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独往独来
·雷洋案最關鍵的五分鐘發生了什么:細節分析.精辟!
·网传中央在内部单位逐步解密《林彪日记》内容太惊人
·吴大江:中国,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国家
·董狐:从权贵红二代反对‘文革重来’看习近平的穷途末路
·寡人的博客:转贴:冯胜平是共特的证据
·资中筠在习大大与民主党座谈会上:启蒙吧,否则就烂掉了
·万润南:胡锦涛的上司落选总书记内幕
·资中筠 中国为什么日益野蛮化?
·夜问天:自封的“先进”性政党是反人类的犯罪集团
·刘亚洲上将:整人是最卑鄙的人性
·春生:他们是国耻
·中共三巨头死缠同一美女 邓颖超服毒自杀
·董狐:習近平7.1‘不忘初心、繼續前進’的講話, 像是在給中共和他自己立‘
·润涛阎:中美必有一战?
·胡平:中共若穩住一定出現最壞結果。好文!
·美國蘭德公司:中國現狀分析報告(值得好好看)
·刘亚洲:一亿人脑袋围着一个人转,就是最大的不稳定,好文
·张洞生:中共把马列毛主义吹嘘为「宇宙真理」是愚不可及,末日来临
·陶涵:蒋经国传
·朱忠康:惊世真相 “九二共识”的来龙去脉和前世今生
·陆社交媒体大面积传未经证实的邓小平遗嘱
·隐瞒前中共党员身分入美籍 华裔男子法庭认罪
·毛岸英五个真实细节 赴朝镀金三个月回国
·葉擎天:進口核廢料使習近平遺臭千萬年
·王朔:中國社會的“四大魔咒”
·董狐 :北戴河会议似成习近平的‘华容道’,脱身后抱头鼠窜回到北京
·俞可平:中共政治面临六大问题 统治危机已现
·中国人令世界厌恶原因
·北大博士揭秘基层政治:官员玩女人算个屁
·董狐:习帝反腐:狠拍苍蝇,轻打老虎,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
·周有光闲谈过往
·刘亚洲:中日海军差距超甲午海战 四小时全歼东海舰队非戏言
·董狐: 包子的‘爛陷’又露出來了
·新浪博客|程阳生:日本鬼子为什么从来不轰炸延安
·张洞生:任何不符合人性的需要和发展的社会经济制度是会被更适合者淘汰的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六点美国印象让我心酸
·董狐:庆丰帝为什么宁要‘鸿忠’,不要‘兴国’?
·那些大师已然远去:百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骨气!
·王康:被毛泽东、周恩来掩盖的一件重大历史事件--卖国
·向忠发的供词曝中共十大鲜为人知内幕
·劉淇昆:八國聯軍乃正義之師
·溪谷闲人的博客:软实力?中国的十大“世界第一”
·董狐: 六中全会,包子帝的“困兽之斗”
·毛对特务头子周恩来又用又怕 防到死
·遒真言实:抗美援朝世界史上最荒唐最窝囊最无耻最卖国战争
·吴敬琏再发声:国家养只会“造词”的专家有什么用?
·大撒币习将投500亿美元孟加拉,北京狂砸700亿美元 普京成为中国奴仆
·鄭 平:請民運人士關注高智晟的吶喊,讀《二○一七,起來中國》
·【禁书】高华: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1.1.4
·中共制造英雄过世 邓小平亲口证实欺世盗名
·周恩来去世谢静宜兴奋得敲锣打鼓
·张洞生 :[形象思维]和[理性思维]—中西方文化文明的优劣对比
·董狐:习近平自封‘核心’,作‘黑心皇帝梦’,被戴上紧箍咒,难过2017
·中共为何残忍:请看60多年前阎锡山的训词
·有人揭露习近平篡改六中全会公报!(全文转贴)
·张洞生:新黑洞理论
·春秋戈:中国正部级高官赴美国看病 惹医生白眼
·PBSNPR博客:冒死揭露太行发动机是一坨特大狗屎的绝密
·万毅忠:《一个解放军的1989》: 为六四留下恐怖的历史记录
·刘文忠谈同监难友指挥家陆洪恩之死
·张克侠回忆录承认中共制造七七事变。中共卖国贼
·南希博客:戏谑文:习近平《纪念卡斯特罗》
· 张洞生 新黑洞理论之2
·习高规格纪念朱德 其死亡内幕再引关注
·曾伯炎:长征,难以再伟化的破产神话
·击毙山本五十六功臣文革遭遇凄惨
·要求中央首长不要陪舞 南京女演员被杀内幕
· 聂树斌处死日期做假:执行正是章含之换肾之时
·毛远新被捕后吐真言 痛批文革祸国殃民
·毛三次请求杀蒋介石未遂 西安事变竟然是斯大林在操控
· 张琏瑰::朝鲜核问题的严重性
· 王岐山被正式赋闲,习王的打虎权被正式剥夺
·艾叶:毛泽东身患怪病,暴露他强烈的帝王欲权力欲望(节选)
·《毛泽东谈大跃进大规模死亡:死一半人尸体做肥料》
·董狐:看看围绕雷阳案的一些政治斗争闹剧,包子可能是最大输家
·一份让戈尔巴乔夫、叶利钦震惊的苏联总统密档!
·乐山水;川普对华清算,北京退到哪一步?
·急速客:从反蒋英雄到毛的叭儿狗
·曾伯炎;1957罹难右派众生相——写在反右60周年
·曹长青:检讨我对川普评论的误差
·日学者揭秘:毛周派特使向日军卖国军情报 日特务机关成中共据点 ——中共联
·历史的错位(1~10)
·董狐:习近平大谈‘发展’,他 ‘大发展’了什么?
·齐大圣;从“毛病不除,恶习难改”到“今年何夕,除夕除习”
·将来可进入正史的粟裕秘闻
·美国式贪污:副总统和州长因贪婪而落马
·林 木;钱学森和他的“人体科学”
·赵紫阳揭内幕:那些元老为何仇恨我 把我家抹黑成官倒
·朱振和;习近平的精彩表演
·【读史】1959年河南信阳事件真相:读完都是泪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 朽木难撑社稷—评习近平为人处世
· 端传媒
·林 木; 方励之学长点滴及其他
·吴江;重温胡适的10句名言
·钱学森胆战心惊渡过文革前后20年
· 韦君宜;思痛录
·金复新;今朝扶共反乐天,明天难保不恐韩
·铁流:比夹边沟还恐怖!
·我所知道的王岐山
· 董狐 ;支持郭文贵继续爆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素颜格格: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素颜格格
   
