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韩荣利短评
[主页]->[百家争鸣]->[韩荣利短评]->[六四重伤者见证/施绳]
韩荣利短评
·韩荣利;【蜗居】难
·春节将至关注律师高智晟之安危
·韩荣利:见证网络异象!声援谷歌
·警惕政治构陷后的死刑判决/韩荣利
·中国的户籍制度改革为何不可谈?/韩荣利短评
·废除死刑力挺台湾法务部长王清峰女士
·世界新闻自由日声援博讯记者孙林(笔名:孑木)
·从赵作海案联想任畹町为争人权遭11年冤狱
·韩荣利自传;放弃恐惧投入接力辛亥火炬
·打油诗;独立维权工会呼之欲出/韩荣利(图)
·要维护香港“东方明珠”的光彩
·“七一”随笔 不实的承诺
· 打油诗;敬 龙纬汶
·动态稳定始于民选力量
·重温1948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全文
·重温法国1789年《人权宣言》全文
·央视“警察的茶不能喝!”随感
·央视谎言也要适量修饰啊!
·校园袭童案;“深层次的原因”难道是严控媒体?
·惊爆!官员异地升迁为户口所拌
·惊爆!开发商要拆中南海
·重温1979年《中国人权宣言》全文
·开发商强拆打民警难道又打错?
·对事不对人 该赞则赞 评温讲话
·法国废除死刑的历程
·废除死刑呼唤中国的巴丹戴尔(图)
·笑一笑中医独特的医疗方式及文化
·刘晓波亲领诺奖保罗章鱼哥神算
·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我的最后陈述》(图)
·晓波获奖“鸡蛋里挑骨头”者戒(图)
·脱离民主与民权妄谈政治体制改革
·被禁锢的和平鸽(图)
·缅甸:昂山素季仰光演讲全文
·中国城市高房价催生蛋形蜗居(组图)
·政治就在你身边钱云会事件有感(图)
·“支持突尼斯人民的民主选择”/韩荣利
·推特部分欢迎链接/韩荣利
·吴英案起废除死刑与世界接轨!完善生存权这一基本人权!/韩荣利
·再谈吴英案 废除死刑是时候了!/韩荣利
·党国文化阉割大卫与艾未未被禁图片
·特权审判谷开来案首开司法废死先例/韩荣利
·燃烧自己、照亮世界!悼薛锦波周年
·吁请关注超生成年人户口问题/韩荣利
·与网友激辩什么是自由?/韩荣利
·流亡异议关于护照过期郑重声明/韩荣利
·重温经典:《中国梦 宪政梦》
·关于中国冤案至习近平公开信
·寻在天津救助的两位六四学生
·六四重伤者见证/施绳
·“6.4”是中国民主节、认同者请投票!/韩荣利
·人类头颅经得起城管“跳踩”吗?现场图片
·茉莉花发源地突尼斯有效化解城管问题!
·宝鸡峡水库放水民生几何?/韩荣利短评
·交警城管夺人命专制社会病入膏肓!/韩荣利短评
·刀下留人!
·城管公务员屡夺民命中共寿终显兆
·瓜农邓正加无端被杀 严惩凶手、讨还公道!
·乌克兰民运警世没有模凌价值观/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民主需不断磨合与完善/韩荣利短评
·乌克兰良心季莫申科 中国赵紫阳、刘晓波
·深呼吸自愈哮喘病、耗氧减肥/韩荣利短评
·反对独裁专制、珍惜网络空间/韩荣利短评
·王文军残杀周秀云《焦点访谈》似帮凶
·推荐网络防护软件avast/韩荣利短评
·废除腐朽死刑制度、世界必然趋势!/韩荣利
·压制自由香港恶警待审判/韩荣利短评
·雷洋之死真相早己大白于天下
·冤魂雷洋…“突尼斯、小贩!”
·20律师要求对雷洋案警察立案追责
·快讯!雷洋家属控告警方涉嫌犯罪
·雷洋案科普:南航权证案访民亲历警察杀人
·雷洋妻子报案书:嫖娼是栽赃,雷洋被打死
· 雷洋死于流水作业
·【深扒】魏则西、雷洋、滴滴女教师死后……
·雷洋唯一拒绝在常州毒地案签字的环保专家
·雷洋之死:中国公民社会的半梦半醒
·雷洋家属控诉涉案警察报案书
· 雷洋之死:你不能只要恐惧的权利!
·坚决把雷洋的案子炒起来!
·雷洋枉死、仗义环保!
·雷洋案:“我上车,我必死”
·《视频调查》雷洋案 罗生门
·雷洋枉死公共事件震惊世界
·雷洋枉死网友热议家属被禁言
·雷洋命案家属被禁声,网民追问真相、谎言与动机!
·雷洋生前是负责检测常外毒土壤的专家
·雷洋案立案;出警6人 只查5人?
·雷洋案;邢永瑞被立案CCTV央视该当何罪?
·雷洋案律师pk,上演法律大戏
·闵良臣:雷洋案、聂树斌案,都是恐怖统治的必然结果
·雷洋案;公共事件最终结局为何很悲凉?
·雷洋案,我们正在等尸检结果/赵光勇
·雷洋案足疗店员工权利受关注!
·雷洋的家属和律师 为什么不再发声?(图)
·雷洋尸检结果惊人 涉案警员在劫难逃
·雷洋案:没有真相,只有一个青年绝望的呼喊
·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
·雷洋案:悉数恶警邢永瑞五大邪恶罪状
·雷洋律师再发声 究竟谁想只手遮天?(组图)
·秦伟平:谁是杀害雷洋的真正凶手?常州为何异地出警
·陝西高陵民众反污染集会受镇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六四重伤者见证/施绳

