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独往独来
·彭博社:8大家族是资本主义权贵
·网报中国2012年中国人渣排行榜和10大禁文
·张洞生:对中国民主转型过程中的问题的几点拙见
·沙叶新编剧:江青和她的丈夫们
·吴洪森:中央党校解答周恩来之谜
·朱忠康:文革血仇谎言的造假运动
·胡星斗:毛泽东真相
·张洞生:面对重重危机不可救药的中共,习近平‘亡党兴邦’才是正路
·刘悦声:《温家宝全传》摘要
·常艳:一朝忽觉京梦醒,半世浮沉雨打萍
·习近平。温家宝
·太子党们!
·陈伯达儿子评论中共60年
·2013年中国流年不利,1.5月连遭6次大耳光打击,正加速走向崩溃
·鹰派罗援将军上微博,被网友揭底脱库,露出一屁股臭屎
·张洞生:不认可俞可平的‘突变是一个民族的灾难’的说法
·钱伟长交信事件
·千家驹:追随中共的报应
·凌峰:习近平军权:银样蜡枪头?
·方忠謀被兒子出賣而死
·实现“不流血”政治转型的中华伟人
·某大人的‘强军富国梦’与访俄的自取其辱
·何清涟: 《人民论坛》调查摧毁了北京的制度自信
·中共应急小组绝密报告泄露 全面应对政权大崩溃
·朱忠康:红色公主们
·资中筠:‘以史为鉴’的不同出发点--人民和朝廷哪个是目的?
·余杰:习近平
·中国网络观察:习总、金三与洗澡
·张洞生:张三一言:对‘让党内一部分人先民主起来’的否定看法
·何清涟等:9号文件、7不准讲与社会绝望
·万里:中共要兑现宪政承诺
·习近平内部讲话曝光 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郎咸平在清华大学的演讲
·资中筠: 革新中国传统历史观
·柯云路:毛8次接见红卫兵
·许志永:你自信什么?
·习近平炮轰改革派和伍凡评论
·李伟东:从毛泽东到习近平
·辛浩年:中共在抗日战争中做了什么?
·罕见的历史资料:中共‘筹款须知’
·普京和梅德韦杰夫是怎样清算史达林的
·王康铁流:还原抗日战争真相
·杨天石在北大演讲评蒋介石
·【批毛2】。古镜:千古一魔
·【批毛3】以老毛为首的叛徒团伙
·普京的讲话还真一针见血直击中共命门了
·【批毛4】朱忠康:大饥荒与毛的荒淫无耻
·岑超南:中国精英是怎样被毛泽东毁灭的
·【批毛6】丁抒:人祸
·中共向普世价值挑战,和平演变美国的阴谋不会得逞
·【批毛8】文革红8月纪实。250万人逃港
·张洞生:对习大大要把薄苍蝇和周老虎关进笼子扬起来的感想
·【批毛9】老毛与中共‘宁赠友邦无与家奴’的卖国远超满清
·【批毛10】《延安日记》证实毛共假抗日真,卖国
·【批毛11】朱忠康余杰:毛是最大卖国贼
·独家录音:薄熙来自曝江泽民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批毛12】。甘当儿子党的卖国自供状
·张洞生:习近平卸下面具,亮相证明无愧是中共‘黑社会’的正牌老大
·【批毛13】毛远新处死“反革命”张志新真相
·沙叶新惊世反腐檄文:“腐败”文化
·【批毛15】毛泽东宠妃泄性丑闻绝密 就是一个大妓院
·【批毛16】卢弘:毛与一对姊妹花
·【批毛17】杨开慧留下亲笔证词:毛是双料流氓==政治流氓+生活流氓----
·【批毛18】茅于轼指毛泽东奸污好多妇女 中南海为何干瞪眼?
·【批毛19】外面大饥荒 毛性欲变本加厉
·【批毛20】贺子珍死后 新华社悼词曝光毛泽东荒淫
·张洞生:习搞毛体邓用,只能‘加速送党进鬼门’
·铁流阿三士等:毛泽东思想的血腥
·【批毛24】铁流:刘雪庵的悲催人士
·【批毛25】从毛暴君如何对刘周林看毛暴政
·【批毛27】傅纪辉,张洞生,曾伯炎:整杀知识分子毁中华文化是毛共的传家宝
·【批毛28】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一)
·【批毛29】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二)
·【批毛30】张戎:毛泽东鲜我人知的故事(三)
·【批毛31】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四)
·尚秋:再揭中共对海外渗透
·【批毛32】张戎L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五)
·【批毛33】张戎: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六)
·鲍彤 :三中全会与习仲勋100年纪念
·【批毛34】张戎:毛鲜为人知的故事(七。完)
·朱忠康编辑:对薄熙来案说透
·张洞生:揭露新老独裁者的谎言欺骗及其残暴罪行以唤醒民众
·【批毛36】祝世华:从冤案探索真实的毛泽东(一)
·张洞生:评刘亚洲上将效忠当今圣上的投名状
·张洞生:对中共高层内斗大戏应‘坐山观虎斗’
·【批毛40】祝世平:从冤案看毛的本质(六)
·【批毛42】祝世华:从冤案看毛泽东本质(七)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1)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2)
·习梦斯撕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批毛45】祝世华:从历史冤案看毛的本质(十完)
·张洞生 :侃侃三中全会后的政治形势和走向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3)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5)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 (一)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二)
·独侠 著:拨开迷雾 石破天惊(三)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6)
·习梦斯人--中共历史民间版(7)
·【批毛46】朱忠康编辑:百家评述毛泽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素颜格格
   