   尽管你语气那么动听
   尽管你舌头那样柔嫩
   尽管你声音那样磁性

   尽管你面容那样温馨
   尽管你形象伟大光正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因为我是奴隶
   始终一无所有
   从赤裸中来
   又赤裸着走
   
   考古学家说我的线粒体
   来自遥远非洲
   东方博识说我眼睛深黑
   当今产自亚洲
   西方女士说我阳具萎小
   一定隶属Z国
   随便吧
   因为我是奴隶
   从来一无所有
   我们原本世代为奴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祖先把枷锁套在父辈的脖颈
   父辈又把锁链锁住我们脚踝
   虽然我天性叛逆崇尚自由
   有时候会偷偷把锁眼捅开
   可只要一听主人恐惧的脚步
   我就会乖乖把自己重锁起来
   就像我现在赤裸站着
   已经习惯了任人摆布
   
   户口本是我的终身镣铐
   如影随形使我无处遁逃
   只有当我赤条地站在这里
   他们才会从农奴簿上注销
   身份证对我终生遥控
   车店凭证只配住桥洞
   从县访办到久敬庄夜行晓宿
   八千里路云月使我脚生燎泡
   指纹和虹膜是基因烙印
   身份和职务将拷贝终生
   当我的身体用美元交易
   可以在签收时证身勘验
   
   临走时他们还扒下我的皮肤
   让我托着风衣裸对众生上帝
   这件衣服是父母赠我遮风挡雨
   褪下它后我就真的再无从遮蔽
   虽然我带给诸位不堪和羞辱
   但不是你们恶心嫌弃的理由
   我的鲜血早无偿捐给红十字创汇
   我的脏腑早掏给迫不及待的权贵
   我的头发早卖给那些有钱的秃顶
   我腹腔空空只剩无人问津的下水
   请不要和我谈祖国
   更不要和我提Z国
   我的形态在橱窗已不堪入目
   更怕玷污那片古老神圣疆域
   我的狰狞使各位惊秫
   所以愈不想羞辱Z国
   我为它已贡献了一切
   只是一无所有的奴隶
   
   奴隶没有国界
   奴隶没有祖国
   叔公被卖往美洲充着猪猡
   舅公被卖往欧洲称着工蚁
   姥爷当着猪仔卖往南洋
   一把蔗刀收割地老天荒
   爷爷曾被刺刀押往东瀛
   也和我同样被剖腹挖心
   父亲不甘祖国的沉沦
   在白头山外死命冲锋
   他在战场练就了一副大炮嗓门
   后来被割喉在饿狗啃尸的牛棚
   大哥因为太饥饿
   总刨坟土来凑活
   观音土终被他偷扒干净
   露出了父亲简陋的棺椁
   侄儿的饿殍不是很白胖
   月黑风高大哥不舍埋葬
   大嫂洗了又洗烫了又烫
   一家四口偷充半月口粮
   姊姊没有裤穿光着屁股
   投井是受不了支书欺负
   母亲拎着破鞋挂着门板
   只为祖国圣洁悬梁救赎
   弟弟正法是因墙上鸦涂标语
   五毛子弹费还是我丧家自付
   我们世代为奴
   请不要谈祖国
   
