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罗基作品选编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郭罗基作品选编]->[陈寅恪误人子弟]
郭罗基作品选编
·行政权
·司法权
·取消一党专权
·法制和法治
·何谓“社会主义法治”?
·法治:宪法至上
·立宪和修宪
·以人民争取利权运动兑现宪法
·一党专权违宪论
·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民主的原则怎样遭到歪曲?
·民主集中制并非民主制
·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公正立法是法治的前提
·行政权必须受监督
·没有司法独立就没有法治
·无效的诉讼 有益的开拓
·多起诉,少起义──对郭罗基先生的专访
·以“非法组织”的罪名抓人才是非法的
·不是反对立法,而是反对立恶法
·追究江泽民的危害国家安全罪
·中国的现代化需要新启蒙——“五四”以来70年的启示
·邓小平和反右派——兼为章伯钧、罗隆基翻案
·北京大学的传统需要更新
2004
·突破僵化的斯大林哲学体系的艰难历程——纪念冯定逝世20周年*
·梦里依稀慈母泪
《论“依法治国”》
·《论“依法治国”》封面
·出版说明
·目录
第一章 “依法治国”与宪政
·01“依法治国”是什么样的法治?
·02实行法治必须树立宪法的权威
·03宪法是否有权威首先在于如何立宪
·04宪法是否有权威还在于如何修宪
·05宪法的内容
·06宪法的精神
·07宪法和宪政
第二章 “依法治国”与民主
·08宪政是近代的新型民主
·09中国人怎样理解民主?
·10民主不是多数压制少数
·11民主不是错误服从正确
·12民主不是为了集中
·13民主集中制不是民主制
·14民主必须和自由协调
第三章 “依法治国”与自由
·15行为规范和人的自由
·16在不自由中争自由
·17自由的冲突与和谐
·18普遍的自由就是平等
·19自由不能没有限制
·20自由的界限是法律
·21人身自由是最低限度的自由
·22居住自由是人身自由的延伸
·23思想自由是精神的天性
·24能否“统一思想”?
·25言论自由是利权不是义务
·26何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27新闻出版自由是利权不是权力
·28“舆论一律”有什么好处?
·29结社自由是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的结合
·30组党自由是公民的参政利权
·31自由和民主的根源是人权
第四章 “依法治国”与人权
·32人权在中国
·33人权问题上的分歧是什么?
·34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迷思
·35人权的共同标准和不同标准
·36人权的结构
·37追求人权的历史过程
·38人权和国权、主权
·39人权和公民权
·40国际人权宪章和中国公民利权
·41公民的基本利权和义务
·42人权和法律
第五章 “依法治国”与法律
·43什么是法律?
·44人民为什么要守法?
·45政府为什么要守法?
·46政府的合法性何在?
·47法律和经济
·48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
·49法律和所有权、所有制
·50法律和道德
·51法律和正义
·52法律和宗教
·53行为规范和社会秩序
·54法律制度和法律文化
第六章 “依法治国”与政权
·55法律制度和国家权力
·56国家权力的集权和分权
·57立法权
·58行政权
·59司法权
·60取消一党专权
·作者自传
2005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寅恪误人子弟

   

    读《争鸣》2013年4月号上的《陈寅恪的“怪题”》一文,想起往事一桩。

    文化大革命中,我们在北京大学农场劳动。干活休息的时候,有人抽烟解乏;不抽烟的人坐在田头讲故事、说笑话,调剂精神。一天,历史系教授袁良义说:“我来让大家对对子,轻松轻松。上联是‘孙行者’。”

    女同志小徐说:“孙行者怎么啦?这个不像上联,应当说孙行者怎么怎么样,才是。”

    袁说:“没有了,就三个字。”

    我随即说:“那么下联是‘祖冲之’。”

    老李知道这对联的来历,说:“不对。陈寅恪的标准答案是‘胡适之’。”

    我说:“不会吧,‘胡适之’和‘孙行者’是缪对。陈寅恪号称清华四大导师之一,怎么会做出这样蹩脚的对联?”