   尽管你语气那么动听
   尽管你舌头那样柔嫩
   尽管你声音那样磁性

   尽管你面容那样温馨
   尽管你形象伟大光正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因为我是奴隶
   始终一无所有
   从赤裸中来
   又赤裸着走
   
   考古学家说我的线粒体
   来自遥远非洲
   东方博识说我眼睛深黑
   当今产自亚洲
   西方女士说我阳具萎小
   一定隶属Z国
   随便吧
   因为我是奴隶
   从来一无所有
   我们原本世代为奴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祖先把枷锁套在父辈的脖颈
   父辈又把锁链锁住我们脚踝
   虽然我天性叛逆崇尚自由
   有时候会偷偷把锁眼捅开
   可只要一听主人恐惧的脚步
   我就会乖乖把自己重锁起来
   就像我现在赤裸站着
   已经习惯了任人摆布
   
   户口本是我的终身镣铐
   如影随形使我无处遁逃
   只有当我赤条地站在这里
   他们才会从农奴簿上注销
   身份证对我终生遥控
   车店凭证只配住桥洞
   从县访办到久敬庄夜行晓宿
   八千里路云月使我脚生燎泡
   指纹和虹膜是基因烙印
   身份和职务将拷贝终生
   当我的身体用美元交易
   可以在签收时证身勘验
   
   临走时他们还扒下我的皮肤
   让我托着风衣裸对众生上帝
   这件衣服是父母赠我遮风挡雨
   褪下它后我就真的再无从遮蔽
   虽然我带给诸位不堪和羞辱
   但不是你们恶心嫌弃的理由
   我的鲜血早无偿捐给红十字创汇
   我的脏腑早掏给迫不及待的权贵
   我的头发早卖给那些有钱的秃顶
   我腹腔空空只剩无人问津的下水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更不要和我提Z国
   我的形态在橱窗已不堪入目
   更怕玷污那片古老神圣疆域
   我的狰狞使各位惊秫
   所以愈不想羞辱Z国
   我为它已贡献了一切
   只是一无所有的奴隶
   
   奴隶没有国界
   奴隶没有祖国
   叔公被卖往美洲充着猪猡
   舅公被卖往欧洲称着工蚁
   姥爷当着猪仔卖往南洋
   一把蔗刀收割地老天荒
   爷爷曾被刺刀押往东瀛
   也和我同样被剖腹挖心
   父亲不甘祖国的沉沦
   在白头山外死命冲锋
   他在战场练就了一副大炮嗓门
   后来被割喉在饿狗啃尸的牛棚
   大哥因为太饥饿
   总刨坟土来凑活
   观音土终被他偷扒干净
   露出了父亲简陋的棺椁
   侄儿的饿殍不是很白胖
   月黑风高大哥不舍埋葬
   大嫂洗了又洗烫了又烫
   一家四口偷充半月口粮
   姊姊没有裤穿光着屁股
   投井是受不了支书欺负
   母亲拎着破鞋挂着门板
   只为祖国圣洁悬梁救赎
   弟弟正法是因墙上鸦涂标语
   五毛子弹费还是我丧家自付
   我们世代为奴
   请不要谈祖国
   