   谈祖国会使我热泪奔涌
   谈祖国会使我格外伤痛
   谈祖国会使我呲牙怒目
   谈祖国会使我喷张血脉
   谈祖国会使我车裂肝胆
   谈祖国会使我满腹心酸
   谈祖国会使我哀莫悲切
   谈祖国会使我羞愧难当
   我以为祖国是广夏华屋
   但我的栖所推成了废墟
   我以为祖国是茂盛的园子
   可我欣赏到的是圈墙冷漠
   我以为祖国是那一方乡土
   可政府申明那里已归国有
   我以为祖国是那缕炊烟
   城郊荒野使我裹足不前
   我以为祖国是温暖的大手
   可遭遇头破血流警棍打手
   我以为祖国是那五尺葬地
   天价墓位迫我和兄弟同穴
   好在我已不需要埋葬
   被供消费生命的观赏
   欧洲的纳粹东方的会党
   将我塑化在古老华表上
   好在我已经一无所有
   取无可取也剥无可剥
   世间斗胆的江洋大盗
   他们恐怕也不会光顾
   就这样站到地久天长
   告诉世界我来自中国
   
   不要嫌我不懂礼节紧皱眉头
   我也曾是东方儒家忠实信徒
   我应该温文面孔表示儒雅
   只因为死了还欠主家房租
   东方的文明精深博大
   西方贵族要知它源头
   忠君报国是我们的信仰
   死而后已是我们的命数
   我们自古就以德报怨
   诚信就是至高的范畴
   前生帐欠了要做牛马
   这不由使我忐忑忧愁
   
   不要羡慕我强硕性感饱攒肌肉
   那是因为我一年到头在挖地沟
   不要以为我是力大无穷的勇士
   其实我是贩夫走卒乞丐一盲流
   东方词汇自古晦涩难懂
   所以留学中国必有缘由
   我原以为死亡多么痛苦悲壮
   不料想却如此充满艺术风光
   我无法面对美女来熙勃起
   定是那尸工偷学糟糕手艺
   我不能微笑是因为截断了笑肌
   我不能流泪是因为弄坏了泪腺
   我不能哭泣是因为掐断了喉管
   我不能动弹是因为脚钉在台面
   我不仰望是星空从来没有奇迹
   我酷似西方的耶稣蒙难
   我又像东方的厉鬼撒旦
   我究竟代表生命还是艺术
   烦各位去问中华学者海底
   
   我不能勃起早已经无所谓
   只担心我的民族永远阳痿
   奴隶没有祖国不能没有民族
   是他伟大传承诞生我的血肉
   一滴血一片肉都还给民族
   一寸骨一段筋都交给造物
   我原本一无所有
   从赤裸中来
   又赤裸着走
   没有祖国没关系
   本来生而为奴隶
   如今死后才真正明白
   奴隶没祖国只有天国
   所以我只能默默恳求
   千万不要和我谈祖国
   
   檄文
   一个猫眼网友对罗援的回应!
   
   罗援:为了我们亲爱的祖国,亲爱的党,亲爱的军队,亲爱的人民,我们应该战斗……!
   
   感觉到危机来临了,歇斯底里地叫喊了;到现在你他妈的“我们亲爱的人民”了;“我们”“我们”的,你感觉很亲切是吧?
   
   1、养老双轨制,看病多轨制,“我们”,不在一起吧?
   
   2、开着公车,游山玩水,吃香喝辣,“三公”挥霍时,“我们”,也不在一起吧?
   
   3、高收入全保障,吃特供享特权,“我们”,还不在一起,对吧?——要打仗了,战争来了,你他妈的“我们”了!还什么“亲爱的”“我们”!
   
   我,激动得裤子都要掉下来了,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妹啊。
   
   对不起,“我们”,不是一伙的:
   
   你们是你们,你们只是你们,也只能是你们;
   
   而我们,我们,我们才是我们。
   
   听好了,告诉你们——我们不去:
   
   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没有多少什么东东要保卫的;
   
   我们不去打仗,因为我们也不想去“保卫”你们的东东。——去招集你们的子弟吧,将军!
   