   
   六四重伤者见证/施绳

   
   【图片;巴黎油画艺术家高源先生作品】
   


   【六四见证】我忘不了五年前的那一天
   
   作者:施绳
   
   五年前,我是北京一所高校的学生。“六·四”灭绝人性的屠杀发生时,我在现场。当时两颗子弹先后击中了我,使我一度处于生与死的边缘。在我的周围,许多人失去了生命,更多的人则留下了伤残的肢体和痛楚的心。
   
   “六·四”以后,杀人者一直用精心设计的谎言歪曲,掩盖事实。使得死者得不到安息,伤残者得不到慰藉。作为“六·四”的幸存者,我无法沉默。我要写出自己所目睹的一幕,为死者抗议那惨无人道的暴行,也为世人提供一点“六·四”的现场真相。
   
   八九年六月三日午夜,西长安街六部口,路灯昏暗。一辆辆用于战事的坦克载着荷枪实弹的军人,从西长安街由西向东驶来。每一辆坦克驶过,士兵便将枪口对着路边的众人扫射。(后来有传谣说,枪口是向上的,不是对着路边的人群。我想,要么这些人当时不在现场,要么这些人是在故意以假乱真)。子弹的出膛声,与墙壁和地面的撞击声,还有人们中弹后的惨叫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幅“坦克子弹对付赤手空拳”的悲壮场面。
   
   就我目力所及,每隔三至四分钟,总有一人倒下。如果倒在距长安街边较近的地方,因为子弹太密集,众人无法就近抢救,生死未卜。如果倒在距路边稍远的地方,便会有人自动围到那人的四周,以防子弹再次击中受伤者,并实施紧急抢救。三轮车,担架随呼而至,将伤者送往附近的医院。感谢北京的市民,他们自动地走出家门,冒着生命危险,加入了救援行列,提供了急救工具。是他们,使许多伤号摆脱了死神的诱惑得以复生。要没有他们,当时的许多伤号可能会因为抢救不及时或流血过多而死亡。也许,我就会在其中之列。
   
   当时我首先中弹的部位是肩部,伤比较轻。先是听到“嗖”的一声,随之肩部感到一种麻麻凉凉的滋味。不过数秒,一记重击,我中了第二弹,是在背部。这次创口较大,位置非常危险,紧贴脊柱。事后推测为“开花弹”所击,由于子弹的威力不足,只是将脊柱表面的肉炸掉,而未伤及脊柱。当时我没来得及有疼痛的感觉,只在短暂的死神到来之前的清醒中意识到自己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要与家人永别了。这是我瞬间唯有的全部思维。紧接着便是神志昏迷。我想当时昏迷的时间并不长。因为当我恢复了些许意识,微微睁开眼睛时,我还躺在离长安街边不远的地上。有几个人围在我的四周。我模模糊糊地听到有人说:“他的创口很大,流血太猛,赶快包扎,堵住血流。”我的~}T-shirt~{被扯下,而后便有人用力把它从中间撕开(或用剪刀绞开?)并用其包住伤口。不一会,来了一辆三轮车,我被抬了上去。因为我是背部受伤,所以只能平卧在车板上。在行进中,一直有人按住我的伤口四周,尽量让T-shirt贴紧伤口,不让血流太多。慢慢地,我的神志渐渐清醒,知道自己受了重伤,用手摸摸身体两侧,粘糊糊的,想必是血。当时头很沉,一个人托着我的脸。我全身麻木,背部有一种似痛非痛的感觉。我想知道一下周围的情况。用力抬了抬头,往旁边看了一下,发觉车上不止我一个人,还有人躺在我旁边。那人身上没有太多的血迹,不知伤在什么部位,途中一动不动,只是僵硬地躺着。有人将手放在那人的口鼻部,大概是拭拭呼吸情况吧。只听有人说:“这边这位(指躺在我身边的人)比那位(指我)还要严重,怎么连气息都没有?!”
   