   谈祖国会使我热泪奔涌
   谈祖国会使我格外伤痛
   谈祖国会使我呲牙怒目
   谈祖国会使我喷张血脉
   谈祖国会使我车裂肝胆
   谈祖国会使我满腹心酸
   谈祖国会使我哀莫悲切
   谈祖国会使我羞愧难当
   我以为祖国是广夏华屋
   但我的栖所推成了废墟
   我以为祖国是茂盛的园子
   可我欣赏到的是圈墙冷漠
   我以为祖国是那一方乡土
   可政府申明那里已归国有
   我以为祖国是那缕炊烟
   城郊荒野使我裹足不前
   我以为祖国是温暖的大手
   可遭遇头破血流警棍打手
   我以为祖国是那五尺葬地
   天价墓位迫我和兄弟同穴
   好在我已不需要埋葬
   被供消费生命的观赏
   欧洲的纳粹东方的会党
   将我塑化在古老华表上
   好在我已经一无所有
   取无可取也剥无可剥
   世间斗胆的江洋大盗
   他们恐怕也不会光顾
   就这样站到地久天长
   告诉世界我来自中国
   
   不要嫌我不懂礼节紧皱眉头
   我也曾是东方儒家忠实信徒
   我应该温文面孔表示儒雅
   只因为死了还欠主家房租
   东方的文明精深博大
   西方贵族要知它源头
   忠君报国是我们的信仰
   死而后已是我们的命数
   我们自古就以德报怨
   诚信就是至高的范畴
   前生帐欠了要做牛马
   这不由使我忐忑忧愁
   
   不要羡慕我强硕性感饱攒肌肉
   那是因为我一年到头在挖地沟
   不要以为我是力大无穷的勇士
   其实我是贩夫走卒乞丐一盲流
   东方词汇自古晦涩难懂
   所以留学中国必有缘由
   我原以为死亡多么痛苦悲壮
   不料想却如此充满艺术风光
   我无法面对美女来熙勃起
   定是那尸工偷学糟糕手艺
   我不能微笑是因为截断了笑肌
   我不能流泪是因为弄坏了泪腺
   我不能哭泣是因为掐断了喉管
   我不能动弹是因为脚钉在台面
   我不仰望是星空从来没有奇迹
   我酷似西方的耶稣蒙难
   我又像东方的厉鬼撒旦
   我究竟代表生命还是艺术
   烦各位去问中华学者海底
   
   我不能勃起早已经无所谓
   只担心我的民族永远阳痿
   奴隶没有祖国不能没有民族
   是他伟大传承诞生我的血肉
   一滴血一片肉都还给民族
   一寸骨一段筋都交给造物
   我原本一无所有
   从赤裸中来
   又赤裸着走
   没有祖国没关系
   本来生而为奴隶
   如今死后才真正明白
   奴隶没祖国只有天国
   所以我只能默默恳求
   千万不要和我谈祖国
   
   檄文
   一个猫眼网友对罗援的回应!
   
   罗援:为了我们亲爱的祖国,亲爱的党,亲爱的军队,亲爱的人民,我们应该战斗……!
   
   感觉到危机来临了,歇斯底里地叫喊了;到现在你他妈的“我们亲爱的人民”了;“我们”“我们”的,你感觉很亲切是吧?
   
   1、养老双轨制,看病多轨制,“我们”,不在一起吧?
   
   2、开着公车,游山玩水,吃香喝辣,“三公”挥霍时,“我们”,也不在一起吧?
   
   3、高收入全保障,吃特供享特权,“我们”,还不在一起,对吧?——要打仗了,战争来了,你他妈的“我们”了!还什么“亲爱的”“我们”!
   
   我,激动得裤子都要掉下来了,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妹啊。
   
   对不起,“我们”,不是一伙的:
   
   你们是你们,你们只是你们,也只能是你们;
   
   而我们,我们,我们才是我们。
   
   听好了,告诉你们——我们不去:
   
   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没有多少什么东东要保卫的;
   
   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也不想去“保卫”你们的东东。——去招集你们的子弟吧,将军!
   
   从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商店里,从马尔代夫的海水里,从瑞士雪山的滑道里,去召集他们吧;
   
   太远了,是吧;而且,飞机的头等舱太少,商务舱也不够,
   
   还有,啊,啊,啊,也要考虑节能减排嘛;
   
   那好吧,那就近一些,
   
   就从京都或省城的大机关里,从CBD的写字楼里,从夜总会包房里,去召集他们吧。
   
   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你们会放心:起码他们不会掘祖坟;
   
   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保卫自己的利益,也算是尽本分;
   
   但愿,那些个脑满肠肥的家伙还能拿得动枪;
   
