今状告无门。类似本人遭遇的上海乃至全国冤民难计其数,试问:本人和他们不“过激”、“非正常上访”,还有其它途径可走吗?“人治”仍甚嚣,“法治”不靠谱,“非访”就正常。
   其四、自政府制定“听证会”规定后,地方政府大规模地将众多上访者列入终结对象,国家信访局、全国人大、最高法、最高检和中央相关部委不审核查实即认可地方政府结论,众多上访者都被国家信访局以地方已终结不予理睬。贾庆林“终结说“中也明确只要经审省高院和当地各方代表评议、地方主管领导签署终结,上级部门就不再受理和交办,是默认、明确地方凌驾中央之上?还是纵容中央部门渎职?既如此,这些部门的存在毫无意义,理该撤销。指明是申诉控告之地,却又以各种违法名义、手段甚至暴力阻碍、禁止民众进入。这种被民所养却还置民于更深重苦难的陷井,民要何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