    老张说:“老李说的没错。中文系的周祖谟教授,当年是清华的考生。他是少数几个对上‘胡适之’的人之一。这道题,判他正确。他得意了半辈子。”

    我说:“正确?不见得。‘胡’和‘孙’怎么对得上?再说平仄也不对。‘孙行者’是平平仄,‘胡适之’是平仄平。用‘胡适之’对‘孙行者’,倒真是胡适之,胡乱地适其所之也。”

    老李说:“你讲讲对‘祖冲之’的理由。”

    我说:“‘祖冲之’对‘孙行者’才是正对。‘祖’对‘孙’,都是名词。‘冲’对‘行’,都是动词。之乎者也,就不用说了。‘祖冲之’仄仄平对‘孙行者’平平仄。冲字,可念平声,也可念仄声。”

    大家七嘴八舌议论了一番,最后袁良义说:“我知道陈寅恪的标准答案是‘胡适之’,刚才听老郭一说,觉得有理。好,现在推举祖冲之去和孙行者打擂台。”田头研讨会就算结束。

    读了《陈寅恪的“怪题”》才知道,他是把“胡孙”转化为“猢狲”才对上的。考生怎么知道导师的滑头?其实,即使滑头还是对不上。“猢狲”是同一事物的名称,不是有“猢”还有“狲”,不成其为对。正像“恐龙”是同一事物的名称,显然不能以“恐”对“龙”。“蟾蜍”也是同一事物的名称,可用“蟾蜍”和“猢狲”对其他,不能“蟾”对“蜍”、“猢”对“狲”。“猢”和“狲”都是平声,平仄也不对。莫非广东人将“猢”、“胡”念成仄声?那就不合中州音韵。

    现在还知道,陈寅恪是临行匆匆,出了这样一道“怪题”。有人批评这种命题方式是“食古不化”,他撰文回应却说:“‘对对子’最易测验学生对中文的理解程度”。所说的四点理由均为强词夺理。这种“最易测验学生对中文的理解程度”命题方式后无来者,可见不为世所认同。他本人也只此一回,难以为继,可见已自我否定。

    如果陈寅恪的“怪题”之风一开,考生备考时竞相钻研“对对子”,用力之偏,甚于科举。这种只配称作田头轻松剂的雕虫小技,居然用来充当大学(何况还是名校清华)新生入学考试题,陈寅恪难辞误人子弟之责。所给出标准答案又不对,一误再误。

    有人翻出八十多年前的老账,颂扬“陈公名望颇能服众”,实大谬不然。

   《争鸣》2013年5月号

   附:陈寅恪的「怪题」

    一九三二年,清华大学举行新生入学考试,著名史学家陈寅恪为国文考试代拟试题。当时陈寅恪已定次日赴北戴河休养,就匆匆草就普通国文试题──作文《梦游清华园记》。陈先生解释:「盖曾游清华园者,可以写实;未游清华园者,可以想象。」借以考核考生的史才、诗笔和议论。

    另一题为「对对子」,上联为「孙行者」。结果一半以上考生交了白卷。当时正是白话文运动蓬勃发展之时,因此有人在报上批评清华大学食古不化,不应出怪题「对对子」考学生。陈寅恪撰文回应:「『对对子』最易测验学生对中文的理解程度,因为寥寥数字已包含对词性的了解,以及平仄虚实的运用。『对对子』也可测验学生读书之多少及语藏之贫富,还可测验其思想条理。对联在各种文学形式之中字数最少,但却最富于中国文学的特色。上联『孙行者』,下联标准答案为『胡适之』。此联乃化用苏轼《赠虔州术士谢(晋臣)君七律》诗句:『前生恐是卢行者,后学过呼韩退之。』『韩卢』为犬名,『行』与『退』皆步履进退之动词,『者』与『之』俱为虚字。东坡此联可称极中国对仗文学之能事。另外,盖胡(猢)孙(狲)乃猿猴,而『行者』与『适之』意义音韵皆可相对。」

    陈寅恪对于用「对对子」形式为考题,提出四条理由:一、测试考生能否区分虚字和实字及其应用;二、测试考生能否区分平仄声;三、测试考生读书之多少及语藏之贫富;四、考察考生思想条理。陈寅恪的解释文章一经发表,这场「风波」即告平息,可见陈公名望颇能服众。

   (摘自《思维与智慧》)

   《争鸣》2013年4月号

(2013/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