   但愿,他们不会像长辈那样临阵怯战当逃兵。——我们,不去,不去打仗——我们看见过越战退役老兵为生活艰难奔走的身影。
   
   我们会等待,等待着;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我们会观看,观看着;我们会心平气和地观看。
   
   中共“按订单杀人”德媒披露更多细节 民众愤怒
   
   【大纪元2013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综合报导)德国《时代周报》3月13日发表了《器官贸易——下单订购心脏》为题的长篇文章,详述中共制下的器官移植黑幕,并引发德国读者广泛评论,读者纷纷对中共灭绝人性的血腥残暴表示愤怒与悲哀。该文并且被“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译为英文,发表在该协会网站上。
   
   器官有人等着用:一名死刑犯即被迅速处刑
   
   德国《时代周报》报导,当北京律师韩冰准备在微博上披露消息之时即知自己身陷险境。这一则消息转发上万。“今天上午刚发生的一起骇人听闻死刑犯被处决的事。”一位死刑犯被迅速处刑了,虽然数天前高院通知,其既已裁定的死刑将面临覆核深究,显然执刑人等不了那么久。
   
   因为器官有人等着用,而且要在最好的状况把它掏出来。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何死刑在医院执行完毕,如律师所报导。“良心泯灭的法官和医生把医院转型为执刑场,转型为器官买卖场。”韩如此写道。
   
   据律师说,死刑犯被迫签下“自愿”捐献器官一纸之约。犯人家属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了,尽管在执刑前家属有权见上最后一面。“我们会向最高院讨说法。”律师宣布家属的意愿。
   
   韩发布的消息一天之内就转发一万八千次。五千六百人作出评论。然后就被消失了。
   
   被处死无名人的命运绝非单一事件
   
   报导说,这位被处死无名人的命运绝非单一事件。全球器官移植手术当中,中国仅次美国居全球第二位。这个事实乃是中国政府沾沾自喜的政绩。中国每年移植一万多个以上的肾、肝、心和肺脏,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他自己也是一名器官移植医生——去年在科学杂志《The Lancet》上如此报导。
   
   报导中披露百分之六十的移植器官来自处决死刑犯。坦白得令人瞠目。还在数年前中国政府面对海外批评中国移植手术的操作方式一概置之不理。
   
   一个人必须死的及时,才能延长另个人的生命。这只有在中国移植手术的操作下才能实现。以进步、金钱的名义 — 包括赚取西方人的钱,这个报导将这个事实披露出来。
   
   死刑犯被处决的数字在中国乃属国家机密。据估计每年高达4,000名。死刑犯不是以枪毙脑袋就是以注射处决。消息灵通人士报导器官移植医院与监狱密切合作,并派遣工作小组前往攫取器官。极有可能连医生都直接参与处决行动。
   
   王立军研究药物注射致人于死地 而不影响器官品质
   
   报导说,中共积极研究如何以药物注射致人于死地,而不致于影响到死人的器官品质。王立军,前锦州公安局局长,去年因一系列政治丑闻而被判多年入狱,曾多年主持一所心理和法医研究所。他因研究出多种处决方法的成果而荣获著名的“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奖金高达近二十万欧元。
   
   他的获奖致辞透露他发明了一个崭新的器官保鲜液,该液体足以让一位被注射死亡犯人的器官无损保鲜。致辞中同时表示他的“处决成果”乃是经过数千人实验而来,这个实验成果令人“为之震撼”。
   
   全球各地对这个消息发布感到恐怖异常。但不为人知的却是西方与中国体制的千丝万缕联系。连西方国家的病人也对从死刑犯体内掏出的肾、肝、心脏感谢不已。西药厂商提供中国市场以器官排异反应药剂,且针对可能从死刑犯攫取器官的移植手术作出研究。
   
   一个刽子手与行医人联袂出手 令人不寒而栗
   
   而西方的医院和医生连问都不问一声,对中国器官移植中心提供技术支持。西方顾问予中国政府以谘询推动移植手术之变革,同时在中国追求其市场利益。从西方进口的交通工具改装成移动执刑场。一名中国汽车经销商在互联网上打出欧洲品牌配有医药监控视频以及注射仪器等的车辆广告 — 一个刽子手与行医人联袂出手令人不寒而栗的现象。
   
   医生,反其行业道德而行,在合作与共谋之间那条单薄之线,其间千丝万缕之纠结竟是许多当事人宁可以缄默对之。
   
   问题是:道德到底有多沉重?科研如何野心勃勃?金钱如何诱人?且西方若不愿手染血腥,那么界限究竟在哪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