   在半清醒半昏迷的状态下,我被送到了一个距现场较近的医院(邮电医院?)。有人扶我走进了医院大门。走廊两边站满了人。最后,我被扶进了一间屋子(诊断室?手术室?)。这里已人满为患,躺着的,半躺半坐的,流血的,流泪的,低声呻吟的,大声痛哭的,高声怒骂的,比比皆是。我听到一个女孩在嚎啕大哭,问周围的人发生了什么事,说是她朋友刚才在长安街被打中颈动脉而气绝身亡。
   
   稍后,我周围腾出了一点空间,一位首钢的工人帮我平卧在地上,托起我的头,让医生为我动手术。我看到地上满是血迹,这与周围血迹斑斑的伤者一起,构成了一幅比“战地医院”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惨象。
   
   医生动手包扎。他对扶着我的人说:“创口太大,伤口碎片太多,要好好消毒,需要二次手术。现在伤员太多,先简单包扎一下,止住血再说。”包扎后,我被扶到走廊的一角。那里已有许多人正在接受输液。看护我的人告诉医生,我失血太多,需要输血。那医生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说:“血液已用得差不多了,现在只能保证对垂危的病人输血。”那人又问:“血库的血呢?”答曰:“血库已接到命令停止向医院供给血液。”(这是我听到的他们的谈话,不一定真实)。此后我便感到异常的难受,剧痛快速地向我袭来,不知为何我突然感到口渴难忍,而后神志渐渐模糊。
   
   输液后,我被安置到临时病房。病床一个紧挨一个,每行病床之间只留有供医护人员走动的空间。这时我神志已完全清醒。看看左边躺着的那位,鼻子嘴里插满了管子,大概是在输氧。右边的那位自眼部以上全部用绷带包着。我对他道声多多保重,他看不见我,回应地点了点头,并用手做了一个“V”字手势。
   
   “六·四”清晨,(邮电?)医院的大多轻伤病号被转移到离现场较远的医院去了。(因为伤员太多,现场附近的医院已人满为患。)我被送到了积水潭医院。在我的病房里,足有四十多个伤号。这里已不再有生命垂危的伤号,但多数伤势不轻,据我观察,他们多数会留下或多或少的后遗症。
   
   一个外地赴京访亲的农民,整个小腿的肉几乎全被炸光,两根小腿骨暴露在外,看了直让人打寒颤。医生给他动手术时,我不忍心注视他。因为每次医生给他涂沫药水,他都会发出撕心裂肺的痛叫。从小在农村生活了十多年,我深知一个历经风吹日晒的农民对一般疼痛的承受力。现在看到他如此摸样,可以想象疼痛的程度。如果他的情况落到我的身上,我真怀疑自己能否承受得了。
   
   一个体院的学生,双腿从大腿根部被锯掉(据说他的腿是被坦克碾断的)。他的病床,一个可以升降的手术台,紧挨着我的病床。由于麻醉剂的作用,他没有痛苦的呻吟,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我看到他那残存的大腿一直在无助地摇动。难以想象,当他醒来,突然发觉他的双腿已不复存在,他会何等的悲哀!我怀疑他能否接受这残酷的现实?!要知道,他是搞体育的。对他来说,腿,不仅是用来完善他的躯体的,而且更是他未来事业的依靠。可是他现在失去了它们。从一定的意义上来说,他失去了生活,失去了事业。
   
   一个青年科技人员,伤势也着实不轻。通过交谈,知道他刚出校门不久。六月四日凌晨,一颗猖狂的子弹沿着他的胸部紧贴表皮从左边穿到右边。感谢上帝,子弹没有伤及他的心肺。命是保住了。但是要知道,子弹有毒,且受伤部位奇特,手术难度很大。他活动困难,生活不能自理,整天躺在病床上。到我离开积水潭为止,他的伤还没有得到确诊和治疗。我很担心他以后的伤势。
   
   六月五日上午,在积水潭医院呆了一天后,我被转到了另一个医院。在那里,在医务人员的护理下,我接受了近三个月的药物治疗和数次手术。然后,拖着虚弱的身躯,出院了。
   
   这,就是我在“六·四”那天的经历。
   
   五年过去了,死者依然没有得到安息,伤残者仍然还在艰难地承受着躯体和心理上的创伤。在这时候,我把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想对沉眠于地下的亡灵们说一句:我没有忘记你们,永远不会。想对伤残的朋友们,道声珍重:总有一天,你们的创伤会得到治愈的,只要公理还在,只要人道还是人类社会奉行的准则。趁此机会,我想对在过去,现在以不同方式,从不同方面救助过“六·四”遇难家属和伤残者的朋友们,表示我的感谢。正是你们的救助,使遇难家属得到慰籍,使伤残者得以生存并度过艰难的过去五年。
   
   现在,“六·四”的许多受害者仍然还在困境中挣扎。请求朋友们伸出你们友爱的手,去帮助他(她)们,去帮他(她)们度过生活难关,去给他(她)们以生活勇气。
   
   现在,“六·四”的遇难者亡魂未散。他(她)们太冷清,他(她)们太冤枉。请求朋友们,拿出你们的爱心和正义,在他(她)们沉眠地下五年之际,献上一分你们的思念,呈上一分你们哀悼。我深信,他(她)们的在天之灵会感谢你们的。
   (一九九四年六月 美国)
(2013/05/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