   从第五大道的奢侈品商店里,从马尔代夫的海水里,从瑞士雪山的滑道里,去召集他们吧;
   
   太远了,是吧;而且,飞机的头等舱太少,商务舱也不够,
   
   还有,啊,啊,啊,也要考虑节能减排嘛;
   
   那好吧,那就近一些,
   
   就从京都或省城的大机关里,从CBD的写字楼里,从夜总会包房里,去召集他们吧。
   
   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你们会放心:起码他们不会掘祖坟;
   
   自己的子弟拿着枪,保卫自己的利益,也算是尽本分;
   
   但愿,那些个脑满肠肥的家伙还能拿得动枪;
   
   但愿,他们不会像长辈那样临阵怯战当逃兵。——我们,不去,不去打仗——我们看见过越战退役老兵为生活艰难奔走的身影。
   
   我们会等待,等待着;我们有足够的耐心等待;
   
   我们会观看,观看着;我们会心平气和地观看。
   
   中共“按订单杀人”德媒披露更多细节 民众愤怒
   
   【大纪元2013年05月23日讯】(大纪元记者沙莉综合报导)德国《时代周报》3月13日发表了《器官贸易——下单订购心脏》为题的长篇文章,详述中共制下的器官移植黑幕,并引发德国读者广泛评论,读者纷纷对中共灭绝人性的血腥残暴表示愤怒与悲哀。该文并且被“反强摘器官医生协会”译为英文,发表在该协会网站上。
   
   器官有人等着用:一名死刑犯即被迅速处刑
   
   德国《时代周报》报导,当北京律师韩冰准备在微博上披露消息之时即知自己身陷险境。这一则消息转发上万。“今天上午刚发生的一起骇人听闻死刑犯被处决的事。”一位死刑犯被迅速处刑了,虽然数天前高院通知,其既已裁定的死刑将面临覆核深究,显然执刑人等不了那么久。
   
   因为器官有人等着用,而且要在最好的状况把它掏出来。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为何死刑在医院执行完毕,如律师所报导。“良心泯灭的法官和医生把医院转型为执刑场,转型为器官买卖场。”韩如此写道。
   
   据律师说,死刑犯被迫签下“自愿”捐献器官一纸之约。犯人家属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了,尽管在执刑前家属有权见上最后一面。“我们会向最高院讨说法。”律师宣布家属的意愿。
   
   韩发布的消息一天之内就转发一万八千次。五千六百人作出评论。然后就被消失了。
   
   被处死无名人的命运绝非单一事件
   
   报导说,这位被处死无名人的命运绝非单一事件。全球器官移植手术当中,中国仅次美国居全球第二位。这个事实乃是中国政府沾沾自喜的政绩。中国每年移植一万多个以上的肾、肝、心和肺脏,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他自己也是一名器官移植医生——去年在科学杂志《The Lancet》上如此报导。
   
   报导中披露百分之六十的移植器官来自处决死刑犯。坦白得令人瞠目。还在数年前中国政府面对海外批评中国移植手术的操作方式一概置之不理。
   
   一个人必须死的及时,才能延长另个人的生命。这只有在中国移植手术的操作下才能实现。以进步、金钱的名义 — 包括赚取西方人的钱,这个报导将这个事实披露出来。
   
   死刑犯被处决的数字在中国乃属国家机密。据估计每年高达4,000名。死刑犯不是以枪毙脑袋就是以注射处决。消息灵通人士报导器官移植医院与监狱密切合作,并派遣工作小组前往攫取器官。极有可能连医生都直接参与处决行动。
   
   王立军研究药物注射致人于死地 而不影响器官品质
   
   报导说,中共积极研究如何以药物注射致人于死地,而不致于影响到死人的器官品质。王立军,前锦州公安局局长,去年因一系列政治丑闻而被判多年入狱,曾多年主持一所心理和法医研究所。他因研究出多种处决方法的成果而荣获著名的“光华创新特别贡献奖”。奖金高达近二十万欧元。
   
   他的获奖致辞透露他发明了一个崭新的器官保鲜液,该液体足以让一位被注射死亡犯人的器官无损保鲜。致辞中同时表示他的“处决成果”乃是经过数千人实验而来,这个实验成果令人“为之震撼”。
   
   全球各地对这个消息发布感到恐怖异常。但不为人知的却是西方与中国体制的千丝万缕联系。连西方国家的病人也对从死刑犯体内掏出的肾、肝、心脏感谢不已。西药厂商提供中国市场以器官排异反应药剂,且针对可能从死刑犯攫取器官的移植手术作出研究。
   
   一个刽子手与行医人联袂出手 令人不寒而栗
   
   而西方的医院和医生连问都不问一声,对中国器官移植中心提供技术支持。西方顾问予中国政府以谘询推动移植手术之变革,同时在中国追求其市场利益。从西方进口的交通工具改装成移动执刑场。一名中国汽车经销商在互联网上打出欧洲品牌配有医药监控视频以及注射仪器等的车辆广告 — 一个刽子手与行医人联袂出手令人不寒而栗的现象。
   
   医生,反其行业道德而行,在合作与共谋之间那条单薄之线,其间千丝万缕之纠结竟是许多当事人宁可以缄默对之。
   
   问题是:道德到底有多沉重?科研如何野心勃勃?金钱如何诱人?且西方若不愿手染血腥,那么界限究竟在哪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